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五章書院的實驗室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實,說白了,就和工部一樣存在,裡面有太多外界不為人知的設備,玉山上的人都知道,整個天下卻不知道, 就拿火槍來舉例,長安城的工部都已經秘密在研究火槍的製造,還和藍田的作坊簽下了買賣精鋼的契約,涼...

棒子居住的半島彈丸之地,現在有三個不大不小的國家讓人頭痛,百濟和新羅兩個是不死不休天天對著打仗的國家,剩下的高句麗,也就是高麗,幾乎是所有中原王朝想要一舉拿下來的一個頑強國家,人不多,面積不大,卻有一顆和老虎拼搏的雄心,有它盤踞在遼東,歷來的統治者心裡就覺得好像門牙邊有個吞不下的異物難受,於是許多雄才大略的帝王頃盡舉國之兵討伐,但結果並不如意,

這落根在半島的三個國家,彼此都和大唐相互往來,但私交比較好的當屬新羅這支小國,算是已經歸附了大唐,其餘的高麗和百濟,雖說和大唐建立了外交,但終究不是新羅那樣歸順,偶爾邊境做點入侵的小動作,隔三差五騷擾邊境的大唐子民是常有的事情,這樣的國家,也的確是夠討厭的,大唐朝建國的幾年一直忙於西北邊的戰事,對遼東一地採取放養的態度,多少是讓他們休養生息了許久覺得小打小鬧,大唐朝不會對他們大動干戈,占著小便宜,還高枕無憂地以為唐人不會像隋朝楊廣那樣打過來,這就是他們大錯特錯了,

但願,我們所看到的歷史,一直都是以霸主的地位光耀史書,這也許有意_淫的成分,但身為過來人,尤其是穿越而來的現代人,如果面對八國聯軍,或者火燒圓明園那樣的年代,肯定也只能興嘆有心殺賊無力回天,但穿越到一個已經是世界霸主的朝代,那就非常對不起了,戰爭和勒索,那是必須要嚴格執行的,而且還要非常牛叉幾乎以一種強勢的力量,讓所在的歷史變得更加的光彩,

我就侵略了,要怎麼著,

我就打你了,怎麼著,

弱肉強食,永遠是國家立足的根本,憐憫之心,就連聖人也不會有,於是,在陳華手繪出了半島地圖時,陳華很堅定地給出了李靖一句很經典的話:「打,狠狠地打,最好是把半島歸納大唐的領土,從此遼東一地,再無後顧之憂。」

當然,陳華也不是肆意蠱惑發動戰爭,憑著他兩三句話,就說動李靖領著關中子弟開拔遼東,李靖之所以暫時不支持打仗,無疑是認為大唐才剛剛走上正軌,怎麼說也要穩定三五兩年,國有閑錢,家有餘糧,人丁又一樁一樁生下來養大了,那時候天時地利人和,打勝仗的三要素完全具備,李靖肯定是第一個衝過去滅殺了高麗,現在也能打,估計打了之後,國家就要振興好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元氣,

三個國家,所在半島的地圖,陳華大致畫出來了,多虧了老蘇編寫,陳華有幸見到了現在的地理教材,手繪地圖倒是沒有出現差錯,

「老爺子,你看,首先和遼東邊塞接壤的就是高麗,高麗的友好鄰邦百濟和我們則是隔海相望,新羅被兩國包圍在內,難怪不受兩國的待見,聖上若是想舉兵高麗,當然,遼東酷寒,這是關中子弟最大的考驗,然則還有防範百濟這個高麗的退路,一旦讓戰事陷入僵持,最後的結果,肯定是拖不起的,如果我們要打,水陸兩軍,這是必須同時進行的,就是戰爭涉及的戰線太寬了,必須是雷霆手段攻下對方的國都,否則拖到後期,我們就會吃不消。」

半島的地圖,軍部那兒早就掛在頭頂上,幾位老將軍每天都要研究不下十次,閉著眼睛都知道哪兒是哪兒,陳華指著自己的地圖,分析了一番自己的見解,其實他不知道,他這套戰略方案,已經早就被軍部的人擬定為進攻方案了,

「聖上大意是兵分三路,一路直接出擊遼東渡過遼水,正面進攻高麗,一路從萊州度海進攻百濟,然則還有一路,是從新羅出兵進攻高麗的項背,決意兵分三路,一舉拿下高麗百濟兩國,我等幾位,也自是認為此舉宜行,只是戰局雖說無解,可這一旦打起來,數十萬的人馬奇襲奔波於半島諸國上,春夏兩季還能堅持,秋冬兩季,遼東大地可謂天寒地凍,草枯水竭,士馬難以久留,數萬將士,若是久攻不下,至多半數人要殞命沙場,如此勞民傷財,卻不見戰功捷報,這豈不是重蹈前朝覆轍。」

時下無人,李靖也不介把軍部進攻的方案透露了一點點和陳華的提議不謀而合,他老人家自然希望一舉攻克,而不是中途出現變故,所以才有此擔心覺得老李此時打仗不宜,拒戰之心稍微讓他變得猶豫不決,

也不能怪老爺子做事兒有了顧慮之心,畢竟這江山打下來不容易,一兩次決策上的失誤,就會給國家安危埋下隱患,老爺子是心繫社稷,方才覺得此時聖上有攻取高麗之心不妥,若是換成隋煬帝和他那幫數不盡的讒臣,指不定現在都開始徵兵出征了,

能理解老爺子的擔心,不過,其實也並非老爺子想的那麼惡劣,並不是打了,就不能打勝仗,那就得看雙方的實力是否懸殊成天壤之別,就好比成年人打小孩子,結果自然就不言而喻地明朗了,

如果用純火器的熱兵器,進攻一群拿著刀劍長刀的土著人,這場戰爭,肯定是沒有懸念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老爺子,也是太過擔心了,遼東酷寒,也並不是沒辦法解決,將士著棉衣,車輪變雪橇,刀劍變火器,木船變鐵甲,這幾樣,老爺子或許覺得新鮮,但格物院其實是早早就在研究,而且也取得非常樂觀的進展,沒辦法,不能像國子監那樣,把所有的學子,都送上了官路,格物院學生,至少供職軍部和工部兩處,發揮長處綽綽有餘。」

陳華說的倒是謙遜了,他負責教課的物理化工系,其實也是有課題研究的,不過以前都是進行計算之類的,比如做做大氣壓力實驗,小孔成像實驗,彩虹的人工製造,用稀釋的硫磺水提取氫氣氧氣,現在接觸的東西多了,學生的思維就開始發散起來,尤其是陳華在授課時候講到的一種不用牛馬單靠鍋爐燒水產生蒸汽,就能推動車子前進的機器,當時在格物院可形成了一股興趣積濃的研究之風,就陳華所知的,高寶藏那傢伙,似乎正和李恪緊密聯繫,準備弄出一台真正可以動起來的蒸汽機,這可並不是不能成功的事,

李靖被陳華這番話說的雲里霧裡,也難怪,李靖不是格物天才,不知道陳華想表達的意思,他仔仔細細又問清楚了,陳華剛才說的,什麼車輪變雪橇,刀劍變火器,木船變鐵甲,在獲得陳華詳細解釋之後,李靖恍然大悟,一派不可思議地樣子看著陳華,就好像他第一次認識陳華似地,

沒有輪子的馬車,也能在地上跑,鋼鐵打造的船,也能在水上漂,還有比火槍威力更霸道,只需要一炮,就連長城都能轟垮的武器,

這些奇怪的格物,李靖從來沒聽說過,陳華都是在研究些什麼啊,他說的這些也太霸道了吧,怎麼出言就非得要人心肝顫抖,如果大唐朝真有了這些東西,別說是高麗,天下之大,那裡去不得,

「這可是打仗,可不是玩笑。」老李沉著聲音教育了陳華要實事求是,別整天想著誇大其詞地浮誇作風,要不是念在陳華年齡比李德獎大,早就踹屁股教育一頓了,

「老爺子若是不信,等會兒飯後,你隨著我去教學大樓那面,小婿可以讓老爺子親自體驗一下普天之下,唯有玉山書院才有的實驗室,不過小婿可提醒在前,等會兒老爺子無論見到什麼,都不許問,不許多言,知道有這麼一個東西就可以了,小婿可不會透露半點口風,這是秘密,小婿,還等著用這些秘密,和聖上換點貼補家用的銀子。」

陳華說的神神秘秘,玉山書院的實驗室,其實,說白了,就和工部一樣存在,裡面有太多外界不為人知的設備,玉山上的人都知道,整個天下卻不知道,

就拿火槍來舉例,長安城的工部都已經秘密在研究火槍的製造,還和藍田的作坊簽下了買賣精鋼的契約,涼州攻打吐谷渾的時候,一支狼牙火槍隊,給吐谷渾的死士帶去多少殺傷力,火槍自從被老李列為國家機密中機密后,工部的人一直就致力於火槍的改進,據說已經有一批性能穩定的火槍被擺放在老李的私人金庫中,隨時都可以拿出來上戰場一顯神威,這還是秘密么,不過,玉山書院的實驗室,可是走在了工部的前面,現在已經在智力於幾種比較大威力的武器研究,因為,火槍這種東西,不足以撼動一國的大門,火炮就不錯,如果陳華願意,隨時都可以讓藍田的作坊生產出一門門大炮,這完全是可以實現的事情,而且都已經有實驗數據,並且連構造圖都畫下來了,只是還沒有生產而已,

不和李靖透露太多,否則他會以為自己是妖怪,陳華主戰,強調要打就狠狠的打,不打仗,他怎麼能發財呢,雖然發戰爭財,聽著有點違背道德譴責,這也是陳華迫無辦法的事,

李靖老爺子只是簡簡單單賞給了他一個「市儈。」頗有悠閑地欣賞著周圍的美景,聽陳華一言,老爺子的心結忽然間就打開了,整個人變得開心起來,對於那個陳華嘴裡面神秘莫測的玉山書院實驗室,李靖突然就有現在就衝進去觀摩一番的打算,/d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