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五章道別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書院的學生 都跑下山感受這番聞者傷心的離殤之痛 軍令下發 的確是讓不少家庭出現雞飛狗跳 哭喊廝打 甚至一家老小以死相逼不允許家裡男人人上戰場的情況 當然 這也只是出現在富貴之家 ...

難怪古人會說 黃金錯刀白玉裝 夜穿窗扉出光芒 丈夫五十功未立 提刀獨立顧八荒 京華結交盡奇士 意氣相期共生死 千年史冊恥無名 一片丹心報天子

這首詩 是出自陸遊的《金錯刀行》 軍部的軍令 已經下發到每一個莊戶 抽調十六歲以上家中兄弟姐妹頗多的男丁入伍 所以 朝廷徵兵已經成了人盡皆知的事 無他 如今天下太平民豐物富 聖上準備對遼東作戰 支持老李決定的人呼聲很高 支持這場戰爭的人也很多 的確是應該將軍隊拉出去磨練一番 否則就成了吃空餉不打仗的軍隊

歷來民風彪悍 習武盛行的關中 都是盛產優秀軍人的搖籃 軍部徵兵的軍令貼出來 家家戶戶條件滿足又有報國之心的青年 立刻踴躍地跳出來報名 建功立業和光宗耀祖 迫使不少窮苦人家的孩子 希望通過投效軍旅來改變自己的地位 一時間 全國各地 都在上演著兵車行的塵埃滿天哭聲滿天

玉山腳下的莊戶上爆桿聲和走哭送人聲交織一起 莊戶上年輕力壯的青年 已經踴躍地加入了軍隊 並且穿上了簡單的藤甲手持粗劣的兵器在軍官的帶領下準備開拔遠方 家中的兄弟姐妹爹娘嬸嬸提著煮熟的雞蛋烙好的餅子 跟著一群新兵蛋子組成的小分隊跑了很遠 莊戶上最老的老人被人攙扶著 看著這群莊上的小夥子出征 老人小孩一齊落淚 叮囑最多的便是張三照顧好李四 王二一定要多殺幾個人 你們都早日歸來

長亭外 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問君此去幾時來 來時頭已白

這句話用來形容此刻的境況 實在頗有幾分應景

玉山腳下的熱鬧 直接讓書院不少學生偷偷逃課下山看兒郎從軍行 書院的學生 成了年的老油條沒多少 大多不在徵兵之列 所以 書院的學生 都跑下山感受這番聞者傷心的離殤之痛

軍令下發 的確是讓不少家庭出現雞飛狗跳 哭喊廝打 甚至一家老小以死相逼不允許家裡男人人上戰場的情況 當然 這也只是出現在富貴之家 因為他們知道 富貴得來不易 完全是用生命換來的 太平盛世 就享受著祖先的福蔭 後輩子弟就不要再拿起刀上戰場了 開國之功 功大於天 就是世世代代啃老也足夠 和貧苦農家的孩子想著建功立業不同 這些富貴之家的人 只知道兵禍之痛 他們承受不了 他們更不願把自己的兒子送上戰場 所以 在長安城的貴族見 上演著一幕幕鬧劇 大抵都是不想讓家裡的男人出去打仗

「韞兒 婉兒 你們兩人就不用擔心為夫去遼東會有啥三長兩短 多則半年 少則幾個月 我就回來了 用不著準備太多的東西 為夫不上戰場 只是搞搞後勤 」

怕大著肚子的謝韞 和從長安飛奔到玉山的公孫婉累壞了身子 她們倒是不愁辛苦地給陳華準備秋天和過冬的衣服 擦亮出征的鎧甲 系好佩戴的寶劍 二女認真合作的樣子 還真讓陳華想到一句話 古代的女人和女人之間 似乎沒有太多的嫉妒心去憎恨對方霸佔同一個男人 尤其是這個男人還要出去為了整個家廝殺的時候 女人就更加賣力地想要合起火來 將男人出行的一切收拾的妥妥噹噹

男人是家裡的頂樑柱 女人大抵都把自己當成賢內助

古代男人幸福啊 不管娶多少女人 總之 每個女人對他都是死心塌地

不管陳華說多少遍 他此去遼東 百分百安全 保證平安歸來 但二女都有千百個不放心 戰場上殺來殺去 一個不小心 缺胳膊斷腿兒 人是活下來了 可這後半生就不好過了 若是有個萬一 人交代在遼東地上 屍骨都收不回來 那才叫可悲 家裡人連立個墓碑的希望都空了

「娘親大人已經給爹叮囑了千百遍 妾身也讓小德子多多看著姐夫 程處默和尉遲寶林那兩人 待會兒也要過去交代 畢竟是自家兄弟 上了戰場 肯定要背貼背齊心協力大家才能一起平安回來 誰折了 誰殘了 都是壞事兒 啊 呸呸呸 瞧我這嘴兒 菩薩保佑 佛祖保佑 我相公一定能平安回來 爹爹 小德子 程處默小寶林他們都能回來 妾身今日開始就每天去寺廟上香捐點香油錢 」

嘴裡面還咬著線頭 認真縫補著一件秋衣的公孫婉 低著頭 含糊地說著 能看得出公孫婉說這句話的時候 肯定是壓著自己不哭出聲來 怕不吉利 瘦弱的肩頭微微抖動 小身軀需要多大的忍耐 才能讓她連眼淚都吞下 然後偷偷地找個沒人的地兒哭

陳華心痛了 知道公孫婉曾經是受過兵禍之痛的人 她那本來就脆弱的內心 豈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經受這種折磨

「婉兒 」輕喚了一聲:「我不會丟下你和二丫的 還有韞兒 你們三人 都是我心中牽挂的人 我走之後 家裡的事你就要多多操持著 」雙手扶著公孫婉的肩膀 將她慢慢地往懷裡攬入懷中 丈夫即將出征的時候 多餘的話 只會徒增傷耳 唯有相濡以沫的擁抱 才能讓彼此都放心

公孫婉努力地點了點頭:「嗯 妾身會的 相公在前方打仗 家裡肯定要給相公操持好 迎接相公凱旋歸來 」

陳華笑著捏了捏婉兒的鼻子 溫熱的小瓊鼻入手細滑 頗有不舍:「相公可心疼婉兒這雙細嫩的手兒 讓針線活都給磨粗了 」

公孫婉覺得躺在陳華懷裡很舒服 一輩子這樣就好了:「為相公制衣 就算變粗了 妾身也願意 好了 相公且放妾身起來 還有幾件冬衣沒做 妾身得趕快給相公做了 免得相公到了遼東 天寒地凍 還沒一件厚的衣服 婉兒心疼 」

本來想抱著佳人好好說話的 可惜佳人為了制衣 變成了一個溫婉的小娘子 陳華怎麼能還賴著抱住佳人不放

婉兒這裡哄好了 正在擦拭鎧甲和寶劍的謝韞那兒 陳華也要過去安慰一下這個即將為他生兒育女的女人

「韞兒 答應你的婚事 恐怕要延期了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陳華真想抽自己兩嘴巴 沒事兒幹嘛說這種晦氣話 又不是不回來了 真是不會說話

謝韞似沒聽見似地 小心翼翼地擦著鎧甲 這是他丈夫的鎧甲 作為一個妻子 能替出征的丈夫擦的光亮 就能帶給他好運 她希望自己的丈夫 能夠穿著她擦亮的鎧甲回來

「不管多久 我等你回來 平兒安兒都會等你回來 沒有一場婚禮 無所謂 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和一個甘願等一輩子的人 活下來才會無趣 」謝韞幽幽說著 一字一句 就像是冰錐刺在陳華心上

和婉兒一樣 謝韞也有自己的傷痛 一個完整的家 是她最渴望的心愿

「如果不出意外 今年就會回來 畢竟我去的地方 也沒我啥事兒 到時候 在給你和婉兒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說話時候 陳華手攬住謝韞突出的小肚子 就把她溫柔地抱入懷中 趁她專註著鎧甲時 就重重地親在了那張殷紅的唇兒上 軟軟的、綿綿的 就像在品著入口即化的甜糕 謝韞渾身失去了力氣 吐氣如蘭的小嘴兒微微張合著 任由陳華肆意妄為 一點反抗都沒有

愛上一個男人 就願意為他奉獻出一切

深愛一個男人 更願意為他去死

這是所有女子今生第一次愛上一個人時才會有這般無求的付出 謝韞把身心都全部交給了陳華 她現在最在乎的不是陳華給她一場婚禮 而是他能夠活著回來

「答應我 不管發生任何的困難 都要記得 你還有家 還有妻兒 還有玉山書院 現在 我任何祈求都已放棄 最大的心愿 就是希望相公能夠平安歸來 」一句話 道盡心中千般不舍萬般挂念 讓陳華恨不得現在就跑進宮在老李面前說他就算丟了官帽都不想去新羅

將軍白髮征夫淚啊

暗暗地望著頭頂的房梁 心裡默默嘆著這離別的傷痛 的確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住

努力地平復著內心地愧疚和不舍 在這走之前 除了婉兒和謝韞的安撫外 還有一樁心愿 是陳華必須完成的事 玉山書院傾注了他太多的心血 現在已經步上了正規 書院的名聲和學生 也會越來越多 要把書院打辣 肯定又要勞煩蘇勖和程丹陽這兩個自稱一把老骨頭還得不到清閑的人 這二人現在還因為陳華要去遼東打仗的事 生陳華的悶氣兒呢 不過 二老都是那種豁達的人 一時的留人 只是不想讓陳華涉險 這份恩情陳華記住了 所以他決定 現在過去給二老道個別 順便讓他們以後代管玉山書院這一幫子學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