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二章陌刀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上,不過,這樣也好,陳華也省的給老李騰地兒接待這位老闆。 老李所在的地方,被大內禁軍,里三層外三層,周圍還有三層,層層嚴密猶如國寶一樣保護起來,讓陳華有點鄙夷當皇帝連出遊庾約旱陌參#這種整天...

回到唐朝當王爺_回到唐朝當王爺全文免費閱讀_第二十二章陌刀來自 玉山書院端午節的蹴鞠球賽,在一片歡聲中,決出了最後兩支決賽隊伍。一支是狂獅隊,還有一支居然是玉山書院這支東道主隊伍。

結果讓無數人側目吃驚,但幸好,大家都是親眼目睹,玉山書院在前幾場的淘汰賽中的確表現出超高的球技,球員的身體素質,也是所有球隊中最好的,雖然大家對最後的結果吃驚,但仍舊是認可了。

決賽放在下午的時間,這樣就躲不掉中午要準備豐盛的午餐,招待這群從長安城拖家帶口遠道而來的白眼狼。

早餐已經給了這些白眼狼恨不得搶廚娘的衝動,玉山書院準備的午餐,卻是讓他們開始汗顏自己以前吃的那些所謂的山珍海味,的確是暴遣天物了。面對可口的美食,一個個吃的意猶未盡,成捅成桶的美酒被搬出來消耗,一頓飯下來,陳華初略算了下,自己那點已經是勒緊褲腰帶的小金庫怕是要乾癟好一陣子,略有心痛的他,不得不去找老李哭窮,希望這位大老闆能夠念在他勞苦功高的份上,某些地方稍微放手縱容好讓他賺點本回來。

老李帶著長孫,在書院專門為李泰留下來的一棟大別墅中午休,李泰把他魏王府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搬來了這棟別墅,這裡相當於一個小王府了,但是陳華好像記得李泰走的時候,分明是上了鎖的,到不知鑰匙怎麼就落老李手上,不過,這樣也好,陳華也省的給老李騰地兒接待這位老闆。

老李所在的地方,被大內禁軍,里三層外三層,周圍還有三層,層層嚴密猶如國寶一樣保護起來,讓陳華有點鄙夷當皇帝連出遊庾約旱陌參#這種整天提心弔膽的生活,就算再怎麼高高在上,陳華都不怎麼喜歡,他寧願逍遙自在,種種田養養花。

向守在老李臨時行宮前的守衛通報了要面聖的請求,不一會兒高公公就鴨子走路似地跑出來迎接。知道藍田侯可是在聖上面前都能蹦躂的傢伙,高公公就像對待祖宗一樣好生供奉著侯爺,高公公臉上的青春痘沒有了,皮膚倒是越發細皮嫩肉像唐僧一樣。囑咐侍衛放了行,高公公親自前面領路,言語間大多是多玉山書院無限誇大讚美,食物如何如何可口之類的,領著陳華就見老李去了。

老李喜好寫字,一手飛白字體,看起來龍飛鳳舞。此間他正在伏案奮筆,長孫婉立一旁抬袖磨墨,斂波流轉深情脈脈,夫妻兩人瞬間變成了大才子和賢惠妻子房中創作詩詞一派相敬如賓。連陳華都不好意思打攪這恩愛的模範夫妻,只是守在門邊,等老李創作盡興后,再上前哭窮。

被老李晾在一旁也就一會兒功夫,這位大老闆方才走出創作的殿堂,老李手邊有沏好的溫茶,端起來品一口,「嘖嘖」兩聲,沒有往日一副公事公辦壓榨你的嚴肅臉面,沉穩如泰山一樣危坐於前,放佛能看穿陳華心思似地:「朕就知道你會來。」

「聖上真是神仙下凡,料事如神,臣下佩服。」看樣子,老李的心情不錯,至少哭窮的時候,老李肯定會接受某些不平等的條件,緊接著馬屁隨即跟上,老李還不中了糖衣炮彈。

陳華的小心思,的確還是按照此套路出牌的。不過,老李真想走下去踹這小子屁股兩下,這麼俗氣的馬屁,虧這小子說的臉不紅心不跳,也罷,全大唐,估計也只有這小子,才能拍出如此沒水平的馬屁。面對陳華,老李吹了吹鬍子,旁邊溫婉的長孫也忍不住美人一笑。

「朕剛才閑著無聊,寫了副字,愛卿也上來看看,品論朕這一副字如何。」

「聖上寫的字,當然是天底下最好的。」又是一句馬屁跟上,陳華來到了老李面前,近距離地接觸老李,能夠細看到他帶著通天冠的鬢角一根根白髮梳理在腦後整整齊齊,心裡暗道老李應該去染髮了,眼角又瞥見長孫這個青絲如墨五官精緻到無可挑剔的女人。

「好字1陳華心裡祈禱,天可憐見,他不是評價老李寫的字,而是偷偷瞧見長孫眉梢邊那顆硃砂美人痣,他不是有意要觀摩長孫,而是如此近距離接觸這個完美到無可挑剔的女人,多少有欣賞之心。不過和袁天罡那老不死的呆久了,面相堪輿之法,多少耳濡目染一些,女人眉梢有痣,應該叫做喜上眉梢。這個痣算是桃花痣,有這種痣的女人,會莫名的吸引男性。而且袁神棍還煞有其事說,妲己、昭君、西施,等等多少有名的女人,眉梢都有此一顆痣。

把心神收回來,窺覷長孫,已經是不敬了,要是在想入非非其他,那就是死罪。陳華立刻收住心神,喜怒不形於色,認認真真地評價老李剛才寫的字。

老李很少有詩作傳出,不過今天陳華看在眼裡的,居然是老李寫的一首詩。題目沒有寫在上面,但從那幾句詩中,大抵可以讀出生為君王,一字一句皆有的王者之氣,絕對遠超常人的。

眼光留在老李所寫的詩上。目光隨著那一個個飛白字體,慢騰騰地往下瀏覽著。

慨然撫長劍,濟世豈邀名。

星旗紛電舉,日羽肅天行。

遍野屯萬騎,臨原駐五營。

登山麾武節,背水縱神兵。

在昔戎戈動,今來宇宙平。

這首詩,陳華看的心神震撼。先不論此詩言辭方面的神韻,就此詩老李想表達什麼意思,陳華多多少少能夠猜想到一點。

在昔戎戈動,今來宇宙平。

這是老李想打仗的節奏埃不知道是那個倒霉國家,被老李看上了,這頭老虎都已經在尋思著要不要開始一口吃下。

「臣下愚鈍,只能看出聖上所寫,乃是一首流傳千古的絕句。其他的,臣下,倒是品鑒不出來。」這種打仗的大事,應該找李靖程咬金他們商量,自己閑散管了,肯定不想去邊關打仗。去年在涼州攻打吐谷渾,那是迫不得已,為了有個安穩的前途幹上一票,今年說什麼也不參與那種規模宏大的國家戰爭,好處撈不著不說,還時刻提心弔膽自己小命,再牛叉的人,也抵不過萬人,楚霸王就是典型的教材,陳華還不想把自己弄的身處險地。

「你也就只能看出此詩好,其他更多的,怎麼也看不出來。」老李說話怎麼那麼擠兌人呢,不過陳華忍了,他才不受激將法。

「聖上,臣下此番前來,其實是有事,要向你啟奏的。」

「嗯,說來聽聽。」老李的語氣,一下子變得有點冷,他好像心情瞬間不開心了。這變得也太快了吧。

「南山牧場那兒,又有一批吃草根的馬產出,這個,還是不是和以往的價格相同收購?」

老李這回沒有說「嗯」,

陳華差點就怒了,自己盡心儘力為大唐出謀劃策,居然被老李無視了。不過,自己剛才也無視了老李想發動戰爭蠢蠢欲動的心,大家算扯平了。

「聖上,藍田的作坊,最近有工匠花了月余的時間,用百鍊精鋼鍛造出了上好的陌刀。比起以往普通燒鋼鍛造的陌刀,重量減輕不少,韌度和鋒利程度,都要好上一大截,若不是面見聖上不允許佩戴刀具,臣下倒像是親自扛一柄上來,讓聖上親自觀摩。」

老李這一次眼中稍微有兩點精光:「你是說,用新方法煉出來的鋼鍛造的陌刀,比以往的要輕?

「嗯,要輕至少十斤。」

「十斤?」老李立刻從屁股下坐的椅子上站起來:「此話可當真?」

「臣下不敢欺瞞聖上,此事,吳王李恪在負責,聖上可以直接問他便是。」

看樣子,不拿出點嚇破膽兒的大事給老李彙報,這位老闆是不會輕易動容的。不過,想來也是,以前用粗鋼鍛造的陌刀,通常都是幾十斤重,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拿不動,所以才有那麼多牛叉大將使用的兵器動輒就是幾十斤上百斤恐怖的重量,並不是他們喜歡那麼重的兵器,而是打造兵器的器材就不是最好的,這下好了,用精鋼鍛造的陌刀,一下子就能減輕十斤的重量,這還不讓老李如同聽到了戰場得勝的好消息?

「現在鍛造了多少陌刀?」

「作坊的人手不夠,加上資金捉襟見肘,斷斷續續,也就只做了幾百件出來。」

「才幾百件?遠遠不夠,朕要數以萬計。」老李獅子大開口,一下子就想要萬計的上好是神兵利器在手。

「聖上想要萬計的神兵,臣下不是不可以鍛造出來,只是,那作坊,一直都是臣下自己苦苦支撐著,平日,也就煉鍊鋼,弄出個鋼筋什麼的,用來修房造屋,但要真用來鍛造兵器,臣下實在是負擔不起。」

「這點,愛卿無須擔心,朕自不會讓愛卿吃虧,若那陌刀真如愛卿所說,能夠減輕十餘斤的重量,愛卿有好多,朕一律讓兵部大量購買。」老李的語氣,一下子就轉變成口口聲聲「愛卿」親切稱呼,太虛假了,讓陳華都鄙視這傢伙偽善。

不過,老李說讓兵部大量購買陌刀,價格方面,老李雖然沒有明言,但自己那個岳父李靖,在兵部可是說得上話的,兵部尚書侯君集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而且看在李靖老爺子面子上,還不是要多多照拂一二。

坑吧,反正是老李的錢,價格離譜點,誰都不心痛。

回到唐朝當王爺_回到唐朝當王爺全文免費閱讀_第二十二章陌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