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十二三章坑了我的,都要被坑回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獨醒的姿態,受表揚的自然是陳華。坐船到了波心島,報上面聖的請求,那個最近長著青春痘的小高公公匆匆去又匆匆回,低眉獻艷言語頗歡,老李大抵是答應了見自己,特委派高公公前來迎接。 「侯爺可來了,聖上...

面見老李之前,其實陳華都已經在曲江池某個茶亭中小坐了一會兒,其間還和大神棍袁天罡閑聊扯淡,無非都是堪輿相術類的,只要不提到那個所謂的陳玄風和天門,陳華大抵還是願意和這老頭談話。袁老頭還不算浪得虛名,說什麼都頭頭是道,當然他也提到自己騙來的如今已經自立門戶的弟子,陳華並不陌生,太史令李淳風,老李的職業相士,專門為帝王家選墓地修宮殿的,師徒兩人有十年不見了,袁老頭唏噓感慨,言語中多有悔恨,至於個中具體原因,局外人不明白,總歸是聽著就是了。

國子監主導在波心島舉辦的詩會,陳華自然是知道的。可是他不願意參加那種談笑有鴻儒,來往無白丁的上流人士聚會,多少是排斥拖時間不想此刻找老李商談南山牧場的事宜。但那群人也太能耗時間了,陳華在曲江池外從上午坐到了下午,都不曾聽見有人傳言那面的詩會結束,估計詩會晚上也是要繼續進行的,說不定就像流水宴一樣大擺三天三夜,陳華索性也只能提前去叨擾老李了。

老李現在是南山牧場最大的隱藏買家,那批吃草根的馬因該是要急於脫手交給老李自己去運作的。也可以說得上是關乎國家的大事,此刻去找老李,要是真要較真,眾人獨樂我獨醒的姿態,受表揚的自然是陳華。坐船到了波心島,報上面聖的請求,那個最近長著青春痘的小高公公匆匆去又匆匆回,低眉獻艷言語頗歡,老李大抵是答應了見自己,特委派高公公前來迎接。

「侯爺可來了,聖上此刻正想見你。」高公公女人的聲音,每次都能人陳華渾身冒冷汗。一個男人,被弄成女人的特徵多少被辱沒的。

陳華自是不明白老李現在的窘迫,身邊那麼多大臣,點名寫詩娛樂,居然沒有一個人能夠寫出來,陳華的到來,多少讓老李心理面有了底氣,至少,這小子,總不會臨陣脫逃,說不定還能給他長臉。

當然,陳華自然想不到老李已經把重任交他頭上,他心裡可使勁兒罵著高公公那句拍老李馬匹的話,老李會想自己,天大的笑話。

高公公領路,吸引焦點自然就多了。

一路而來,熟人看見不少,自然也就啄一招呼著。不過,自陳華走過之後,議論聲就頗大了。

藍田侯此間居然來了?

許多人詫異,今天自詩會開始,都沒出現的藍田侯,此刻居然來到詩會現場,他是來參加詩會,還是別有他事,大多數人都猜測,估計是來參加詩會的吧。

畢竟,大家也是知道的。

藍田侯上面可有錦繡文章三篇擺在那兒,寫詩什麼的,自然是不懼任何人的。

來到老李所蒞臨的亭子中,諸多熟面孔,寒暄自然就免了。

不過,有點奇怪,怎麼今天,各位平日尊稱的叔叔伯伯看自己,就像親切看好女婿上門,眼光中止不住的讚許認可。別人這種眼神就算了,陳華肯定認為那是對方故作親切,但偏巧,魏徵那剛正不阿的人鏡,居然也是一副看好女婿的模樣。

奇了怪哉!

魏徵可是出了名的打死不投降,要他獻媚示好,八成是挖好坑等著自己跳進去,他才會捨生當誘餌。

陳華暗附,自己不會成為唐僧,掉進了一堆手拿刀俎的狐狸窩裡面去了吧?

有些時候,你心裡害怕什麼,老天就會給你上演什麼。

果然,第一個開頭和陳華說話笑容燦爛人畜無害的胖子腆著大肚子慢悠悠站出來說著:「賢侄可來的正是時候。你要是晚來一刻,憐見老夫等要愧顏埃」

胖子說的可憐,他此舉,亦是博得陳華的同情,當然也在老李面前承認他們的不足。減輕老李的怒火。

陳華愣住,胖子這是唱的苦肉計,還是借刀殺人啊?

「伯父此言從何說起?「飛快轉動腦袋,小心翼翼回答胖子。

胖子感慨:「素聞賢侄頗擅詩文,若論才學,當屬賢侄上有錦繡文章三篇,下有無題詩三首傲物。方才太上皇那面的御史台監察使馬周寫了一首《浮江旅思》,聖上尤為喜歡,許諾朝中諸位大臣,附一首成就雙絕佳話亦有重賞,只可惜,文辭方面,吾等實在是頗有欠缺,此等喜慶之事,自是賢侄可擔當重任,還望賢侄莫要推脫。」

瞧瞧胖子說話多有水準,把老李威逼寫詩,說成重賞許諾成就佳話,把他們本該承擔的重擔子,一下子過度到陳華身上。先是一陣猛烈的稱讚,然後說出聖上的期望,最後,陳華就算想拒絕,他都找不到借口。

像胖子這種老狐狸,他說一句話,就能把你所有的退路說死。陳華難道回絕自己不會寫詩,或者自己今天寫不出詩,當然,他倒是不怕死說出來,然後迎接老李安奈許久的狂風暴雨。

稍稍權衡,就知道個中關係多麼厲害。

這似乎是老李和李淵的慪氣,然後引起的連坐關係。

既然是老李和李淵的對戰,身為老李的臣子,替君王分憂是分內事。

所以,詩自然是要寫的。而且,還不能寫差了。

但是,陳華當然不能那麼很傻地,就答應了寫詩,他可不能讓別人坑了一道就忍氣吞聲,多少還是要收點利息回來的。

「嗯,那個,伯父,上次饒那種酒,叫什麼來著?唔,怎麼能忘記了呢,如此好酒,現在我都還想著抽空去伯父家蹭吃蹭喝。「很兀禿的,在這個別人都注視著陳華的時候,他居然把話題閑聊到了一些吃喝的東西上面。許多人不明白他這是何意,私底下都在討論藍田候是不是故意為之的轉移話題。

別人還不明白,經常坑人的胖子,那是秒懂埃立刻笑呵呵道:「改日老夫叫沖兒給賢侄捎去兩瓶。反正老夫府上還頗有許多,賢侄既然喜歡,老夫豈能有不舍的道理。」

胖子這句話,也就把陳華的目的說的露骨了,各位大臣也明白了,原來這藍田侯還想趁機乘火打劫啊,寫詩他可以寫,但不能就這麼替大家解決危難,畢竟天下沒有白費的午餐。

於是,很奇怪的一幕出現了。但凡陳華目光望著的每一個大臣,他們都或多或少偏過頭躲開。並且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不禁逗得老李大笑,連陳華都感概,真是一群吝嗇鬼。坑他的時候,說的那麼理直氣壯,被坑的時候就哭喪著臉,大唐朝的朝臣,真是一個個奇葩。

ps:十月份,恢復更新,九月實在是沒有辦法,停電停網,沒存稿,只能保證一天一章,有時候還斷更,真心對不住了。祝大家國慶節快樂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