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九章米記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不了為米記增加一點浩大的聲勢,就好比外人眼中討論,那個那個國公,那個國侯還親臨過米記開業,送來的禮金和賀聯那叫一個讓人看了眼紅,也側面托表了米記強大的後台,就算是一些想找米記小麻煩的鄰里商鋪,也不得不...

朱雀大街是長安城最熱鬧的商貿大街,除了東西兩市之外,這朱雀大街,幾乎可以說,毗鄰著大多數住著長安貴族的坊間,出門走一段路就能在街上閑逛。

鬧嚷嚷的街上,商賈雲集,店號飄飛,中有王公貴族,也有販夫走卒,將朱雀大街擠的水泄不通。

一輛輛豪華的馬車,停在一個個店鋪門前,胭脂店、布料店、酒樓、香料店,大米店,鐵匠鋪,寵物店,打著不同地方,諸如洛陽、江都,嶺南,塞外,某某店子分店的幡子,瘋狂地吸著長安城有錢人身上的金銀。

像這樣的店鋪,僅僅只是一家分店,每天的吸金量都是驚人,但凡能在朱雀大街上開一家店鋪的,身後的背景,幾乎都可以說至少別人不能輕易得罪。

今天位於朱雀大街最繁華地段某間博藝軒的分店,從早晨開坊之後,眼睛善於觀察的人,自然看見了博藝軒以前的木匾牌子被取了下來,然後換上了一塊陌生匾額,名字叫「米記」的商鋪,店鋪裡面的貨物還比較少,暫時只有幾個大酒罈,大抵是買酒之類的,負責人是幾個很年輕的掌柜,忙著守在門邊招呼上門的顧客,雖說這家米記的來歷很神秘,居然連博藝軒的地盤都能盤下來,背後的東家肯定是不簡單的王侯,不過每個路過米記外面的路人,都會使勁兒地嗅一嗅鼻子,聞著空氣中那股醉人的醇香,忍不住食指大動,走店子裡面去瞧瞧,這是那家買酒的,酒怎麼如此香醇。

李倩雪終於忍痛將博藝軒位於朱雀大街繁華地段的兩家分店讓出來,不過李倩雪也不死心,讓出分店之後,立刻施展驚天手腕,居然在原來博藝軒分店的周圍,趕走其他買家,然後把博藝軒遷往他處,這樣說來,博藝軒並沒有徹底搬走,而是換了個地方和現在剛剛掛牌的米記成為了鄰居,當然,也可以說現在是競爭對手。

米記自然是陳華和米芳菲合作在朱雀大街開起來的第一家商鋪,因為沾了李倩雪天大的便宜,甚至連裝修宣傳都不用,米記的掛牌成立,才會在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就如同春筍一樣冒出在這個吸金進斗的朱雀大街豪華商貿地段。

米記現在還不能像原來的博藝軒,經營眾多符合貴人們喜愛的玩樂東西,因為取名米記,主打的商品,自然大多以美酒為主,喝酒是古代人最大的愛好,就和現代人喜歡上網一樣,一代賣酒養活三代,足以形容這個行業多麼吃香。

米記開門做生意很順利,除了米芳菲本來就是一位能幹的經營者,再輔導陳華教授的營銷心理學和營銷手段,米芳菲又從洛陽那面調來幾個米家商行能力比較好的掌柜,經過十多天的培訓和準備,米記終於揭開了它進軍長安城的新起點。

雖說貴族不事農桑,但開銷和收入不對比的情況下,總是會想到和商家合作,從中提取一點點紅利這是常態的事,長安城貴族有多少人背後都有一個巨大的家族商團,這都不是件秘密,陳華作為米記的一位隱藏東家,在米記開業這一天,自然是應邀來為米記湊熱鬧舔喜慶。

當然,和陳華關係好的人,也知道這米記是他家開的,免不了為米記增加一點浩大的聲勢,就好比外人眼中討論,那個那個國公,那個國侯還親臨過米記開業,送來的禮金和賀聯那叫一個讓人看了眼紅,也側面托表了米記強大的後台,就算是一些想找米記小麻煩的鄰里商鋪,也不得不將這口惡氣咽下,或許,生怕一個不知道,他們背後的東家,有可能是米記背後東家提鞋的存在。

私藏最豐富的太子爺李承乾送來了一對玉如意,這傢伙最近被長孫管得嚴,囚禁在宮中惡補太多的知識,完全成了填料養肝的家鵝存在,好長時間沒看到他了,還別說,陳華都有點想念著個弔兒郎當的太子爺,老大不小是該和他們脫離關係了,長孫親自督促教導,這回肯定是要把李承乾的太子光輝給逼出來方才作罷。

李靖老爺子家,岳母紅佛打著賀喜過來溜了一圈,走得時候拎著兩壇美酒離去,說家裡來了個客人,讓陳華等會兒早點過去吃飯,紅佛傳達的是李靖老爺子的話,沒送禮不說,反倒還坑了陳華兩壇酒,這岳母大人,陳華真是對她著實無語,不過,好在程妖精和尉遲恭兩家這回可沒來搶劫了,送了不少瓷器玉石用著店內擺設,還送了一株東海的紅珊瑚,火紅火紅擺在米記進門大廳中,背後在放上幾壇酒,放佛就能替米記打出此酒只應天上有的廣告,老虞送來了一副字畫,畫是古物,字卻是老虞親自捉筆,寫的一篇「美酒賦」,開頭一句,簡直就把米記誇上天了,酒中珍品,唯出米記,老虞這是那裡學來拍馬屁的風格啊,似乎和以前古板的性格不像,至於歐陽詢,這老頭寫的草書飄逸如仙,當然被陳華抓來親筆題下米記二字,總的來說,不管是誰,只要和陳華熟悉的,都送來了表示,這倒是陳華始料未及的事。

忙完了米記的開張,接下來就沒陳華啥事兒了,他就坐在鋪子後面,一間精緻的小樓中思考著,還有一家博藝軒分店,該用來賣什麼,畢竟李倩雪讓出兩家分店,現在拿了一家分店成立米記,剩下的那一家,難道作為米記分店二,很顯然,這違背了營銷多而廉的決策,長安城中,只有一家米記,多出一家的情況絕對不會出現,想了想,陳華還是覺得,此事還得下去仔細琢磨。

雖說米記才第一天開張,也曾預想生意會很火爆,但完全沒想到,火爆的程度,有點超出預料了。

才開張的米記,完全是一炮而紅的架勢,自開始售酒起,店鋪裡面的客人,就一直像流水一樣沒有斷絕過,從米記店鋪裡面飄出來的酒香,飄滿了朱雀大街,聞之欲醉,甚至就連一些買酒的店鋪,店裡面的掌柜,親自跑米記那兒去勘測了實情,最後結果,自然是一副搖頭苦嘆的模樣走出米記。

只怕長安城,以後所有的人,都只會喝米記的酒了,其他的酒家,就等著餓死吧,

啟蒙書網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