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九章說媒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有的事.做大做小.婉兒姑娘賢淑通曉情理.肯定也不會虧待了你外甥女.」程老天花亂墜地吹捧陳華一番.蘇勖一旁聽的居然被他說動了心.一臉沉思的樣子. 「哼.你覺得.這樣合適嗎.我那外甥女的性格.也是...

(最穩定,

自從喝過放入冰塊的麥芽香啤酒之後.被程丹陽老先生拍手稱讚為避暑涼飲的雪花啤酒.正式成為老先生每天都必須要當成茶一樣來飲用的「飲料」.蘇勖也喝上了癮.以前喜歡喝老白乾的她們.都覺得炎熱天氣.喝太燥的酒傷身.啤酒就不錯.解暑解渴.還不醉人.極力誇獎陳華那妖怪腦袋.發明了啤酒.簡直如同倉頡造字.這在所有的朝代都沒出現過.完全可以載入史冊.

人有多大膽.地就有多大產.不是陳華腦袋聰明敢於發明創造.而是這東西就是簡單的小麥就能釀造.據說老李的國家屯糧倉庫裡面.每年囤積的小麥都發芽了仍舊用不上.這好啊.找個時候和老李做生意.讓他把發芽的小麥買給自己絕對賺大發.

完全沒想到.用小麥作為原材料發酵出來的啤酒.簡直太受歡迎了.無論男女老少.但凡遇見新鮮玩意兒總是喜歡親自去體驗一番.自從啤酒面世.也就是陳華舀給眾人品嘗了之後.這作坊里產出的啤酒.立刻頗獲妙贊口碑.尤其是酒勁兒幾乎沒有.又有祛暑的功效.不論男女老少都能適當飲用.這句話.簡直就是一句縱容之語啊.滿足了那些女人想喝酒小孩也想喝酒的嘗試心裡.於是啤酒成了搶手貨.先是在玉山院小範圍宣傳瘋了有錢都買不到.然後逐漸蔓延到了長安城.長安城的人流著口水猜想啤酒是個什麼東西.竟是無一人有口福享用.畢竟李恪負責的作坊.還是小範圍的產出啤酒.只能供給玉山院內部享用.就已經頗有供不應求的效應.如果真做到要賺錢.估計整個長安城稍稍推廣.啤酒立刻就會成為一種時尚品.

啤酒的產出.暫時最高興的人.就數陳華這個策劃者.去山東收小麥的米芳菲聽聞后肯定也會欣喜.他們合作的項目.終於有成就了.而且還是那種一鳴驚人的態.想象不到那小妞.見金燦燦的銀錢流進腰包.會不會眼睛發亮.但啤酒生產.的確是一項非常來錢的新興產業.未來的前景不可限量.

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最終還是陳華賺了.前不久他拚命地借錢購買大量的小麥囤積在玉山西面新修的倉庫中.並不是外人想象的他是要屯糧出售.現在來目的就明顯了.陳華是用小麥來釀造啤酒.而且陳華似乎應該更加開心.好像長安城也有不少人學他屯糧準備發災難財.如今想來.那些人買的糧食.恐怕十之八九是賣不出去了.發芽是必然的事情.到時候自己花花很低廉的價錢.就能買到發芽的小麥.正適合釀啤酒啊.以往都是被人坑.這回終於欲擒故縱坑了別人一次.雙喜臨門.陳華高興的都快蹦上天了.

炎熱天氣.喝一杯冰鎮啤酒.然後烤幾串燒烤和著吃.愜意人生.優哉游哉.生活也是這樣.隨著陳華的興趣開始向美好發展.而且.因為燒烤.陳華順便也解決了李恪遺留給他解決不了的難題.釀酒留下來的酒糟無法處理.堆起來又臭氣熏天.於是陳華在吃豬肉的時候.腦袋裡有了個想讓山下莊戶上的農戶集體養豬的想法.

「這小子.還真是妖怪了.你說說.還有啥東西.他弄不出來.」

玉山上.程丹陽和蘇勖難得有時間.泡上一壺好茶坐在亭子下下象棋.陳華去山下莊戶上.鼓勵那些農戶們養豬豚去了.在兩個老頭來.陳華還真不是一個不喜歡閑著的侯爺.

蘇勖搖了搖頭:「長安城.也估計.只有他這個侯爺.才會去農戶的莊戶上轉.播種.灌溉.收割.現在又要讓莊子上的農戶們養豬.這那裡是一個侯爺做的事情.婦道人家也沒他那麼關心農事.」

程丹陽老先生不認可蘇勖的法:「陳小哥這性格也好.他要是高高在上.老夫早就拍屁股走人了.不過.如今老夫打算死在玉山.每天都被美酒包圍著.咦.老蘇.前幾天.你不是說過.你有個外甥女.也住在藍田.好像早過了出閣的年齡至今都還沒許配人家.要不.別便宜了別人.依老夫.就許配給陳小哥算了.」

蘇勖臉色沉了下來.一聽就火大:「你老不也有個孫女.不妨將你孫女嫁給那小子.」

「我孫女太小了.要是再大幾歲.你別說.就是綁.老夫也要把那小子綁來當我孫女婿.你想想.那小子雖然做事太過出格.但你我都知道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才俊.況且身份地位也是上好人選.要家產有家產.要手段更是有手段.這樣一隻金龜婿.你孫女嫁給他.不也是一樁美事嗎.老兄你也別擔心什麼.雖說陳小哥已經娶妻.但男人三妻四妾.這也是常有的事.做大做小.婉兒姑娘賢淑通曉情理.肯定也不會虧待了你外甥女.」程老天花亂墜地吹捧陳華一番.蘇勖一旁聽的居然被他說動了心.一臉沉思的樣子.

「哼.你覺得.這樣合適嗎.我那外甥女的性格.也是一個性情孤寡清淡的人.自從我那妹妹妹夫死後.她連我這個舅舅都不常見.知道我在玉山.也不曾來過我.若是真能將她嫁出去.老夫定然大力支持的.只是.你我現在在這裡討論.到不知那小子那兒該如何出口.這事.老夫肯定不會親自上門說親的.丟臉.」顯然是被程丹陽蠱惑不淺.老蘇居然想著把自己的外甥女推進火坑.但有礙於面子的問題.有點避嫌.

「這還不簡單.老夫就出面當這個媒人就行了.倒是你那外甥女.老夫不曾見過.什麼時候叫她來玉山小住一段時間.說不定這好事兒就能成.」

「這事兒好辦.老夫就走一趟.反正我那外甥女住在離玉山不遠的水月庵.」

天可憐見.這兩個老頭的對話.陳華絕對聽不見的.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可能被人強行綁去當外甥女婿.如果陳華在場.一定會跳起來反抗.他們這是把他推向溫柔鄉.他要拚命地廝打抵抗然後不敵暴力之下淪陷.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