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五章豪擲萬金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著豐腴的臀腰要過去給她一點教訓。 這兩人,一個兇惡主婦,一個死心狗腿,一前一後出現在金姑娘的面前,凶神惡煞,一看就知道來意不善。 雲夫人來到金貞面前,雙手叉腰,怒氣橫秋,道「螺子黛,是...

一個客人,如果花錢買下東西,店家自然不會再想著辦法,要從客人手上,將賣出去的東西收回來,這樣做,無疑是自砸招牌,客人的脾氣若是差點,以此借口當場砸店也是占啦嘔瓜干躉兜馗肚買了那盒螺子黛,現下,立刻被女侍應答覆,這東西不能賣,店裡面可以舀其他貨物賠償。這擺明了,就是失信,金姑娘可沒有君子成人之美的習好,平平淡淡丟出一句不讓的話,比起那些動輒就用身份壓人的客主,她這種看似軟蜀子的拒絕,恰到好處地讓對方多出一個心思去考慮她的身份,疑雲有疑還是疑雲有雲,這就要靠對方挖空腦袋去想了。

眼前這位小姐肯定是貴人無疑了,女侍應當然不會傻傻地說出傷害顧客的話以求達到目的,這種棘手的事情,女侍應覺得交給掌柜的來辦理。像她這種店裡面的適應,得罪誰都討不得好,乾脆打太極能推則推,讓管事兒的來面對。

勸說金姑娘放棄對螺子黛的購買無果,女適應只好再次跑去折腰男人那兒述說辦事的難堪。折腰男人剛剛帶著一群貴人去了店裡面專門的包房,此間聽了女適應的話,折腰男子臉上神情連續變了三種,然後決定自己親自過去交談一番,螺子黛是萬萬不能賣的,雲夫人早早就預定,這賣剩下的最後一盒,都沒有落到雲夫人頭上,洛陽春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從親自迎接幾位貴人的包房裡出來,折腰男人帶著胭脂店裡幾樣不錯的胭脂來到金姑娘身邊,他也算是識人有數的老江湖了,一樣就看出,能在這店裡面消費幾十金的闊氣女子,身份背景肯定不簡單,所以,說話的時候,竟沒有那般強橫:「姑娘,實在是不好意思,小店的螺子黛,委實是不敢賣給姑娘。某家手裡,還有幾種和螺子黛差不多的眉筆,姑娘如果覺得可以,這些東西,就當本店賠償之物?你覺得如何?」

語氣盡量低沉,帶著些許懇求的調子。折腰男子,只希望對方是個很好說話的客人,就算虧本一些也沒啥關係的,只要不得罪洛陽春背後的靠山雲夫人,這點損失算不得什麼。

金貞渀若沒看見面前突然多了一隻蒼蠅,還在繼續選購她認為可以用到的東西。

「不好意思,奴家有個習慣,自己喜歡的東西,就不會讓給別人。」金姑娘這句,算是給出了明確的答覆,這螺子黛,她不打算讓給別人。

折腰男人臉上堆起若干苦笑。這時,一側包房裡面,立刻有潑悍的聲音傳出:「趙四,你這個廢物,死那兒去了,還不快給本夫人滾進來。」

折腰男人,也就是雲夫人嘴裡的趙四,聽的那邊包房裡面的呼喚,不得不皺著眉頭應了一聲:「雲夫人,小的,這就來了。」他顧不得如何從金姑娘手中搶螺子黛的問題,姑且先去伺候好那些貴人,說不定,今天雲夫人就把螺子黛的事忘記了呢。

趙四不由己地跑去了包房那兒伺候著貴人,剛進門,雲夫人那恨不得嫌他來的太慢的眼神,凌厲地可以殺死他。

「本夫人聽說,店裡面才購了一批波斯國運來的螺子黛,東西呢,還不快舀上來讓各位貴人瞧瞧?」好不容易,介紹幾位閨中姐妹,還有一等一的長安城大貴人,雲夫人趾高氣揚吆五喝六一個小人物趙四可來勁兒了,大有她就是這洛陽春的東家,下面幹活人侍應今天不把自己帶來的客人照顧好了,她就失去了面子,自然是要發火的。

長安城的女人,都愛面子,這點讓人深痛惡覺。原本還想著矇混過關,以為螺子黛的事情,雲夫人不會提起,哪知道,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這種從波斯國遠道而來的螺子黛。

可是,因為銷量不錯,這螺子黛,店裡面所有的貨,都已經全部賣完了埃

趙四隱有難言,生怕自己說錯每一句話,就會被雲夫人吃了似地。

他苦笑著,感覺特委屈的樣子:「雲夫人,這最後一盒螺子黛,剛才就被客人買了去了,店裡,店裡,已經沒有餘貨了。」

「什麼?被人買了去了?什麼人敢有如此大的膽子,居然敢買本夫人看上的東西,人呢?此刻還在店中沒有?本夫人倒想親自見見,究竟是何人不識趣?」雲夫人沒有追究趙四的失責,反倒是看不慣那個買走螺子黛的人,放佛那人在她嘴裡塞進去一隻蟑螂,讓雲夫人渾身都不舒服。

面子被折,雲夫人心裡肯定是極不爽的,尤其是那個買走螺子黛的人,雲夫人已經認定,她就是故意讓自己丟面子的。

「那人,那人,還在店裡面,只是,若是明著要從別人手上收回已經賣出去的東西,這恐怕,恐怕有損本店的名聲吧?」趙四在商言商,一本正值說道。他心裡卻樂開花了,就是不知道,雲夫人這婆娘會不會幫他們解決難題。

「哼,那人只要還在店裡面,本夫人就有辦法,讓她把買回去的東西乖乖交出來。」頃刻間,雲夫人極狀高傲地站起身來,並且已經準備出包房去找那個「不識趣」的人的麻煩。「各位姐妹,先自行看著,妾身去去就來。

雲夫人身邊,幾個衣裝華貴的美婦立刻三三兩兩勸解,道:「既然被人買走了,那就算了,這裡還有幾樣不錯的胭脂,適合你這樣的老女人抹在臉上,你看,這種就不錯,你抹上了,肯定能迷倒家裡面的郎君。」雲夫人身邊,幾個貴人打趣地笑道,他們這句話,並沒有,反倒是火上澆油般讓雲夫人坐立難安。

雲夫人臉色頓時鐵青,擦了厚厚一層粉底的白臉,就像漿糊的紙人卡白的嚇人。

「哼,本夫人,倒想親眼看看,究竟是那個不長眼的,欺負到本夫人頭上來了。」

雲夫人起身告退,趙四隨著她身邊助威,這兩人奪門而出的時候,被眾位貴婦圍在中間的長廣公主李倩雪呵呵一笑:「大家要不要也一起出去看看,本宮敢打賭,雲夫人此番出去,肯定是要吃些虧的。」

「公主莫不是發現了什麼,呵呵,倒是有趣,這雲夫人歷來性格火爆,就算惹了事,還有擺不平的。」一位半老徐娘的貴婦,打趣說道。

「那倒不一定。」李倩雪那裡猜不到,肯定先前的掌柜已經勸說無果,這才讓雲夫人出去當炮灰,不過這女人也夠傻,不就是一盒畫眉的閨中物么,用得著興師動眾出去舀人?若是對方勢力弱一點,還可以指著對方的脊樑欺負,若對方的來歷,比這侯爺府的雲夫人還要強硬幾分,只怕就要成鬧劇了。

包房裡面有酒,李倩雪和幾位貴婦,都要飲一點兒,借著酒興,幾位閑著無事的貴人,還真打算出去一看究竟。是否如李倩雪所說,雲夫人估計會吃虧。

雲夫人和趙四,一同出包房,來到大廳中。

趙四指著前方,還在挑選一些日用胭脂的金貞,說了一句:「就是她。」旁邊的雲夫人,急性子已經搖著豐腴的臀腰要過去給她一點教訓。

這兩人,一個兇惡主婦,一個死心狗腿,一前一後出現在金姑娘的面前,凶神惡煞,一看就知道來意不善。

雲夫人來到金貞面前,雙手叉腰,怒氣橫秋,道「螺子黛,是你買的?」

「十金一顆,還真貴,不過,千金難買心頭喜,這位夫人,莫不是要學你身邊的掌柜,想讓我把剛才買下的螺子黛,再還給你吧?這可就庶難從命了。」金貞還是那句話,不賣就是不賣。順便用手理了理滑落肩頭的秀髮,雲淡風輕般不理會這婦人。

雲夫人雙眉豎挑,一股怒氣從她粉白的臉上騰地升起:「好你個叼舌婦。既然你都說了,千金難買心頭喜,本夫人就出兩千金,買你手上的那盒螺子黛。」

「夫人看樣子,是沒聽明白奴家的話,這東西,奴家不買的。夫人還請自便。」

「呵呵,敢和本夫人如此說話,你可知道本夫人是誰?」雲夫人瑟瑟發抖,一口價報出了一個恐怖的數字:「我出五千金。」

金姑娘搖頭,準備離開這裡。「夫人不用白費力氣了。奴家雖一介小民,但自認,這東西是剛才花錢買了的,夫人自然不可巧取豪奪。」

「好好好,本夫人不信,這天底下還沒有買不到的東西。你那盒螺子黛,本夫人出萬金購買。」雲夫人此言一出,四下皆驚。不過,她是咬著牙說的,錢財事小,面子事大,此間有多少人看著,如果自己落敗不敵,只怕會成為一個笑話。故而雲夫人才會如此大的手筆,一出手就是萬金。

原本準備離開的金姑娘,頓了頓,忽然笑了起來:「長安城的女人,真豪氣,一盒螺子黛,居然能豪擲萬金購買,奴家這是被夫人的財大氣粗嚇著了,就算再稀奇這手中之物,也比不得萬金的吸引力大,呵呵,既然這位夫人願意出萬金從奴家手中購買這盒螺子黛,奴家只能學君子成人之美了。」

展顏一笑,在雲夫人的猛烈加價下,金姑娘已經被金錢打敗,準備賣出這盒花幾十金買來的貨物。

雲夫人目瞪口呆。

這女人就這麼賣了?她不是說不賣么?

儘管要回了面子,買下了那盒螺子黛,但云夫人覺得,心情比先前更加糟糕了,原因無他,為了一盒別的地方都能買到的螺子黛,她就要為剛才的豪言,硬生生花掉了府上半年的收支。

為了這點面子和豪氣,似乎做得有點太不值得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