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章啤酒和足球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陳華最近這段時間接觸的最多的娛樂,不過,他也並不像那些供奉長安城貴族家的職業球員,專門踢球取悅貴族為生,在蹴鞠佔據著他一天大半的時間,讓陳華頭疼怎麼想出一個響亮的球隊名,稱就像狂獅隊、英姿隊能夠讓人一...

五月間,玉山下的肥沃良田已經變得熱浪滾滾,蚊蟲多了,天氣也炎熱了,二丫經常被陳華趕著出去找艾草回來熏屋子,田裡的稻子,在施加了一道追肥之後,已經鬱鬱蔥蔥長勢頗好,像綠浪一樣層層波涌,單單看那一片片葉子,就知道今年的稻子肯定能豐收。

如此月份,長安城已經是炎熱的不像話了,冰鎮酸梅,冰鎮雪梨,冰鎮寒瓜,都已經出現在貴族的食譜上,但位於秦嶺余脈的玉山依然氣候宜人,放佛還是春天的樣子,清晨的山間溪水潺潺流動猶如林中聽濤,林立在玉山間的樹木蔥蘢挺拔頗有涼意,隱匿樹隙間的百鳥唱和安寧靜逸,遠遠望去,玉山山頂峰薄霧繚繞中,時隱時現,宛如多情的少女捧心望著遠方歸來的少年。

夏天,美好的季節。

一直以來,陳華都非常喜歡夏天,因為到了夏天,就能夠穿上短褲,光著膀子去河裡面蹦噠,當然,如此想法,只能是上輩子才能在這個肉隱肉現的季節幹得事情,如今來到的唐朝,儘管女性依然開放,但鮮有看見那種令人血脈噴張的黑絲短裙,甚至,就連陳華讓自己那賢惠的婉兒娘子做一條運動型短褲搭配跨欄背心在書院裡面晃蕩,都被蘇勖那老頭耳提命面為人師表理應慎重衣裝。

「冤枉啊!我只是想試試玉山書院蹴鞠隊的球服是不是穿著舒適,況且夏天也穿的像冬天那樣的長袍,天氣熱了身上會長痱子的1陳華在蘇勖面前,就是以此借口狡辯的,短褲和背心,的確是他為書院的蹴鞠球員準備的裝備,而且還有一雙帶鐵釘的球鞋正在加班加點趕做,李靖把他的球員拉出去野外訓練,馬上就要回歸了,為了迎接他們的到來,更為了端午節玉山書院至少輸的不丟臉,陳華為每人準備了一套個性獨特的球服,到時候絕對風靡全球場,贏不了冠軍,總要贏得最佳服裝獎勵吧!

書院的學生都在上課,偶爾有體育系的學生早操場上苦練,拿著一個蹴鞠,穿著短褲背心腳踩一雙鐵釘鞋,就跑那綠蔭草地上先踢上兩腳,愛運才是最陽光的,至少每次陳華踢球的時候,謝韞會遠遠坐在看台上,雙手托著香腮看陳華表演那些高難度的動作。

往往有謝韞當球迷的時候,陳華就會很賣力,並且叫上此間在操場上的學生分成兩撥進行對抗賽,靈活帶球,兇猛截球,超遠距離射門,頭槌,倒掛金鉤,曲線球,陳華都會,而且可以用華麗來形容,虐菜的節奏,讓書院的學生不敢同這位院長大人比試,他踢球,就像風一樣,就從你身邊晃過,射門的力道,幾乎可以打破球門的攔網,如果院長大人也參加端午節的球會,那玉山書院奪冠的希望就更大了。

陳華踢足球能超神的傳言,在玉山書院小範圍地傳了一段時間,不過後來因為沒人敢和院長大人踢球,球場上就很少看見他的影子了,院長的風頭,也被幾個經常踢球的學生搶了去,不過,陳華不踢球了,肚子越發顯懷的謝韞偶爾會推搡著他,在他耳邊嘀咕,面有紅霞說道,陳華的踢球技術,以後要教給他兒子不許私藏。

陳華大駭,心裡其實早就暖洋洋的,謝韞的兒子,還不是他陳華的兒子,這手藝自然不會不教會他。

蹴鞠,亦可以說,是陳華最近這段時間接觸的最多的娛樂,不過,他也並不像那些供奉長安城貴族家的職業球員,專門踢球取悅貴族為生,在蹴鞠佔據著他一天大半的時間,讓陳華頭疼怎麼想出一個響亮的球隊名,稱就像狂獅隊、英姿隊能夠讓人一下子就記住的隊名,好在端午節的蹴鞠大賽綻放光彩,李恪負責的作坊那面,差人送來了一個小木桶,陳華當時手頭上正在頭痛玉山書院的球隊叫什麼名字好甚至已經怒撕十頁草稿,畢竟每支參賽的隊伍,都有一個響噹噹的名字,名字差了,顯得沒有士氣。

取名什麼的最難了,陳華深陷其中,當時並沒有立即關注那個李恪送來的木桶,不上心地以為,估計是李恪從作坊那兒送來美酒讓自己品鑒。

而後,取名取了一整天都沒有頭緒的陳華回到自己的房間,看見桌子上擺放的小木桶,封閉性的的器具上面留著一個木塞子,木桶的模樣和大多數買酒的店鋪里酒桶很像,心道難道是作坊那面又送來新的美酒,拔開木桶上面的塞子,並沒有醇香,難道不是酒,陳華抱著酒桶上下搖晃,裡面有水聲,確定是酒無疑,他當時還沒想到李恪會給他帶來一個天大的驚喜,跑一邊兒取來碗,拔開酒桶上的塞子,看著金黃色的液體流入碗中,陳華遲疑片刻仰頭喝下,麥芽香立刻填滿了齒間,這時隔千年的味道太熟悉了,要是再有串燒烤,簡直是人間美味啊!

哈哈大笑聲從陳華的房間裡面傳出來,並且驚動了左鄰有舍的鄰居,一個個聽著陳華近乎瘋狂的笑聲,三三兩兩來到了陳華的房門前。

「你小子,鬼叫鬼叫幹什麼?打擾了老夫休息1程丹陽老先生還沒睡醒地朝陳華的屋內瞅瞅,看見了桌上的酒桶,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作坊那面又送酒來了1

老爺子是好酒之人,尤其是經過蒸餾的燒酒,老爺子能喝一斤不醉。

陳華不答保持絕對的神秘,讓二丫跑去再拿幾個大碗來,順便再拿幾塊冰塊過來。

大碗取來了,所有人都不明白陳華究竟要幹什麼?只見他每個碗裡面都倒上酒桶裡面的「酒」然後放入冰塊,就對站在門前的人笑著說道:「來吧!讓大家都來為我們雪花乾杯1苦思玉山書院球隊隊名一天無果的陳華,突然靈光一閃,覺得不放乘此喜慶,書院的球隊就叫「雪花球隊」了,和才產出的啤酒相得益彰。

嗯,足球與啤酒,看來和米家合作的作坊,算是已經在投產了。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