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章可憐的白娘娘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般,尤其是其中的盜仙草片段水漫金山片段,三女聽著幾乎都流下了眼淚。 當然,在講的過程當中,有一批不速之客,恰好路過亭子,陳華也沒理會她們,自顧自和自家人講他的故事,招呼什麼的都忘記打一個...

回到唐朝當王爺_回到唐朝當王爺全文免費閱讀_第二十章可憐的白娘娘來自 獨孤暄滿臉紅暈地躺在陳華懷裡,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自己和一個陌生男人此刻尷尬的身體接觸。因為輸掉了球,心中頗為不爽的長廣公主走過來,板著俏臉道:「放肆!你小賊好生無禮,還不放開獨孤妹妹1

獨孤暄這才清醒過來,周圍還有那麼多人看著呢,自己怎能一直躺在一個男人懷中,名節事大,指不定長安城會有關於她的八卦謠言滿天飛了,立刻兩抹羞紅騰地爬上了臉頰,急忙扭挺細腰,從陳華懷中掙脫,滿臉紅霞,言語間結結巴巴慌慌張張:「小賊,呃,他……他是為了救我,雪姐姐無需責怪1

獨孤暄叫陳華小賊叫順口了,一時間竟然收不住嘴巴。

李倩雪美目怒瞪,唇有哼聲,大有輸掉此次比賽心有不甘,想從新比試一決高下。

不過,比賽,終究是比賽,就和雲帆隊輸給狂獅隊,結果都是註定了。

「改日本宮一定要專程派人請陳侯去本宮的英姿隊里講解蹴鞠的技巧,陳侯能踢出如此多巧妙的球,真讓本宮大開眼界了一回。「李倩雪酸溜溜說著,深吸一口氣,道:」玉山真是個好地方,山好,水好,就連養育的人,也是一等一的好,本宮都捨不得走了,不知道侯爺是否願意,本宮在此多留幾天借侯爺的寶地避暑祛熱?」

這娘們的美瞳亮閃閃地盯著陳華,陳華雖然肉痛,仍舊硬著頭皮答應:「公主既然喜歡玉山,多住幾日自是無妨的。」

「那就多謝陳侯了。」李倩雪根本就沒有謝人的覺悟,大搖大擺領著英姿隊這群手下敗將退出場地。她這打算是,既然輸了,還賴在陳華這兒吃住兩天,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女人。

第二場比賽從開局到結尾,都是一段段精彩回饋給所有看球的人,當玉山書院的雪花隊取得勝利留在場上,而今年奪冠熱門球隊英姿隊灰溜溜離場時,看台上爆發出無比狂熱的呼喚聲,掌聲是留給勝利者的,這讓雪花隊的球員們個個心花怒放,甚至還在場上的時候,就把本場球賽表現最出色的陳華,眾人將他給拾起來拋向了天空。

遠遠地,也在感受著全場熱鬧氛圍下,老李動了動嘴皮子,隱隱給了一個中肯的評價:「踢得還不錯。」然後這位全大唐人的大老闆,就愉悅地吃著擺放在面前的果蔬,偶爾也試著新鮮淺嘗了一下兩口玉山特產的啤酒。然後捧著裝啤酒的瓶子看好久,最後才咂咂嘴低頭向身邊的小太監說著什麼話。

第二場比賽結束,接下來就是第三場比賽。武衛隊和禁軍隊的對決。這場球賽,應該是許多大佬的關注的看點,一支是來自軍部,一支來自老李的皇城禁軍,純粹的軍人系統組成,比賽也是完全的暴力彰顯,當然兩支球隊比賽,肯定是充滿了兵法詭道之類的較量,比起先前的兩支隊伍,喜歡看的人自然認為是一場盛況賽事可以大飽眼福,不喜歡的人一點兒提不起興趣看一群大男人球場上鬥毆。

陳華踢完球,下來換了衣服,球場那面他也懶得去湊熱鬧,剛才大量運動消耗了不少能量,決定先去廚房那兒轉兩圈,沒品沒位地叼著兩個肉包子,一邊啃著,一邊就往西苑那兒走去。

今天可是端午節,陳華可沒閑心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球場那兒,他自己一家老小在玉山過的好好的,偏偏老李要辦個球會把長安城所有的人都請到了玉山蹭飯,陳華明裡不說,心裡不爽到極點了。

去西苑的路上,程鈴鐺和二丫二女,正巧也好像從外面剛回來的樣子,程鈴鐺的手裡面有個小籃子拽著,二丫則是抱著高高的一捧艾草,兩人有說有笑,一副剛才在山下玩的挺開心的樣子。

兩人嫌山上人太多,所以早早就跑下山玩兒去了,校陳華可不想避開她們,看這兩女開心的樣子,不知道又去山下禍害了那戶農家的莊稼,此事可是有前科的,陳華對她們不放心,怕等會兒山下的農戶跑上玉山來告狀。

得插嘴問問。

「二丫。你弄那麼多艾草回來做啥?」

「婉兒娘親讓我去摘些艾草回來,娘親說,五月五日端午節,競采雜葯,可治百玻娘親還說,等會兒要教我如何把艾草,編成一隻大老虎掛在房檐上。」

婉兒不是要過了中午,才到玉山么,怎麼這麼快就來了。反正閑著無事,陳華接過婉兒教育二丫的活,道:「編大老虎這事兒,你爹比較在行,別說是老虎,你想要什麼,就編什麼出來。」

「你啷個喜歡吹牛噢。」冷不丁的,程鈴鐺冒出一句不生不熟的川音味兒。

陳華瞪了程鈴鐺一眼,前幾天程丹陽老爺子還說著什麼來著,讓自己當這丫頭的大哥,要不是看在老程的面子上,都不想說教這個腦子裡面總是冒出蛇啊蠍啊之類的怪誕語言出來。

想到這裡,陳華還特意瞥了眼程鈴鐺手裡面那個籃子裡面,視力非常好的他,立刻發現籃子里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陳華倒吸一口涼氣,這傢伙都快把玉山的毒蛇都捉光了,真不知道她捉那麼多毒蛇都放哪兒去了,陳華真擔心玉山書院某一天變成一個蛇窩。

公孫婉果然提前來了,進了西苑,打扮溫婉良家,頗有賢內助氣質的公孫婉正在西苑裡面某個亭子下拿著陳華的幾件衣服縫縫補補,她就坐在亭子下,旁邊放了個裝針線活的小盒子,公孫婉偏頭咬著線頭縫補的很認真,臉上一派幸福照耀的餘光。針線在她的手中,就像織女靈活的梭子,遊走在織布機上,而公孫婉,就是那個勤勞的織女,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相公。

二丫先親昵地跑過去和公孫婉擁抱親熱了一會兒,程鈴鐺也非常喜歡婉兒身上那種所有女人都學不來的甘心為了一個男人做任何事情,見到了公孫婉,冷淡的臉上洋溢著孩子的笑容。

「都回來了?累了吧?」公孫婉從身上拿出一張香巾,看見二丫滿頭大汗,就覺得這虎頭虎腦的丫頭該教訓了:「還是那麼魯莽,小心娘親把你送到洛陽你外婆那兒讓她管教你幾天你就知道厲害了。」

教育二丫,婉兒常常拿洛陽的娘親來恐嚇二丫那是一個狼外婆。

洛陽的岳母大人,真有那麼厲害么,連二丫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沒見面都害怕,以至於每次聽到這句話,陳華就有一絲苦惱笑容,能夠嫁給岳父那樣天字一號狐狸的女人,肯定不是簡單的女人來形容就足夠。

二丫和程鈴鐺先到了亭子,陳華隨後也來了。

見到了他,公孫婉淺淺笑了笑,她和陳華之間,大家都彼此知道對方心思的。只是婉兒為了看著長安城的侯爺府,玉山這面兩人見面的時間不多,算了算又是半個月沒見了,都隔了好多個秋去了,如果不是有兩個少兒在此,陳華還真想現在就抱著公孫婉訴說一番相思之苦,然後博得美人一吻。

把艾草放在石桌上,圍著桌子坐下,公孫婉在縫縫補補衣服,二丫就嚷嚷著陳華給她編一隻打老虎,迫於小丫頭的乾嚎加討好,陳華挽起袖子就在這亭子中開始對著一堆艾草整理。

「老爹,你給講故事吧,正好,婉兒娘親也喜歡聽你講故事,你一邊編老虎,一邊講故事。」四下閑著無事,二丫就想聽陳華講故事,其餘二人也是非常贊同的樣子。

望著三女期待的表情,陳華知道自己現在成了他們的故事儲備庫,隨時隨地都要給他們講故事。

「嗯,講什麼好呢?」陳華思考了一番,然後有條有理講到:「那就講一條蛇妖的故事吧。」

話才出口,三女連連奇怪的目光看著陳華。

不就是說了個蛇妖么,前幾天講狐仙的故事還那麼受歡迎呢,換成了妖怪,就人人忌憚了么。

陳華不理,也不打算換一個故事,然後口若懸河,唾沫橫飛,一邊擺弄著艾草,一邊講出了故事。

陳華講的故事,也就是後世流傳盛廣的《白蛇傳》,故事的發生點是杭州的西湖,故事所有內容,包括借散盜仙草、水漫金山、斷橋、雷峰塔、祭塔,分成若干小段講出來,這些場景,在陳華腦袋裡面,就像回憶電影一樣匯成言語滔滔不絕的說出來,大抵加上誇張渲染神秘的氣氛,讓三女聽的放佛被迷住了一般,尤其是其中的盜仙草片段水漫金山片段,三女聽著幾乎都流下了眼淚。

當然,在講的過程當中,有一批不速之客,恰好路過亭子,陳華也沒理會她們,自顧自和自家人講他的故事,招呼什麼的都忘記打一個,反正現在他看玉山上所有不屬於這兒的人都很不順眼,巴不得她們早早翻臉然後下玉山回長安去。

陳華這種怠慢客人的態度,那批不速之客本來想繞過亭子繼續欣賞這西苑的美景,此刻反倒因為陳華態度傲慢而是直接到了亭子裡面坐下來,大有不打算走的無賴習性。

對此情況,陳華只能咂咂嘴愛理不理,反正李倩雪這女人,陳華領教過了,李家的女人都是那種臉皮無敵厚存在,李藍藍一個,李倩雪一個。除了她之外,另外兩個女人,陳華倒不覺的討厭,她們愛坐下來聽講故事,一個也是講,一群人也是講,陳華倒沒有害羞一個字兒蹦躂不出來。

也不知講了多久,反正石桌上的艾草,已經在陳華手上變成了一個大老虎,講到許仙和白娘子雙雙成仙后,白娘娘的故事才全部講完。

講完白娘子的故事後,望旁邊湊了眼那個竹籃子。陳華又說了句:「可憐的白娘娘。」鄰座的程鈴鐺臉蛋兒唰的一下刷紅漆樣嬌艷。別人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程鈴鐺一個人頗有愧疚模樣拿著那個籃子默默地走出了亭子,來到外面一個稍寬的草甸子上,打開竹籃子的蓋子,裡面有一條雪白的小蛇被她放出來,小蛇從或自由,無比歡快地沿著草甸子像遠處竄去。

然後,整個亭子就爆炸了,所有女人的尖叫聲全都在陳華耳邊響起,讓他覺得心情很舒暢。

大爺還不信治不了這群賴在玉山的白眼狼么?隨便信手拈來,就能制服爾等這群吃我血肉的蜘蛛精。

回到唐朝當王爺_回到唐朝當王爺全文免費閱讀_第二十章可憐的白娘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