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十五章每個女人都有自己欣賞的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將它捧得很高,沒辦法,亦可以說,陳侯這首應景而作的詩多少和朝政掛鉤的官方上一定是大力推崇,也可以那麼說,今年詩會魁首的詩,應該是《曲江》無異了,這是已經誰都無法左右的事。 老李亭子這面,一個勁...

一首《曲江》就像投入平靜湖中的小石子,很快就濺起了一圈圈的波紋。《曲江》這首詩,出自詩聖杜甫,那個一字一句,寫的都是民生疾苦的詩人,遣詞造句的層次應該說是曠古爍今無人能及的。杜甫的詩中,諸如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此類看得開的句子太多了,隨便拿出來一首都能震住全常

陳華寫了首《曲江》,老李這面,也不是先前那種拿不出詩的尷尬局面,當然,整個詩會,話語權最大的自當是老李所在亭子中,一個個位高權重的大佬們,此刻他們倒是不吝嗇作為一位品鑒人,對陳侯此詩大肆讚賞宣傳。

一首詩,能否傳世,拋開文辭精美卻是上佳詩作,還要有人捧,才能夠被諸多人熟知,人氣自是不能缺少。《曲江》一詩,自打出爐之後,朝中的文臣們,就一個勁兒的將它捧得很高,沒辦法,亦可以說,陳侯這首應景而作的詩多少和朝政掛鉤的官方上一定是大力推崇,也可以那麼說,今年詩會魁首的詩,應該是《曲江》無異了,這是已經誰都無法左右的事。

老李亭子這面,一個勁兒的稱讚好詩,實乃不可多得的傳世作品。這樣的評語,很快就四下擴散,一會兒的時間,整個詩會所有人的人,都有幸目睹藍田侯當即作的《曲江》。

弘文館那面,老虞和孔穎達歐陽旭幾位大儒本來是打著出來散心踏春的,開心了寫兩首詩出來應景,馬周那首《浮江旅思》才寫出來的時候,的確是受他們推崇的,也認為馬周終於能當魁首的,但自打現在又傳來陳華寫了一首《曲江》,這邊幾位文學巨擎瞭然於目之後,無不為《曲江》「這小子,遣詞造句的功夫,老夫也自愧不如埃」老虞讀著「且看欲盡花經眼,莫厭傷多酒入唇。」搖頭喟嘆,陳華那小子,才多大的年歲,怎麼就有如此深厚造詞功底。天生就會,肯定是沒有人會相信,只能說明,教導他的老師,是一位真正的文學巨巨擘。

孔穎達、姚思廉,等也無法從《曲江》中,找出任何一處欠妥之處,也就只能說,全詩寫的似乎有那麼點暗喻繁華衰敗的影子在裡面,寫詩的人自己,也看著如此殘春景緻無能為力,才只道何用浮名絆此身,來以此做無奈嘆息,當然這是往大的方面說,甚至還影響到聖上的心情,如今國富民強那有衰敗景象,自己等人的猜測無非是個人品鑒的出來的,真要有板有眼抨擊侯爺較真了,吃虧的估計是反對者。

幾位巨擎中,最淡定的當然要數歐陽詢了。

這老頭似乎早已認定陳華寫詩,肯定不是無法入目之作。《曲江》此詩,還算看得過去,但沒有《春江花月夜》那麼唯美,歐陽旭不是很喜歡這種類型,給了一個極好就懶得評論。

至於,國子監,崇文館那面,當然是貶言《曲江》沒有馬周的《浮江旅思》,這群人,當然不會讓玉山書院那面把魁首搶了過去。

挨近湖邊,李淵團隊,和玉山書院的人,自是也聽聞了《曲江》此詩。玉山書院的學生,似乎都已經習慣他們的院長大人提筆就能揮毫潑墨的驚艷表現,對《曲江》此詩,只是眾人傳唱了一會兒,有的覺得院長大人失了水準,有人覺得華哥兒種田種上癮了,都想著歸園田居了。

當然,也有例外,就好比謝韞,她覺得,陳華的《曲江》寫的挺好的,有種淡泊在裡面,經歷了家族劇變的她,如今已經喜歡上了安靜淡泊的日子,尤其是在有了肚子裡面的孩子之後,更希望陳華能夠一直待在玉山教教書種種田,一輩子遠離長安繁華最好,因為再顯赫的家族,都會有衰敗的一天,江南八大家族亦是如此。

玉山書院的人,都認為,陳華能寫出一首壓過馬周的《曲江》是理所當然的,但別人就不那麼認為,尤其是李淵團隊裡面幾個長安城寡居的婦人,這些都是李倩雪特意請過來陪伴李淵的,他們的夫婿都已經隨著大唐的建立成為一堆白骨,並沒有改嫁的她們一躍成為一品或者二品誥命夫人,然後一群寡婦領著面首或者門客或者和尚四處遊玩恣意人生。這些婦人中,也是有看上了馬周的,其中有一個長的頗有姿色身穿紫色宮裝的婦人還為了《曲江》一詩為馬周打抱不平,大有拉攏一幫女人就妄想可以支持馬周。

但是,這群女人,或許是上心了,唧唧咋咋想要結伴去那面亭子問一句為什麼《曲江》一詩好在那裡,可馬周就顯得不爭氣了。他讀過《曲江》之後,先是淡然一笑,然後恰到好處地問長廣公主:「寫《曲江》的藍田侯,就是公主先前提過的那位頗擅詩文的才子?」然後自愧地喟嘆:「我不如他1

馬周倒是爽直之士,李倩雪精明亮麗的眼光閃爍著,他覺得這個傻書生馬周挺有趣兒的。掩著嘴,呵呵直笑:「本宮還沒見過,認輸,認的如此徹底的。說你是腐儒,還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腐儒。」

李倩雪這一笑,胸前巍峨的白兔就顫顫巍巍欲要蹦跳出來似地。她穿的本來就是露胸宮裝,已然頗具魅惑力,馬周不敢直視這個風姿迷人的女人,低下頭,愧言道:「輸就是輸,贏就是贏,讀書人,如果連沒認輸的勇氣都沒有,那才叫枉費讀聖賢書,叫別人恥笑了去。」

馬周說的大氣凜然,李倩雪強忍著不笑,含春的杏眼剮了眼馬周,顯然是愛極了這個又傻又呆的儒生。

武輕眉在旁邊念著那首《曲江》幾乎是入了迷,陳華準備寫詩的時候,她就開始期待,寫完之後,她的期待變成了欣賞,純粹的欣賞這麼一個人和他寫的詩。就和李倩雪欣賞馬周的呆傻直性,武輕眉欣賞陳華的無疑就是他身上諸多新鮮的東西。

ps:嗯,後面應該還有三章吧。努力中。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