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三章搓衣板的發明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了這快搓衣板,你洗衣服,就不會弄傷雙手了,我倒是常年都在玉山,侯府裡面的一切大小事宜,都是你一個人在操持,辛苦你了。」陳華淡淡說道,算是表揚公孫婉做的實在是太好了,哪知道,公孫婉一聽,眼眶立刻就...

「少主,我們要尋找的兩人,小婢經過這幾天的明察暗訪,已經大致確認了兩人的行蹤,下一步該怎麼做,還請少主明示,而且,少主讓小婢下去打探關於藍田侯一事,小婢也特意留心打探了一番,只是……」人影一閃,一個粉衣女子,又準確地出現在金貞的面前,正是她的婢女金影,

「哦,只是什麼。」金貞姑娘手裡捧著剔透白玉碗,柳眉斜飛,頗有意外說道,外面已經是熱浪滾滾,驕陽肆意烘烤著大地,但在諸如像藍田侯府這樣的高門宅邸中,用作避暑祛熱的「冷飲」卻是層出不窮,剛有侯府的丫鬟給金貞姑娘端來侯爺吩咐招待貴客的冰鎮楊梅,金貞姑娘還在愜意享受著這一絲及時的冰涼,心道這長安的貴族當真會享受,大熱天也能有足夠的藏冰冷凍果蔬,纖細的手兒捏著楊梅往那紅艷艷地小嘴兒,恰此時,外出打探消息的婢女不期而至,彙報的時候,前面的內容,金姑娘略微過濾,不過這後面有關現在暫時借住的侯府主人,金姑娘盡然一時好奇心頗重,

「少主,我想,我們還是考慮要不要暫時先搬出去,奴婢打聽到一個不好的消息,似乎這藍田侯,被長安城的人稱之為第一聰明人,據說此人幾乎無所不能,就連隨便在外面找個八旬老嫗,都能夠說出此人幾件了不得的大事,我們所圖謀之事,要是被他暗中發現了,如若告發出去,我們此次大唐之行,有可能會給主上舔不必要的麻煩,當然,此人要是不告還好,如若告發我等,自是活不過明天的。」丫鬟鼓著腮幫子,大有將從外面打聽到的不好消息,一股腦兒灌輸給自己的少主,他們怎麼會想到,自己居然住進了一個傳說中的狼窩,這婢女也夠狠的,居然還想著殺人滅口來著,

「撲哧,沒那麼神吧,連八旬老嫗都知道他的故事,這人還當真是神人不成。」眉毛笑彎了腰,咋一看,這金貞金影兩位女子,居然和大唐的女子,有些許的區別,尤其是她們白皙水靈的皮膚,養的實在太好了,一顰一笑,都會有不少紅潤之色,

「少主只需自己親自出去打聽一番就成了,大智近妖,就是那些人形容這藍田侯的詞兒,據說,此人好像深的當今天子的信賴,乃是如今長安城裡面首屈一指的大紅人,估計也是溜須拍馬之輩,升遷才會如此之快,否則以主上對長安城的了解,怎麼不會在我們來之前,提前介紹此人,不過,婢子還是以為,少主最好還是找個理由搬出這裡,否則要是被此人發現什麼蛛絲馬跡,暴露了我們的行蹤,主上圖謀之事,傳入國中,只怕是一場難以想象的災難。」

「嗯,我知道了,倒是要認真地見一見此人,你下去吧,至於要聯繫的那兩人,找個時間,我們親自秘密相見,相信,以我們開出的條件,對方絕對會答應的。」

「婢子告退。」身影又是一閃,粉衣女子已然告退,

空蕩蕩的房中,只剩下穿著淡金色寬袖裙的女子,一顆暗紅的楊梅,送進她那貝齒小嘴兒中,女子托著香腮,仔細想了想,又吃了一顆冰鎮楊梅,水靈的眼睛靈動地轉來轉去,忽然站起身來,整理了身上的衣裙,推門而出,

此時,在另外一處園林式房屋的前方,公孫婉雙手托著香腮,一副入神的模樣,痴傻地看著坐在前方一張小凳子上的陳華,

此刻的陳華,手裡面正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對著一塊光滑的木板來回比劃,聚精會神的樣子,就像在專註創作某一件傳世的作品一絲不苟,任何差錯都決不允許出現,

不知道自己的相公究竟要幹什麼,公孫婉索性等著陳華忙完以後,自然就知道,為何陳華自打早晨看見她漿洗過衣服之後,自個兒就陷入沉默,然後把府上一根房梁木拆掉一截,變成現在獨自研究木頭的傻子,

心理面堅信自己的相公,肯定不是覺得好玩,然後才做起木匠的活兒,一旁的公孫婉並不出聲打斷,滿滿的笑容寫在這女子的臉上,太容易滿足的女人都是極美的,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賢惠,男人都喜歡這種女人,

金貞從遠處慢慢走來,來到了這棟園林式房屋前,遠處那對因該說是夫妻的兩人,男的在揮刀認真仔細刻著木頭,女子就坐在旁邊靜靜地守著,她所知道的唐文化中,不是有許多關於才子佳人的故事,可惜,金貞卻覺得,似乎眼前的一幕,讓她看到后都認為是極美的,

「婉兒,以後等有了這快搓衣板,你洗衣服,就不會弄傷雙手了,我倒是常年都在玉山,侯府裡面的一切大小事宜,都是你一個人在操持,辛苦你了。」陳華淡淡說道,算是表揚公孫婉做的實在是太好了,

哪知道,公孫婉一聽,眼眶立刻就紅了起來:「相公是不是覺得婉兒那些地方做錯了。」偷偷地抹了抹眼角,明明是開心地等待,因為陳華一句話,就讓淚點低的公孫婉變成淚人,

陳華當時就慌張了,差點手上的刀子不留神誤傷了自己,他那裡知道操持本家,是女子的分類之事,根本就用不著說感謝之類的話,說出來,反而是傷了女方,他立刻解釋,道「不是,不是,我那裡會嫌棄我的婉兒,憐愛還來不及呢。」說完,陳華將剛才動手製作的一塊搓衣板橫在身前:「這東西叫搓衣板,以後洗衣服,婉兒就把這東西放在木桶里,然後將衣服放在上面,雙手來回搓動,這樣洗出來的衣服,既不傷手,也非常乾淨。」

陳華一邊做著示範,一邊為公孫婉講解搓衣板的使用,

公孫婉紅紅的眼睛稍微變得幾分清明:「相公說的可是真的。」

「嘿嘿,全長安,只有我們侯府才有這東西,婉兒要是不信,但可現在就找一件衣服試試看,看是否如相公我說那樣不傷手無殘留。」蹦躂出一句廣告詞,沖著遠方陽光展笑:「金姑娘來了。」

「想不到,郎君身為七尺男兒,居然也有巧心思,研究我們女兒家經常用到的東西,金貞算是大開眼界了。」金貞從遠處慢慢走來,淡金色的衣裙,陽光照耀下,頗顯的刺眼,就像這女子是天邊披著霞光凌波微步而來的仙子,膚光勝雪,神秘萬千,

「婉兒妹妹,不知道,我可以看看你手中的搓衣板么,這倒是個奇怪的名字,不過用來漿洗衣服,的確是不錯的,名字也很貼切,搓衣板,呵呵,好名字。」

「金姐姐要看,自然是可以的,我家相公別的不會,就是這奇淫技巧方面,整個長安城都沒有幾人趕得上呢。」公孫婉大方地將手上的木板遞給了金貞,

金貞摸著中間刻著溝槽的木板:「據說,讀書人,都是不屑格物的,想不到郎君居然將格物之道運用的如此嫻熟,奴家好生佩服。」

「原來金姑娘也知道格物,看來,格物學,並不是一無是處。」這女人的眼睛很有神,專註地看一個人的時候,你會情不自禁陷入她那乾淨的就像一彎清泉的眼眸中,陳華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刻收神,太詭異了,自己怎麼會被一個女子的眼神吸引呢,不過,陳華又開始疑問了,這女人,他總覺有些不對勁兒,

金貞含羞一笑:「奴家也是略懂一點,其他的,並不精通,做不到公子這樣,細入生活。」

陳華打著哈哈:「知道一點,也總好過一點也不知,金姑娘過來,不會是專程出來走走吧,你尋找的親人,可是有眉目了。」

金姑娘淡然笑道:「奴家出來,自不是專程走走而已,聽聞長安城有不少名勝古,奴家自是想去一睹風采,或許還能找到失散親人的線索,可惜奴家第一次前來長安,竟不認得去路,想來,婉兒妹妹久居長安,便前來尋她陪我這位不速之客,只是不知道婉兒妹妹方不方便,

「原來金姐姐想出去走走,這樣吧,妾身下午還有事要做,正好相公今日閑著,不妨就陪金姐姐一道去逛逛吧,這長安城,相公可比妾身熟得多,金姐姐不用擔心,會玩不盡心的。」公孫婉一旁笑吟吟地說著,

金貞咯咯笑著:「若是婉兒妹妹家的郎君有時間,奴家倒要討擾半天了。」

「一日,半日的,並不算打擾,既然這樣,容我回房換一身乾淨的衣服,就陪金姑娘出去走走。」陳華一身木屑,倒是不好意思就這麼出門,說不定碰上幾個老熟人,自是要嘲笑他一番的,怎麼說,也是陪一個客人逛街,就算不用精心打扮一番,簡單的衣裝還是要能符合客人的身份的,畢竟這位金姑娘肯定也是有身份的人陪襯在她身邊,也不能寒磣了丟人家的面子,好歹是一位美人兒

「嗯,妾身也要回房準備一二,等會兒,我們直接侯府門前相見。」說著,金貞將手上的搓衣板交還給了公孫婉,翩然回返,那動人的身姿,讓人看了不覺心神一盪,/d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