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章房盧氏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想把他弄到一個更高位置去坐著的房遺直,很少對兒子動怒的房玄齡,幾乎是黑著那張老臉,大聲詬罵:「滾出去,這就給我滾出去?一群不成器的傢伙,你們這是要氣死我,方才開心?」 房玄齡此刻非常羨慕程咬金...

房中的光線不好,房玄齡有個特點,翻閱書信奏章的時候從來不上燈也不會開窗戶,站在遠處的房遺直只看得見自己老父的臉陰黑的可怕,想來是因為他進門不先稟告擅自闖進來惹惱了父親大人心裡戰戰兢兢,一時語塞竟不知道該如何說話。

「直兒,你舅舅終究是商賈之人,你以後還是少和他接觸的好,受祿之家,食祿忠君,不與商勾業,這個道理,為父要提醒你多少次,你才會聽的進去,你舅舅常往我們房家跑,他也不過是仗著你爹在朝堂上還有些話語權,然後想以此謀取利益。你娘來說情就算了,現在一家子都跑來幫你舅舅,你們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父親?」房相似乎氣急了,說話語氣也頗重。

房遺直也是被房玄齡三兩句話罵的不敢大聲喘氣兒:「爹,舅舅這次來,並不是為了其他事情要求你,而是,這事兒,實在是,也只有你能為大家想辦法了。舅舅知道你討厭商人,更討厭舅舅做的生意,你看不起他,從來嘴裡都是罵舅舅市儈,但,爹你想想啊,我們房家,已經好久沒有得到聖上賞賜了,每年要不是靠著舅舅那兒還可以分點紅利過來,我們家的日子,比其他家也好不到哪兒去。」

「這句話,是你娘教你說的吧?」房玄齡走過來。穿一身居家閑適圓領紫衣,房遺直是什麼樣的人,房玄齡早就看得清楚,剛才那番話稍稍一想,就知道並非出自房遺直之口,也只有自己家中那位悍妻才能讓兒子前來當說客。

「回去告訴你舅舅,叫他安安分分地做好自己的事,別總想著投機取巧倒賣糧食賺錢,別說是老夫不知道聖上縱容藍田侯屯糧的意圖,就是老夫知道了,也不會輕易告訴他,還有,你再告訴他,他以後要是再踏入房府一步,老夫就讓人將他棒打出去。」房相很有操守地堅持自己做官的原則,簡直是千古清官的楷模埃小舅子求上門要他幫忙照顧,他卻是一口回絕,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在房玄齡一陣有理有據擲地有聲的批判面前,房遺直就是一隻說不上任何反駁言語的菜鳥。他就愣在哪兒,進不得,退不得。

「爹,你當真要和舅舅徹底斷了這層關係?那以後,我們放假地里的東西弄出來賣給誰?舅舅可是從來沒有虧待過我們家呢,就連二弟,三弟平日的花銷,舅舅也是大力支柱的。爹……」房遺直肯定是不會當一個合格的說客,他不說話,房玄齡還能只是發發脾氣罷了,他卻傻傻地將房遺愛和房遺則外面花天酒地也擺上來承托他舅舅的縱容,聽聞此話的房玄齡頓時就火大。

房玄齡那張老臉拚命抽搐著,在外面,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房相,回到家裡扮演的角色不過是丈夫、父親、老師,房玄齡自己已經算做人滴水不漏,不會給任何人抓住他的小把柄,兢兢業業克己奉公,朝堂上的口碑那是極佳的,但,堡壘都是從內部攻陷的,戰爭也是內部戰爭最容易發生,房玄齡自己嚴謹,可是自己之外家裡的其他人,那簡直就是一條條大蛀蟲,他這棵萬年的老樹,也扛不住大批量的蛀蟲啃食埃

看著以前覺得還可以接自己的班,想盡辦法想把他弄到一個更高位置去坐著的房遺直,很少對兒子動怒的房玄齡,幾乎是黑著那張老臉,大聲詬罵:「滾出去,這就給我滾出去?一群不成器的傢伙,你們這是要氣死我,方才開心?」

房玄齡此刻非常羨慕程咬金那樣的武將,兒子要是不聽話,直接上斧頭一陣亂砍,可惜他只是一介書生,就算憤怒到了極點,也不過是逞口舌罵罵兩句就算了,顯然,罵是不能夠消氣兒的,房玄齡都有想殺子的衝動了。

房遺直見勢不妙,也知道,父親肯定是被氣得不輕。看見房玄齡抓住了一方硯台,房遺直的腦子這個時候就靈光了,撒腿就跑,告退一類的客套話,那裡容得了他說上一遍,跑晚了,腦袋就要被硯台開瓢了。

房遺直前腿剛打開書房的門撒腿就跑,後面就跟著一個硯台飛了出來,砸在他腳後跟上,房遺直「哎呀」一身吃痛地叫著飛快逃離,房玄齡已經從書房裡面走出來,看見房遺直逃遁的影子,彎腰拾起地上的硯台,破口大罵著:「沒出息的傢伙。」然後轉身,狠狠地關上了書房的門。

書房這面恢復了平靜,房遺直跑到了挨著書房的偏廳。在哪兒,有一個四十多歲面相清瘦穿著素衣的中年男人,和一個穿著華貴服飾的美婦人在商討著某些事情。

看見二人,房遺直瘸著腿兒,一瘸一拐地走上前去。那中年男人就焦急地走過來:「直兒,這是何故?怎麼好好的,腿就瘸了?姐夫呢,他沒過來?」男子看了看房遺直的身後,焦急問道。

美婦也走來,鳳目中儼然有一絲的不快。

「遺直,你爹是什麼意思?你的腿,怎麼瘸了?」美婦美婦皺起的眉毛,足以看得出她似乎猜到了某些事。

房遺直支支吾吾:「爹,爹他有公事要處理,並沒有見我。孩兒的腿,剛才不小心撞花台上給撞瘸的,母親大人莫要擔心。一點點小傷。」要是房遺直敢說是他老子房玄齡打的,這不是在舅舅和母親面前損他爹的面子么,房遺直雖然不聰明,但還是知道家醜不可外揚。只能打掉牙齒吞肚子里了。

房盧氏,也就是房玄齡的悍妻,房家三兄弟的娘親,盧月嬌不動聲色地皺著眉,望著書房那面。自己的相公,對她娘家的人是什麼態度,她比誰都清楚。

這房二還敢反了不成,越來越不聽話了。非但要開始動手打兒子,而且,連自己這個娘子的話也敢不認真琢磨了。房夫人覺得,有必要和他「談談心」。

「二弟別急,待我去見我們家老爺探探口風。」盧月嬌一面安慰著中年男人,一面大邁蓮步煞氣騰騰衝向了房玄齡尚居的書房。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