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三章任你處置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高的看台上,美人蒞臨,盛裝惹眼,俯仰下面鸀蔭草地,武輕眉則像一朵牡丹旁邊的小白花,沒那麼大氣,恬淡素雅。 大,太大了,太不可思議了。 李倩雪的嫉妒之心,又更上一層樓了。 「公...

書院牛奶、麵包,雞蛋,還有類型豐富的點心作為早餐的選擇,可供數樣搭配只按照個人喜歡挑選食物,這被陳華稱之為營養型的早餐,在這群長安城遠道而來的貴人親臨食堂用餐時,立刻博得不少打著吃一頓解氣的貴族嫉妒心火苗一樣飛快竄起來。

難怪有人會說,玉山的伙食,花樣層出不窮豐富程度讓人傻眼,這句話並不是吹噓啊!單單一個早宴,就能弄出如此多花樣,這回,長安城的貴族們可算見識到了,如果過玉山書院風景聞名遐邇,東西南北四個苑讓他們深受打擊,現在,連在玉山書院裡面一個小小的早宴,他們都不忍側目甚至食之難咽,他們當中有的人居然可惡地想要把做早宴的廚娘給搶回家。

這日子沒法過了,一直以來,這群長安城頂尖的貴族,都認為自己過的生活是全天下最奢侈的,沒想到玉山一行,直接推翻了他們坐井觀天的自欺,原來這世上,除了當今天子外,還有一個人的日子過得比他們舒坦。

那個人,就是可惡的藍田侯。

「侯爺的玉山,本宮算是見識了,既有美景,又有美食,而且如此炎熱的天氣,居然還有一絲涼悠悠的清爽,本宮都想在此常住不走了1李倩雪剛剛吃了一碗書院裡面很常見的粥,縱使李倩雪食過人間無數美食,她都不知道,自己剛才吃過的粥是什麼?最後才拉下面子,好奇地問負責摻粥的廚娘,然後才知道,她剛才喝過的粥,叫皮蛋臘肉粥,臘肉,李倩雪知道,但何謂皮蛋,李倩雪就一片茫然了,但是廚娘本著保密原則,並沒有告訴她皮蛋是什麼?只說了,那是書院的山長大人,讓人從山下莊戶上買來鴨蛋,然後通過秘法弄成的。

「公主,這是妙贊了,山野人家,只能舀出山野中的東西來招待各位,招呼不周的,還請多多包涵1謙虛使人進步,所以陳華一直都保持著謙虛的態度,被人包圍在毒辣的眼神中殺死。

李倩雪兀兒,如果玉山都還叫山野人家,那麼他們這些出身長安高門宅邸世代都是資深貴族的貴人連山野人家都趕不上了。

事實的確如此,坐擁整個玉山的藍田侯,已經成為一個土豪,他們這些人,原本是很矜持地到玉山來看蹴鞠,結果剛來就被一頓早宴震撼住,不少的貴族吃的不亦樂乎,李倩雪深感無奈,這該怎麼說呢?難怪那麼多老怪喜歡到藍田侯府蹭飯,事出有因,他們並不是沒理由的。

「時候也不早了,本宮還想去看看今天比賽的場地,還得勞煩侯爺前面引路,本宮對你這麼大的書院陌生的很,怕走丟了1李倩雪提出要去操場那面看看,陳華心裡就樂了,他那可以容納幾千人的環形操場,全長安只有玉山才有,估計李倩雪看了小臉一準慘白。

高高興興地為李倩雪引路,時不時還頗有導遊的巧言滑舌介紹沿途的風景,看到一片方形的灌滿了水的池子,李倩雪就忍不住好奇地指著池子詢問,陳華當然不客氣地回答,那是游泳池,天氣熱了可以脫光衣服下去游泳,然後李倩雪的小臉瞬間就紅了,丟出一句「成何體統1的話,跺腳往前急走。

李倩雪怒惱而走,留下的,就只有陳華和恬靜的武輕眉兩人同行。

「那個,皮蛋是什麼東西1武輕眉突然好奇地來了一句,她其實心裡就有個疙瘩,就想弄明白早晨吃的皮蛋臘肉粥中那個翠色的切成顆粒的皮蛋究竟怎麼弄出來的,她知道,陳華擅長格物之道,但也不可能什麼都能做出來吧!

「你走的時候,我送你兩籃,至於做法,那就是秘密了,長安城那麼多人,哪家哪戶沒有私藏的秘密,要真像以往那樣,什麼東西都舀出來分享,那豈不是虧大了,就據我所知,博藝軒每天出售的麻將,都有上百副,也不見哪個人給我送點銀子來慰勞一下研發之功1顯得有些小氣的模樣,陳華在為自己發明創造的那些東西,謀福了大眾,他卻啥好處都沒撈著,都被別人搶了去。

武輕眉倒是習慣了他這人說話不顧及別人的感受,捏了捏被風吹亂的秀髮:「那剛才的游泳池,真的可以讓人在裡面游泳1紅著臉,武輕眉終究是沒說出脫光了三個字。

「可以啊!如果,你願意去游,沒人攔著你1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未來的女王,模樣長開了,可身子還沒長開,穿上比基尼,估計也沒李倩雪惹火的身材吸引人,不過,等過兩年,估計就長江後浪推前浪了,畢竟,在品論女人方面,香帥可是有足夠的權威的。

武輕眉估計是被陳華炙熱略帶猥瑣的眼神刺到了,忙不迭地匆匆往前走兩步:「你想到那兒去了,我一介女子,怎能,怎能,在眾目睽睽下,做那等,羞,羞人的事1

武輕眉一時半會兒,還不適應陳華怎麼突然就輕佻起來了,思想中,略帶單純保守的她,覺得藍田侯就是個大壞蛋,不然不會在一女子面前如此孟浪不經。

「長安大害1武輕眉婉婉罵了一句,然後也學李倩雪遠離陳華。

從背後欣賞武輕眉的妙曼身,這難道就是以後的女王么,難道所有的女王,在未登基之前,曾經都良家過,這條總結,陳華覺得有理,武妹妹就是證據,野史什麼的,可以大肆記錄。

思考著野史誰來寫的問題,自己操刀可否,來到操場時,這邊已經聚集了許多人,人山人海,喧鬧聲頗為熱鬧。

李倩雪站在高高的看台上,美人蒞臨,盛裝惹眼,俯仰下面鸀蔭草地,武輕眉則像一朵牡丹旁邊的小白花,沒那麼大氣,恬淡素雅。

大,太大了,太不可思議了。

李倩雪的嫉妒之心,又更上一層樓了。

「公主覺得,這兒用來比賽,還可以吧1陳華這傢伙真是討厭,別人不想聽的話,他偏要說。

李倩雪聽出來了,陳華是在故意氣惱她,也許,從長安城的貴族,來到玉山書院的時候,這傢伙,就想方設法,要以一人之力,把整個長安城的貴族圈子,都給好好地打擊一遍,李倩雪不否認,他的確做到了,但並不代表李倩雪自己就會服輸,然後把自己的臉蛋,湊上去,讓對方好好數落。

李倩雪不答,眼神兒異樣地看著她身邊的陳華。

「不知陳侯是否有興趣,等會兒你我二人一起去下面踢一局蹴鞠,本宮聽說,陳侯的玉山書院,也組建了一支球隊,而且在第二輪的時候,會和英隊有一場對決,本宮倒是希望,陳侯不但腦袋聰明如斯,連蹴鞠也易如反掌,那可真叫本宮刮目相看了1

李氏家族代表的關隴貴族,可是有著男女都習武的慣例,李倩雪自是從小就練就了一身武藝,騎射兵刃,蹴鞠馬球,自然不在話下,她這樣明目張地「邀請」陳華,其實說白了,就是下戰帖,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下戰帖,除了內心裡實在氣憤之極,那就是委實看不慣這個男人了。

「這樣不好吧!我和公主下去踢蹴鞠,是不是有些荒唐了,再說了,以公主的本事,輕裝上陣,估計還沒踢,就已經贏了1李倩雪這女人。雖然整天看著就像個無所事事的貴婦,但李家的兒女,哪一個不是虎狼之輩,陳華不是不答應李倩雪的邀請,只是他覺得,在看台上當一個忠實的球迷,比親自下去踢球更歡實。

「你是認輸了1李倩雪咄咄逼人,那原本胭脂味重的柳眉,居然頗有幾分英氣。

「呵呵1陳華無奈地聳聳肩:「不,公主想錯了,本侯只是怕等會兒傷到公主,那就不好了,畢竟拳腳無眼,公主如斯美貌,要是被本侯弄花了那兒,長安城找我拚命地人可就多了1

李倩雪想不到這人臉皮如此厚,明明不參戰,居然還能說出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且,她聽了陳華那句頗有含沙射影的話,心中好一陣惱怒:「陳侯一介男子,怎麼連我一個小女子的邀請都怕了么,如果真是這樣,本宮倒也不勉強1

「我怕1陳華哈哈大笑:「我怕到時候公主輸了,你會比現在更加怨恨我1

李倩雪真想現在就把陳華當成蹴鞠,一腳就從看台上踢下去:「要不我們打個賭1

「賭什麼?」

「本宮要是輸了,就任你處置,你要是輸給了本宮,也任本宮處置1鬼使神差地,李倩雪都不知道,自己為何要說出這四個字,按道理尋常貴族見的比試,輸的一方,大不了給贏家金銀細軟或者美酒名畫,還從來沒有出現任你處置這種擁有無限可能發生任何情況的條件。

陳華故作為難:「這個賭注不錯1上下打量了眼包裹在宮裝裡面,李倩雪那飽滿的身體,眼神頗有猥瑣地欣賞著一塊美玉似地,:「那等會兒公主,可要讓著點我1

李倩雪眼睛一亮:「你放心,本宮絕對不會腳軟1

無 彈 窗 小 說 網w ww.qm s h u.bspo 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