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十章語不驚人死不休(中)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到了江南那個穿荷綠色衣服的女子,從此相逢似路人了,聽說她舉家去了遼東,這輩子,應該是沒有相見的機會了吧。 想到此,杜荷一首長相思被他念得婉轉動情,猶如一個痴心的男人苦苦等待某位女子的歸來。

馬周按理應該入御史台那幫官員當中,常伴老李左右,興趣濃時,洋洋洒洒揮毫一首頗好的詩文出來,馬周的才華,那是絕對有那種驚人表現的,可惜御史台那幫傢伙不待見他,自然不想讓馬周在聖上身邊出彩,他們自成一體,完全把馬周當成一個無關緊要的局外人疏遠,文人多少是有骨氣的,況且馬周還是個直性子,別人瞧不起他,他自然不會厚著臉皮和御史台那幫人待在一起獻媚,恰好,交際花李倩雪很爽朗地邀請他加入李淵的團隊,馬周毅然成為了李淵團隊裡面最有實力的一人。

馬周的加入,最高興的當然要屬李淵了。當即很痛快地賞賜馬周一杯葡萄美酒,馬周也不負厚望,詩會第一首開頭的詩,自然從李淵領導的娘子軍團裡面誕生。

「座上皆是王侯客,笑飲杯中酒不空。」

「感君慷慨金樽酒,賜予渭水敬周公。」

這首詩,應該算作感激知遇之恩的詩詞,同樣也是一首偶做,不過卻是把李淵賜酒捧將的太高,大有和古代的周公比肩,而馬周在詩中,也隱隱將自己形容成渭水邊的賢士,感激周公的禮遇之恩。

此詩被馬周脫口而出,贏得李淵一陣叫好的掌聲。就連李淵身邊,那群圍著他的娘子軍,也幾多注意這個穿著青袍的男人。這些女人當中,有李淵的妃子,也有李淵的女兒,以及一些寡居的長安城貴婦,他們不缺男人,但缺少有才學又有趣的男人。無疑,馬周成了他們新的獵物。

馬周這首偶作詩文,很快就被傳了出去。

離李淵團隊最近的玉山書院,最先知道詩會第一首詩,從太上皇的團隊中誕生了,而且還是頗具盛名的大才子馬周隨意而做。

「這馬周,當真頗有幾許才華,但憑這首偶做,詩文方面已有很高的水準,要想打敗他,難埃」

杜荷這廝,是最容易動搖軍心的。有人把馬周的詩傳過來,他就開始拉攏玉山書院參賽的人討論怎麼樣寫出一首詩,將馬周的風頭壓下去,奈何,馬周此詩的確算得上極好的,一時半會兒還真拿不出好的詩文比下去。

其實,也不必擔心,一般詩會的進展都是如此,第一首詩,和最後一首詩,都是壓軸存在,倒不急著立刻就要寫詩出來把馬周打敗。

「不急,等著其他人來和馬周對詩。」參加過很多次詩會的蘇勖很機巧地告誡玉山書院不用去碰硬茬子。

文學系的夫子謝韞,也是淡淡地笑笑:「大家別急,玉山書院不用當出頭鳥的,我們只管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

「呃……」

玉山書院的學生,全部望著謝韞謝夫子。

好句子啊,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

但憑這兩句,拿出去,絕對能夠壓死馬周。

看來,謝夫子,是早有準備,不然為何如此氣定神閑。

全部聽從蘇勖和謝韞兩帶頭人的話,玉山書院這面選擇了沉默。但是,玉山書院,只能代表自己的立場,代表不了今天參加詩會的全部,他們「按兵不動」,就不帶便其他團隊允許馬周僅此一首詩就壓住全常

老李所在的波心島最大的亭子中,某些善於溜須拍馬的官員,當即也做了一首拍馬老李的詩,雖然和馬周的詩比起來,還差一點點,但終究是有人敢寫詩了,有一首,就有第二首面世,很寬詩會就數詩齊出,頗有百花爭妍的盛景。

終於還是有人把馬周那首偶作比下去了,那是來自弘文館那群老怪寫出來平衡詩會的。

老虞的一首《詠風》。逐舞飄輕袖,傳歌共繞樑。動枝生亂影,吹花送遠香。為他迎來了不少掌聲。當然,有了老虞這首,輕快的,描寫春天景物詩作出現,為不少人打開了詩景,說實話,像馬周那種純粹歌頌的詩,畢竟在場不少年輕人都不擅長的,年輕人,總喜歡美好的事物,美好的季節,歌唱愛情,讚美春天,此類詩作,應該是比較好寫,而又容易出彩的。

老虞的《詠風》詩出爐,國子監那面,立刻就有一個學子應景附和一首《春望》。

也是頗好的一首詩,其中有一句,細雨微風燕子斜,頗有畫質感,很快讓人記住了那個國子監的學子。

詩會出現了百花爭妍的場景,也算是進入最熱鬧的階段。玉山書院這面,也不能一直沉默觀戰,終於在商議之下,也決定拿出一首詩壓壓場子。

很樂意當打響玉山書院詩會第一槍的槍手杜荷乖乖地拿出了自己壓箱底子的一首詩,畢竟別人寫出來的詩,都是比較拿得上檔次的,杜荷自然不能濫竽充數。

拿出自己學來的一首很有調調的抒情文青小詩,杜荷不打算藏拙地貢獻出迄今為止他最喜歡的一首《長相思》。

長相思,在長安。

絡緯秋啼金井闌,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帷望月空長嘆。

美人如花隔雲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淥水之波瀾。

天長地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長相思,摧心肝。

念詩的時候,杜荷突然想到了江南那個穿荷綠色衣服的女子,從此相逢似路人了,聽說她舉家去了遼東,這輩子,應該是沒有相見的機會了吧。

想到此,杜荷一首長相思被他念得婉轉動情,猶如一個痴心的男人苦苦等待某位女子的歸來。

詩律如音,一首好詩,總是能隨著念詩人的音調時而低沉時而高亢。

杜荷一首長相思出爐,詩會的高朝驟然而至,毗鄰的李淵團隊,尤其是其中幾個女的,幾乎對這首長相思推寵至極,大有因為一首詩就看上了杜荷這個年輕的少年郎,情愛方面的詩詞,本來就是大眾欣賞的口味,而且這首長相思直白不低俗,讓人無限遐想,女人都是感性的動物,大抵頗有喜好的意思。

所謂的好詩,大抵就是不但男人喜歡,女人聽了也喜歡,覺得寫詩的人,是有故事的,想要更深層次去了解。

「杜家小公子,看不出還是個多情的人。」

遠遠的,李倩雪兀聲稱讚。她聽了,也喜歡的很。

這首長相思,算得上詩會中出現的一首新鮮的詩,一時間備受傳唱,就連弘文館那面,幾個大儒也仔細研究杜荷這首長相思,最後曾經教過杜荷的歐陽詢拍著胸脯保證,杜荷那紈寫不出這等好詩。

遠落在李倩雪身後,一襲素白裙的武輕眉碎碎念著那首長相思,低頭淺笑,大有從中品味出,詩中意境以杜荷年齡斷然寫不出那種情意綿綿的味道。

也許,怕是那傢伙寫的吧!

武輕眉如此想著,覺得有趣,那傢伙不來參加詩會,但詩會上居然有那傢伙的詩作。

如此想來,把這首長相思和以前聽到的無題詩三首合在一起,武輕眉發現了,藍田侯那傢伙寫情詩居然是一絕。如他這種才華,騙女子那便是很輕鬆的了。

輕輕地撅嘴,武輕眉心裡想到,說不定,詩會進行到最後,那傢伙寫的詩會越來越多。她都有點期待,期待玉山書院,把陳華所有的詩全搬出來,那這詩會就精彩了。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