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十九章玉山居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眨著眼,那收回去的眼珠子,立刻斷線的珍珠落了下來。 二丫這鬼丫頭,還真是學什麼像什麼?說哭就哭,片刻功夫就成為一個小淚人,見者猶憐。 婉兒雖然扮作嚴厲,其實還是心疼的,她颳了一眼陳華,...

「哎,何必呢?又不是閑著無聊,偏要跟著一起混口飯吃,你說這長安城的貴族,就那麼見不得我賺點小錢么:「

書院西苑大家經常坐下來閑聊的四角亭中,蘇勖和陳華正悠閑地下著象棋,這象棋是經過陳華改良的,以前唐人下的象棋其實只有十二枚棋子棋盤也沒那麼大,下起來幾乎可以說考究不了多少智力,不過經過陳華的改良,象棋變成了雙方各執三十二顆棋子,下起來要想贏一局的難度就比較考驗人的腦力,全玉山書院,下象棋下的最好的不是陳華這個發明者而是才女謝韞,就如同打麻將打的最好的也不是他,才女的腦袋瓜子可靈光了,往往能看到後面十多二十步走法,直接碾壓死陳華啊!

不過下象棋下不過謝韞,打麻將打不過公孫婉,陳華自認自己是愛護老婆的,自家女人當然要讓著不能爭,那就顯得不爺們了,但是別人就不同了,至少蘇勖這老頭在陳華面前就只能淪為扮演菜鳥角色了,他走馬吃了陳華一個炮,陳華平車過去隱藏埋伏,只走了六七步棋招,老蘇就被殺的潰不成軍,然後全軍覆滅,只剩下一個光棍老將被陳華開過去的軍隊群毆。

「誰知道,你小子,是好心,還是歹意:「

蘇勖被殺敗,報仇似地挖苦了陳華一句,然後道:「那日,你讓老夫下去打聽的那種黑乎乎叫石油的東西,據說出長安往北方以前的梁國附近地上常年冒出黑色粘稠的泉水人畜不能食用,或許就是你要找的石油,可以先派人去看看情況,再回來再做打算:「

陳華對以前自立的小國,現在具體是在什麼方位他根本就不知道,不過至少蘇勖找出了有關石油的線索,已經邁出去第一步了,接下來陳華肯定就要準備讓高寶藏帶著穿山甲過去現場勘測后另謀他算。

石油是工業革命的血液。雖然現在儘管石油的用處還不是很大,但早千八百年挖出來進行研究,這個社會不知道要前進多少步,未雨綢繆,總勝過土豪拿著槍炮撬開你的國門,你還用火藥造鞭炮,不鬧大笑話。

聊了石油,又雜七雜八聊些其他的,包括蘇勖也提到了書院最近學生的情緒都不好,主要是伙食方面弄差了,無關緊要的,工作的,生活的,最近長安比較時興的八卦,包括那支很火的狂獅蹴鞠球隊都聊了些,光聊天也不是事兒,兩人坐著準備再下兩盤棋,反正下午都沒課可教,然後,遠處,捧著一盤裝著烏黑桑葚的二丫悄悄地遁了過來。

如今,山上,山下滿山都是桑葚,每天二丫都要吃的一個嘴巴烏黑烏黑像是上了墨一樣才回來,陳華告誡過多次,桑葚吃多了會中毒,牛二丫偏不信,還拿出毒女程鈴鐺的話說,她就是吃桑葚長大的怎麼沒毒死,完敗這兩個學院的一姐,陳華就懶得說教她們,反正程鈴鐺那毒女號稱什麼毒都可以解,陳華也不當那個壞人,到時候把這一大一小兩個女人都毒死了最好,整個玉山就清凈了,當然,這只是氣話。

一盤裝著洗乾淨烏黑髮亮的桑葚被二丫端了來,卻是放在了蘇勖的手邊,並且嚴重出賣了陳華這個老爹,二丫乖巧地說道:「蘇爺爺,你嘗嘗,新鮮才摘下來的,毒不死人,可以吃的:「

已經長了一歲,青春活潑可愛模樣少女的二丫說話,明顯就是和某人過不去,說完她還白眼兒了某人兩眼,似乎記著仇呢?

蘇勖這老頭倒是沒和誰客氣,一個勁兒抓著那飽滿的桑葚塞嘴裡意猶未盡的樣子,口乾舌燥的陳華幾次想伸手往盤子里抓兩顆解渴,可惜二丫像是湊准了時機,陳華的手剛剛伸出,二丫立刻端著盤子遠遁。

「好你個二丫,連老爹,你都改欺負了是不:「公孫婉已經正式收了二丫當女兒,陳華也就順理成章成為了二丫的爹,不過二丫還不習慣叫陳華爹,所以在前面加了個老字,於是陳華於二丫面前就稱老爹,他還偏不信自己一向仁慈的性格,還管不住這個玉山一姐了是不,他把眉毛皺著,臉也板著,倒是真生氣的樣子,心裡卻想著,二丫那小丫頭,一準兒肯定乖乖就範過來乖乖孝敬,吃准了她。

哪知,這想法只是陳華一廂情願,二丫遠遠低嘟著嘴巴頗有委屈,眼珠子都在眼眶裡打轉了,似乎只要陳華語氣再重一點就能落下來似地。

「明明,是老爹先欺負二丫的,二丫那裡欺負老爹了,老爹說桑葚有毒,不讓二丫吃,那既然有毒,老爹怎麼還要吃:「

「老爹我是說,桑葚吃多了有毒,適量吃一點,還是可以的,還不快給你老爹我拿過來,小心等會兒真抽你屁股:「

陳華做了個甩巴掌的動作,二丫那面聽后,立刻笑琢眼開,就連淚珠子也立刻收了回去,奧斯卡小影后啊!頗得他老子陳華的真傳。

「嘻嘻:「二丫歡快地跑來:」給,老爹,這都是大桑葚,可好吃了,為了摘到這盤桑葚,二丫膝蓋都摔了一跤:「

像只小蝴蝶般歡快的二丫飄到了陳華身邊,雪白細小的手兒給他挑選最飽滿的桑葚送到他嘴裡,陳華恣意享受著女兒的照顧,暗嘆有女兒真好,以後要生十個八個女兒。

舒服地享受著二丫的服侍,陳華催促老蘇趕快下棋。

丫的,下棋速度越來越慢了,陳華都不好意思說老蘇。

公孫婉從遠方漫步走來,穿著藍布素衣的她高盤的頭髮看起來端莊賢淑。

公孫婉手裡面拿著一截專門用南山的竹子做成的棍子,棍子二丫的噩夢,陳華常戲笑那棍子是教育人的黃金棍。

看見二丫,公孫婉就嚴厲地呵斥,頗有母親看見女兒頑皮想要言從身教糾正她所有的錯誤。

「二丫,還不快過來,你又跑去山下摘桑葚了:「

「唔,我,我,娘,是爹他要吃,才讓女兒去摘的,唔,你要打,就連著爹一塊兒打,因為,養不教父之過:「二丫委屈的眨著眼,那收回去的眼珠子,立刻斷線的珍珠落了下來。

二丫這鬼丫頭,還真是學什麼像什麼?說哭就哭,片刻功夫就成為一個小淚人,見者猶憐。

婉兒雖然扮作嚴厲,其實還是心疼的,她颳了一眼陳華,氣兒也就全部轉移到陳華身上去了,畢竟,當母親的,還是願意聽女兒的解釋,而把責任怪罪到苦命的爹身上,況且,陳華這個爹,的確有點不像個當爹的樣子弔兒郎當,指揮二丫去摘桑葚肯定幹得出來。

陳華嘴裡面被二丫早早就灌滿了一嘴巴的桑葚,那裡說得出話來解釋,他來回瞪了這對母女兩眼,尼瑪,這是躺著也中槍啊!陳華心裡可鬱悶極了。

與之下棋的老蘇看了看婉兒,又看了看二丫,最後看著陳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嚴母,劣女,還有自己這個頑父,這一家子,當真是喜慶,更喜慶的,幾個月之後,又有兩個小活寶要來到玉山,老蘇覺得程丹陽說的頤養天年就是在玉山這個大環境下享受許多的小樂趣,享受著透著一股子安靜祥和,還有親情嬉鬧的玉山,從現在,住到老死,肯定都是幸福的。

ps:玉山居,算是有了一個結束了,接下來會更精彩,唔,更新晚了求幾朵花花。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