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九章你發如雪凄美了球場。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的李倩雪已經早就盯上這個人了,並且一直遊走在程處默前方。 很顯然,現在的情形,陳華都看的很清楚。似乎,雪花隊的所有球員,都被對方高手針對了,而且還是一一看住嚴格把守的緊密防守,此刻再傳球過去,...

回到唐朝當王爺_回到唐朝當王爺全文免費閱讀_第十九章你發如雪凄美了球常來自 程處默那小子跑過來提醒陳華,剛才「冒犯」的女人,似乎是個扎手的貨色,而且還一副害怕遭惹的膽怯表情。程處默口中介紹的那女子姓氏複姓獨孤,小名叫啾啾,全名獨孤暄,長安城很難得見一次的冰霜美人,就是不知道怎麼也跑玉山來湊熱鬧看球賽,現在還親自參賽了。

獨孤這個姓聽起來自有幾分讓人覺得神秘兮兮的感覺。不過,這個姓氏,在門閥階級代表的貴族階層中,有那麼流傳很廣的一句古詩,李家鐵騎行天下,獨孤門生鎮四方。宇文腰纏家萬貫,蕭家偏安在嶺南。

遍布天下的門生,單單這一條,獨孤家的人,無論走到那兒,別人都要弓著腰好生招呼著。

雖然這句話,已經過時,獨孤家的地位,也經過幾次洗牌淪為一流家族中稍低調的存在,但絕對不可忽視了這個家族的存在,霸佔著幾百年歷史的顯赫家族,再怎麼落敗,都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陳華這個新晉貴人,和獨孤家是完全沒辦法比較的。

好吧,陳華終於承認,剛才那個下流動作的過人傳球,用來對付一個大家閨秀,的確是有點羞躁了,不過,此刻要讓他跑過去和那獨孤暄說上兩句寬慰的話,陳華自然是拉不下臉面。

既然梁子都結下了,不管對方忍氣吞聲,還是秋後算賬,陳華都暫且不理,他現在裝著什麼都不知道專心踢球。其間和那獨孤暄,有過幾次照面,發生過幾次小摩擦,身體碰撞什麼的,全因為是要搶球斷球,才做出此類下策,李倩雪自然是恨陳華要死,嘴裡大罵他流氓一類的話語,而那個獨孤暄,先前還非常厭惡陳華的肢體動作太大太出格,不過,隨著陳華一系列精湛球技的表演,假傳閃球、夾球跳躍、拋球過人,五花八門的華麗動作,獨孤暄看的目不瑕接,對方的球技越高超、動作越敏捷,搶斷的越兇猛,獨孤暄那眼中就越發艷亮。

就好像,就好像,她在欣賞美玉,眼中有一股不可磨滅的炙熱。

但是,這個獨孤暄,也不是上場充數之人,她的蹴鞠,應該是賽場上除了陳華之外,踢的最好的,她全身的每一個關節都是運動型的女人,在賽場上的表現太讓人容易記住她了。

而且,她腦袋也是極其聰明的女人,善於抓住賽場上每一個薄弱的點,然後給玉山書院的球門造成重創。

玉山書院連續進了兩個球,然後這個藏在英姿隊中的獨孤暄就無法繼續低調下去,儼然站出來,成了英姿隊又一個主力球員。

英姿隊一下子有了四個價值球員,陳華就算球神附體,也不可能每次都能斷球成功,雙方比賽的比分,就一直在波動,並沒有真正穩定下來,你打了我一個球,我立刻還你一個的打法,讓這場球賽的精彩一直延續。

兩支球隊的對決,隨著沙漏見底,結束前最後一次進攻的鑼鼓,在賽場角敲響,唱球官高聲向他們報著最後剩下的時間,雙方的比分,以玉山書院領先一分,讓結局變成懸念。

玉山書院居然領先一分,這是出人意料之外的事。不過,這場球賽,不管是看台上,還是看台下,都被陳華淋漓盡致的表現折服,原來蹴鞠還可以像他這種踢法,更具有觀賞性。

剛才獨孤暄和李倩雪二人配合,踢進玉山書院球門一球,所以最後一次進攻,發球方是玉山書院。

又是一場精彩的對決,即將在球場上上演,如果英姿隊搶到了球,扳回了比分,那麼這場球賽就會無法分出勝負,沒有所謂的加時賽繼續比賽,那麼兩支隊伍都會直接晉級。這種怪事,還是從來沒在大型比賽上遇到過,一時間大家都打起來精神,仔細看最後一場爭奪。

肯定是一場龍爭虎鬥!

大家心裡都是如此相像的。

發球開始,英姿隊的人,緊逼著玉山書院每一個人。李德獎在球門前大力遠射,將球傳到了中衛某個球員腳下,關乎到出局問題,英姿隊的人自然是拚命地過來斷球,那球員自是不敢憑著膽大帶球,立刻慌忙地將球傳給尉遲寶林,整個比賽期間沒拿到過多少次球,也沒進球的尉遲寶林想趁著結束的時候踢進一球給玉山書院的勝利加上堵住,頓時血脈噴涌,於是橫衝直撞帶球猛衝,這壯大漢完全是一台碾壓機,直奔英姿隊球門,普通的球員,扛不住尉遲寶林的強壯身體,他這種加持了某種信念的強化狀態,只能讓英姿隊的二英分開去攔截尉遲寶林。

在二英夾擊下,尉遲寶林,成了孤立無援的獨將,在球險被二英截斷情況下,尉遲寶林不得已,只能及時把球又傳給了守在遠處的陳華。射門無望了,尉遲寶林很氣餒,頗有羨慕程處默今天都表演了兩個進門球了。

陳華得球,直接往對方球門衝去。程處默也在這個時候,加速奔跑,他太崇拜陳華了,今天讓他程處默出盡了風頭,連續射進了兩個球,如今最後一個收官球,估計也是自己來完成。

程處默直壓對方底線射門位置,只要陳華的球傳過來,他就直接射門,就算不進球,英姿隊仍舊是輸掉比賽,畢竟這是最後一次對決,時間上不允許大家繼續比下去。

程處默心裡打著如意算盤,但是勁裝的李倩雪已經早就盯上這個人了,並且一直遊走在程處默前方。

很顯然,現在的情形,陳華都看的很清楚。似乎,雪花隊的所有球員,都被對方高手針對了,而且還是一一看住嚴格把守的緊密防守,此刻再傳球過去,陳華很難保證,自己那群比豬稍微好點的隊友會不負眾望,於是他決定,與其把機會交給別人,還不如自己一個人帶球打對方球門。

於是,陳華單槍匹馬地闖入英姿隊的陣地,但是,陳華也有針對他的人,因為早已守在旁邊的獨孤暄伺機而待,一見此情景,貝齒輕咬,立刻沖了過去。

這一次,她不會讓對方,再像第一次從自己身邊帶球射門那麼輕鬆。

由於太注重個人表演,陳華帶著球左突右突,連著三個閃人帶球,讓英姿隊的一大批攔截人員被他甩在後面。如果此時有足球實況解說,一定會把陳華帶球過人的動人評選為最佳球星。

過硬的技術,一路暢通無阻。臨近對方球門時候,獨孤暄又像第一次那樣突然出現在陳華正前方。並且,見到陳華的時候,這女人,竟然神經反射地,稍稍把雙腿併攏。

從那裡跌掉,從那裡爬起來,這女人做的不錯,改正的很快。

陳華嘴角一絲頗有得意地微笑,這一次,他沒有用出胯下過球,原地一頓,將蹴鞠顛起在腳背上,連續兩個急旋,穩穩地帶著球旋轉位移,加起來就是三百六十度大轉身,然後兩人的位置對調了,陳華下一刻頓住的位置,居然是面對獨孤暄,背對著英姿隊球門的姿勢。

兩人四目相對,獨孤暄貝齒輕咬。目光流轉。

原來,這傢伙,是可以避開自己正面攔截的,只可惜,第一次卻是用了下流的過球動作。

「先前你是故意的1

不知為何,獨孤暄居然質問陳華,而且臉蛋唰的一下紅艷如霞。「我倒想看你,現在背對球門,如何能把球踢進球門。」

獨孤暄那雙英氣逼人的眉毛微微舒張,似會說話的眼睛,死死地瞪著陳華腳下的蹴鞠,突然,身子前傾,竟想要直接斷球。

「誰說,背對球門,就不能踢球?」陳華那裡容得她搶球。背對球門,腳尖一顛,皮球飛起,身子後仰,一個倒掛金鉤,球應聲入網。

出乎意外,陳華倒掛金鉤之後竟未跌倒成烏龜翻天,盪在半空的腿隔空一劃,身子一旋,便穩穩地站了在了地上,估計是誰也沒想到他居然背對球門翻身一腳,就連想斷球的獨孤暄也徹底傻眼了,心裡直嘀咕,這都能行?

最後一次進攻,居然是陳華表演了一個高難度的動作結束。六比三的比分,讓英姿隊的人如同泄氣的皮球輸掉了比賽。

「小賊,可惡1

末了,陳華瀟洒地站在球場上,接受四面八方傳來的歡呼聲時,而他前方伸手可及的距離,獨孤暄因為剛才快速斷球失去重心,雙腳站立不穩,竟然向前摔去。

獨孤暄慌神之下,立刻花容失色的驚呼。聲音傳入了陳華耳朵里。此刻的陳華,立刻向前一竄,屈腿矮身,一手托著她的肩頸,一手托著她的纖腰,便把獨孤暄抱在懷裡,雙手力道之大,竟然穩穩地托住了她。而且,似乎是因為匆忙,在伸手抱她的時候,竟然失手勾住她平髻上纏發的黑絲帶,一頭被束縛的齊腰烏黑秀麗的青絲,就像潑墨一樣,傾灑在陳華的身上。

三千青絲,正是一個女人所有的青春,陳華很想哼哼兩句,你發如雪凄美了整個球場!但終究是忍住了,仔細打量著懷中這個長發飄飄露出女人味的女人,眼中多了一絲純粹的欣賞。

這女人,長得還不錯!

獨孤暄以為自己要狠狽地摔倒,卻沒想到預料中的摔倒並沒有到來,她意識立刻清醒,就察覺自己正躺在一雙結實有力的臂膀里。抬頭目光與那人四目相對,從對方漆黑的瞳仁里,居然看到了自己狼狽慌亂的樣子。獨孤暄臉兒頓時一紅,急忙想要掙脫。卻聽見有聲音傳來:「你還無恙吧?」

「……」

獨孤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如果說無恙,她卻覺得有什麼東西失去了。

對,的確是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

從小到大,這還是她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擁入懷中。這種感覺,讓她心面有一隻小鹿在砰砰直撞,雖然她沒有狼狽地摔在地上出醜,但此刻獨孤暄巴不得自己寧願摔在地上,也比得過被一個男人抱著,總之心裡怪怪的。

回到唐朝當王爺_回到唐朝當王爺全文免費閱讀_第十九章你發如雪凄美了球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