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八掌胡亂瞎搞?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一笑:「還真是大中午的 叫人來這田裡面搗騰 自己卻跑一旁偷懶 」 金貞不明白 陳華他們十幾個人跑田裡面拿竹竿趕稻子做什麼 打趣地問了一句:「婉兒妹妹 你家郎君 這是在幹嘛 這麼...

捲起雙袖褲腿 露出一副憨憨笑容的傻大個程處默飛快地衝過去 嘴裡甜甜地叫著「師娘」 就已經很積極地掄起膀子 準備跳上馬車 將眾人今天中午的食物給搬下車來 當然 對於 公孫婉身邊 那個水靈的姑娘 程處默也沒有吝嗇他那不要錢的賤笑 撓著腦袋 套近乎問金姑娘是不是書院才來的夫子 代替謝夫子教授文學系那幫傢伙的 當然 程處默也沒忘記 背後捅杜荷那幫人一刀 說漂亮夫子以後教書的時候嚴厲點、

程處默套近乎的本事 估計是先天遺傳程咬金的厚臉皮 所以很難讓人對這個笑容燦爛的少年生出厭惡之心 金姑娘不認識這個傻大個 淺淺一笑 搖了搖頭 顯然是否認了 她不說話的樣子 簡直安靜的就像一個完美的大家閨秀

程處默呆了呆 當時就以為 難道這是華哥兒家裡面另一個新歡

這也太那個啥了吧 華哥兒才來長安多久啊 怎麼就那麼容易碰見好事兒呢

程處默想到自己老子經常叨念的那句話「男人三妻四妾很常見 」他就默默地低下頭 想著自己那個還在努力中的裴翠表親 大家都是男人 為什麼在某些方面 就相差太多呢 程處默很受傷 原本奔放的心情 一下子進入寒冬天 蹬著車把手爬上馬車 悶聲拿中午吃的食物去了

公孫婉今天並沒有去混沌攤子 想著陳華大中午還在玉山腳下的田裡面 說是要弄啥雜交水稻 閑著無事 公孫婉就準備帶著親自熬的冰鎮酸梅湯 還有些饅頭包子小米粥一類的食物 讓侯府的下人驅車來玉山 中途碰見了金貞姑娘聊了兩句 金姑娘自願請求就跟著來了 沒有任何心機的婉兒 權當是金姑娘想出來走走 帶上了她 一路還沿途介紹了玉山 雖然沒有誇大的成分 只說了 玉山這兒還不錯 金貞姑娘聽之 不以為玉山會比長安城更讓人記住 但讓她受驚了 馬車才跑上玉山腳下的水泥馬路 金姑娘立刻發現不對勁兒 她知道是腳下的路不對 馬車跑在上面 一點兒也不顛簸 路面也是光滑如鏡的 就連長安城朱雀大街的地面 也比不上這條路平坦 然後隨著馬車的移動 千畝良田 瓜果飄香 綠蔭蒼翠 一幕幕緩緩地劃過金姑娘的眼睛 就像帶著她進入了某個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

「這就是玉山 」綠油油的稻子 長勢很好地一眼望不到邊 綠色的東西總是讓人覺得舒心 金貞站在了那條通往玉山的康庄大道路邊 路邊的瓜果蔬菜 安安靜靜地長在藤蔓上 開著小黃花的黃瓜 碧綠色的南瓜 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豆類 小白菜 青菜 一窪窪種在路邊 看著就賞心悅目 沒來玉山之前 金姑娘只會以為 這裡 不會有多出色 但自當來過之後 金姑娘覺得 她這輩子 去過最美的地方 因該就是玉山了吧

現在她終於也有丁點回憶了 回憶初見玉山時 那種驚嘆如入仙境的驚訝

「看 他們在哪兒 」婉兒的青蔥玉指抬手指著遠方 正遊走在稻田中 左右開弓 兩支竹竿 不停地趕開兩邊的稻子的一群人 眼睛準確地找到了坐在田埂上偷懶的陳華 撲哧一笑:「還真是大中午的 叫人來這田裡面搗騰 自己卻跑一旁偷懶 」

金貞不明白 陳華他們十幾個人跑田裡面拿竹竿趕稻子做什麼 打趣地問了一句:「婉兒妹妹 你家郎君 這是在幹嘛 這麼大的太陽 他們難道在裡面玩兒呢 」

「玩 可不是哩 相公說 別看他們現在大中午的在田裡面受累 若是到了明年 這一畝薄田裡面 能多產些許糧食 整個藍田縣 就能比以往多出三成 這可不是個小數目 嘻嘻 我也要過去了 金貞姐姐 肯定也要過去看看吧 我也很好奇 為什麼 相公他們大中午的 就只是將揚花的稻子趕了一遍 就能夠增產 」婉兒非常相信 陳華做事 肯定都不是兒戲 一五一十將知道的 全部告訴給了金貞 說完之後 婉兒輕巧地已經跑向了水泥路下的菜地 直奔遠處的稻田

金姑娘愣在原地 心中好一陣天雷地火 這人是妖怪不成 大中午 在田裡面趕稻子 就能憑空增加三成的收入 金貞的腦袋裡 就只有一個想法 的去看看

程處默氣喘吁吁地挑著兩個木桶 好在尉遲寶林跑過來幫他分擔勞務 公孫婉和金貞兩個女人 沿著阡陌的田埂 來到了陳華等人所在的稻田

公孫婉能來送午飯 陳華覺得沒啥意外 但是 那個借宿在長安城侯府的金姑娘 怎麼也有空跟著來了 陳華就百思不得其解了 而且 金姑娘在來到這雜交水稻試驗田的時候 已經從田裡面走出來的老蘇和嚴寬兩個老頭就非常警戒地看著她 對於一切外人 兩老頭都有監護保護國家機密的使命 杜絕外人參觀這兒 畢竟是書院的秘密研究課程 若是叫外人偷看偷學了去 那還不給大唐朝造成損失

「都別待在田裡了 都起來了吃午飯 「老蘇頗有嚴厲院長的作風 立刻叫還在水稻田裡面進行人工授粉的同學立刻停止手上的工作

幹活的學生早就被驕陽烤的嗓子冒火 聽蘇院長大人這麼一吆喝 三三兩兩猴急地衝上田埂 恰好程處默那大塊頭扛著兩個大桶 一邊走 一邊吆喝 有冰鎮酸梅湯、小米粥 聽著就能讓人流口水的解暑飲品 這話還能讓人聽見 一群人 就像才從沙漠里跑出來似地 只差沒把程處默兩人帶桶都給搶了

程處默咧嘴直罵這些傢伙是馬賊 眼疾手快地搶了個大碗 讓自己不落人後 這群學生 雖然一個個都被逼著勞教過上知青的生活 但尊敬師長這一條 他們還是能恪守的 搶飯之前 肯定是先孝敬老師 替田間三位書院的夫子端來了吃食 然後才屁顛顛幾人一群圍坐在一起 吧嗒吧嗒吃得香甜

一碗冰鎮酸梅湯下肚 暑氣立刻解掉大半 意猶未盡地用袖子擦擦嘴 不講究地拿著一個還帶著些許溫熱的肉包子塞嘴裡 婉兒做的東西 每一樣都和陳華的胃口 陳華沒品沒位地赤著雙腳踩在田地 屁股坐在田埂上 腦袋成四十五度憂傷姿勢 望著遠處山頂上一抹亮麗風景的玉山書院 看一會兒 咬一口包子 看一會兒 又咬一口包子 都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那一個侯爺 能像他這樣 親自挽著褲管下地種田 長安城找不出第二個他這樣的貴人勞模了吧

「哎 命苦啊 以前 我一直以為 所謂的貴人 就是養著一群奴才 在大街上遛狗養鳥 看見漂亮的良家 出手調戲一二 一派紈作風 」

心理面默默地替自己悲哀 蹲在旁邊的婉兒 拿出懷裡的香巾 在他額頭上擦來擦去 如果沒有旁人 陳華肯定是要捏著那雙小手 在婉兒的臉蛋上啄兩下 有外人在 也就不少兒不宜了

金姑娘站的遠遠地 一動不動地矗立在田埂上 看著面前這數畝水稻培育田 她知道 這是水稻 也沒看出有啥本質的區別 但就是弄不懂 為啥大中午 在這田裡面用竹竿打一番稻子 就能夠增加三成收成 大唐朝真是人傑地靈啊 什麼樣的怪人都有 尤其是眼前這個怪人 相處了那麼多天 只覺得他說話風趣 那裡會想到 這人的本事會如此之大

金姑娘看的入神 腦袋裡無數個為什麼填充著

她有太強烈的好奇心了 就先前來時的那條光滑馬路 她都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建成的 現在更弄不明白水稻培育田的事 她覺得自己一直都很聰明的腦袋 現在有了缺陷 而這個缺陷就是無知

深吸一口氣 繃緊的臉皮鬆緩了一下 唐人有句話 不是叫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敏而好學 不恥下問 金姑娘就想著 如果自己低聲下地的詢問 肯定也能得到答案的

金姑娘來到陳華身邊 因為是熟識 謙虛客氣早就免了 金姑娘低著聲音問道 有點謙卑:「奴家就不明白了 炎炎夏日 郎君和眾人 都在這田裡面忙碌什麼 這田裡面 不過是普通水稻 難道對於郎君有何妙計 可施展 」

既然都是不恥下問 金姑娘也沒必要藏著什麼 心中有何不解 就得每一句都出言請教 她蹲在陳華身邊 一股幽香飄然入鼻 這女人 還真用上了前些天逛街買的那些香香的胭脂

陳華嘿嘿一笑 剛想張嘴回答 坐旁邊的老蘇嗓子不舒服地乾咳幾聲 像是得了感冒 嗓子干癢發炎

在看到老蘇那為了保密而要殺人的眼神 陳華一陣膽寒 意識到自己差點透露了一件興國之利器啊

「沒什麼 就是閑著無趣 帶著幾個學生夫子 下山來勞作 金姑娘不會是專程來看我們種田的吧 這有什麼看頭 等會兒 我送你去玉山看看 那兒才好看呢 」老蘇和嚴寬殺人的眼光 又飛過來了 陳華怕被眼神「殺死」立刻成功轉移話題

開玩笑要是雜交水稻 真的泄露出去了 他陳華還靠什麼東西發財 不行不行 得保密 誰都不告訴

感覺自己的問題 好像被忽略 金姑娘皺了皺眉:「郎君不願意說 那就是算了 奴家也沒有強人所難的地方 只是好奇 郎君會如此做 依據是什麼 」

「沒有依據 都是胡亂瞎搞的 」說道這兒 陳華沒品沒味地拍了拍屁股 大聲吆喝:「時候不早了 今天就弄到這兒吧 明天繼續 」

「時候不早 」怕是才過響午吧 離天黑 還有那麼早的時間 居然就要收工了 聽到這句話 金姑娘臉上苦笑著 心裡卻難受的緊 很顯然 對方是有意不想讓自己知道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