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二章都在搶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果 段綸第一個不答應 「段愛卿擔憂 朕早已考慮 這鐵甲船 也並不是非得要立刻造出來 只是這圖紙 段愛卿暫且收下 至此之後 工部的船隻 朕只希望應照此圖設計 以保我大唐海疆 ...

工部已經在萊州造出來一艘堪稱巨艦的海上巨無霸 現在聖上又隨手抽出一份造船的圖紙 這純粹是打臉啊 段綸立刻想到 有人背地裡和工部搶功勞 無他了 必定是玉山書院了 全長安 要說和工部不對路的單位 除了玉山書院還有誰 除了他陳華 還有誰

不是有人常說 工部現在已經名存實亡了 經過幾次交鋒 工部的確落後玉山書院 向來以格物為專長的工部 這兩年走下坡路嚴重 每年非但拿不出得意的成績 就連吏部官員考績哪兒 工部也是最差的 貪污腐化嚴重 據說聖上為此還在兩儀殿內大發雷霆

陳華就站在段綸不遠處 如果不是因為今天並非平日的朝會 段綸指不定就要找陳華罵架

「聖上 這鐵甲船 若是真的能夠造出來 那肯定也要花費數年的時間 眼下戰事緊急 顯然是不可將大量的人力投入在研究這不知道能否成功的鐵甲船上 依臣所見 為今之計 也只有閻大人在萊州監督的巨艦 能夠派上用場 有此巨艦 直取百濟指日可待 微臣願意即刻前往萊州 親自監督 兩月之內 爭取再造出一艘巨艦 」

先不管玉山書院拿出來的圖紙多麼的合理 眼下情形 段綸只能替工部說話 玉山書院 能夠設計出鐵甲船 理論上 這種鐵船一旦製造出來 只能用戰無不勝來形容 但還得拿出實物才算數 憑一張圖紙 就要取代工部一年辛苦的成果 段綸第一個不答應

「段愛卿擔憂 朕早已考慮 這鐵甲船 也並不是非得要立刻造出來 只是這圖紙 段愛卿暫且收下 至此之後 工部的船隻 朕只希望應照此圖設計 以保我大唐海疆 世世代代成為一方霸主 」老李志不在鐵甲船 段綸的辯解 他只是聽了亦可

段綸不情願地將圖紙納入懷中 這是從玉山書院那裡拿來的 段綸有一萬個不情願想要收下

段綸臉色不佳 就好像在諸位同僚面前 丟了一次臉 悶悶不樂地退後而站 他本來想打著 出風頭的想法 在老李面前報喜 沒想到 喜沒了 反倒被玉山書院力壓一頭 自折顏面 丟人現眼

段綸退下之後 老李倒是發揮了他天生演說家的本事 三五兩句 就是一篇討剿高麗的戰前動員演說 高麗邊陲遼東 歷來就是中原的心腹大患 如今高麗國內 好不容易君臣不和 這是大唐的一個機會 老李不會輕易放過

兩儀殿中 都是老李的心腹 召集他們前來議事 老李早已做好有此一戰的準備

「諸位愛卿 如今 朕已得知 高麗百濟 有意攻打新羅 新羅乃是大唐唯一地處遼東的稱臣之國 朕不能坐視不理 今日急召諸位愛卿來此 便是商議如何直取遼東之事 」老李拋出話匣子 也就把事情扯開了 他要打高麗 狠狠地打 而且還要必勝

老李等這一天 等了好久 幾乎已經花去了他半生的時間 終於讓他逮著機會 能夠大張旗鼓地進攻遼東了

老李表明了態度 遼東一戰不可避免 這一旦打仗 先不說糧草 就是兵士 也要立刻開始徵集 恐怕從此刻起 關中兒郎又要有不少人要上演杜甫兵車行裡面的情景 爹娘妻子走相送 塵埃不見咸陽橋

現在打仗輪不到陳華參與了 雖說他是靠打仗發家的 但畢竟現在已經貴為侯爺 而且在長安還是單門獨斗的個體戶 像他這樣的人 唐律上就不允許他這樣的獨苗出去打仗 所以 現在但凡有關戰事 陳華幾乎都無緣參與了 所以 他樂得清閑 也不去討論打仗的事宜 就看著一屋子的老怪們自由發揮 如何去瓜分高麗吧

老李都已經發話 一定要打高麗 此事也就成了事實 李靖和李績兩人 已經知曉聖意難改 他們先前那些所謂的擔憂 也被聖上的一意孤行統統給打死在心裡 既然要開始打仗了 兩人自然不會繼續選著縮手縮腳等大唐再發展兩年 百分百勝率時候 再去拿下高麗 其實兩人的心中 高麗一直都是他們非常想帶兵去征服的地方

這普天之下 李靖唯一沒有去打過仗的地方 就是遼東 在那兒 有李靖這一生未完成過的一個願望 那個願望就是 踏上高麗人的土地 讓他們知道 大唐軍神李靖的名字 就和突厥人聽到李靖的名字聞風喪膽一樣讓他們害怕

「聖上 臣 願意請纓出戰 」

瘦瘦的 留著山羊鬍子 臉比較黑 顴骨比較突出 耳朵比較大的李績和蘇定方牛進達一樣 自告奮勇出列請戰

「聖上 臣 李靖 也願意和懋功一道 領兵前往遼東 」

李靖也不甘寂寞地終於下定決定 準備在退休之前 為大唐做最後一件大事 這生平的心愿 也就全然了了

李靖和李績 應該是軍部中 最擅長打仗的兩人了 有這兩人在 幾乎就是將兩個頭號智囊放在了遼東戰場上 這一戰 豈不打的漂亮 打的解氣

好難得看到臣子們齊心出戰 老李都被他的奮勇打動 又開始出演影帝了 眼淚婆娑 誠摯言言 甚至親自從龍椅上站起來 走到了群臣當中 親切地拉著李靖和李績的手 道:「兩位愛卿 乃我大唐棟樑 此番競相請戰 朕深感欣慰 」然後老李單獨拉著李靖的手 淳淳道:「靖公南下平吳 北破突厥 西定吐谷渾 今唯高麗未服 毅請戰遼東 朕感涕 靖公年歲頗高 儼然不懼遼東天寒地凍請兵出戰 朕有靖公 乃朕之福氣 朕有諸位愛卿 乃上天佑朕 天佑大唐 」

老李大打親民牌 假 太假了 終於知道 政治家偽善的一面 一個動員大會 居然又是眼淚 又是饒話 明知道 李靖、李績那幫粗人 你說兩句貼心窩子的話 就會死心踏地賣命 老李還真是御人有道 就這麼簡單一句家常的話 李靖已經被老李收買 就差沒立下軍令狀 拍著胸脯感激聖上知遇之恩 一定取下遼東

面對老李的撫手「溫柔」李靖表情凝重 立刻感激聖恩 道:「臣雖年邁 承蒙陛下不棄 委以大任 當效尺寸之功 此去遼東 聖上無須擔心 有懋功、定方、進達 無不為大唐棟樑 定當直搗遼水 踏上高麗王城 」

老李表情輕鬆地笑著:「有愛卿此話 朕自是相信 期盼愛卿佳音 」說完 老李又喚了一旁陪著笑臉的胖子 打仗不關他們文官的事 但也得把他們都抓上 搞個後勤什麼的 「長孫愛卿 勞煩愛卿即刻擬旨徵調全國府兵 將士出征 糧草 衣物 兵器 車馬 無一可缺 」

胖子鑽出來 給人一種有他在 請放心的輕鬆 道:「臣即刻下去籌備 」胖子是尚書省的老大 這些事 他要多用心了 畢竟國家軍隊在外面打仗 吃的用的都得國家花銷 胖子要開始焦心了 頭上的白頭髮肯定要冒出一大把

坐鎮軍部的幾位能打仗的將軍 已經完成了聖上面前的承諾 一個個巴不得現在即刻就點兵出發 摩拳擦掌大有將大唐的版圖 多添上一塊地兒 這個小朝會其樂融融 君臣一心 這仗 肯定是能打起來 而且還是勝仗 大家都開心了 老李也混在朝臣中 和大家說話 笑談言言 顯然是為自己的將士打氣鼓勵

高興是會傳染的 畢竟這一堂老少 代表的可是長安城最最頂尖的貴族 大家幾乎沒有任何異議決定要打高麗了 餘下來的時間 肯定就是一番安排然後出兵

雖然不關自己的事 但陳華還是覺得 現在的大唐 還真是一個霸主存在 說打那兒 大家就一致統一口徑 武將領兵 文官保證後勤 聖上全力支持 軍隊就開向那兒 聽著就解氣啊 可惜不能親自上戰場殺敵了

整個兩儀殿 除了段綸不開心之外 大家都開開心心地討論起遼東那面的戰事 當然 也有相互祝福之類的話 老李也念著群臣齊心 已經吩咐宮人準備酒宴 沒打仗之前 來一個小慶功宴 也算是為即將出征的將軍們送行

混在了這群老狐狸中 頗顯年輕的陳華 自然是和軍部那幫子叔叔伯伯走的很近 沒辦法啊 他們要去打仗了 多說說話 免得他們去打仗後有啥三長兩短 不是陳華詛咒他們 而是戰場瞬息萬變 誰也說不清楚大家會不會有啥意外

「賢侄 給你說個事 」被人稱為徐懋功李績那傢伙 一大把年紀了 還和陳華勾肩搭背走的很親密 看到這老頭 陳華就記得他來蹭酒時候的厚臉皮:「賢侄願不願意 在老夫的帳下 挂名個行軍書記什麼的文官 賢侄不用擔心 文官完全不會上戰場 就是負責後勤糧草之類的 賢侄若是願意 老夫現在就和聖上要了你這個人 」

「懋功 你這是幹嘛 行軍書記 老夫已經預定了這小子了 難道你要搶人 」蘇定方跳出來和李績唱對台戲

牛進達往前走了一步 這大塊頭 陳華是怕他那身板啊 「兩位 都別給我老牛搶 這小子 我老牛要了 」

眾目睽睽之下 軍部的三位將軍 居然直接開始明目張地「搶人」 都還沒問過人家當事人願不願意呢

「咳咳 我想 各位叔叔伯伯弄錯了 小子 還不想去打仗 小侄這不還沒成親么 要是有個三長兩短 小侄也不好向亡去的老父交代 」陳華腦中唯一的念頭就是逃 逃的遠遠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