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二章家有來客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拜訪,對於一個現在多數是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其實陳華是恨死了那拜訪的人,真是會挑時間, 敲門,放話,房屋中的笑聲戛然而止, 房門在下一瞬間頃刻打開,婉兒那張還帶著笑意的淺淺月牙灣驚喜地看...

從李靖府上出來,唏噓感慨地登上一輛馬車去安樂坊的藍田侯府,腦子還至今還回蕩著,李客師從外面帶回大唐的那些珍貴的東西,除了一些比較出名的牲口之外,李客師還把其他地方種植的農作物收穫的種子也帶了回來,

十多包種子,豆類種子占絕大多數,再一次佩服這個頭頂著雞窩,身上看著邋遢的男人,準確地說,應該親切地稱呼他集探險、科研為一體的學者,像這樣的人,玉山書院就應該樹立起對他的尊重,連陳華都覺得,書院那面榮譽牆上該添一個人上去了,

心裡想著,明年的這個時候,長安城估計會有許多從未見過的食物搬上餐桌,畢竟李客師二叔帶來的種子,大多數都是蔬菜類的,侯府離李靖家不遠,都在一個安樂坊裡面,馬車趕到侯府前,馬夫外面通報了一聲,陳華下了車來,對於這個如今一年都只回來幾次的藍田侯府,陳華覺得侯府就是眼中的一個擺設,玉山才是他的大本營,這兒姑且當成自他以後,陳氏一族的祖宅吧,

因為不常住的關係,侯府沒用多少下人,而且那個賢惠的婉兒,一直在長安城侯府裡面打理著府中的日常事宜,肯定是把侯府收拾的井井有條,

侯府的朱紅大門敞開著,因為沒有人會過來串門,守門的府丁也免去了,踏上台階,穿過大門,麻溜地竄進府去,

有好長時間,沒見過婉兒了,小娘子的倩影,就勾得陳華心痒痒,

視侯府美景如無物,直穿過前庭假山流水蜿蜒長廊,就來到鱗次櫛比分佈於院落與園林間各種樓房,池塘與山石,美輪美奐地在眼前延伸開去,這裡是侯府的內院,風景如畫,看著賞心悅目,

感慨了一句,有錢有勢的人真好,走在這侯府內院,對於婉兒住的地方,陳華熟悉的閉著眼睛都能找到,

來到婉兒房前,裡面歡笑聲,時不時傳出來,嘀咕著難道有人來拜訪,對於一個現在多數是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其實陳華是恨死了那拜訪的人,真是會挑時間,

敲門,放話,房屋中的笑聲戛然而止,

房門在下一瞬間頃刻打開,婉兒那張還帶著笑意的淺淺月牙灣驚喜地看著出現在門邊的男人:「夫君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她知道米記的事,以為陳華要忙到很晚才會回來呢,

要是沒有外人,陳華此刻肯定是雙手其施,將公孫婉這個小娘子抱在懷裡親昵一番,只是現在不行,有人打擾幹啥事都沒心情,

「有客人。」陳華眉毛一挑,自己沒在侯府,還有誰來拜訪啊,陳華往屋裡面瞅了一眼,一個窈窕的女子背影,驟然出現在視線中,

公孫婉笑吟吟地為陳華理了理衣服褶皺,小鼻子努力嗅了嗅:「喝酒了。」

「中午去岳父大人家喝了一點,對了,屋裡面的是誰,聽你們聊得如此歡,難道是婉兒的兒時好友。」陳華開了個玩笑,婉兒的老家在洛陽,這天底下那有那麼多他鄉遇故知,

公孫婉打趣地笑著:「相公真會說笑,那裡是妾身的兒時好友,只是一個客人而已,算了算,我們快認識三天了,這客人,每天都會在妾身的混沌攤上吃上一些早點,感覺人很好,又是獨自一個人來長安尋親,妾身和她聊得比較合,得知她要尋找的親人,估計要尋很久,念她一人在長安,舉目無親,就把她請到侯府來了,反正侯府空餘的房子太多,騰出一間給這位客人,相公不會怪妾身吧,而且,妾身還把我家相公的本事,給金姑娘說了,如果我家相公能幫忙,或許能幫金姑娘尋得親人呢。」

公孫婉單純地笑著,把如何認識房中那女子的事說了一遍,她倒是沒覺得此舉有何不妥,反而覺得能幫就幫,這就是公孫婉善良的地方,但落陳華耳朵里,此事簡直就是不可思議,「認識三天,也敢帶回家,真是單純的可愛埃」看著公孫婉那淺淺地月牙兒,又不敢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斥,好吧,既然都讓人住進來了,也沒什麼的,只要對方不是別有用心,陳華也不懼任何人的,

「既然婉兒已經讓對方住在我們侯府上了,這自然是不能沒有待客之道,這樣吧,等會兒婉兒也給相公引薦這為金姑娘,相公倒是想見識見識,究竟是什麼人,居然能讓婉兒認識三天就成了無話不談的閨中密友。」陳華打著哈哈,聲音明顯比剛才大了許多,如果房裡面的人聽見了,肯定會先打招呼的,

果然,沒一會兒時間,房裡面就傳來了別樣動聽的女聲:「婉兒妹妹,這是有客人來了么。」

「不是客人,是我家相公回來了,相公他還想見一見金姐姐呢。」婉兒門外回答,

「呵呵,原來是貴主人回來了,打擾貴府之處,還請見諒。」悅耳的女聲,徐徐傳來,緊接著,一道穿著淡金色衣裙的女子,蓮步輕移地飄然而至,

這女子面若梨花,膚色白皙,宛如一塊剔透的白玉,五官精緻,身姿妙曼,淡金色的衣裙一看就是上好的絲織造,不是一般非富即貴的人能穿得起的,

女子來到門前,看見婉兒身邊,那個長身玉立,容貌俊俏,身著紫衫,倜儻偉埃略微整理衣衫,委身一揖,施施然道:「婉兒妹妹口中的相公,當真是一表人才的俊郎君,奴家姓金,單名一個貞字,來自山東,此番前來長安尋親,奴家感激貴府留客之恩,未請教郎君高姓大名。」

這女子說話溫和,唇形溫婉慢條斯理,一看就是出生高門大戶的大家閨秀禮儀周全,讓人見之喜愛,

陳華上下打量了這位金姓女子,忙道:「某家姓陳,單名一個華字,原來金姑娘來自山東,倒是不知是山東那裡,或許某家還知道一二呢。」

金姑娘婉婉一笑:「奴家來自山東一個小地方,郎君自是不知的,對了,時辰不早了,奴家就不多做打擾,我那丫鬟,今日早早就出去打探消息,估計此刻已經回來,奴家就此告辭,打擾之處,還請郎君和婉兒妹妹見諒。」

陳華當即熱情道:「我送你,府里太大,怕姑娘等會兒迷路了。」

「到不勞煩郎君了,奴家知道回房的路,倒是郎君和婉兒妹妹多日未見,一定有許多話要說,奴家若是在此賴著不走,豈不成了罪人。」金姑娘打趣地說著,旁邊的婉兒倒是被她一句話弄得滿臉羞紅,

「既然這樣,那就不送了,金姑娘有何需要,就給婉兒說一聲,府上應有盡有,相信金姑娘一定住的愉快的。」

金姑娘又施了一禮,翩然會返,陳華瞧著她倩麗的身影消失眼前,這才笑吟吟轉身,不料一轉身,就看見婉兒那雙疑惑的眼神看著他,道:「夫君是不是覺得這金姑娘有什麼不妥的。」

陳華笑道:「沒有什麼不妥,婉兒你想多了,對了,婉兒,為夫有一樣東西要拿給你看。」

婉兒眼睛亮了起來:「相公有何東西要給妾身看。」

「嘿嘿,現在不方便,等回房再說。」陳華狡黠的眼神,就像大灰狼看小紅帽一樣,

等著婉兒和他都返回房中,房門關上的時候,陳華本性大露,一把從婉兒後背抱著她,婉兒驚呼,房中立刻傳來:「相公,你好壞,竟是欺騙婉兒。」

於此同時,在離婉兒房間不遠處的一間房中,金姑娘回房之後,才待了一會兒,房門就被從外面推開,一個穿著粉衣的丫鬟,從外面驟然閃了進來,

丫鬟閃到了金姑娘身前:「少主,小婢回來了。」

金姑娘喝著擺在面前桌上的茶水,明亮的眸子,細細看著手裡面捧著的茶杯:「事情查的怎麼樣,此府有何不妥。」

「倒是沒什麼不妥,此府名為藍田侯府,府上的主人,據說是才封的藍田侯,平常都只有那個叫公孫婉的人守在府中,我們以此府作為退地,倒是免去了許多麻煩,只是,小婢倒是從別人口中稍稍打聽到這藍田侯府,好像並不是普通的侯府,外面的人都說,這侯府的主人,乃是長安第一大害。」

「呵,有這等事,倒是真看不出來,「腦子裡飄出一抹身穿紫衣的影子,初見那人,倒覺得滿身都是正氣,現在聽自己的婢女打聽來的消息,金姑娘嘴角浮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金影,我們此行可是困難重重,一定要聯繫到我大哥說的兩個人,有了這兩個人,我們在國內的日子就會好過許多,雖然,你我都是第一次來到東土大唐,但萬不可掉以輕心,尤其是這侯府,我怎麼越來越覺得處處透著一股子邪門,那個叫藍田侯的人,你下去也多多留意一下,此人年紀輕輕,就能位居侯爵,想來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婢女神色嚴謹點頭回答道,「金影知道,少主放心。」/d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