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十八章屯糧運動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子做,就讓多少人猜不清楚了。 長安城的貴族雖然不屑經商,但他們背後的家族,總是有些不入流的子弟和商業掛鉤,有些家的利益,多少和糧食方面有牽連,災難之年,或許會通過某些渠道先屯糧然後倒賣牟利,但...

三月穿三樣,四月上蚊帳,當然,這是形容天氣炎熱,由春季轉夏季蚊蟲開始多了起來的諺語,過了清明才半個多月,天氣就越發炎熱了起來,壟上的小麥也以看得見的速度一天天開始變得金黃,麥子成熟的味道越來越濃,當然,也預示著,擁有一千三百戶食邑的陳華可有得一段時間要忙了。

離曲江池舉辦的那場詩會已經過去了很久,大多數人只記得最後的詩魁是玉山書院的藍田侯,至於其他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任何宣傳的沸沸揚揚的事,只要發生過後,人民會很健忘地將之忘掉,然後從新開始美好的生活,這就是長安城的貴族,永遠不會停下追逐新鮮玩意兒的腳步。

據說最近長安城流行蹴鞠,許多貴族常常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甚至還非常超前的玩起了賭球的運動,有一支背後東家並不明確好像叫狂獅隊的球隊,最近風頭正火,連續贏了十多場蹴鞠球賽,成為長安城蹴鞠賭球玩家押寶的熱門球隊,大有穩壓博藝軒大老闆李倩雪的英姿球隊趨勢。

這些都是長安城的八卦新聞,遠居在玉山的陳華消息閉鎖,又很難得回長安一次,自然就不知道這些事情。

向老李兜售的草根馬賣出了天價,然後投入牧場運營中,小批量的資金反饋回來,加上牧場又買了南山腳下其他荒廢的山地,種植牧草擴大規模,玉山書院那面,這麼龐大的一個機構拖後腿,老李又不給多餘的補助,久而久之陳華的債務就多了起來,原本他還有點小閑錢過日子,偶爾串門去幾個老狐狸家打麻將,但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現在的他已經是負債纍纍,大的不說,就欠了一屁股那個一口一個好女婿,精神越來越好打扮越來越時髦的紅佛干岳母那幾萬貫錢,陳華就不知道多久才能還完。

還不止李靖家,洛陽大富商米芳菲那兒也欠了不少,杜構那兒也有點,程處默他們家肯定也跑不掉,總之,和陳華有關係的人,陳華都欠著他們的錢。

總之,用他的話來說,負載的日子很不爽。

陳華外債那麼多錢,都不知道他用在那兒去了,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陳華總是喜歡四處串門開口閉口就是借錢,弄得以前一群很好的牌友見著他都躲,陳華窘迫的借錢生活,連累二丫最近連吃糖的零花錢婉兒都不給了,玉山書院的伙食,也整體開始下降,以前每天都能看見山下莊戶上買來的雞鴨蛋肉,現在幾乎就是青菜和春蘿蔔乾菜之類的素食,學生頗有怨言,大抵都在討論玉山書院是不是陷入財政危機,他們可都是教了學費的,不能受到吃不飽的待遇啊!

書院的學生頗有怨言,但伙食依舊是沒有任何改觀,此事也就撩在那兒學生們下課後茶餘飯後的閑談,不過談論的最多的卻是明明書院已經陷入財政危機了,眼看著就要經營不下去了,院長大人居然還讓工匠在玉山西面比較乾燥荒寂的土地上拔地而起修了幾十座用來屯糧的圓形大倉庫,有洛陽來的學生還形容過,玉山西面的屯糧倉庫,比洛陽的天下第一糧倉都還要大。

尼瑪,院長大人這是又唱的那出啊!

偏偏已經沒有錢了,還要修幾十座巨大的圓形倉庫準備屯糧,看來院長大人借錢估計是為買糧準備的,大家都不明白院長大人此舉是何意,就連長安城裡,也有不少人看著玉山,暗地議論這藍田侯又要搞那出。

按照現在的情況,飢荒、災難、戰爭,都沒有在最近一兩年內發生的可能,把糧食屯起來,到最後成為了老糧,價格肯定會比收購的時候低至少三層,藍田侯是在做賠本的買賣,但他依然有膽子做,就讓多少人猜不清楚了。

長安城的貴族雖然不屑經商,但他們背後的家族,總是有些不入流的子弟和商業掛鉤,有些家的利益,多少和糧食方面有牽連,災難之年,或許會通過某些渠道先屯糧然後倒賣牟利,但現在這條渠道都還沒有傳,那個住在玉山的藍田候就開始大規模地修倉庫準備屯糧了,這是致盲信號,還是藍田候有未卜先知能力,讓許多想跟風的人為難了。

多少人,都在看著玉山,看著那些屯糧的倉庫一天天修建起來躊躇不定,這時候,一封民間檢舉藍田侯肆意妄為私自修建糧倉屯糧的舉報送到了御史台負責接收風聞奏事的機構,也就是所謂的處理民間舉報然後彙集向聖上報告的組織,接到舉報后,負責風聞奏事那幫子人,根本就沒有任何商量餘地,甚至頗有十萬火急的將這份舉報上奏給到了老李的兩儀殿。

藍田侯,居然修倉庫大肆屯糧,也是公然觸犯律法的事,應該受到應有的懲罰。

負責送這封檢舉陳華屯糧,然後要求聖上對此懲罰藍田候的御史台巡按頗有高興,覺得自己抓到了一個侯爺的認真不苟柄秉公處理一定會受到聖上的表彰,結局卻是莫名其妙地,那位負責傳遞民間舉報的御史台巡按被貶到了南方,基本上可以說,這輩子再也回不來長安了。

從宮裡面反饋出來的御史台某個檢舉藍田侯屯糧被貶的消息,立刻清晰地竄入許多盯著糧食這快肥肉上的貴族,本來藍田侯玉山修倉庫屯糧,長安城貴族早已人盡皆知聖上肯定也是知道的,如果按罪論處,藍田侯肯定免不了責罰說不定丟腦袋都有可能,但偏巧有人檢舉他居然沒有被責罰反而那人被貶官了,這足以說明,聖上是知道藍田侯屯糧一事,並且並沒有阻攔,反而是大力支持。

經過這麼一分析,事情就立刻清晰了。

或許,未來的一年半年之類,糧食將會無休止的瘋長。

然後,長安城許多打著糧食生意的貴族,立刻就像貓兒聞到了魚腥味,立刻歡呼雀躍起來,並且也私底下開始小範圍地盡量不會惹怒聖上地修起了小倉庫,準備也屯一點餘糧,一場由陳華髮起的個人屯糧開始大範圍的變成了一個屯糧運動。

他們所有人都認為,糧食,一定會買高價,這是聖上那兒傳來的意思。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