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章咦,房相,你眼睛怎麼了?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臣當中,這本不是一件值得隱瞞的,胖子居然勢利地想要向朝中家有良田的大臣買糧。胖子自然是打著購買麥子的事宜,才會如此熱情地穿梭公關。當然,胖子無功而返,得到的最驚天消息是,居然有人先他一步買走了所有的糧...

自從搬到玉山常住之後,陳華就很少回長安安樂坊的藍田侯府,不過,就在昨日,老李一道聖旨,君命難違,陳華只好從玉山搬回長安侯府。

老李急招陳華回來,並未有其他事,而是特意讓他趕來上早朝,畢竟,就算是河間郡王李孝恭那個遊戲人間的王爺每年都要偶爾來朝堂上轉兩圈,陳華雖然一心致力管著玉山書院,但有半年的時間沒有出現在朝堂上了,抓他出來上朝是因該的。

陳華一直強調,上朝是一件苦逼的事,尤其是五更天不到,就得提前半個時辰起床梳妝,聽著有點女人的繁瑣,但上朝是很講究的,衣服鞋子都有固定的著裝,不能出差錯,否則會有一大幫監督的官員去狀告你儀態不正。

幸好初夏上朝比冬天上朝要舒服,沒有風雪襲人,天氣也恰到好處的涼爽,來到太極宮門前,許多熟面孔,早早就排在那兒,閑著無事,手開始八卦閑聊。

別以為,這群大臣,都是聊國家大事,他們聊天的內容很多很雜,諸如莊稼收成,美酒佳肴,人丁添口的家事,也有風流趣聞,才情文斗的佳話。

總之,彙集長安城許多秘聞,這群人都能聊上兩句,為上朝前的枯燥打發空餘的時間。

碘著大肚子的胖子,笑呵呵地人群中穿梭,這老傢伙就是個左右逢源的人才,不論文臣還是武將,他都能打一堆兒去說上兩句問個好什麼的,比起房玄齡一直都看不慣那些大咧咧的武將,胖子無疑是一個善於鑽營的商人。

胖子遊走在人群中,看得見他活絡的身影,讓上朝前的氣氛變得融洽,不過胖子剛才好像和一些人說過什麼話,然後對方無可奈何的搖頭,胖子也不氣餒,笑著離開然後繼續找上下一個大臣。

當然,如果,非得要揪出胖子剛才所問何事周旋各位大臣當中,這本不是一件值得隱瞞的,胖子居然勢利地想要向朝中家有良田的大臣買糧。胖子自然是打著購買麥子的事宜,才會如此熱情地穿梭公關。當然,胖子無功而返,得到的最驚天消息是,居然有人先他一步買走了所有的糧食。

胖子在太極宮前做著公關部門的工作,來到太極宮前的人也越來越多,混在這些人中,陳華也慢慢地來到了太極宮前。不過,和以往相比,陳華幾乎以「黑人」的姿態出現,到讓許多大臣側目。藍田侯這是要暴晒多少個時辰,才能曬出一身黑黝黝的皮膚,這是他們最想深究的一個問題。

陳華的人緣,還算慢慢積累了優勢,才來到太極宮,不少的大臣,紛紛拱手招呼著他。陳華很識趣地站在了李靖老爺子身邊,然後李靖老爺子就悄悄伏在他耳朵邊,低聲說道:「有幾個至交兄弟家還有不少餘糧,你岳母大人讓你下朝後隨老夫過府一趟商量些許事宜。」

老爺子說過之後,一臉正氣地望著遠方,就好像,他剛才是負責傳個話,並非和陳華談生意什麼的,讓陳華很鄙夷這位老丈人,身上軍人的氣質太硬了,做生意都是軍人那套直來直往。

李老爺子本來是一個充滿正氣的軍人,肯定是不會經手買賣類的行動,偷偷告訴陳華,也是紅拂出門前的交代,他迫於妻威,所以才會和陳華在上朝的時候討論一下商賈買賣的事。很體諒老爺子軟耳根的遭遇,陳華點著頭,眼光往站在李靖對面,低著頭一言不發的房玄齡望去。

這一望,陳華獃滯了三秒,才回神醒腦。

「咦?房相,你眼睛怎麼了?我這兒有不少靈藥,可以幫你敷一敷眼睛。它可是心靈的窗戶,不能怠慢了埃」陳華髮現房玄齡的左眼,幾乎都腫了,雙眼看起來很不協調,就像被人偷偷重拳襲擊。

「呃,那個,昨日,老夫在,不小心被碰書架上撞的,不礙事,陳侯關心了。」房相使勁兒客氣擺手婉拒陳華的好意,他的眼睛會是被書架撞的?當然,這是客套話,真實的原因,自然是出自房盧氏狠手。

房相低調說明自己的眼睛是被撞的,陳華也不揭穿他的偽善面具。不過陳華確實好奇,那位傳說中,乃是長安城第一悍婦的房夫人,今天他可算得見她厲害的手段了,連房相如此溫柔,動口不動手的男人,她都能打得他鼻青臉腫,這個房夫人,還真不是省油的燈埃

試想,這長安城如此多的女人,哪一個又是省油的燈?老李的長孫,李靖的紅拂,程咬金的裴翠雲,尉遲恭的黑白二夫人,幾乎隨便一抓就是一個個娘子軍,所以說長安城的男人苦,家裡家外都伸直不了腰板。

暗自猜測以為會不會也成為長安城軟耳根男人中的一員,陳華笑呵呵一言不發,他對面的房相就尷尬了,頂著熊貓眼,頗覺顏面大跌,又不敢理直氣壯地和陳華瞪眼,只能默默數著時間,希望上朝的宮廷樂曲響起,然後他就得以解放。

房相的祈禱,老天終於看見了,在陳華那毒眼無時無刻注視下,上朝的宮廷樂曲響起,房相終於擺脫了陳華這個惡魔的注視,快步走進了太極宮。

大臣們分兩列,一字排在太極宮內,老爺在從偏門進來,一樣是那件黑色大裘冕,上面的龍鳳鳥獸圖案非常的耀眼,穿上龍袍,似乎都覺得老李帥氣了不少,看來,男人就該有一件霸氣的衣服,然後穿一輩子,天天都能霸氣外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尼瑪,老規矩,每次說這句的時候,陳華都詛咒發明這句話的那個人。

老李免了群臣的大禮,適才正準備商議今天上朝的幾件大事,突然看見站在自己下面的房玄齡一隻眼睛腫了一圈。

「咦,房愛卿,你的眼睛怎麼了?」老李時刻都關注每一位臣子的精神面貌和狀況,站在靠前的房玄齡有何異樣,自然一眼就被他看見。

房玄齡覺得天塌下來了:「這,這個,老夫昨日家中撞在架上,不礙事,謝聖上恩眷老臣。」房玄齡快哭了。被家中悍妻打了一頓,這都影響到他正常工作了。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