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章秒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也比較遺憾 為什麼老李不把看守宮廷深處望雲亭那十數位黑甲軍真正的高手派給自己 禁軍和黑甲軍比起來 很顯然 黑甲軍 才是真正為老李挑選的特務份子 楊業橫立馬上 筆直著身軀 鷹一般的...

都說餓死膽小的 撐死膽大的 作為一名賊寇 講究的就是快很准

所謂的快 就是進攻要快 狠 就是手段要殘忍 殺人一個不留 至於 准 也就沒意義 無疑是先弄死對面發號施令的人 整個打劫的過程簡直就輕如囊中取物

四五十號人圍毆十來號人 肯定是人多那面占絕對的士氣 那群餓瘋了半路設伏的土包子 聽說有肥羊和女人 一個個舔著舌頭 巴不得立刻就殺人越貨

進攻的命令發出之後 乞丐裝頭裹紅布巾的小嘍就開始往前方沖 騎大馬的二當家 和山寨幾位當家的原地不動 像收拾這種小客商 還用不著他們出力

「放箭 」

出來指揮的一個青衣小頭目 手裡拿著紅白兩支小旗 他感覺自己像是神一樣 白旗一揮 那群小嘍就要拚命往前沖 紅旗一搖 弓箭手輔助著用箭矢攻擊對面的商隊

打劫嘛 他們都專研出一套戰術了 畢竟這年頭 什麼東西都要有頭腦地組織精密

不得不說 賊寇也是有頭腦的 知道什麼樣的進攻方式能最快的解決問題 弓箭 這個冷兵器時代最佳的遠程攻擊利器 不但能裝備軍隊上 就連尋常打家劫舍的賊寇 也是有一支小型的弓箭隊 這群賊寇想的非常簡單 也是慣用伎倆 先是一陣亂箭射來 活下來的人 肯定就不足半數了 然後就是很輕鬆地打掃戰場

「嗖嗖嗖 」

商隊被當成了靶子 十多支箭矢 就跟張了眼睛的子彈一樣往人多的地方鑽來 李義表和王玄策 還有兩個宮裡的太監 那裡見過真刀真槍要命的場面 抱頭鼠竄地就躲在了馬車後面 嘴裡面哇哇哇地叫喚著 好在 商隊所用的馬 都是軍馬 所謂的軍馬 就是受過訓練的 見到了箭矢、流火 等等 都不會像普通的馬一樣四下跳竄 不然 這樣的馬 到了戰場上 會給士兵帶來多麼恐怖的傷害

「呵呵 有意思 這馬 可是好馬 大伙兒都長著眼睛 別弄死了 全部帶回山寨 」圍在山寨二頭領身邊 一個模樣清秀的白衣頭領 一眼就看出了他們打劫的這支商隊不凡之處 以往那些商隊 見到他們早早就跪在地上求饒了 那裡還像現在這樣 居然面不改色地原地呆著 而且 更讓人傷心不已之事 人家不但不怕 就連餵養的牲口也不怕 這太打擊人了吧 他們可是強盜 居然還有不怕強盜的

「叮叮叮 」對面賊寇射過來的箭矢聲音扎在馬車上、扎在地上 就是沒有扎在人身上 可見這群賊寇的箭術太差勁兒了

「一群宵小之徒 也敢在你爺爺面前班門弄斧 今日 爾等既然膽敢前來打擾貴人行程 就不要走了 全部交代在這裡吧 」

出手成爪 虛空一抓 一支射向侯爺所在馬車的流矢被一位瘦弱的青年抓在手裡 瘦弱青年空手接下對方射來的箭矢 聲如洪鐘 宛如一尊戰神降臨 居然在氣勢上 嚇住了周圍衝上來的幾十個小嘍

空手就能接住箭矢 這份神力 當真是恐怖的嚇人

馬車裡的陳華看好戲一樣 看著車外老李派來保護自己的這群高手如何收拾那些小角色 他根本不用擔心自己的處境 剛才出手的瘦弱青年 陳華記得他的名字 好像叫楊業吧 禁軍裡面的一個厲害人物 若是不陳華此行危險 老李才會不捨得把自己貼身的侍衛送幾個保護他 當然 陳華也比較遺憾 為什麼老李不把看守宮廷深處望雲亭那十數位黑甲軍真正的高手派給自己 禁軍和黑甲軍比起來 很顯然 黑甲軍 才是真正為老李挑選的特務份子

楊業橫立馬上 筆直著身軀 鷹一般的眼睛望著前方那幾個尚未出手的頭領 單手一拍馬肚 斜掛在馬肚上一柄黑布裹著的陌刀落入手中 這陌刀 採用精鋼鑄造 乃是藍田作坊裡面最新製造的一批鋒利的武器 入手輕盈 明晃晃的刀鋒讓人看見了就生寒 與此同時 圍在商隊三輛馬車周圍的騎馬漢子 通通取下馬上的陌刀 這時 那伙呂梁山的賊寇方才知道 他們踢到鐵板了

這不是一支普通的商隊 這是一支有強大武裝力量的商隊

「先生 你看 這如何是好 」被打劫的人 一下子驚天逆轉 個個手拿長刀 面若殺神 賊寇也是欺軟怕硬之輩啊 那後方觀戰的二當家 不覺低頭詢問身邊白衣男子 同時心裡直罵 媽的 那群炮灰小嘍居然圍著那商隊不敢上 太丟呂梁山賊寇的臉了

白衣男子盯著那三輛馬車 尤其是其中一輛 富貴非凡 白衣男子立刻就哈哈大笑起來:「二當家 各位當家 若是小生沒猜錯 今天 我們不止是遇到肥羊了 或許還是遇見一位大有來頭的人物 事情有些棘手 各位當家的不能閑著 要親自出馬了 」

「什麼大人物我們沒見過 荒郊野嶺的 殺了 還不是殺了 」二當家吐了口唾沫 看來今天要親自出馬了 扛在肩上的花斑大斧被他掄在手裡 張牙舞爪瞪著金剛目

其他幾位頭領 也紛紛亮出兵器 一副欲往廝殺的模樣 「先生就直說 那馬車裡的人 究竟是什麼身份 他若是商客 規矩一點 跪地求饒 我們搶貨放人 他若是官 老子等人生平最恨那些貪官 定取下他的心肝下酒 將他的狗頭掛在山寨上暴晒三日 」

這種被一群大老粗眾星拱月的禮待 讓白衣男子都覺得自己高高在上 變成算無遺策的神人 也不枉他一介書生落草為寇:「這不是一支客商 而是一隊侍衛護送的官員 想來這官員 或許是去別地辦事兒 所以低調行事 不巧了 既然遇上我們呂梁山的人 那麼今天就不能放過了 否則他一旦到了絳州城 肯定會調來官兵圍剿呂梁山 放虎歸山留後患 各位當家的 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

白衣男人這句話 等於是給那支化為商隊實則是護送官員的所有人判了死刑 不能留活口

「哈哈哈 看老子過去取下那狗官的狗頭 」白衣男子身邊竄出一個使長槍的漢子 雙腿夾擊馬肚子 像離弦的箭一般筆直衝出去

「老六 當心 」二當家叮囑了一聲 眼看著六當家騎馬沖了過去 遠處那群小嘍來了勁兒 士氣大漲 張牙舞爪地要配合六當家拿下這群人

「保護好侯爺 我去會一會 這所謂的賊寇 」楊業執陌刀縱馬向前 其餘人守著三輛馬車按兵不動

圍攻的小嘍給六當家讓開一條過馬小道 六當家俯衝向前 當先一步衝到了商隊前方 一道黑影 帶著奪勝的氣勢 向迎上來的楊業刺去 馬背上 使槍的 占著一寸長一寸強的道理 交戰起來 頗為佔便宜

六當家一槍刺出 占著槍長的便宜刁鑽地想讓楊業一個照面 就被他給刺穿身體 但是力量的懸殊 讓六當家吃大虧了

長槍先一步到了楊業的胸前 被楊業橫刀一挑 長槍偏離了軌道 向外彈開 六當家只感覺虎口發麻 心裡暗道不好 他不是這漢子的對手

但是 已經晚了

戰鬥不過是一瞬間的就分出勝負

在六當家的長槍失去了短暫的控制時 楊業抓住了機會 陌刀當空斬下 六當家連忙收槍擋在頭頂 可惜了 普通的木棒做成的槍棒 怎麼經得起精鋼鑄造的陌刀迅猛一擊

寒光一閃 只聽得嚓一聲 六當家手上的長槍斷成兩截 陌刀直接落到了六當家的肩頭 順便切下來一大塊肩膀上的肌肉 六當家吃痛地歪著嘴 肩膀上噴出來的鮮血灑在他的臉上 他帶著猙獰扭曲的醜臉 想要立刻抽身回返不想戀戰 不過楊業怎麼能夠放過這個他用來當下馬威的人 手上的陌刀往回一抽 一扭 沉臂發力 鋒利的刀鋒朝著六當家的脖子飛去 嘩啦一聲 便斬下了他的頭顱

這發生在一瞬間的事情 一個無頭的屍體 騎在馬背上 往回跑了幾步 才倒在了地上

「死了 就這樣死了 雙方交手還沒有用過三招 居然就被人斬殺在馬下 那用長刀的漢子太霸道了吧 」明明看起來是六當家先一步刺出 最後卻是看見他被人砍掉了腦袋 六當家的屍體 就在前面 從斷口的脖子處噴出來的鮮血染紅了身下大片土地 再惡的人 都是怕死的 六當家就這樣身首異處死於眼前 那些先前還給六當家吶喊助威的小嘍嚇得連忙往後退了十多步

「六弟 」

悲痛的聲音 從後方傳來 幾位當家的眼見自己的兄弟被人殺死 一個個紅著眼 看著楊業:「狗賊 你殺了我家兄弟 定叫你償命 」

「但可放馬過來 你爺爺我一個人就能戰你們呂梁山一窩蛇鼠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