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六章玉山號和重炮。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但憑自己封地那點收入,不想法弄弄外快,只怕玉山書院的師生都要餓肚子了, 「小婿受教了,岳父大人教訓的是,小婿不該太看重利益。」陳華一副乖乖孩子聽從長輩教育的謙卑模樣, 「重利也不是壞...

早早地吃過晚飯,李靖就神神秘秘拉著陳華讓他帶著去參觀玉山書院的實驗室,在李靖的眼中,似乎這實驗室,就好像某種神秘存在,饒是一代軍神,也頗有好奇心驅使非得要觀摩之後方能心神安定,

沒辦法拒絕李靖老爺子,好吧,帶著他去吧,但前提陳華可是交代了若干,等會兒無論看到什麼,都不許深究,這是書院的機密,老爺子當下倒是點頭答應,但陳華又如何不知,等會兒的事情豈是他能控制的,

從西苑一路走到教學大樓,書院的實驗室佔據了兩層樓層的空間,實驗室外,裝得是鐵欄杆大門,門上掛著大鎖,鑰匙也只有陳華和蘇勖兩人才有,「當」打開鐵門,李靖就在一旁瞎琢磨,這門完全是用精鋼打造,也只有陳華才捨得下血本揮霍的起,

不動聲色地跟在陳華身後,進了鐵門裡面,又一扇小門,推開小門的時候,屋子裡面黑漆漆的,陳華取出隨聲帶的火摺子,熟悉地點燃了放在某張桌子上的青燈,

陸陸續續點燃了幾十盞燈,整個房間立即變得燈火通明,李靖就在門邊,眼光只是粗略地瀏覽了一遍所謂的實驗室,大抵是看見了屋子裡面太多他不知道的玩意兒,不過,還沒有到李靖,看一眼就表現出特別驚訝的地步,

陳華在一張桌子上打掃著學生們做完實驗留下來的剩餘品,看來自己該弄出一塊實驗室管理條例的板子掛在正面的牆上,規定學生做完實驗,必須把垃圾全部打掃完了才能離開,李靖這時候都已經走進來參觀實驗室了,雖然屋子裡面的東西李靖都不認識,但此刻看見陳華收拾垃圾的桌子上擺著一架小型的弓弩,弓弩放在一塊枕木上,旁邊還配有箭矢,李靖眼睛一亮,雙手將桌上的弓弩拿起來,

「這是由一種韌性彈性都非常好的精鋼彎成弩翼,改良了以往用竹片的方法才研究出來的弓弩,穿透力可以是以往普通弓弩的兩倍以上,還有些小部件沒有裝好,不然倒是可以親自示範一番。」看著李靖手上拿的那種小型弓弩,這種弓弩唯一的好處就是能夠單人攜帶,並且殺傷力絕對是驚人的,

李靖沒有繼續追問什麼,大概意思他都知道了,這種用精鋼代替竹片的弓弩,殺傷力肯定非同凡響,

李靖把手上的小型弓弩放在桌上的枕木上,小聲地問道:「這都是書院的學生自己在研究的。」

「算是吧,書院每個學生,每年都有一項實驗要他們完成,完不成就修不滿相應的學分,那麼就不能從書院結業,而且作為不結業的學生,書院則是毫不留情地掃地出門。」收拾完桌上的垃圾,陳華朝著裡面走去,很快就來到了一處比較寬廣的試驗台,李靖是來參觀的,自然跟在陳華身後,深入了解這個神秘的地方,他倒是第一次聽見,所謂的讀書還院比起其他的學府,書院的學生背負的壓力頗重了許多,

接下來要參觀的地方,是陳華特意帶李靖來實驗室參觀的幾處重點,只見陳華把李靖帶到實驗室內,一處擺放著幾張諾大實驗台的地方,實驗台被白布蓋了起來,但依然可以看出白布蓋著的下面有巨物隆起,

倒不是特意隱瞞什麼,陳華掀開白布,然後,幾乎以驚訝的出場方式面世,展露在陳華和李靖面前的,則是一艘看起來特彆氣派的船隻模型,

這具船隻模型,佔據了整個試驗台大半地方,周身鐵甲,帆桿林立,非常霸氣,就像一艘海上霸主一樣,傲視著所有注視它的人,

李靖也是擅長水戰的,知道現在擺在他面前的一艘巨艦模型如果真的能夠出現在海上,那麼將是敵人的一場噩夢,別說將它打沉了,就是敵人看見有這麼一艘逆天存在的大船,一個個恐怕早就嚇跑了,

鐵皮包裹的船身,火燒不動,石砸不沉,刀槍不入,就是最噁心的鑿船底,估計也能夠把躲水裡那個鑿船的人憋死,他都鑿不出一個小洞,

「它叫做玉山號巡洋艦,研究的技術已經是絕對成熟,如果要弄出一艘比這模型船隻,還要大幾百倍上千倍的大船,岳父大人估計得從玉山書院調走好大一批學生。」不是陳華吹噓,工部的人是沒辦法弄出這種鐵皮船的,只有他玉山的學生才有能力,

李靖盯著玉山號巡洋艦眼睛眨也不眨:「那些船身側面的小孔是用來做什麼的。」

陳華非常佩服李靖觀察入微,船身的小孔,當然不是故意開鑿的透氣窗口,:「老爺子先別急,等會兒你就知道那些窗口是用來做什麼的,我們先來看看這艘巨艦,老爺子的眼光,小婿肯定知道那是非常刁鑽的,這艘玉山號如果用來攻打百濟,老爺子認為,百濟還能和我大唐正面對抗於海上么。」

「這自不用多說,百濟必敗。」李靖的眼光在玉山號上掃來掃去,若不是今天他來參觀了這裡的實驗室,他還不知道玉山書院背後居然有如此多神秘的東西,這些東西,哪一樣,一旦拿出來,不是震驚整個朝野的存在,

「老爺子既然這樣說,小婿也就放心了,軍部那面,以後老爺子可要多多美言,玉山書院雖然能夠研究出這些東西,但終究要軍部同意了才能大規模的製造,不是小婿自誇,要想打勝仗,還得裝備優良埃」提前給李靖打聲招呼,老爺子多少也承情的,而且,今天帶李靖來參觀實驗室,多少是有推薦的嫌疑,說白了,玉山書院,就是一個專門研究奇淫技巧的地方,研究出來的東西,最大的買家就是整個大唐,東西賣不出去,書院的學生就要餓死,陳華也是希望李靖參觀了實驗室之後,明後天一大筆買賣就找上他,

「你小子專攻奇物,倒也不是壞事,只是太過市儈,有**份,如此利器,當以身獻朝廷,豈能私藏一室,讓其明珠蒙塵。」李靖淳淳教誨,大有一言一語,就讓陳華深感良心有愧,然後拿著書院所有的寶貝跑那裡那兒雙手獻上,

陳華心裡鄙夷,老爺子一生為國,不貪不謀,在家悠閑度日,他還養著玉山幾百號人要吃飯呢,但憑自己封地那點收入,不想法弄弄外快,只怕玉山書院的師生都要餓肚子了,

「小婿受教了,岳父大人教訓的是,小婿不該太看重利益。」陳華一副乖乖孩子聽從長輩教育的謙卑模樣,

「重利也不是壞事兒,或許,偏是你重利,才讓聖上對你頗有好意,你可知道,但凡聰明的人,最後都不得善終,老夫倒是希望,你小子,一輩子都把利字看得最重,包括老夫,你小子若是想坑我,盡情坑來,老夫歡喜著呢。」李靖這是以身說教了,他說的倒也是真的,長安城這麼多牛叉人物,哪一個沒有點小毛病,如果每個人都聰明的讓老李找不到制衡他的缺點,那麼就等著被砍腦袋吧,太聰明的人活不長久,

也只有身在宦海中多年的李靖,才會給陳華提個醒,讓他繼續把利看得最重才是他的保命符,這句話,陳華是聽懂了,不是一家人,不說心裡話,老爺子算是掏心窩說話了吧,陳華對這位老頭還是感激的,長安城,那麼多人想著坑他,就沒見誰給自己說這翻話來著,

「小婿雖然不明事實,但有些東西,還是知道的。」陳華稍稍表露了一下自己也算不笨,然後不忙著欣賞玉山號巡洋艦,他立刻帶著李靖來到旁邊的實驗台上,

挨著玉山號巡洋艦的試驗台上,擺著一門縮小版的火炮,李靖以前見過陳華弄出來的火槍,如今見到這門火炮,李靖大抵是知道,這東西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李靖知道火器的威力,也就是從涼州攻打吐谷渾的時候,聽戰場上傳訛了一段時間,然則,接下來,他聽著陳華詳細的介紹了這門火炮,李靖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火槍,岳父大人也見過了,威力小婿就不用多說,工部現在正加班加點研究這玩意兒,具體改進成什麼樣子了,小婿還未曾見過,想必岳父大人在軍部肯定是看過的,但小婿現在要說的,就是你眼前這門重炮。」

摸著精鋼打造的縮小版火炮鐫刻著祥雲花紋的炮身,陳華仔仔細細介紹,道:「這種能夠噴射鐵石的重炮,正是裝在玉山號上的武器,它的大小,應該是現在的四倍左右,一艘玉山號上,能夠左右兩翼共裝下八門這樣的重炮。」

李靖打斷了陳華的介紹:「你是說,玉山號船翼兩側,剛才那些小窗口,就是用來裝這種火炮的地方。」

陳華點了點頭:「理論上,因該是如此。」

李靖沉默著,然後繼續聽著陳華介紹,

「像這種重炮,如果敵軍的只是木船,那麼或許只需要一輪火力攻擊,那麼對方的船就會被擊沉,面對玉山號這種堪稱海上霸主的巨艦,如果真的能夠花足夠的人力和財力造出兩艘,絕對是所向無敵的,岳父大人覺得,小婿的話是否在理。」

李靖一言不發,盯著陳華正摸著的火炮,心理面其實早就已經被炸開花了,李靖甚至覺得,要不要立刻派一支軍隊駐紮在玉山腳下,把玉山書院所有的人都保護起來,因為,這裡面住著的這群人,都是大唐朝的天才啊,完全可以憑著一人之力,就可以撬動整個國家,/d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