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章鳥賊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足以讓許多買酒的鋪子看見了都嚇一跳。 第二個賬本,也不打算對賬了,從米芳菲那勾人的桃花面上收回目光,陳華喃喃道:「我們的價錢,是不是定的太便宜了,所以,買酒的人,才會一下子湧進來這麼多1...

米記店鋪火爆的客人流量,一直讓維持米記正常經營的幾個掌柜忙的跑前跑后,經過蒸餾的高濃度醇香型白酒,這只是米記其中的一種酒類,米記當然還有其他不同口味的酒都非常受歡迎。

買酒的客人,從早晨,一直維繫到中午,才稍稍緩減了米記夥計高強度投入工作狀態,緩了口氣兒的他們,看著米記門前,連續不斷進來買酒的人,誰不想酒鋪生意好呢,所以精神勁兒就一直熱情似火。

在米記店鋪後方小房子中,這裡原先是博藝軒為李倩雪隨時蒞臨特別修建供她休息的小樓,四面的橫樑木和立柱,居然是奢侈的香木,裡面到現在都還是一股木香味瀰漫,在此間小樓中,陳華和米芳菲,一個拿著算盤,一個雙手捧著前面店鋪里送來的賬本,滿滿的兩個賬本,上面記著今天上午賣出去的賬目。

里啪啦,算盤在陳華的手中撥的飛快,米芳菲報出一個數字,陳華就撥弄一下算珠,沒一會兒功夫,一本賬本,絲毫不差地算出了總帳來,然後兩人幾乎是心有靈犀,臉上掛著豐收的笑容,彼此對望著,似乎兩人的眼中,都只有一句話想說。

「太出乎意料啊1

的確是出乎意料,第一個賬本,算下來就是百貫錢,這筆數目足以讓許多買酒的鋪子看見了都嚇一跳。

第二個賬本,也不打算對賬了,從米芳菲那勾人的桃花面上收回目光,陳華喃喃道:「我們的價錢,是不是定的太便宜了,所以,買酒的人,才會一下子湧進來這麼多1

「便宜。」米芳菲差點失態,鳳眼微瞪:「比普通酒鋪定下的價格,足足高了兩倍,這還算便宜,普通的一斗酒,就只買三百銅錢,而我們米記,足足要一貫錢。

「這是在長安,就算賣十貫錢,也有人前來買的,大眾普遍的消費心理就是,越是貴的東西,他認為越是突出東西的好壞,恰好,我們米記的酒,那是貨真價實,一貫錢一斗,我認為還是低了,如果要變著花樣,給每一種酒,取一些富貴榮華的名字,就算賣出天價也不稀奇。」陳華都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當初不直接定價十貫一斗呢,主要還是怪米芳菲,以前買廉價大米的時候,從來沒想過消費者的接受能力,長安城可是富得流油的地方,失敗啊,失敗,決策失誤,一時半會兒收不回來了。

「對了,第二家,博藝軒分店,你準備用來幹什麼,繼續賣酒,還是做點其他的。」米芳菲眼睛一亮,這女人,談生意的時候,渾身上下就有那麼一股讓人欣賞的幹練認真,甚至連陳華的腦袋裡,都已經給米芳菲ps上了一套米黃色的職業套裝,絕對是一個大美人。

陳華搖了搖:「暫時還沒想好,米記有一家就足夠了,第二家只會降低米記的影響力。」陳華拍了拍腦袋:「頭痛啊,乾脆讓你去賣大米算了,做回你們米家的老本行,「

米芳菲玉顏一驚,有些氣惱,又覺得可笑,認真的語氣一轉:「侯爺,也有頭痛的時候,還真是稀奇1

陳華白了這女人一眼:「是個人都會頭疼,除非你不是人1

米芳菲懶得和陳華鬥嘴,反正這傢伙嘴皮子厲害,十個人都說不過,她倒是認真地翻著賬本,白皙細長的十指扣在薄薄的紙張上,認真專註的表情,讓人見之一醉。

兩人待在小樓中此刻無話,外面有人傳話,有位公子來找東家,米芳菲翻賬本的時候,應了一聲,讓他進來,然後就看見李德獎賤笑著跟著一個穿著得體的女掌柜跑進來,這小子看見了陳華,鬼頭鬼腦地衝到陳華面前,一口一個姐夫,叫的陳華想問他斷沒斷奶,然後李德獎就油嘴滑舌地讚美陳華面前的米芳菲,如何如何脫俗不凡,一介女流就能夠撐起米家如此大的家族產業,連他都佩服的五體投地,這個沒良心的傢伙,就只看見米芳菲受人矚目的時候,怎麼沒看見人家背地裡受到的那些委屈。

李德獎那張吃了蜜餞的嘴兒,倒是把米芳菲說的抿嘴淡笑,哄得這女人開心的不得了,陳華就覺得,李德獎在左武衛當一個小兵屈才了,他更應該去鴻臚寺,當個外交使臣什麼的,更能發揮長處。

李德獎繼續耍嘴皮子賣弄了一番,言語間說話的內容,大抵都是他在外面聽到的米記賣的酒如何如何,最後,這小子才說到,此行的目的,是奉了他老子李靖的口諭,親自過來接陳華這個姐夫去府上做客,李德獎也說了,當然,順便捎點酒過去,說那完全是他爹的主意,家中的酒都被自己那二叔喝光了,中午吃飯不夠用,臉皮厚和紅佛有得一比,真不愧是兩母子。

既然老爺子那裡盛情邀請,陳華肯定不會不去赴邀的,他親自擰著兩壇米記的美酒,隨著李德將,一起去了李府。

一路上,陳華倒是沒少問,府上來了那個貴客,李德獎如實地回答,來人是他二叔,有幾年沒回長安了。

李德獎的二叔。

陳華腦袋裡使勁兒地回憶,既然是李德獎的二叔,那就是李靖的弟弟了,難不成李靖府上,來的正是那個被人稱為「鳥賊」的李客師。

因該是他沒錯了,一個常年和鳥獸打交道的怪人,如果非要說的好聽點,禽類學專家吧,畢竟這世上,也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哪些天上飛的東西了。

來到衛國公,果然不出其料地見到了一個頭髮亂糟糟的像個鳥窩的男人,和李靖並排坐著相談甚歡,肩膀上站著一隻非常神駿的灰色禽類,犀利的眼神,白色的利爪,還有那像彎刀一樣的喙,就這麼一隻飛禽,比它的主人好看到那兒去了,甚至連陳華都有點嫉妒,要是自己身邊也養這麼一隻猛禽,召之即來揮之即去,豈不是很拽,

啟蒙書網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