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三章陳華的悲哀,當不來逆臣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路來到了兩儀殿旁的偏殿.把他領進去之後.小高公公就躬身告退.顯然是不打攪聖上接見近臣. 飲酒過多.面色潮紅的老李.按著他那龍首.坐在一張巨大龍案后的龍椅上.那張陰晴不定的臉.看不出召見自己是何...

老李在兩儀殿中宴請他即將要開赴遼東的大將.美酒、美食.歌曲、舞女.組合成一場盛大的歡送會.有點意外.按照史書上記實.一切有關遼東的戰役.老李都是御駕親征.就好像遼東那兒.有老李的初戀情人.他三番五次都想抽身去但老李只是任命了李靖為遼東道行軍大總管.李績為山東道行軍大總管.牛進達、蘇定方.等等.都任命為執掌一軍的將領.而老李自己卻沒有任何錶態.他似乎願意在長安城待著.等著他的臣子得勝歸來.

絲竹管弦聲.在兩儀殿中演繹熱鬧.觥籌交錯的宴會.許多人喝的醉醺醺的.武將扎堆的地方.年邁的羨慕年輕的能夠出征遼東.文官聚集之處.則是詩文歌賦.無一不在為出征的人們寫文壯行.

壯哉大唐.千百年來.這隻有這個朝代的歷史不屈辱.

老李喝醉了.李靖喝醉了.李績喝醉了.所有出征的沒出征的人都喝醉了.最後的散筵很糟糕.許多人東倒西歪被攙扶著送上回家的馬車.

陳華一直以為自己的酒量肯定是不孬的.但今天總算是見家底了.已記不清楚喝了多少杯酒.只記得每一位即將出征的長輩.他都跑過去敞開肚子和對方拼酒.所以.整個宴會上.所有的人.都喜歡上這個年輕的臭小子.要不是看在他是獨苗.又連番拒絕了幾位將軍的邀請.指不定這小子早就被綁著去軍隊裡面做個文職的行軍書記.

「下次不那麼真性情了.為了一場還沒有勝利的戰爭.收不住心頭熱血.見誰都以為這是最後的生離死別頗為珍惜現在的性情靠不住啊.」搖了搖昏沉沉的腦袋.努力讓自己變得清醒.手邊金杯玉盤裡面.裝著不少果蔬.都是貢品.摘下幾顆丟嘴裡面嚼著.雖然自己很想回家睡覺.但現在還不是自己走的時候.老李剛才散筵時離開了一會兒.小高公公立刻就在耳邊小聲附和老聖上會在偏殿見自己.來之前就有預感.老李會找自己談會兒話.到不急著離開.索性就等著.

兩儀殿中.大臣都走的七七八八所剩無幾了.粉白臉蛋的小高公公才從偏殿跑來.點頭哈腰稱讚侯爺好酒量.他可是見著侯爺宴會上的海量.整個大唐都找不出侯爺這種能飲酒的人.

小太監還是純樸善良的.並沒有長成老太監那股陰狠.聽著這小太監的奉承.隨著他一路來到了兩儀殿旁的偏殿.把他領進去之後.小高公公就躬身告退.顯然是不打攪聖上接見近臣.

飲酒過多.面色潮紅的老李.按著他那龍首.坐在一張巨大龍案后的龍椅上.那張陰晴不定的臉.看不出召見自己是何好事還是壞事.見到老李在等著自己.陳華加快了腳步.三兩步跑到老李面前.頜首一拜.道:「臣下.拜見陛下.」

老李估計是喝的太多.多餘的閑話也不想說.沖他擺了擺手:「坐到朕身前來.朕有話同你講.」老李龍案下方.已經擺著一個坐凳.陳華走過去.坐下來:「聖上有何要事.要找臣下商議.」陳華非常擔心.老李不會是想讓自己上戰場吧.打死都不去.

老李不拐彎抹角.直接道:「你先別急.朕不會讓你去遼東.」看陳華那副表情.就知道這傢伙.是不會去遼東前線的.老李何嘗不知道他的心思.只是不去就不去吧.老李也沒有讓他去遼東的意思.

陳華心中微喜.馬屁拍上.道:「聖上真是體恤臣下.」

老李冷哼了兩聲:「先別忙著謝朕.朕雖不會讓你去遼東.但還有一事.卻是要交付給你去完成.」

陳華心裡咯一響.老李這算不算給一顆棗.搶回去一籮筐糖.

臉上帶著苦笑:「不知聖上.有何事需要交付臣下去完成.」

老李頓了頓.慢聲道:「這事.還的確只有你有能力完成.」

老李又是一句誇獎.還真把陳華的心說的玄乎玄乎的.暗自猜測老李要他辦何事.心裡想著.難道是造鐵甲船.或者弄出轟開城門的火炮.這可為難人了.這兩樣東西.三五兩月.是造不出來的.天知道遼東之戰.說發生.就發生.一點準備都沒有呢.

多想無益.只能靜靜等著老李自己開誠布公.老李也沒讓陳華久等.見這小子似乎做好了準備.老李才一字一句.道:「朕或許.要你大唐使者的身份.派去新羅走一遭.」

「什麼.」陳華立刻從座位上站起來.目視著老李:「聖上不是不讓臣下去遼東么.為何要派去新羅.」

老李瞪了一眼陳華.顯然是這小子太沒禮貌了.沒大沒小.大聲嚷嚷幹什麼.

估計是酒勁上來了.老李按著自己的腦袋.道:「大唐需要一個人前往新羅.與新羅王一起抵禦高麗百濟入侵.並且隨時和唐軍取得聯繫.爭取三面圍攻高麗和百濟.這一個人.必須要有過人的膽識.機智的頭腦.以及臨危不懼的外交才能.這年輕一代中.朕找不出第二個你.這事.你若不去.朕讓誰去.」

陳華心裡直罵.你愛讓誰去誰就去.反正他不願意去.他知道.自己是逃不脫命運的安排了.嘀咕著道:「聖上為何偏偏選中臣下.就臣下所知.工部的段尚書、四方館的李義表和王玄策兩位大人.這些人.都是很優秀的外交官.聖上為何偏偏要委派自己去新羅.再說了.臣.還不知道新羅究竟在那兒呢.貿然前往.恐迷失於途.」

先不管其他.老李面前.就要把這趟差事兒給推脫了.朝中那麼多人.千挑萬選.總有一個會適合當派遣新羅大使.自己能推脫則推脫.退脫不了.就裝病也行.自己的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還答應了給謝韞婉兒一場婚禮.可不能就這麼被送到了危險重重的敵後.這是要人命啊.想想兩位嬌滴滴的娘子.聽見自己要上戰場.指不定就能哭成淚人.不行.不能答應.陳華的態度很明確.他不能去新羅.

「聖上.臣最近身體不適.恐不能舟車勞頓.你還是另外委派其他人吧.」借口太多.隨便找一個也行.

老李眯著眼睛盯著陳華.就像一條蛇盯住了獵物.這種感覺非常不舒服.就像觸了老李的逆鱗.他要拿你開刀.

忽然.老李嘆了口氣:「既然.你不去.那便算了.朕再尋其他人.」

終於.不知道.什麼原因.老李居然放過了陳華在他面前頂撞的大罪.

陳華抹了一把冷汗.他還以為老李要砍自己的腦袋呢.畢竟自己潑了老李的冷水.不過.想來也是.老李連魏徵那刺頭兒都能容忍.陳華這點小私心.老李權衡之下.也將他當成不過是在使小性子的人.

談話並不愉快.甚至可以說.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在老李面前當了一回逆臣.不能為君王分憂的臣子.是不是太大逆不道了.陳華可笑地發現自己居然有了愧疚感.想來是老李平日對他的照拂.讓他覺得.自己在老李需要的時候.居然當了一個逃兵.

李靖老爺子能站出來為老李打仗.李績那老頭也願意替老李賣命.太多的人.都願意替老李分擔憂慮.唯獨自己.卻在這個時候.不怕砍頭地觸逆鱗.

也不是自己不願意去.而是實在是拋不下家中的妻兒.

尋得這個借口來安慰自己.陳華無比安靜地坐在老李龍案前.雙手放在膝蓋上.有點坐立不安.

然而.此時.而老李也覺得多說話無益.瞪了他兩眼:「好了.無其他事.就先退下吧.朕知道你不願意去所為何事.」

老李這話.讓陳華感覺身上的千斤重石豁然粉碎.長身一拜:「聖上體恤臣下.臣下當萬死不辭.只是.臣下實有難言.不能此時離開長安.否則.臣下願意替聖上前往新羅.」

「好了.退下吧.朕倦了.」

「臣告退.」

++++++++++++++

離開了偏殿.小高公公就在外面候著.回安樂坊的馬車早已準備妥當.看見侯爺從偏殿出來.高公公立刻迎上去恭迎這位聖上面前的紅人.

「陛下可是單獨接見侯爺.眾長安城王孫貴胄.某家高升最佩服的便是侯爺.三五幾天.聖上就會單獨宣見.可見侯爺在聖上的心中著實不輕.」高公公馬屁連天地拍著.他可不知道.就在剛才.自己這個聖上面前的紅人.可是成了魏徵一流的刺頭.

高公公就像沒看見侯爺臉色不佳似地.一面邀請他登上馬車.一面又高興地說著.聖上好久沒有今天如此高興了.實在是讓陳華很想出手把這個多話的太監打成豬頭.

「走吧..」

吩咐一聲.繞過太監高升.獨自在前面走著.

可惜.只是走出去幾步.就邁不動步子了.就好像.腳上灌滿了鉛.一步也走不動.

想了想.陳華居然又折返身來.

「高公公.讓回府的馬車等著.我去去就來.」陳華返身的地方.正是老李召見他的偏殿.他也想不通.自己什麼時候心裡變得對老李有愧疚了.哎.要怪就怪.被老李平日的糖衣炮彈打中.竟然不忍心拒絕.當一個逆臣.這是不是自己的悲哀啊.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