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十九章語不驚人死不休(上)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享受生活弄出來的娛樂 不過冠以文學的名義 所以聽起來總覺得非常高雅 當然 現在的詩會 也不是那種 大家聚在一起 然後相互寫文念詩 然後拿出來比試一番 那顯得太俗氣的 彰顯不...

俗語說的好 口誅筆伐 是傷人毫無還手之力的利器 李恪開場一首連題目都沒有的詩作出 無疑是一石驚起千重浪

李恪這首詩 算得上自我反省自我認識 以閱歷和經驗博來的如何做人一類的詩作 大有勸導人要頂天立地渾身正氣全然不怕外邪入侵 也就是老李經常放在嘴邊的一句話 疾風知草勁 板蕩識賢臣 頗有相形易得同工之妙趣

此時此刻 李恪把這首詩寫出來 或多或少是有點提醒李義府別太得意忘形了 小心駛得萬年船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 當然 若是真要較真 李恪這首詩 只能算得上中等 李義府其實花點心思 就能夠寫出一首來壓過他 不過 如今有李恪這樣相當於當頭警告的詩在上頭 李義府難道還要厚著臉皮 不怕別人笑話 權當沒聽見李恪的勸善 寫出阿諛奉承 或者春光明媚 或此間鴻儒瀟洒,那種純粹比試的詩文 那他才真叫傻子 指不定遠處的老李 就可以一鎚子拍死他這輩子就一直待在弘文館做個直學士吧

李恪其實給李義府設下了一個局 他料定 以聽到的一首偶做詩寫出來 李義府那裡 應該就可以說詞窮了 李義府是寫不出類同此類說教立身行事的詩文 李義府和許敬宗一樣 詩文方面 大多都是偏向拍馬讚美 用字很講究 幾乎都帶著追捧天家貴胄非常受歡迎的字眼 知己知彼 百戰不殆 李恪此間設下的套子 李義府跳進來 幾乎就逃不出去了

「呵 呵呵 」

李義府連續笑了三聲 他不是傻子 更不會看不懂局勢

如果 他真的寫了首極盡華麗的詩 讚美這裡所有的大官甚至遠處的老李 他李義府這輩子 估計就淪為溜須拍馬一類得不到重用的小人

果真是名師出高徒啊 許敬宗因為一時的衝動 載在了陳華手裡面 今天李義府終於飽嘗了許敬宗當日的苦果 他幾乎沒有任何防備的栽在了李恪手裡面 就算現在自己也寫一首類同的詩文 肯定是比將不上李恪那首詩的 因為李義府充其量只是一個才入長安的新秀 官場上幾乎可以說只觸碰到一點兒邊 那裡比得上一個十朝元老許康對官場的認識

寫詩輸 不寫詩也輸 李義府這才認識到 自己走上了死路 前面是萬丈懸崖 後面是千萬追兵 而他能做的 是直接跳下懸崖 還是回頭抵抗追兵

當然 李義府肯定沒有那麼勇敢 他幾乎沒有過多的思考 進退兩難的時候 居然選擇了當即繳械投降

「吳王果然是才智機敏的人 」李義府心理面用「尺蠖之屈 以求信也;龍蛇之蟄 以存身也 」這樣的話勉勵自己 他不過是一時失策 並沒有完全輸掉 大丈夫能屈能伸 不能死腦筋要想同存亡 許敬宗已經給了他提供案例 李義府很識趣退一步海闊天空 當然他自是要因為今天的窘迫而受到長安城不少貴胄的嘲笑說他縮頭烏龜

李義府放低姿態 朝李恪拱手 算是認輸了 喧嘩聲就在此刻轟然響起 李義府全然不顧 臨走時候還說了句:「吳王有個好先生 某家自是比不過的 」然後 就看見李義府一個人灰溜溜的沒有朝今天詩會最熱鬧的地方走去 而是折返身子 一個人頗有落寞地走向那停靠數十艘船隻的小碼頭

和許敬宗一樣名起長安的才子 他居然要在詩會沒開始之前就先離場了

吃驚、疑惑、猜測

長安群的那群最頂級的貴人可是沒閑著 言語中大家都在議論 李義府估計是知道 今天寫詩無論寫多好 腦袋上都有李恪那幾句醒言扣住 他基本就跳不出那個局了 索性不參加乾脆早早離去

「這李義府 倒是知道進退 」

遠處 老李冷不丁地給了李義府如此評價 然後讓內侍小高去把吳王帶來 李恪的表現大放異彩 讓老李不覺得有必要和自己這位出色的兒子親切交流一番

因為李義府的驟然離場 那些想要為難玉山書院的人 也不敢再跳出來阻擋一二 李義府算是炮灰 已經證實了玉山書院這一次是有備而來 這一次的詩會 倒沒有誰再敢把玉山書院不放在眼裡了

有了李義府那個小插曲 玉山書院受到的待遇倒是直線飆升 至少不像才來時無人上前寒暄問好 因為已經有不少人上前噓寒問暖 詢問藍田侯為何不來參加之類的話語 大抵都是尊敬的意思 沒有誰敢明目張的罵那個盤踞在長安城大門外的豺狼 教出來的弟子都那麼厲害 當老師的藍田侯肯定是一大妖怪了 不來也好 來了肯定沒好事

玉山書院的參賽 詩會算是真正開始了

長安城中 每一年都會有許多場詩會 大抵都是長安城諸多貴族大儒聚在一起 吃吃喝喝 談笑間寫出一首首詩文 將歡樂的氣氛弄起來 詩會 無非就是消遣時光 享受生活弄出來的娛樂 不過冠以文學的名義 所以聽起來總覺得非常高雅

當然 現在的詩會 也不是那種 大家聚在一起 然後相互寫文念詩 然後拿出來比試一番 那顯得太俗氣的 彰顯不出貴族生活的奢靡 波心島這片地方 被天家修成了皇家園林 既然在這兒舉辦詩會 場地方面自然就不用愁苦人多聚集不下 而且 每個貴人都有自己相邀的朋友 來到波心島 自然就會選擇喜愛的地方三五成群地分成若干的小團體 美酒、美景、美言、美人 自然就能有詩作出現 並且很快的時間風靡整個小島

詩會開始的時候 先前還很整齊地合攏在一起的長安貴胄 頃刻間就亂了起來 並且按照以往舉行詩會的慣例 慢慢分成了不同的小團體 各自選了個地兒佔據著 然後等著今天真正的看點寫詩比拼的到來

寫詩比拼那應該是最精彩的 每個團體中 肯定都有一首好的詩面世的 就看最後那個團體寫出來的詩是最好的 被大家推舉為魁首

就好比 參加詩會的老李 總是和朝中一幫大臣 待在波心島最正中的亭子中 君臣談談心聊聊國事 愛表現的大臣寫詩一首 氣氛自然就上去了 得不得魁首無所謂 能博得聖上開心就好 李淵則是帶著一群環肥燕瘦的美人 礙眼地打窩在老李旁邊一處靠近湖邊的草地上開環暢飲 絲竹管弦聲音就是他那兒發出來的 當然李淵的陣營裡面自然有不少會寫詩的人 等會兒一定是有詩作面世的 這老傢伙不是來參加詩會 而是純粹來這邊炫耀他的多少美人 國子監 崇文館帶著自己的人選擇盤踞在了老李亭子周圍一片花叢中席地而坐討論著怎麼對付玉山書院 他們當中也有寫詩的高手 瞄準的就是今天的魁首 當然 更多的意思是瞄準遠處的聖上 畢竟賢才都是靠他認可的 老虞帶領弘文館大儒非常靠譜地坐在稍遠處清靜的亭子中談笑詩會和他們無關 他們到來 無非就是娛樂罷了 當然若是真有傳世的詩文出現 他們大抵是要注意寫詩的那個人的

若干小團體 很快就形成了各自的陣營 玉山書院自成一家 帶隊的蘇勖把地點選在了挨近李淵的草地 畢竟玉山書院的幾十號人 必須找個比較大的地方才能容得下 不過 唯一不舒服的就是 李淵帶領的那群娘子軍 嚴重地影響了玉山書院的戰鬥信心

美色誤人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