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十一章語不驚人他死不休(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的核心人物杜荷,完全就不拿臉面和名聲當回事兒,厚臉皮笑著,什麼事都當沒發生,至於別人說他剽竊,杜荷心裡竊笑,對方也就是說說而已,真要找到證據,花八輩子的時間去找吧,自己不反駁,不站出來據理力爭,其實...

杜荷那首長相思,頗受歡迎地被人傳唱,很快就傳遍了整個詩會現場,就連老李那面,也大肆討論這首詩的精妙,群臣中,杜構也混在裡面,杜荷的表現,他還算滿意,至少這敗家子,現在不會丟杜家的臉面了。

「杜公之子,倒是頗有才學,如此年輕兒郎,以後當為國家棟樑。」老李耳提面命地將杜構喚自己身邊,顯然是看上了那面衣冠獵獵的杜荷,道:「杜公辭世,都說長兄為父,朕今天給想給杜府說一樁婚事,朕膝下有一女兒,已到了出閣年歲,朕常念及杜公忠勇秉直,杜家滿門皆是忠義之臣,尚以公主下嫁杜府二郎,不知愛卿意下如何1

暗想杜荷那廝也的確是到了婚配年輕,而且又是聖上主婚,娶的人還是公主,就算那公主或許是李藍藍一類的潑婦,杜構這個大哥,也只能當即答應,而不是婉言拒絕。

「這,臣下,一切全憑聖上做主。」杜構哪敢替杜荷反對,先答應了再說,不過,想想,聖上已到了婚嫁年齡的女兒也有幾個,就是不知道是那位公主,最好是嫻熟的,家裡養了個嬌生慣養,又潑辣悍婦的公主,那是家門不幸埃

老李笑呵呵地就這樣賜婚了,周圍的朝臣也一派祝賀,大有恭喜杜構及他弟弟杜荷,聖恩眷顧一類云云,。

雖然當唐朝駙馬這個苦逼差事,都被唐朝的男人們看作犧牲最大的幸福,只為成為公主一個人的駙馬,但生活必須就是有付出才有收穫,至少和天家成了姻親關係,這樣的家族,在長安城可謂實打實根深蒂固,畢竟在場的諸位重量級朝臣家中,或多或少有個不入流的子弟娶了老李的女兒或者姐妹什麼的。

這就是政治目的了。

老李所在的亭子中在討論嫁公主的事,而且還比較火熱,大有今天提及,明天就把事情辦了,詩會什麼的,他們還真不那麼放在心上,但是,那邊,坐在花叢中國子監和崇文館串通一氣的人,就不那麼氣定神閑宛如賞心風景討論婚事的一群人。

畢竟,厲害的對手,玉山書院終於還是有詩作出世,而且還是個不錯的開頭。

「某敢打賭,這杜荷所寫的長相思,絕對是不知從哪兒剽竊來的詩,就他那點胸無點墨又自以為是的性格,斷然寫不出這等上好的詩,不妨我等一起站起來檢舉他,讓他落個難堪。」尚書僕射房玄齡的兒子房遺愛出餿主意道,這小子以前是和李泰捆綁在一起的長安紈,現在李泰從良了,他還在紈一線奮鬥,據說又傍上了老李的另一個兒子,長安城遊走好閑喜愛遊獵的梁王李愔,經常結伴成群遠郊打獵,弄得朝臣怨言頗重。

房遺愛在揭杜荷的短處,一呼百應啊,他身邊國子監那群紈就看不慣了,憑什麼杜紈就能轉型成為嘯傲詩會的人,他們就只能遠觀附和,甚至連一首打油詩都不敢寫出來破壞氣氛。

你成功了,眼紅你的人就有一個加強連。

曾經同出生紈陣營,現在跳出這裡成為一個嶄露頭角的長安詩會上的新星,杜荷現在幾乎成了房遺愛一幫子人的眼中釘,甚至由房遺愛提議,都準備站起來檢舉杜荷那首長相思是他剽竊的,以此搞臭他的名聲。

國子監這面竊竊私語的討論,也就把杜荷剽竊的輿論推到檯面上來。

寫不出詩不要緊,但剽竊就貽笑眾人了。

臉面,是這群長安城貴人活著的一條命,國子監討論杜荷剽竊的事,慢慢地就傳了開來,甚至就連老李那亭子中,先前還稱讚那首長相思寫的不錯的某些大臣,此刻也啞巴一樣不做評論。

剽竊,這兩個不好聽的字眼,因為國子監的特意宣傳,似乎就像屎盆子扣在了杜荷的腦袋上。

正在火熱進行的詩會,突然就被剽竊二字阻擾了進程,大家也就對杜荷那首長相思開始了全方位的剖析,然後,就有越來越多的人,相信,國子監議論杜荷剽竊了他人的詩文,似乎還真有其事。

這首長相思,橫看,豎看,都不像是只有十六歲的杜荷寫的,他的閱歷和人生,斷然寫不出如此煽情的詩。

當然,大家如此角度去討論,也就坐實了杜荷剽竊的事。

長相思是剽竊的,一時間,還真成了詩會主流討論。

當然,受這事兒直接影響的,逃不脫玉山書院了。

受剽竊言論衝擊最大影響就是玉山書院,但是,出乎意外,似乎外面都在火熱討論杜荷剽竊,玉山書院自身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反駁,整個書院來的幾十號人,依舊安靜地坐在草地上,李淵那兒送來美酒美食,大家有說有笑地分享美酒美食,而剽竊事件的核心人物杜荷,完全就不拿臉面和名聲當回事兒,厚臉皮笑著,什麼事都當沒發生,至於別人說他剽竊,杜荷心裡竊笑,對方也就是說說而已,真要找到證據,花八輩子的時間去找吧,自己不反駁,不站出來據理力爭,其實無非是謀定後動,別人找不到證據,就以為自己害怕,加大言論大肆宣言,到最後發現,他們也就是口說無憑,此事就沒有了斷論,而自己非常君子地身正不怕影兒斜,最後的輿論導向終究是偏向自己的,到時候打的不是他杜荷的臉,而是別人的臉,興風作浪是貴族間最忌諱的,相信等會兒那個說他剽竊的人,肯定會成為千夫指。

安靜的玉山書院,沒有受到任何言論的影響,甚至在剽竊言論的風頭浪尖,李恪都還寫了一首《詠梅》

其中有一句,「笑傲凌寒獨自開」破獲傳唱。

李恪的《詠梅》詩出爐,讓許多親近玉山書院的人覺得剽竊事件估計是有人造謠,大家開始追究,究竟是誰最先說及玉山書院剽竊,刨根問底就追到了國子監房遺愛頭上。

有人笑了,有人的臉,頓時就哭喪著。

那個最近和梁王遊獵長安的房遺愛,居然也有膽子說杜荷剽竊,這句話可信度不高埃

ps:感謝13923572128友友的處女章,更新會上去的,小區已經不停電了,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