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七章風|騷程處默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模樣.今天這婢子.倒是一派高興面有喜色. 「少主.我們聯繫的兩人.終於有一人能夠見我們了.只要和這人達成協議.就可以見到唐王.完成主上的交代.然後我們就可以不用待在長安城返回國中了.」金影高興...

屋子裡面多住了兩個人.就是非常的不方便.晨練的時候會碰到.吃飯閑逛的時候也會碰到.也不知這金貞姑娘都來長安半月了.還不見她要尋得親人有何眉目.倒是陳華陪著這女子出去了幾次.每次都是在長安城逛街.長安有名的地方.大抵都去過一次.算是讓金姑娘真真切切領略了一次長安城繁花似錦.不過每次回來的時候.一馬車的東西.陳華就有點抱怨了.這女人難道都把侯府當成自己的家了?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陳華權當自此相見后.以後肯定是無緣再見的.古人結交朋友很隨便.一杯酒或許都能成為要好的朋友.但更多釀造了相識滿天下.之心無一人的悲劇.他和婉兒.姑且都把對方當成一個萍水相逢的朋友吧.至於對方的來歷.身份.都不用刻意去猜測.君子之交淡如水.只要是對方不是企圖侯府什麼東西.大家都能相安無事禮待彼此.

作為一個主人.同時婉兒的命令在身.陳華陪著金姑娘逛了幾天長安城后.金姑娘失去了再逛長安城的興趣.陳華樂得輕鬆如釋重負.就去做自己的事.畢竟他的任務不是陪女人逛街.好歹也要食君俸祿忠君之事.所以.陳華沒在長安城待幾天.又回他的玉山書院執教一方去了.

其實.說心裡話.相比於安樂坊的侯府.陳華更喜歡玉山那裡貼近自然的無憂生活.甚至書院里那些頑皮的學子.還剽竊了五柳先生一首詩篡改了裡面的詞句.變成了.種田玉山下.披月帶鋤歸.想想就覺得太美了.這群無憂無慮的學生.真的是越來越有創新了.

陳華離開侯府回玉山的事.金姑娘一直未知.幾天沒看見他.金姑娘還抽空從婉兒那裡打探了些許風聲.在得知真相后.這女人只是點頭一副知了的模樣.心裡念叨.玉山書院.倒是個奇怪的名字.只是不知怎麼的.金貞姑娘會一個人待在房間里的時候.就會回憶和陳華相處的幾天.從他嘴裡面說過的那些話.金姑娘很奇怪了.一個人說過什麼話.大抵是不會怎麼被人記住的.但是.那傢伙說過的話.就比較特殊了.嗯.怎麼說呢.他是個怪人.不然不會張嘴閉嘴說出一句.男人陪女人逛街.就是在承受酷刑.

這是多麼讓人討厭的一句話啊.而且.類似的話.他還說了很多.從他嘴裡面說出來的話每一句都與眾不同.就好像.他一個堂堂侯爺.喜歡蹲街邊吃涼粉.喜歡跑茶館里聽說書的講故事.他還喜歡和那些看似農戶的人攀談.買東西砍價的本事.簡直就是一絕.

金姑娘想了許多.這些天出去轉了轉發生的事.覺得此趟大唐之行.比起以往的苦修.閱歷見識增長了不少.還見到了不少被吹捧為所謂才子的書生.唐朝的女人.她也見識到了.有好有壞的.唐人.也不像是自己所知的現在只是安於享樂.長安城也的確是天下第一都城.

金姑娘還回憶這些天的美好.她那個影子一樣出去打探消息的屬下.每天都要到她這兒來彙報情況.今天.繼續是矯捷的身手.閃了兩下就出現在金貞面前.比起往天的諸忌愁眉苦臉的模樣.今天這婢子.倒是一派高興面有喜色.

「少主.我們聯繫的兩人.終於有一人能夠見我們了.只要和這人達成協議.就可以見到唐王.完成主上的交代.然後我們就可以不用待在長安城返回國中了.」金影高興地說著.她們此番前來.就是為了極其重要的一件事.不能暴露行蹤.更不能明目張讓人知道.

金姑娘手裡面把玩著一個木偶.這個木偶有點胖胖的.咧嘴巴大笑.看著很喜慶.看著這個木偶.金姑娘就想笑:「是啊.我們都來了半個多月了.要是再沒有任何進展.大哥那面肯定要焦急了.對了.能見我們的人是誰.是房玄齡還是長孫無忌.」

「尚書左僕射.房玄齡.本月底.答應在他府上接見我們.」

「長孫無忌那老狐狸呢.為何不見我們.」金貞姑娘眼睛眯著露出一絲精光.此刻在看她渾身上下看起來就像一個運籌帷幄的將軍.

「長孫無忌還沒有任何迴音.不過.想來.也快了.我們提出的條件如此優越.相信.就算是唐王聽到了.也會忍不住心動的.少主.此番主上若是能藉助唐王成大事.我們也可以揚眉吐氣.從此不再過著那暗無天日的日子了.」

金姑娘眼睛轉來轉去:「嗯.這些日子.也的確苦了你了.長安城跑來跑去.又怕泄露身份.被我們的仇家知道.不得不處處小心.餘下的日子.你就好好休息吧.順便逛一逛這長安.長長見識.有機會的話.多學學唐人的東西.他們不是有句話叫做.去其糟粕留其精華么.我們要是把唐人的東西.都學了回去.變成我們自己的.那才是一等一的造福萬民的好事.」

「小婢知道.若是沒事兒.小婢先退下了.」

「嗯.去吧.」

「對了.少主.好像.最近沒看見那個年輕的侯爺了.他去那兒了.這用不用堤防著此人泄密.」

金姑娘腦袋裡蹦出一個「玉山書院」.道:「那人.應該是個閑散的侯爺.本心倒是不壞.我們用不著擔心堤防什麼.倒是我們借住在侯府.半來月.叨擾了人家.嗯.你就以我的名義.給婉兒妹妹在朱雀大街.買一家比較大的酒樓.算是報答她的留客之恩吧.婉兒妹妹那個混沌攤子.也該換換地方了.」

金影點頭知道該如何去做此事.臨走的時候.又像想起了什麼似地.說了一句:「少主.小婢最近在長安還打聽到一件事兒.」

「什麼事.」

「據說.距離長安城外不遠.有一個書院.名叫玉山書院.這書院的名氣.可比國子監.崇文館.都要大上幾分.據說.裡面學的東西.隨便拿一樣出來.都是惠國利民的知識.諸如麻沸散、百鍊精鋼、水泥、蒸酒、造船等等.如果有可能.小婢想趁夜前去查探一番.看能否盜出一些對我們有利的東西.拿到國內用作學習之用.」

金影這句話.本是從外面聽來的傳言.她毫不誇張地將其說了之後.旁聽的金貞覺得自己腦袋被刺了一下.愣了愣.道:「你說的那個書院.真的叫玉山書院.」如果他沒記錯的.這坐府邸的侯爺.正是玉山書院的院長.

「嗯.沒有錯的.小婢都已經打探清楚了.準備離開長安前.偷偷的過去盜走一些重要的東西.」

金姑娘忽然嘆了口氣.心裡小聲道:「看來.還真是看錯了這個傢伙.」然後.她對著金影說:「你說的那些技術.肯定是被層層看守的.要想輕易地被人偷盜出來.定是很難的.或許.我們還有其他方法.從他手裡面拿過來.此事.等我們見了唐王后再說吧.」

「知道了.少主.小婢也是見那些東西.隨便一樣.拿到國內.都是一件造福的事.故此動了點小心思.」

金影走後.金貞又看了一會兒手裡的木偶.一時間.竟然看得痴了.也不知多久.她才理了理衣服.起身走出門去.

====================

在遠距長安城的玉山腳下.此刻驕陽當空.暑氣逼人.肆意亂叫的早蟬.響徹整個天際.在兩塊被單獨圍起來的數畝稻田中.數十人.頭上戴著斗笠.正挽著褲腿.雙手拿著兩節竹竿.踩在泥濘的稻田中.一邊走.一邊將擋在前方兩旁的稻子撥開.如此每隔三尺.就有一個人.同樣拿著竹竿.在撥正在揚花的稻子.天氣雖然炎熱.但這群人幾乎沒怎麼停歇躲陰涼的地方歇息會兒.因為院長大人說了.要想明年每畝水稻能夠提高畝產.就得正午時分.來這個水稻試驗田裡面.單獨給混種在一起來自南洋和國內的兩種水稻進行人工授粉.

他們雖然不懂.這人工授粉.有啥作用.但南山牧場都通過雜交培養出優秀的草根馬出來.畜生和植物.應該是一樣的道理.把兩種不同地域的水稻.拉起來強行雜交一番.肯定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理論有了.而且.還有事實.至於搞出雜交這種東西.接受的人就多了起來.陳華帶隊.蘇勖、嚴寬.兩個都跟著來下田實踐.於是.來自玉山書院的師生們.在玉山下的田裡面乾的很帶勁兒.儘管他們有些出自大戶人家.可挽起褲管下田幹活.自是不孬的.

才拿著竹竿在田裡面轉了一個來回.授完一列粉.口乾舌燥的陳華不得不坐在田埂上休息.現在要是誰給他一碗冰鎮啤酒.他都能感謝對方八輩祖宗.

有些時候.陳華都佩服自己是不是天生第六感太強烈了.心裡想什麼.立刻就有人給送來什麼.遠遠地看見.隔著好遠.通向玉山上的水泥路上.慢騰騰地駛來一輛馬車.因該是山上送午飯的人下來了.最先吆喝的是程處默.一臉髒兮兮帶著田裡泥巴.手舞足蹈從稻田裡面跳出來.二話不說.百米賽跑的速度衝過阡陌田埂的稻田.直奔對面的馬路幫忙搭把手.

馬車在靠近路邊一排柳樹蔭下停下來了.首先下車的.是一個一身素白頭上裹著藍布條包住秀髮的女子..接著又下來一位.穿著淡金色衣裙.頭上帶著一頂楠竹小斗笠.

遠處蹦來的程處默.先是高喊一聲:「師娘.」師娘旁邊的女人.他認不到.嘀咕著難不成是新來的夫子.嘴上嘿嘿笑著.書院的夫子.當真是個個水靈啊.遠遠看著都那麼漂亮.就屁顛屁顛湊上前搭把手.順便套套近乎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