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九章君若娶,妾便嫁。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謝韞做出要走的東西 奈何陳華貼著她肚子 她肯定走不掉 「嗯 我想想 取名 要求的就是好記 」陳華認真起來 思考了一會兒 道:「那就叫 陳平、陳安 吧 小名平平安安 圖個...

有句話 叫什麼來著 長安城的人 津津樂道說過 沒過去玉山書院 你就不知道什麼叫鬼斧神工

長安城的人 太會拍馬屁了 玉山書院 也不過是建築偏向新穎了點 布局耗費奢侈了點 占著玉山的美景 借來瑰麗的景緻唬人罷了 當真是天天住在玉山 對於這些看慣了的東西 已經早就形成免疫

坐上馬車 離開玉山書院的時候 金貞姑娘忍不住打開車窗 回望了身後玉山書院那雄偉的院門

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金姑娘此刻的心情如何的沉重 她只知道 自己從來沒有折服過任何人 今天也不得不喟嘆 這世上 真的有聰明到讓人嫉妒的人

說實話 她都開始嫉妒了 甚至心理還曾冒出一個不善的念頭 動用些許武力 把這個文弱書生模樣的侯爺 給搶著跑了 像他這種人 無論待在那兒 帶來的只會是奇而非平庸

苦笑著搖著頭 這個想法太不實際了 她明亮的眸子里 閃爍著一朵漂亮的幽光 倒不是沒有辦法 旁門左道也許能夠成事 就看自己的條件 能否打動對方了

與此同時 在玉山書院上 幾位夫子坐在西苑的某座亭子中 避暑納涼 蘇勖老頭就像審問犯人一樣 叨叨絮絮地追問 那個女子是誰 怎麼會突然想著到水稻試驗田裡 順帶還參觀了玉山書院 很顯然 作為老李的姐夫 蘇勖可是忠君愛國的 玉山書院承載了太多國家機密 豈能隨便一個人陌生人就敢闖進來

這老頭認真起來 簡直就是一老頑固 不過 愛國之心 是值得欣賞的

面對蘇勖暴風雨一樣的責問 陳華只能如實回答 他也不知道金貞為何要來書院 不過 也沒損失什麼 對方來看了一眼就走 話都沒多說一句 想來也是如此 蘇勖才沒有當即就翻臉趕人

又聊了一些其他的瑣事 大家都倦乏無力 就各自告辭回房午休

陳華也回了自己房間 推開門進去之後 謝韞正坐在他房間里 手拿著桌案上一些陳華手寫的草稿看得正認真呢 那已經明顯隆起的小腹 讓這個原本就漂亮的女人 臉上洋溢著慈母的光環 陳華看得呆了呆 桌上有茶 他拿起茶杯倒了一杯 猛喝下肚 就坐在謝韞身邊 雙手情不禁地攀上謝韞那隆起的小腹 側臉俯身下去 耳朵貼著 謝韞本來就薄的衣裳 不羞不躁地說著:「兒子啊 我是你爹爹 踢兩腳 讓我聽聽 」

都說懷孕的女人最溫柔 對陳華這個無賴大流氓 最近喜歡貼著耳朵聽肚子裡面孩子亂踢的行為 謝韞粉白的臉總是會剎那間紅暈上浮 不過 她並沒有阻止 反而放縱了陳華肆意妄為

「你怎麼就知道是兒子 就不允許是女兒啊 你討厭女兒 」謝韞以為陳華重男輕女的思想很嚴重 頗有幽怨聲道

陳華立刻擺明自己的態度 橫著眉毛 道:「誰說我不喜歡女兒 」

謝韞哼哼了兩聲 很顯然把陳華的話 當成是違心的

天可憐見 陳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自己說的都是真話 不過 陳華其實已經早就知道 謝韞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了 程丹陽那個老頭兒 早就告訴陳華把脈后的結果 一男一女 龍鳳胎 預產期估計在九、十月 也就意味著還有三個多月他又要當爹了

還別說 程丹陽這老頭的醫術 真是沒的說 就一個字 牛 估計藥王孫思邈的醫術 也就是這種樣子吧 而且 據說 這老頭最近帶著醫學系的學生 天天上玉山捉猴子 好像是要用研究出來的麻沸散 給猴子做一個割除闌尾的內科手術 等技術成熟了 能夠百分百割除闌尾 或許 這將是改變人類歷史第一個有明確歷史記錄的內科手術

估計程丹陽老先生 也是想趁著蹬腿兒之前 好好的做一番事業 至少 在為他喜愛的醫學上 留下一斷光輝的篇章 老先生的這種捨身奉獻的精神 太值得學習了 有些時候 陳華都以他為榜樣

陳華的耳朵 還附在謝韞的肚子上 聽肚子裡面 胎兒踢腿的聲音 是每一位父親 都喜歡做的事情

謝韞的手 放在陳華的臉頰上 鬍鬚有些刺手 但她的眼神 卻是非常溫柔 化成了春水一般綿綿:「孩子快要出世了 想給他們娶個名字 想了許多天 都不知道 該取什麼名好 」

「乾脆就叫陳大 陳二吧 名字好記 我小時候 還被迫叫狗剩呢 陳大、陳二已經很好了 」陳華秉承著老一輩的傳統 取個賤名容易養活

「胡鬧 怎麼能如此輕率 你要是不願意取 那就算了 」謝韞做出要走的東西 奈何陳華貼著她肚子 她肯定走不掉

「嗯 我想想 取名 要求的就是好記 」陳華認真起來 思考了一會兒 道:「那就叫 陳平、陳安 吧 小名平平安安 圖個吉祥 」

這一次 謝韞沒有說陳華胡鬧了

「陳平 陳安 」謝韞 念了一會兒 不知怎麼的 眼睛就霧蒙蒙的 就像裡面被水洗過一樣:「不錯 平平安安最幸福 當年 爹也曾說過 如果有孩子 取名平安 平安一生 」

一絲不擦的悲傷 從謝韞臉上一閃而過 接著她便淡淡笑了起來:「那便叫這個名字了 」

陳華忽然伸手 抱著謝韞 略微發福的腰肢:「過去的 都已經是過去 人不能活在過去 以後的日子 會更加美好的 好了 給你看樣東西 」

謝韞努力地笑著:「嗯 」就看見 陳華屁顛屁顛 跑一旁翻箱倒櫃 終於找到了他說的東西

謝韞認真地看著 陳華將一份捲起的圖紙撐開 然後仔細地聽著陳華介紹

「這是我畫出來的嬰兒車 等我們的兒子出生后 就可以讓他躺在裡面 材料我都讓人去準備了 等收集完了材料 就可以拼湊出來 」

陳華又從圖紙旁邊 拿出兩本手寫的小冊子:「這是開啟智力的 百家姓和三字經 你看看 是否可以當兒童的啟蒙教育 教育的從娃娃抓起啊 不要讓我們的兒子 輸在起跑線上 」

說道這裡 陳華又想到什麼似地 繼續跑一旁翻箱倒櫃 終於拿出一個藍色包裹包住的東西 打開包裹 裡面全是一整套 一整套 疊得整齊漂亮的小孩子衣服

「有些是婉兒做的 有些是 去長安城集市上逛的時候 看著好看 就買下來的 還有些小孩子玩的玩具 都放在侯府 沒拿過來 」

陳華忙碌著翻出這麼多東西 並且一樣樣仔細地介紹了 他這個看似笨拙的動作 落謝韞眼裡 居然是一種 難以言明的幸福

想不到 這個平日 只做大事的男人 居然也能夠細心地準備這些東西

謝韞的眼睛 就像罩上一層薄霧 她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忽然 非常兀禿地 謝韞猛地直撲陳華的懷裡

「哎呀 這是要幹嘛 小心 小心肚子裡面的兒子 別碰著了 」陳華手忙腳亂 有美人主動投懷送抱 他雖然開心的要死 但理智上還是認為 謝韞不該太過激烈的運動

肚子還大著呢 那能夠做出餓狼撲食的動作 真是該打屁股

謝韞不知道該說什麼 只是雙手抱著陳華的腰 腦袋貼在他胸膛上 竟然有些小女人的依賴

一股幽香鑽進了陳華鼻子里 讓他食色大動

「相公 」謝韞幽幽地喚了一聲 嬌滴滴的模樣 真讓人恨不得立刻吃了她 只是 現在是不許的 陳華清楚明白地知道

陳華撫摸著謝韞 細膩柔滑的肌膚 從他指尖滑過 他低聲淡淡說著 竟然是那般讓人覺得心疼:「不要笑我啊 我也是第一次當爹 不知道 該準備些什麼 腦袋裡想到什麼 就通通都準備了 三字經和百家姓是我很久以前就寫的 嬰兒車也是為了方便照看兒子準備的 從小就沒有人教過我怎樣當一個好的父親 我的童年是很失敗的 長大了 也是四處漂泊 我知道 一個溫暖的家 一個安定的環境 能給孩子帶來許多歡樂 嗯 有句話 一直想給你說 嗯 你若願意 我們成親吧 就在玉山 不請他人 就老蘇 嚴寬 程丹陽幾個老頭 擺上兩桌 簡簡單單 老蘇當證婚人 書院幾百學生見證 在他們的祝福中 白頭偕老 我不知道 這樣會不會兀禿了 都說 一個女人 一生最隆重的大事 就是她喜歡的一場盛大的婚禮和親朋好友的祝福 如今這般平淡 委屈了你 便宜了我 呵 我這算不算是強人所難啊 」

慢悠悠 一字一句 像是在說著心裡 早就打好的腹稿 太煽情的 陳華不太會 他心裡想說什麼 此刻全部說了出來 心裡想著 這算不算表白 謝韞會不會答應 一時間 竟然有點忐忑不安了

陳華沒有去看謝韞此刻是否還是霧蒙蒙的眼睛 但卻聽得一個很低沉的聲音飄入他的耳朵:「君若娶 妾便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