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四章蹴鞠球賽(上)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子,難道要等聖上一個人表演么。 「老臣覺得,雲帆隊的實力,也是不錯的,狂獅隊也不見得能夠壓過雲帆隊,你們瞧瞧,雲帆隊打前陣的隊員,明顯要比狂獅隊打前陣的球員,帶球的功力要高,只要他們能保持這位...

回到唐朝當王爺_回到唐朝當王爺全文免費閱讀_第十四章蹴鞠球賽上來自 玉山書院蹴鞠比賽的方式,是採取小組對抗賽,出線後半決賽,決賽的形式,也是蹴鞠比賽規則裡面寫明白清楚的規定,今日到玉山書院參賽的球隊總共有八支球隊,分別來自,狂獅隊,英姿隊,禁軍隊,武衛隊,雪花隊,雲帆隊,平陽隊,河間隊,都是長安城各個貴族家組建的球隊,宮裡禁軍和軍部的武衛也組建了兩支來湊熱鬧,這些球隊,通過抽籤對決,第一場決出勝利的四支隊伍,第二場四支隊伍進行半決賽,決出兩支隊伍進行決賽。

玉山書院球上千人看台,現在已經是人山人海坐在一起看球,如此欣賞球賽的方式,還是以往從未有過的,不過還是得稱讚一句,這樣看一場蹴鞠比賽的確是刺激的,坐在高處,吃著果蔬,品嘗著美酒美食,三三兩兩相互交談品論,下面諾大的綠蔭場地上,那兩支正對壘的熱火朝天的球隊,究竟誰才是最後的贏家。

八分之一決賽,又是今日蹴鞠比賽的第一場對決,引來的觀眾呼聲都很高昂,尤其是那些喜歡某支球隊的長安城年輕貴族,自有一股火熱球迷大嗓門叫喚著鼓勵一類的話語。

看來,古代的球迷,也不遑多讓現代的球迷瘋狂啊!

「諸位愛卿,今日如此喜慶,幾乎是萬人看球,長安城好久沒有如此熱鬧了,不妨朕與諸位愛卿藉此球賽打賭,現在下面比賽的兩支隊伍,究竟誰能勝出1老李所在的位置,是整個看台的正中心,左右都有國公大佬圍住守護,老李本來也是特愛蹴鞠的,自然也是一個忠實的球迷,眼見今天玉山書院進行的蹴鞠比賽異常熱鬧,不妨以此娛樂,畢竟是第一場出現的兩支隊伍,自然要博得比賽最好的頭彩,拿到半決賽的入場卷。

「本宮看,這狂獅隊,獲勝的機會肯定要勝過雲帆1老李身邊,雲衣雍容地長孫也看的津津有味,陽關的照耀下,這個女人那艷麗多情的面容就越發的嬌艷,國母的大氣風華,躍然於言表,要說天底下最能配得上老李的,只能有這個女人了。

老李和長孫已經唱起來雙簧戲,周圍那麼多臣子,難道要等聖上一個人表演么。

「老臣覺得,雲帆隊的實力,也是不錯的,狂獅隊也不見得能夠壓過雲帆隊,你們瞧瞧,雲帆隊打前陣的隊員,明顯要比狂獅隊打前陣的球員,帶球的功力要高,只要他們能保持這位核心隊員,能得到球,那麼射門的機會就會高1

說話讚揚雲帆隊有勝利希望的人,正是朝中德高望重的老臣長孫胖子,胖子還是第一次和老李、長孫的意見不統一,不過大家都是知道的,這雲帆隊背後的東家,是那個早已不問朝事多年的重量級元老,說起來還是胖子的舅舅,申國公高士廉高大人老李的頭號智囊,如今他和河間郡王李孝恭一樣,都已經退出了政治舞台,當上了遊戲人間,喜愛各類玩樂的一個閑人。

「朕差點忘記了,這雲帆隊,好像是高愛卿家的,這可真是有趣了,對了,不知道高愛卿去了那兒,怎麼沒看見他呢?來的時候,朕還親自見過他呢?」老李四下張望尋找著高士廉的影子,可以周圍一干大臣熟悉的面孔中,沒發現高士廉的人影。

胖子立刻回道:「舅舅他正在台下,聖上且看看台下,比賽場地一側,有不少人在哪兒呢?他們都是每支球隊的負責人1

老李興緻勃勃地看了一眼:「原來高愛卿去了下方,朕少了與他把酒同樂的機會,真是一件憾事兒,好了,諸位愛卿,大家亦可以都來打這個賭,朕,先前還看好那狂獅隊,不過,經過長孫愛卿的一番見解,朕對這雲帆隊,亦是同樣看好,這讓朕可為難了,二者無法同選,既然如此,朕相信高愛卿的雲帆隊,今日賭這第一場比賽的彩頭,就壓在雲帆隊身上了1

老李牆頭草一樣,一下子從喜歡狂獅隊,然後變成高士廉出資組建的雲帆隊,這人也忒沒有君王無戲言的覺悟,不過,老李發起了這個賭球的活動,也是活躍了現場氣氛,讓在場觀看蹴鞠比賽的所有貴族,都能名正言順地賭球了。

「雲帆隊那個專門沖前陣負責射門的隊員雖然勝過狂獅隊,但老朽還是看好狂獅隊,畢竟,狂獅隊可是有著十連勝的戰績1

「我看好雲帆隊1

「狂獅隊終究是太年輕了,經不起大場合的比賽:「

「雲帆隊的球員,年齡太大了,整場跑下來,估計會累的夠嗆:「

氣嘴八舌地,這群坐在看台上的官員就相互討論起來,並且三五成群地結成一夥,竟然為了賭那支球隊贏,不惜連家中珍藏的美酒字畫都願意拿出來當賭注。

開台上熱鬧開來,看台下,比賽的場地里,那個背後東家不明不白的狂獅隊此刻對戰的正是高家的雲帆隊,開場的前斷時間,兩支球隊都打的比較平淡,狂獅隊也沒有表現出非常不善的攻擊陣型,保守地看住雲帆隊負責射門的種子選手,雙方僵持不下,規定的以沙漏計時為一局,沙漏都已經漏下了小半,居然一個球都沒進,讓這場讓人期待的蹴鞠比賽變得索然無味了些。

「哎,這狂獅隊,今天是怎麼了?像一隻病貓一樣,和往常如同老虎下山,逮住獵物就不放口的咄咄逼人陣型,完全沾不上邊兒啊0

「狂獅隊估計還是怕雲帆隊射門的隊員吧!那個隊員我認識,乃是雲帆隊最有價值的隊員,話說,我還和他喝過酒呢?知道他的名字,叫揚帆,那雙腳,踢出多好個讓人喝彩的好逑,都記不清了1

「狂獅隊的石陀,還不是一樣的名氣大,咦,奇怪了,狂獅隊的石陀怎麼沒上場,靠,不會吧!看錯了,那個射門的不是石陀,他媽的,剔著光頭,穿上那狗屁的衣服,就差點不認識了,完了,完了,現在可以改支持雲帆隊不1

比較年輕一點的,喜歡關注那支球隊裡面主力球員的資料,當下議論兩支球隊,這才發現,原來狂獅隊的主力球員石陀並沒有出場,而雲帆隊的揚帆已經在賽場上比賽了。

這個驚天大消息剛剛一暴露,就像風暴一樣席捲了整個看台。

看台上不少人討論,狂獅隊的石陀為何不出場,難道是太輕敵雲帆隊了,還是石陀有啥原因,不能出場,是不是私下報復,毀掉對方的主力球員,還是其他收買之類的原因。

八卦總是能吸引大批的人討論,一邊八卦,一遍看球,這簡直就是一種愉悅的享受。

看球的閑不住寂寞,大肆地渲染,狂獅隊的石陀為何不出場,在台下,靠近比賽側,專門用來提供八支球隊負責人領著自己球隊守候在比賽的地方準備接下來對決的場地,這兒可就熱鬧了,甚至比起看台上都還更加熱衷討論狂獅隊的石陀為何沒有上場,這裡因為都是參賽的隊伍,無論是誰,都是潛在的對手,他們早就發現狂獅隊的石陀不再,而且非但如此,狂獅隊的另外一名核心球員也未上場,狂獅隊難道不是打著必勝雲帆隊的信心,所以才敢如此草率行事。

「雲帆隊輸了1

一聲嘆息,穿著樸素圓領袍的高士廉,平平淡淡地看著賽場上,雲帆隊漸漸跟不上狂獅隊的陣型,球員們甚至已經出現體力不支的情況,這位號稱天字型大小的老狐狸一眼就看穿了雲帆隊已在做垂死掙扎。

「對方的石陀和石佛,兩個球員都未上,而是一些不出名的球員,在和我們雲帆隊踢球,就能夠在前期我們有優勢的時候保持不輸球的陣型,後期依仗著體力,反手壓過雲帆隊,別人,用下等馬,都能勝過我的上等馬,這場比賽還能不輸,老夫現在特別想見一見狂獅隊背後的那人,此人稱得上,天縱奇才之輩1

「申國公莫不是在嚇唬我們這些小輩吧!長安城的天縱奇才,就在申國公身邊站著呢?除了他,誰還敢稱自己天下第一聰明人呢?「李倩雪笑盈盈地眨著眼睛,她一身黑色梅花緊身短打,腰間系著黑絲,腳上踏著一雙牛皮黑靴,搖身變成了一個愛運動的少婦,李倩雪這身打扮,不知道秒殺了多少男人的眼球,讓人一眼瞄上她那胸前兩團圓圓緊實的肉球,浮想她凹凸完美的身材。

高士廉看了看身邊,某個正沖著李倩雪瞪眼的人看了一眼:「陳侯弄出來的麻將,老夫甚至喜歡,聽說陳侯牌技不錯,老夫改日差人接陳侯過府娛樂娛樂,不知道陳侯有沒有興趣陪我這個老頭子打兩局1

「小輩只能恭敬不如從命了1陳華心理面一直在罵李倩雪那女人,有事兒沒事兒,就把自己推出來讓別人捅刀子,如果私下沒人,他真想把李倩雪按著打一頓,那挺翹的豐臀,著實也讓人有摸打一肌

這三人,在這裡說話時,看台上就爆發出一陣高亢的聲音,原來,在他們三人都沒注意的時候,賽場上,狂獅隊代替光頭石陀的射門球員,一個臨空飛腳,直接把球踢進了雲帆隊的球門一比零領先。

「進球了,進球了,狂獅隊果然還是一頭老虎1

回到唐朝當王爺_回到唐朝當王爺全文免費閱讀_第十四章蹴鞠球賽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