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十四章《曲江》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萬點,並不是每個詩人,都能抓住這些特點精準地寫成文字,憑這點,也可以看出一個詩人是否有浪得虛名的頭銜,有了這頭兩句不錯的開頭,那麼整首詩,應該是極不錯的,於是大家索性安靜等著。 寫詩其實就像...

陳華敲詐了胖子家藏的美酒,又從房玄齡那兒敲詐書法字畫,都是往前幾個朝代名家之作,魏徵手頭上比較窮,陳華只是象徵性地從那吝嗇老頭身上敲了一個三彩瓷。

小小博弈,最終以陳華敲詐了數位老狐狸喜劇結束。

頗為奇怪,以往為了一點點小利益,就敢在朝堂上當著老李的面耍潑皮打架罵人的這群老狐狸,今天居然在陳華小小的敲詐下忍氣吞聲,估計他們也心有自知,早就打著破財能免災的心態,多少能拿出一點心意出來感謝陳華,不然換做平日,早就跳起來罵架了。

該得的好處,陳華已經得到,胖子自然就不怕他拿了實惠不辦事。

「賢侄,你看,眼下詩會也快結束了,那,這詩,你還寫不寫?」

胖子雖然是試探性地問了一句,但其他人的耳朵都是豎起來的。生怕陳華要是敢說一個不字,那麼眾怒之下,可想而知,大家一致把矛頭對著陳華腦袋,這份壓力可就重了。

「愛卿,也就隨興作一首吧。如此盛事,當傳為佳話。」老李給出的評價還頗高,居然叫陳華隨興作一首詩。主要是李淵那面高調的絲竹管弦靡靡之音,讓老李心裡多少是極不舒服的。雖然他可以容忍李淵偶爾耍耍老人家的小脾氣,皇宮裡面打打鬧鬧不接見自己就算了,但爭強好勝的心總是有的,不然老李怎麼會有那麼大的決心,讓還在壯年的李淵就退居二線。

陳華當然摸得清楚,管著自己身家性命的老闆是個什麼樣的人,他需要你的時候,就必須義無反顧地站出來,況且自己坑那些老狐狸的時候,老李不也什麼話都沒說笑吟吟地看著任他「胡作非為」么?聖恩眷顧,也是對有用的人準備的。至於老李期待的寫詩,陳華自己不畏懼的,他還不相信,在場的有那一個人,能夠以一人之力蓋過他的整個盛唐之才。

「伯父,剛才你說那馬周寫了首,什麼江?什麼思?」

「《浮江旅思》0「嗯,那賢侄,也來一首什麼江,什麼思的,全當是娛樂,娛樂而已,寫差了,還望各位叔伯某要見笑。「在這群孫子都有了的老狐狸面前,輩分上都要矮一截。陳華略感無奈,搖頭喟嘆,一首古詩,從他嘴裡款款而出。

陳華也不打算抄一首太耀眼的千古名詩,雖然他未曾聽過那個馬周寫的《浮江旅思》,但要當即念一首出來,斷然是難倒不了他的。

既然大家都期待,陳華自是不能太吊胃口了。腦子裡面僅僅是想了一會兒,然後就念出了詩的題目。

「《曲江》。「「嗯,詩會的地點是曲江池,藍田侯這首《曲江》,應該是他臨場發揮的吧。「許多人的心裡,如此想著,也有點難為藍田侯了,馬周那首《浮江旅思》顯然是打好腹稿的,而藍田侯就好比曹植要七步作詩,面對的壓力可想而知肯定不校

既然詩的題目《曲江》已經出來,那麼接下來,就是正文了。老李和一群大臣都側耳聽著陳華的下文,也沒讓他們久等,同樣也沒有讓他們失望,只是眨眼功夫,別人眼中,陳華所謂「臨場發揮「的詩文,還算有個不錯的開頭。

「一片花飛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

頭一句,看不出整體的大概意思,似乎有點惜春的味道,並無特別出彩之處,只是看得出,藍田侯文辭方面,已然頗有水準的,花飛、萬點,並不是每個詩人,都能抓住這些特點精準地寫成文字,憑這點,也可以看出一個詩人是否有浪得虛名的頭銜,有了這頭兩句不錯的開頭,那麼整首詩,應該是極不錯的,於是大家索性安靜等著。

寫詩其實就像唱歌,越往後面,就越是最煽情的段子,有了第一句,第二句,也就很快隨上。

「且看欲盡花經眼,莫厭傷多酒入唇。」

這第三四句,應該是隨著第一二句看到飛花滿天,然後繼續花心思濃墨形容「惜春」,然後又借來美酒痛苦的地喝著。別人都是形容春天的美好,春日的溫暖,就好像先前的虞世南的《詠風》國子監某位學子的微風細雨燕子斜,這都是多麼唯美的畫面啊,唯獨這藍田侯,一個飛花落盡還不夠,還要送酒入唇,暗喻借酒消愁。

他丫,是不是存心讓大家都跟著他的詩,然後認識到春天即將過完,然後大家的心情都變得不開心才罷休?這藍田侯還沒開始喝酒,都已經呻吟愁苦了,喝了酒,那還不哭著喊著春天啊我如何才能將你留住?

當然,這個時候,自然是不會有人跳出來打斷藍田侯進入寫詩狀態的節奏,他後面的詩,就算寫差了,都沒有人敢半路殺出來指點一二,因為老李肯定會砍了那人。第三四句出爐,餘下的詩文,其實也不用一句句的念,陳華索性,一次性全部拿出來。

「江上小堂巢翡翠,苑邊高冢麒麟。」

「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

從寫詩開始,到七八句全盤道出,也不過少頃時間。而陳華所謂「臨場發揮」的這首《曲江》也總算是整體出爐了。

「一片花飛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

「且看欲盡花經眼,莫厭傷多酒入唇。」

「江上小堂巢翡翠,苑邊高冢麒麟。」

「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

詩,也算寫出來的,不過好不好,總的看聽客的賞析程度。

寫完了詩,陳華坐在了老李特賜的凳子上,他倒是一派悠閑,順便吃吃宮人送上來的果蔬葡萄美酒也順便喝一杯。老李和其他大臣則是一陣疑惑,然後唰唰唰,就像看妖怪似地看著他。

「有你這麼打擊人的么?馬周那首《浮江旅思》和這首《曲江》比起來,簡直就差太多了。」

這是胖子心裡的想法。他越看越覺得陳華是個妖怪,隨便寫一首詩,都是如此震撼,真不知道他認真寫詩的時候會得出如何流傳百世的詩文。

魏徵稍微寬容點,陳華寫的《曲江》他聽了,覺得寫的不錯,他特別喜歡那句「江上小堂巢翡翠,苑邊高冢麒麟。」,哈,這小子不會在罵他們這些老狐狸,生前高朋滿座,可以在曲江池上的豪華亭子中享樂,死後和曲江周圍那些山上的高冢一樣成為兩尊石麒麟?

當然,要說此間最看不慣陳華這首詩的,自然是陳華的大老闆,老李,李世民。

儘管陳華寫了一首足以壓過馬周的詩,但老李心理面就始終在哼哼著。

「哼,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你倒是樂得逍遙。」

老李的小脾氣上來,就是一頭龍啊,他最看不慣的就是陳華這種態度。年紀輕輕的,就有如此看透的態度,這江山社稷還有誰來扛著?

ps:寫斗詩的橋段,其實是挺難的,要查找好多的資料,苦熬著,還算寫出來了,各位大爺,覺得不錯,看個賞唄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