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一章何人來拯救房相?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嘴裡蹦躂出「好女婿,一定要照顧岳母哦。」陳華聽著紅拂那狐媚子一樣的聲音,只好硬著頭皮以高出市場價一成的價格收購,然後紅拂恨不得在她這位女婿的臉上狠狠地親上兩口,笑顏改天陳華一定要領著婉兒過去看看他們兩...

香山居士的一首《觀刈麥》,也是李承乾曾經在太極殿念過的,田家少閑月,五月人備忙,夜來南風起,小麥覆隴黃。最適合用來形容,到了小麥收割季節的繁忙。玉山腳下,大片坡地上,金黃色的小麥一層層沿著梯形坡地迎風捲起金色波浪,看著就挺招人喜歡,豐收的季節,就算地裡面有再多的糧食;收穫的過程多麼勞累,天下的農戶都不會有一句的怨言,反而是喜笑顏開幹勁熱火。

天公還算作美,收穫麥子的季節,天氣出奇的晴朗,就是暑氣太重,人待在地里,堅持三個小時就必須休息否則就會中暑。酸梅湯也必須要有專門的人熬制送來,而且每一天早晨是勞作的最佳時機,東邊還沒翻起魚白,頭頂上還有疏星,就必須要開始下地收割麥子,遲了還不行,等驕陽出來,人就受不祝

換上一身藍衣短打裝扮,儼然下地幹活的模樣,高寶藏、李惲杜荷,沒一個人能跑掉,全被陳華抓來干農活收麥子,在家裡他們肯定是不做農活的大少爺,但這兒是玉山一切都要聽陳華的調動,貴族的衣服給這群少年郎脫掉,強迫換上農戶下人穿的藍衣。分工明確,指令和任務也明確,體力弱的負責收割麥子,鐮刀加背簍搭配成為收麥子的裝備,收割的動作也很簡單隻要不是傻子教一遍就會,而且還特彆強調,不能掉麥穗遺落在地里,陳華聲色嚴厲惋惜那可是饅頭,誰掉了,他發現,就讓罰他天天早餐吃饅頭,這懲罰夠絕,立刻被人深刻記住,然後再強調壯勞力負責將收割的麥子扛到玉山腳下的莊子上去翻曬,收麥的過程就是如此簡單,勞累十多天就能完事兒。

當然,勞累十多天就能完事,這是陳華的藍圖規劃。

單單玉山腳下的麥田就有上千畝,還別說遠一點的地方,整個藍田,大半的人都是陳華的食邑之民,哪家沒勞力收麥子,還不找陳華這個侯爺解決問題。十多天的勞作,顯然是不夠的。

不得不說,陳華是一個很富有感染力的演說家,在他吹捧收麥子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並且成功勾上一群小貴族幫他無償勞動,然後每天天不亮就趕著馬車下玉山到麥田裡和山下莊戶上的農戶一起勞作。

藍田侯的玉山開始收割麥子了,遠方的,盧國公李靖家也在張羅著他們家數千畝麥田的收穫情況,胖子家、魏徵家,房玄齡家,老虞家,幾乎可以這麼說,如今時節,全長安都在進行著收麥行動,各家各戶,貧賤或富貴,只要家中有田的,都大肆網羅人手收穫地里成熟的麥子。就連老李也體恤臣下,這段時間,盡量不早朝,讓朝中臣子能夠有時間去忙家裡的事兒。

去年冬天,長安城的雪有三尺之後,這就意味著今年是大豐之年。

收割麥子的活動,大約維持了半個月左右,陸陸續續地,原本遍地金黃色的麥地,以眼見的速度,迅速被收割。一斗斗的麥子,被稱量的器具盛裝著,笑琢眼開的農戶,高興今年風調雨順,地里的麥子交了稅,餘下的還能過一個好年,而那些家有良田萬畝的貴族,也已經在琢磨著麥子收下后,該如何轉手倒賣,好為新的一年家中的收入進項,創造一個比較樂觀的開門紅。

各自都有打算,甚至已經在收麥子的時候就開始著手安排收下來的麥子如何賣出去。

就好比李靖家,陳華那個精神非常好的伯母,她自家地里的麥子還沒收完,就抽空串門到了陳華那兒笑吟吟商談收購麥子的價格。

陳華修倉庫屯糧的消息,大家都知道,而且也在年初的時候和紅拂說過收糧的事宜,畢竟是他女婿,老爺子李靖也有意推波助瀾不管價格貴賤,他們家的糧食是要賣給陳華的,紅拂此番過來,大致談了談他們家今年豐收,地里收穫的麥子比去年多了兩成,家裡面沒有太大的倉庫,晒乾的麥子肯定是要立刻賣掉的,至於價格,陳華肯定虧待不了這位伯母,而且按照米芳菲和他商談的底線,又迫於對方時刻要嘴裡蹦躂出「好女婿,一定要照顧岳母哦。」陳華聽著紅拂那狐媚子一樣的聲音,只好硬著頭皮以高出市場價一成的價格收購,然後紅拂恨不得在她這位女婿的臉上狠狠地親上兩口,笑顏改天陳華一定要領著婉兒過去看看他們兩口兒就扭著腰肢離開了。

臨走時候,紅拂她甚至不顧身份親切稱呼「放肆」地說著:「好女婿,岳母真是愛死你了。你給的價格太合理,岳母太滿意了,等田裡的稻子收了,還賣給你。」紅拂那雙鳳目眨啊眨的,因為陳華高出市場價一成收購紅拂家的麥子,完全是足足白送給她們千多貫錢零花,那簡直就是陳華給紅拂買去一箱的珍珠讓她磨成粉抹在臉上,她能不高興,言語間能不媚一點?

有點受不了紅拂這女人豪放的言辭。送走了他,陳華就駐足在原地淡然地看著,然後嘴角勾起很難察覺的一絲微笑。

他也覺得,自己這位「岳母」太可愛了,真是自己「想」她的時候,她就來了,而且還非常「配合」地幫助了自己一次。

和紅拂談過購買他們家麥子的事宜完了之後,陳華繼續開始自己地里的麥子收割。

第二天,盧國公夫人賣出天價小麥的事在長安城的貴族間開始悄悄流傳,能高價從紅拂手中買麥子的,果然是大家都猜測已久的藍田侯。當然,泄露這件事的,自然是紅拂那個大嘴巴,她永遠是包不住在其他公國夫人面前炫耀自己有好東西的話。明明低調,大喇叭紅拂又犯毛病了,真是怕了這女人。

陳華在玉山修了那麼大的倉庫,堪稱天下第一糧倉,那他肯定是打算今年購買大量的糧食。這一年中,最先收成的麥子,肯定是他收購的重點。經過紅拂這麼一喧鬧,藍田侯大量收購麥子的事,開始瘋狂的流傳,並且已經有幾家開始找上了他,準備趁著價格公道就把家裡的麥子給賣掉。

又有許多貴族驅車來到了玉山,在感嘆玉山書院隱於山水間的飄然雄偉心所嚮往外,那些以前未曾和藍田侯打交道又準備賣有糧的小貴族,經過交談,也把自家的麥子賣給了藍田侯,同樣是高出市場價一成,藍田侯還算個值得合作的人。

一來二去,賣麥子的人多,玉山就熱鬧起來,每天都能看見絡繹不絕的人趕往玉山找藍田侯,不是每個貴族生活都過得滋潤,還是有不少沒落的貴族靠著田裡的物產度日,陳華的慷慨拯救了他們,恨他的人就不那麼多了。

「爹,聽人說,玉山的藍田侯已經在開始拚命地收麥子了,你看我們是不是也要早點動手,今年有好多往年和我們家合作有過的一些小貴族,都把麥子賣到藍田侯那兒去了,我們再不插手,恐怕到最後什麼都得不到。」

相府,這而是尚書左僕射房玄齡房相的宅子。

相府的書房,是房玄齡辦公思考事情的地方,一般沒得到他許可,就算是房玄齡最怕的老婆都不敢闖進來。但是,房玄齡此間正在書房裡面閱覽一封才從外地自己的學生遞來的書信,他的大兒子,也是房玄齡覺得勉強可以繼承自己衣缽的房遺直,非常讓他生氣地闖了進來。

「爹,舅舅就在外面,你還是出去見他一次吧。」

長的並不好看,甚至說有點丑的房遺直橫衝直撞地推開書房門,看見房玄齡正在閱覽書信,這位頭腦簡單,勝在勤學苦讀的房家長子就拉聳著頭,一臉苦逼的樣子:「孩兒忘記了,沒父親大人的允許,是不能夠闖進書房的,孩兒這就退回去。」

房遺直還真傻的要退下,房玄齡把手頭一位得意門生寫來問候老師的信壓在了眾多的書信中:「回來。」房玄齡氣急地呵斥,心裡卻是極為苦惱的。

自己的老婆給他生了三個兒子,大兒子房遺直腦袋有點轉不過彎似乎是天生的老實人,長相就不說了,擔得上難以入目四個字,房玄齡自己年輕時都是個偏偏美男子,這大兒子相貌著實是丑了點眼斜口歪粗短膚黃,二兒子就不說了,外面都說是長安城的碗紈,整天遛狗斗鳥不負正業,三兒子房遺則和房遺愛一樣都是扶不起的,房玄齡也是苦惱無力,也唯有對這個自己都不怎麼喜歡看見他的兒子上上心。

杜如晦以前有杜構繼承衣缽,後來杜構腿斷了,房玄齡還覺得自己這位老夥伴落得和自己官場上後繼無人的下場,但那裡想得到幾年後,杜構又從新站起來了,而且非但如此,就連杜荷那紈子也改觀的不錯.

想到此,房玄齡就特無奈,自己呢?何人來拯救自己?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