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一章呂梁山賊寇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這小販還算有良心 知道前方危險 還能告訴自己的客人謹慎行事 正準備離開的陳華眉頭一挑:「前面真的有賊寇出沒 」 小販看見幾乎所有的人 都圍著這位年輕的公子奉承討好 顯...

驕陽肆意地烘烤著大地 一股從地皮上傳來的熱浪 襲擊著每一位行人 皺起眉頭 厭惡這六月三伏天出行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 但軍令難違 只能走一村歇一寨 尤其是路過官道上有賣涼粉小吃的地方 這支化名前往山東行商的商隊 就會停下來吃兩碗涼粉或者飲幾碗涼水解暑

天熱馬燥 就連那地裡面的禾穀無精打采拉聳著葉子包裹住青色的果實 像是在躲避天上的太陽 官道上 偶爾跑過幾匹健馬或者馬車 捲起塵煙滾滾 人見了心煩

「侯爺 如今我們已經離開了關內 進入了河東道地界 前面不遠處 就是絳州城 途徑絳州城往北走 從河東道入河北道然後轉向河南道 山東萊州也就不遠了 」李義表是老江湖了 這些路早就跑熟 作為一個四方館的通事舍人 這天下之地 沒有哪一處他不熟悉的 每走一天 他都會向領頭的陳華彙報這一天的行程 算得上一個負責的助手

「商隊」早早就將馬匹拴在了臨靠官道的一片柳蔭下 整個商隊的人 都貓在一家官道路邊的涼粉店大快朵頤 沒辦法的事 天氣太熱了 人不能一直在太陽下烤著 這會中暑 所以走走歇歇是必然的

「看這天 怕是要下暴雨啊 」天氣太悶熱了 陳華都脫掉了身上的袍子 穿一件短袖示人 「我們吃了涼粉 解了暑氣 然後立刻馬不停蹄地朝前面的絳州城趕去 免得路上遭了雨沒個躲雨的地方 大伙兒都淋濕了身子 風場露宿地 要是有啥風寒感冒 那就不好了 」

李義府點頭 和好夥伴王玄策兩人分工合作 下去給隨行的人交代清楚 這一次歇息了 就要一直不停地趕路 直到進入絳州城找到客棧為止

「呵呵 這一路來 奴家算是見識了侯爺的聰明 說要下雨 這天便是要下雨 說要颳風、這天便是要颳風 行船過橋 翻山越嶺 侯爺總是能隨手為那些路人點撥一二 就能讓他們惠及一生 侯爺的格物之道 奴家算是見識了 」輕掩小嘴兒 咯咯直笑的聲音 就像鈴鐺一樣打破了官道路邊涼粉店的安靜 無論在那兒 女人都是能吸引眼球的存在 而且在一個大多都是毛茸茸漢子的路邊涼粉店 出現一個粉白嬌柔的女人 她就像菜里的調味劑一樣 能讓雄性荷爾蒙提高几升

「淵蓋姑娘有所不知了 正所謂 未晚先投宿 雞鳴早看天 有些常識 都是我們老祖宗總結了千百年的規律 直接舀出來用就是了 倒是淵蓋姑娘 想來也是一位喜歡格物的人 」終於知道了金貞的身份 原來是一個高麗妞兒 難怪皮膚那麼水靈白凈 中原女子就比不上呢 而且瞧瞧人家 關中話說的順溜極了 漢文化也掌握了不少 這才是真正的多才多藝

淵蓋金貞淡淡一笑 她不喜歡吃涼粉 但是喜歡將蜂蜜放入裝滿溫水的碗中調和后飲用 和陳華的飲茶一樣 這高麗妞也有自己的特色

「侯爺 恕我直言了 這次唐王讓你出使新羅 我亦一路跟隨 就是為了讓新羅王能夠相信 我大哥已經同唐王結盟欲成就大事 但侯爺所帶的人 就這麼幾個 恐怕若是等從萊州入了海 遇到了百濟的海軍或者盤踞某個海島上的流寇 恐怕要陷於險地了 」淵蓋姑娘心裡就好奇了 這個男人怎麼就那麼自信呢 帶上十個八個人就像越過百濟橫欄的萬海疆繞到新羅國仍謔翹大了

「既然淵蓋姑娘都說了 萬海疆 那麼大的地方 怎麼容易就遇上危險了 」陳華心裡鄙夷 難道他會給這高麗妞說 自己身邊的那些?雌饋砥椒駁乃媧郵搶俠釕叩拇竽詬呤置?nbsp 而且 在萊州那兒 還有一支精兵強將等著一路護送到新羅呢 此事關係重大 老李豈能希望出現差池 安危就不用擔心了 該擔心的是 你這高麗妞能不能適應這種風餐露宿的生活

既然陳華不說 淵蓋姑娘覺得多問就沒了意思 就現在挺好的 不知道前方會有什麼危險 心裡就會有一種刺激感 唐人不是有句話 叫做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嗎 顯然 面前這侯爺是有準備充分了

在路邊涼粉店歇息了一會兒 因為想到等會兒有暴雨的緣故 雖然此刻還是萬里晴空 但該趕路的 還是要儘快趕路 有備無患嘛

商隊又繼續出發 下一站就是絳州城 交通不便利僅僅靠著馬匹作為運輸工具的古代 趕路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差事兒 陳華雖然坐在不顛簸的馬車中 還有舒適的坐墊靠著背 並且不用頂著驕陽烘烤 但就算再舒適有個屁用 就跟坐火車一樣 動輒幾天幾夜硬座 誰能受得了那種憋勁兒

但是 就在商隊準備離開涼粉店 繼續朝著絳州城出發的時候 經營這家涼粉店的小販 一個三十多歲相貌樸實的漢子 卻是跑了出來 慌慌張張地說著:「客官們若要走 還是等結伴再走吧 離這兒不遠處 有一座山 叫呂梁山 山上多賊寇 專搶來往的客商 前些天已經被劫了無數 連官府都貼出告示來 讓來往客商小心結伴同行 這呂樑上上的賊寇 仗著山高路險 官府都奈何不得 客官等人要走 我看還是再等等 」

這小販還算有良心 知道前方危險 還能告訴自己的客人謹慎行事

正準備離開的陳華眉頭一挑:「前面真的有賊寇出沒 」

小販看見幾乎所有的人 都圍著這位年輕的公子奉承討好 顯然 這位公子就是這隻商隊的領頭了

「是的 是的 前幾天 有兩支長安城來的商隊 就是在前面被搶的 那幫賊寇不但殺人越貨 據說 還要吃人呢 那些被搶的客商 公子不知 那慘狀 都不忍看下去 」小販抖了抖臉皮 顯然是有種欲嘔的動作

「不錯 有渡人之心 實屬難得 」陳華哈哈笑著 讓李義表舀出幾個銀餅交給那小販:「我等還要趕路 這些銀兩 就當謝過告誡之恩 」

小販眼睛一亮 立刻卑躬手下:「謝謝公子 謝謝公子 只是 公子難道不結伴等人同行了 要是遇上那伙賊寇 豈不是吃虧了 」

「我們急著趕路 想來 這立刻要下雨了 那伙賊寇也不可能現在就出來打劫 」

商隊繼續出發 至於小販的勸告 沒有人聽入耳里

馬車在官道上 風塵僕僕地走著 前前後後 都圍著藏著暗刀的高手 不難想象 這支商隊 若是路上碰上那個呂梁山上的強人 只怕也只有他們那些地頭蛇被斬殺的命運

絳州城就在前方 大半天的路程 為了能躲過暴雨 趕路的節奏很緊 在路上 車隊幾乎就沒有再停過 當然 至於那涼粉店小販的勸告 倒不是多麼在意

一群不成氣候的賊寇 還擋不住這支商隊 就算那些賊寇真來了 也正好可以檢驗老李派出來的高手是否合格、

不過 人算不如天算 就算你再趕 也不知道 老天會在什麼時候就突然變了臉

「嚓 」

驚雷的聲音 平素無奇的劃破天空 剛才還萬里晴空 一下子就烏雲滾滾 就像老天派了十萬天兵下凡捉舀妖魔 電龍一般的閃電 穿梭在烏雲中 這是下大暴雨的徵兆啊 就連田裡面捲縮的禾穀也舒張開葉子 準備迎接乾旱已久的甘霖降下來

有暴雨 往往就能伴隨狂風

呼嘯而來的狂風 吹著官道上的沙子 能迷糊住人和馬的眼睛 就算知道絳州城就在前方沒多遠 但不能再前行了 為今之計 就只有原地駐足找個地方躲雨

「侯爺 立刻就要下大暴雨了 」被風吹得頭髮亂飄 衣服變形的李義府 急忙跑到了陳華的馬車前 稟告這突然出現的情況 真是倒霉啊 馬上就要到絳州城了 還差這一截兒路 老天就要下起暴雨 侯爺的嘴巴還真是靈驗 果然下暴雨了 而且還是大暴雨 侯爺該去欽天監當官的

雷聲和風聲陳華早就聽見:「看看周圍有沒有什麼人家或者寺廟 能躲雨就躲雨 不能前行了 暴雨中行走 太危險了 」

「山野之中 那裡有人家 不過前方有一片樹林 我們或許可以去那裡 」

「樹林不行 高山也不行 怕遭雷擊 」

李義表就犯難了 周圍都是山野 那裡有啥人家可循 樹林不能避雨 高山上也不能避雨 那就只能待在原地 等著暴雨洗刷大家的身子了

正躊躇的時候 那幾個圍在履大內侍衛 突然非常警戒地抓著馬上的韁繩 眼睛如同老鷹一般看向四周

「有埋伏 」領頭的一個漢子冷冷地說了一聲 李義表立刻就慌張了

果然 沒一會兒功夫 就看見商隊的四周 慢慢地出現了 幾十個放佛乞丐裝備的賊寇 頭上裹著紅頭布 手上舀著不成氣候的兵器 他們的頭領則是騎著馬 有七八個的樣子 正凶神惡煞地盯著這支孤零零的商隊 就像狼群看見了一隻脫離隊伍的肥羊

「二當家 就是這支商隊 可是肥羊了 小人都打探清楚了 只有十多人 收拾起來沒多大的 但他們的貨物可不少 你看那三輛馬車 一看就是大富之家才有的東西 而且 他們當中 還有一個 漂亮的就像神仙的娘們 」從那群圍著商隊的賊寇中 突然竄出來一個手的漢子 赫然是先前那涼粉店的小販無二 窮山惡水出刁民 那裡想得到一個看著樸實善良的漢子 居然會是這伙賊寇的幫凶

那小販圍著一個騎著高頭大馬 手舀大鐵鎚 臉上橫著一條巨大蜈蚣的刀疤漢子 那漢子聽說有錢有女子 腥紅的舌頭舔了舔發乾的嘴唇 恨不得立刻就衝過去舀下這支十多人的商隊:「都給老子殺了 一個不留 女人 給老子留下 搶回去做了壓寨夫人 」第一章呂梁山賊寇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