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章何處話凄涼?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了見證雜交水稻是如何弄出來的 非得跟著陳華他們這種壯勞力下田實驗 幸好 老蘇的身板兒還結實 不過是晒黑了些皮膚 看起來更加年邁了 已經知道何為人工授粉的老蘇一邊搖著斗笠 一遍含糊地...

每逢初一十五 房府的盧夫人 都會去寺廟進香 隨行的奴僕丫鬟成群 幾乎帶走了相府大半的人 空蕩蕩的相府 此刻就只剩下房玄齡 還有幾個看家護院的侍衛

房玄齡所在的書房中 香煙裊裊 頗有提神醒腦的作用 清靜的環境 讓房玄齡很快進入了閱讀的狀態 隨手翻開面前桌案上擺放已久的一本書 便認真地看了起來

沒多久 門外 一直服務房府的老管家 隔著門窗 稟告道 「老爺 你等的客人 已經到了 」

房玄齡的聲音 在屋內傳出:「讓她們進來吧 」

老管家推開了書房的大門:「兩位姑娘裡面請 我家老爺在書房裡面 」

兩位俏麗的女子點了點頭 這兩人 不是別人 正是借宿在藍田侯府的金貞和她的婢女金影 為了避免府中人多眼雜 房玄齡在安排接見她們的時候 故意選在了初一這個日子 府中人都隨著夫人前去寺廟上香 也算避人耳目

兩女進了書房 老管家識趣地將房門關上 然後轉身離開

房相的書房 算不得大 但勝在清幽 一看就是文人雅士喜歡的格調 一盆青色小竹擺在四角 牆上懸挂大多都是古物書畫 房相坐在二女對面的桌案上 左右手兩面 累疊很高的公文薄 足見房相就算回到家中 也不忘公事為重

見到房相 二女斂衽為禮 不敢在這位大唐朝官居高位的宰相面前擺出高傲 謙卑道:「拜見房相 」

「兩位姑娘 不必多禮 請坐 」房玄齡手指前方的凳子 合上書籍 看著面前兩位女子:「二位姑娘的來意 老夫略有所知 想來 二位姑娘 如此隱秘來到長安城 也是怕事情有所暴露 那麼 我們就長話短說 」

金貞往前跨出一步 從懷裡拿出一封火漆密封的書信:「這是我大哥親筆書信 以求能夠借著房相之手 交到唐王手中 我大哥在國中 誠摯盼予唐軍能夠早日前來相成大事 」

將火漆書信 放在桌案上 金姑娘退後兩步 靜等房玄齡回答

她知道 一切的成敗 就是看 這些大唐朝的頂樑柱 是否願意接受他大哥的求助 畢竟 如果沒有得到唐王的支持 她大哥在國內 成事得勝的機會十分渺茫

房玄齡看著那封火漆書信 並沒有急忙納入懷中:「淵蓋將軍不遲萬里 差令妹遣唐 想來也是心誠實意 只是 茲事體大 老夫一個人也做不得主 但若將此信 交給聖上 還是能夠略盡綿薄 」

金貞面色一喜:「那就多謝房相 」

房玄齡擺了擺手:「先不用謝 我且問你 榮留王當真 大肆伐木而船 熔鐵鑄兵 準備聯合百濟 合攻新羅 」

金貞不敢誑言 如實而道:「此事 乃我大哥親耳聽見 而且 高麗國內 的確是厲兵秣馬 磨利兵器 人人皆兵 不出兩月 肯定要對付新羅 新羅一旦陷入困戰 若唐軍無法前往營救 久圍必敗 至此之後 遼東 豈能有倖存 」

金姑娘不是信口雌黃 而是據實而道 若非他大哥在高麗國內 乃是手握重兵的將領 怎麼能知道這個驚天的消息

古代不比現代通訊發達 要想知道萬裡外發生的事 只有等鴻翎急使傳來前方情況 若真如金姑娘所說 那麼此刻 大唐的另一個盟友國新羅 豈不是正在遭受著被敵侵的威脅

新羅不能被高麗和百濟兩國吞併 否則 從此遼東就再也沒有誰能限制高麗的擴張 這不是養虎為患 而是有虎為患

房玄齡知道此中的厲害 當即急聲道:「尚且不管 軍部是否得知此消息 老夫此番也得立即進宮面聖 兩位暫且留在府中 待老夫面聖之後 聖上肯定會召見二位 老夫會安排管家 將你二人送入宮中 」

金貞點頭 道:「我二人在此的消息 除了唐王之外 還請房相勿要告訴他人 否則 我二人的身份泄露 被傳入國中 只怕榮留王會對我大哥動手 雖然他現在還未按兵不動 只是有諸多顧忌在身 若是知道我大哥投向唐王 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拼個你死我活 」

「淵蓋姑娘放心 此事 老夫絕對不會陷淵蓋將軍於險地 」

金貞放心地笑笑 她原名其實不叫金貞 是去掉了前面的姓氏淵蓋二字 她本是高麗國人 父親是高麗大對盧 也就是宰相 哥哥正是把持著高麗半數兵馬大權的將領淵蓋蘇文 因為高麗榮留王想剷除異己 顯赫的淵蓋家族已經成為榮留王的首要目標

君若視臣為草芥,臣必視君為仇寇 榮留王如今留不得顯赫的淵蓋家族 那就不得不怪 淵蓋家族做出對不起主上的事 遣人使唐 就是想聯合唐朝的力量 和淵蓋家族手中的兵權 對付榮留王 儘管知道 唐王野心勃勃 但為了保全家族 不得不走這一步歸降的棋

房玄齡整理了著裝 立刻讓府上的人趕馬進宮面聖

淵蓋金貞和金影主僕二人被安排在房府 暫時等著房玄齡進宮面聖后再作打算

===============

赤日炎炎 夏日的暑氣 能夠讓人心煩意亂地嚷嚷為何不下兩場雨 當然 那些身邊有搖扇小婢的王孫公子 則是不用考慮外面是乾旱還是多雨 天氣炎熱 他們就坐在家裡納涼 冰鎮寒瓜 冰鎮涼粉 只要是能解暑的 奢侈浪費地讓僕人準備充足 避暑的別院 避暑的莊園 也都擠滿了沒事兒做的貴族 圍在***打麻將 打打色帕克 日子就那麼一天天浪費渡過

每年的夏季 長安城的貴族 大抵都是如此過來的

遠在長安城外的玉山 上面也住著一群不大不小的貴族 不過和長安城閑暇的貴族相比 這群貴族 則是頂著頭頂的驕陽 帶著斗笠 汗流浹背地遊走在玉山腳下的稻田裡面 渴了 就喝大碗的葉子茶 餓就暫時就只有饅頭稀飯充饑 雖然很艱苦 但他們總是有期盼的 只盼著秋天收成以後 得到的種子 來年種下去以後 能夠給每一位農戶家 平均每畝地能夠增產兩成的糧食 就算再苦再累 想想也覺得心裡舒服多了

我們不是享樂的人 只是現在還沒有到享樂的時候

陳華的嘴上 最喜歡嘮叨這句鼓勵的話 再堅持幾天 等稻子全部進行完人工授粉之後 今年的一項工作算是圓滿完成了

又到了中午吃飯休息的時間 從玉山上送下來的午飯 被扛到試驗田裡面 一群餓瘋了的人開始如出欄的豬豚搶食

像個老邁種田翁的蘇勖 將頭頂的斗笠摘下來當做扇子 在耳邊搖起扇風 夠為難老蘇了 這麼大歲數 為了見證雜交水稻是如何弄出來的 非得跟著陳華他們這種壯勞力下田實驗 幸好 老蘇的身板兒還結實 不過是晒黑了些皮膚 看起來更加年邁了

已經知道何為人工授粉的老蘇一邊搖著斗笠 一遍含糊地問道:「這幾畝地的種子基地 不知道來年播下去能夠種出多少糧食 這道是讓人心理面期待著 幹了一輩子的格物 哪一個不是想能夠圖造福萬民 哎 要不是碰見了你小子 老夫不過還待在弘文館 混混沌沌過一生呢 」

「這只是試驗 規模頗小 拿不上檯面 如果真要大規模的培養 但憑玉山這一處 肯定是不行的 人手不夠啊 幾畝田 都讓我們忙碌了十來天 多了去 那還不忙死 」看了眼遠處 那些不是用來培育雜家水稻的稻田 若想大規模地生產種子 只怕這玉山下的千畝良田 都要給全部佔用了

老蘇點頭贊同道:「的確是累 要不是每次回去 程老頭 都給喝上兩口草藥酒 老夫都起不來床 不過 也有盼頭 我們現在頂著烈日勞作 以後這天下少餓死兩人 也是一件功德 」

陳華跟著笑起來 是啊 佛家不是說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這雜家水稻 能救多少條人命 如果照此功德算下來 自己只怕都成佛了

陳華換了個話題 「蘇老 前些天 我和你說的那種鋅礦 不知道 你可曾找到 」

「倒是找到了 不過 恐怕要開採 也開採不了多少 這種礦 含量本來就極少 」

「多少無所謂 只要能開採出來 那便是好的 」

「這鋅礦 你準備用來做什麼 老夫倒很好奇 你小子 目舐 突然間 好像很感興趣 先是那個所謂的山西黑煤 然後是石油 再則是銅、鐵、鋅礦 你小子 若是要對金礦感興趣 老夫就要開罵了 」

被老蘇這麼一問 陳華頓時語塞

他該說什麼呢 難道說 自己要害死成千上萬的人 所以才打起了地裡面的礦物的主意 李泰那面又來信了 制衡吐蕃的計謀 是陳華和老李拍案商量好了的 他豈能忘記了此事 將李泰丟在吐蕃國內一個人扛著

何處話凄涼

此時此刻 陳華只有用這一句來安慰自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