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四章風波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不得不說,這店裡面的女侍應,成功地把握每一位顧客的心裡,在她看來,這女子絕對是一位貴人,剛才只是粗略看了幾眼一些不起眼的胭脂,就花了不少金銀買下來,權衡之下,女侍應覺得應該把店裡面稍微上檔次的貨品拿...

長安城要逛的地方的確太多了,寺廟、宮殿、集市,都可以說,彙集了整個大唐的精粹,一磚一瓦,都是匠心獨運古色古香,若作為純粹地欣賞長安城的風景,就和尋常的旅遊一樣,看看房屋建築美景山水亦可。

雖然是作為嚮導,也就是帶著金貞長安城四處閑逛,但這位自稱山東來長安尋親的女子,竟然自己也拿不定主意究竟要去那兒,一會兒說想去寺廟聽大師念經,一會兒又想去曲江那面欣賞美景,一會兒又想目睹天下一等一的學府國子監,太常寺、太僕寺、大理寺,甚至連長安城鼎鼎有名的花柳一條街,金姑娘都頗有興趣。

總之,長安城所有的地方,金貞姑娘都想讓陳華帶著去溜一遍,她就像一個番邦來人,初到長安,就被為中原文化折服。

金姑娘想去的大多數地方,陳華是沒有帶她去的,只選了幾個比較出名的景點,帶著她去逛了一圈,當然,這位從山東尋親到長安的富家小姐,也再一次在陳華面前表露出她身價不菲的一面,因為有侯府的馬車隨行,金姑娘每每看見喜歡的東西,總是要花錢買下來,而且這位姑娘出手則是不怎麼流通的金銀貨幣,還不帶找零,慷慨大方讓賣主都千恩萬謝,闊氣的讓人羨慕,到讓陳華對她背後的身份猜測不已。

每當買下喜愛的東西,金姑娘總是要拿在手上仔細觀看良久,一支玉簪子,她要注目良久,一些精美剪紙或者手工飾品,她都百分百全神貫注研究,那雙淺淺的月牙灣有著吸引人眼球的魅力,側目望去,所有人都只會覺得,放佛看見了從天上遺落人間的仙子,此間正在適應人間的熱鬧。

天氣炎熱,坐在街邊賣涼粉的地方,吃了一碗涼粉,正前方就是一家名家「洛陽春「的胭脂水粉店,在朱雀大街上,這樣的胭脂水粉店非常的多,生意特別的火爆,歷來做女人生意的店子就是招財進寶日進斗金。

金姑娘剛才自個兒去了那家洛陽春的胭脂店,陳華只負責帶路,並不負責陪同購物逛街,他落得自在坐街邊吃涼粉等人,眼光有意無意漂著那家胭脂店。

雖然不陪同,別人的安全,還是要負責的。

金姑娘已經去胭脂店逛了有一會兒功夫了,這女人對新鮮事物的喜愛程度,讓陳華都開始懷疑她以前是否都未曾出過門,否則不可能見著什麼都要買,心理面暗附這金姑娘究竟從那裡而來,很顯然她自編的山東一地根本就是子虛烏有,也倒是,人常有隱情,對方就算對自己隱藏了身份,但還沒有表現出不懷好意之心,陳華也就愛理不理。

他可不是一個愛管閑事的人。

陳華街邊吃著涼粉,眼光瞥見一輛豪華無匹的馬車,也來到了那家洛陽春胭脂店門前,剛吃了兩口,就看見馬車上走下來三三兩兩,環肥燕瘦的美人,沒想到這年代,也流行團購,看來長安城的女人,真是寂寞如流水了,整天聚攏一起,要麼是購物,要麼就是麻將,真是過著奢靡的生活。

眼見那些各有姿色的美人駐足在洛陽春店門前笑談言言,立刻就有看見從店子裡面跑出來一個彎腰九十,很顯然是掌柜之類的人。

如果換做平時,看到這麼多貴婦出來購物,陳華肯定也和路人甲乙,看看品論一番便是,不過如今,在這群女人當中,卻是有些熟面孔,為首的那個穿大紅宮裝,仿若蜜桃成熟誘人的婦人,正是李倩雪無疑,她身邊還跟著武輕眉那個素衣羅裙的淡雅女子,手裡提著一個小巧型的盒子,肯定是為了等會兒買東西做準備。

環立在李倩雪身邊,還有幾個姿色頗佳的女人,其中有一個女子一身白衣,仿若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氣質,寒玉般的臉龐,更是連周圍的女人,都不願和她說上兩句。

「獨孤妹妹,若是覺得不習慣去胭脂店,倒不如回車上休息,我等逛完了,就一道回去。」一個穿紫衣的婦人,掩嘴打趣說道。

那氣質如冰的女人,自是獨孤暄無疑,面對紫衣婦人的勸說,獨孤暄一言不發地返回了身後豪華無匹的馬車。

「哼,擺什麼臭架子,獨孤家已經日薄西山,這獨孤家的女人,還這麼趾高氣揚,若不是看在長廣的面上,奴家還不願意結交此等人呢。」等獨孤暄上了馬車,那紫衣女子似乎不滿地嘀咕了幾句,然後看著那個從洛陽春店裡面彎腰九十度跑出來的男人,不屑地地揮了揮手:「本夫人帶來幾個貴人來店裡面消費,把店裡最好的東西都拿出來,要是敢藏著,小心本夫人打斷你的腿兒。」

「小的哪敢藏著掩著,雲夫人放心,最好的東西,都已經為各位貴人準備好了,請貴人們裡面請。」折斷腰的男人一臉諂媚地邀請店門前的幾位貴人進店,那態度,比迎接自己祖宗還恭敬。

這幾人剛進店,就看見一個朱釵插輕裾隨風的貌美女子,估計是店內負責銷售胭脂的適應,正對著一個身穿淡金色衣裙的女子,認真地介紹著店裡面最新款的貨品,此刻那女子聽的認真仔細,儼然是被適應介紹的東西打動。

「這是來自波斯國最好的螺子黛,姑娘如此美麗的眼睛,若是再把那眉毛用螺子黛添畫幾筆,絕對是一位天仙一樣的人物,這螺子黛,可是我們店裡面最後一批貨了,姑娘若覺得可以,奴家這就給姑娘包裝起來,姑娘看如何呢。」女侍應打開盒子,裡面擺著有幾顆墨綠色的小螺狀珠子,一看就是很討女人喜歡的那種修眉飾品。

不得不說,這店裡面的女侍應,成功地把握每一位顧客的心裡,在她看來,這女子絕對是一位貴人,剛才只是粗略看了幾眼一些不起眼的胭脂,就花了不少金銀買下來,權衡之下,女侍應覺得應該把店裡面稍微上檔次的貨品拿出來,或許能買個好的價格。

「倒是不錯,那就買下來了吧。」金姑娘真不知道,這一小盒螺子黛,就能值幾十金,不過,她到不珍惜身上的金銀細軟,儼然一派闊氣十足的樣子,從懷裡摸出一個小包,裡面拿出一顆碩大的金子,放在面前一個木盤中,用作購買這一盒螺子黛完全足夠。

女侍應喜上眉梢,沒想到,今天遇到一個大客主:「姑娘稍等,我這就給你把這螺子黛和其他姑娘買的東西,都包起來。」

「到不需急,我再看看其他的。」金姑娘淺淺一笑,繼續看著店裡面其他五花八門女子需要用到的東西。

那女侍應一聽這位客人有可能還要買其他的東西,高興之極,立刻走到遠處負責包裝的櫃檯,想要把這一盒螺子黛給這位闊氣的客人包裝起來,哪知道,這女侍應往櫃檯處走去的時候,那個剛領著一群貴人進門的折腰男人此時卻臉色難看地跑來,並且附在那女侍應的耳邊小聲說著什麼,女侍應聽后,臉上紅白相間,顯然是尷尬之類的神情。

「這螺子黛,已經是雲夫人預定的東西,怎麼能隨便賣出去,不管了,你去給那位客人說,本店可以拿其他的東西作為賠償,這螺子黛,是萬萬不能賣的。」折腰男人訓斥著自己的侍應,的確是件頭痛的事啊,明明可以賣出高價的東西,現在不得不以得罪一個客人的代價,搶過來低價賣給雲夫人,畢竟,這家洛陽春還得依仗雲夫人夫家的人背後支持,才能在朱雀大街繼續開下去。

「掌柜的,這,這恐怕不好吧,對方已經付了帳,若是再叫別人退回去,這豈不是砸了我們洛陽春的招牌。」女侍應也不想去得罪那邊出手就是金銀的闊氣女子。

折腰男子立刻就罵了起來:「砸了招牌,總好過被人砸了店好,你先過去安慰一下,若是不行,我自會找人來勸說那女子,畢竟是雲夫人要買的,那客人肯定也是要給雲夫人面子的。」

女侍應頓了頓:「那我就先過去吧,若是對方不肯讓出這螺子黛,掌柜的再想辦法。」

女侍應萬般無奈只好折返回到金貞身邊,金姑娘此刻正在看著幾樣不錯的水粉,聽另外的侍應介紹,居然動了購買之心,正準備拿出金銀放進盤子中,那先前推薦螺子黛的侍應慢吞吞地來到金姑娘身邊。

「姑娘,不好意思,剛才你買的螺子黛,本店現在不能將它賣給你。」女侍應頗有吞吐說道。

「不賣了,可我剛才不是付了錢了,你們唐人不是有句話叫做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貴店如此做,以後恐怕是很難繼續再有客人上門了。」

「我們知道,讓姑娘讓出這螺子黛,的確是有點強人所難,但是我們可以用其他比螺子黛更好的貨物,用作賠償,補償姑娘。」

「若是我不願意讓出去呢。」眉毛一挑,金姑娘絲毫不讓道,/d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