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十八章詩會(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己和李泰時候,信手拈來幾句不錯的詩句,今天倒是可以恰好拿出來教育其他人。 「請李學士賜教,1 李恪拱了拱手,念念有詞。 他念的詩,其實算不得上一首名作,但是頗有教育人的意思。<...

?長安城相互拆台,相互鄙夷,甚至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人太多了,就連莊嚴的朝堂上,有時都能成為約架的決鬥場所,更別說私下聚會的地方,誰誰誰看誰不順眼,誰又出言譏諷誰,都是易見事,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自然就別想看見斯文的人。網

李義府先是瞧不起玉山書院出言諷刺,現在又直言杜荷那個有自尊心的紈不是他對手,別人打臉,自然不能把臉湊上去,請求別人狠狠的打,已經好久沒紈作風的杜荷,當時就暴跳如雷了,言語上更是絲毫不落下風:「你又是哪裡冒出來的跳樑小丑,老子縱橫長安城的時候,你不知道還在那裡瞎轉悠呢1

杜荷以他資深紈的作風,直接諷刺李義府不過是個外來的小丑,長安城這地方,他終究是混不下去的,當然,杜荷挑起了事端,他那一幫子,從小玩到大的好友,諸如長孫沖、程處默,一類的狐朋也跳出來吶喊助威,言語中,傻逼,裝}逼,秀逗了,去年買了個表,常而見之,都是從陳華哪兒學來的罵人陋習。

幾乎一時間,就跳出來五六個人罵李義府,團結的小紈,終於凝聚了力量一致對外了。

長安城,終究是這群小霸王二世祖的地盤,李義府是誰,不過是一個蜀中來的頗有點才氣的人,長安城不缺才子,缺的是一個人打拚需要的家族人脈,這群小霸王的背後,至少都有加上了某某開國公、侯的名頭扛著,換句話說,只有他們欺負別人,別人欺負不到他們。

李義府只是針對杜荷,沒想到引來了一干莫名其妙的敵人,他一張嘴巴,當然說不過去五六張嘴巴,當下放了句狠話:「你們若是寫詩能勝過某,某也無話可說,卻是群起舌戰,喋喋如老婦人,可笑,可嘆,某家甘拜下風1

罵不過,底氣還是要做足,李義府就擺明了說,別動不動就一群人上來罵架欺負人,他都擺好架勢了,大家以文論輸贏,寫詩啊,今天反正是詩會,寫詩罵死我啊,不過以這群大抵不學無術的紈,肯定比不上寒窗苦讀潛心專研詩文的李義府,他這是以自己的長處,致命地埂

李義府這招刁鑽的制敵方式,的確是堵住了杜荷一類人的眾口。

「蘇三,寫首詩出來,玩死他。」杜荷把剛才沒參與罵架的蘇三推出來當箭矢,說好了,大家是兄弟,玉山的時候還拜過把子,兄弟有難,總該挺身而出吧。

面相白凈,有點斯文,有點靦腆,還是一個青澀少年的蘇三膽怯地附在杜荷耳邊說了一句:「杜老二,我,估計,是,估計,寫不過那傢伙,他可是和許敬宗齊名的蜀中第一才子,寫詩,那肯定是極其厲害的1

「沒用的傢伙,孬種。」杜荷白眼蘇三,難道就這樣,被對方一句話拍死么。

顯然,是不能就這麼完敗。

如今,可是所有人都看著這裡,灰溜溜地認輸,丟大面子的事,寧可不要命,也不能丟臉埃

「那就,我來吧。」隨和的李恪,一直都沒發表言論的他,突然就那麼冒出來一句,很從容地走到了最前方,幾乎所有人的眼光都注視在他身上。

杜荷真想衝過去抱著他苦痛,還是恪恪好,蘇三死基。

遠處,正在和胖子,房玄齡聊得火熱的老李,也稍稍留意了那面,早在杜荷等人和李義府發生火花碰撞的時候,他們就注意到了,只不過都以為是小孩子的玩鬧,也就不出面干涉,李義府老李是知道的有才學的一個人,只是還有年輕人的張揚,所以被他丟弘文館做一個校正典籍的直學士,事情的前前後後,老李隔得不遠,自然一清二楚,包括李義府以寫詩壓人,他都知道,自看見當李恪走出來的時候,老李那板著的臉,奇地有了那麼一絲笑容,心裡肯定得意想著,畢竟是自己的種,臨危時刻,總是能獨挑大樑的。

吳王李恪,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出現在群臣的視線中了,據說他現在負責藍田的工業作坊,幾乎形同一個商人無異,大好的王爺不做,偏偏要跑去經營那些不成器的東西,無疑是自毀前程了。

「夫子說過,寫詩,只是閑暇消遣,其實算不得上檯面的事,既然,李學士都有頗好的興趣,我們也就當消遣一二,算不得認真的,那就寫一首吧,不然,玉山書院的臉面,還真讓李學士說的一文不值了,呵,那就開始吧,文學切磋,不分輩分尊卑,恪獻醜了1

李恪真不和李義府客氣,頗有主導地位的行事作風,倒是先寫了一首。

當然,李恪,終究不是曹植那種狂人,七步作詩,他肯定是寫不出來的。

不過,身為陳華的弟子,終究是隨著他老師,聽過他教導自己和李泰時候,信手拈來幾句不錯的詩句,今天倒是可以恰好拿出來教育其他人。

「請李學士賜教,1

李恪拱了拱手,念念有詞。

他念的詩,其實算不得上一首名作,但是頗有教育人的意思。

莫為危時便愴神,前程往往有期因。

須知海岳有明主,未必乾坤陷吉人。

道德幾時曾去世,舟車何處不通津。

但教方寸無諸惡,狼虎叢中也立身。

嗯,算是一首偶做吧,當初陳華以此詩句,教育李恪和李泰立身行事要行得正坐得正,這首頗有說教性質的詩詞,正好可以拿來刺激一下李義府。

但是李恪這首詩,何止是說教了李義府,今天在場的眾位大佬,都被吳王這首還沒有題目的詩文嚇住了。

吳王李恪十六歲的年紀,就能夠悟出如此認識深刻的道理,別人都不好意思不說李恪簡直聰明如斯,此詩一出,幾乎就是詩會的一個小**,博得的掌聲不少,尤其是魏徵、虞世南之類一身充滿正氣的大臣,連連頗有贊同地點頭稱讚李恪此詩當為醒世名句啊,簡直就是官場的不敗經典詩作,跪求分享

最少錯誤 請到網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