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十六章詩會(中)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計劃,是陳華提出來的,他自然不能讓自己說過的話只是嘴上說說,私下也的確是行動了的。 決定了要去找老李,陳華也不在牧場呆著,和管理牧場的幾人道了別,慶功宴許諾他們,只要自己搞定了馬匹的銷量,就來...

董廣有一搭沒一搭和陳華說話,南山牧場侯爺都走完了,大體上感覺他還是比較滿意的,尤其是那些吃草根的馬駒,侯爺看到的時候,眼睛那個賊亮啊,就像看地里的寶貝似地,說實話,侯爺投了不少錢在南山牧場里,自從他接管牧場之後,前後投下了幾萬貫,專門拿給他們幾個人研究,不能對不起侯爺的用心良苦,董廣對待陳華的態度,自然比對待每次太僕寺下來視察的官員要好幾倍,而且還是死心塌地要拿自己的餘生,辦出幾件實事兒。

「侯爺,你說,這批馬駒,是時候該賣出去了,這買家,我們找誰,誰也不願意買這禍害去糟蹋了豐美的草原,別說賣了,就是送,也沒有人願意要。」吃草根的馬培養出來了,董廣反倒擔心這種馬的出路,如果是單純的研究如何培養此類馬去禍害別的國家,這的確是一條研究的路,但是其他國家,尤其是草原上的國家,他們都不是傻子,眼睛一眼就能看出馬駒的優劣,要把這種馬,成為禍害一樣丟別的國家裡,此事兒太難埃

南山牧場畢竟是要靠養馬入賬的,如果培養這種沒有銷量的馬,用不了幾年自然就開不下去了,董廣的擔心,不無道理,但是,也是他多餘了些,陳華讓他們花大力氣研究,自然就已經想好了銷路,老李那小金庫,從來不愁銀子,讓人花錢修房造屋,疏通皇宮溝渠排水系統,他肯定要心疼,花錢給他說李唐江山社稷,他肯定樂意出血,老李就是南山牧場最大的買家,所有的馬,都買給他,至於怎麼使用陰謀詭計,讓南山牧場弄出來的表態馬跑到其他國家的土地上為非作歹,當然是需要老李這種算計人的行家去想辦法,相信老李不會讓任何人失望的。

牧場方面,陳華就讓他們好好的研究,銀子什麼的,沒錢了就差人去玉山找蘇勖,畢竟老李撥給了十萬貫錢,玉山書院還是有周轉資金的,南山牧場一次性出生了近五百匹草根馬,這不是一件小事兒,或許就該給這些新生的小馬駒找一個東家,讓他們去禍害別地兒去了。

想了想,陳華覺得,還是該去覲見老李了,順便談談吐蕃的問題,畢竟按時間,李泰也到了吐蕃,並且已經開始適應那裡的生活,後續的供給,大唐這面,不能拖李泰的後腿,毒種子,玉山書院倒是偷偷的培養了一部分,主要是放射性物質太難提取了,而且接觸久了會對身體有傷害,所以都是少批量的生產,制衡吐蕃,搞垮一個國家的計劃,是陳華提出來的,他自然不能讓自己說過的話只是嘴上說說,私下也的確是行動了的。

決定了要去找老李,陳華也不在牧場呆著,和管理牧場的幾人道了別,慶功宴許諾他們,只要自己搞定了馬匹的銷量,就來牧場開一個狂歡慶功宴,以董廣為首的牧場管理人員無比激動地送走了藍田侯,然後更加賣力地投入研究當中。

士為知己者死,牧場現在是藍田侯的私人產業,他們為藍田候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藍田侯的馬車,向著長安城方向駛去,藍田侯很開心,一邊走,一邊哼哼著小調子,離長安城越來越近。

=============

曲江池一帶,波心島上,因為玉山書院學生的到來,立刻引來不少人側目議論。

玉山書院還真敢來啊,而且一次性就來五十多人,這是要弄得聲勢浩大不死不休的局面啊,蘇勖帶隊,謝韞衣著淡雅白裙跟在後面波瀾不驚,李惲杜荷、蘇三,長孫沖,尾隨在後,程處默,尉遲寶林,高大威猛,一看就繼承了他們老子的強壯骨骼增添了不少捨我其誰的氣勢。

玉山書院的入場,至少比起其他單獨或者結伴而來的人,看起來猶如長虹貫日,士氣銳不可當。

「哈哈哈,路途甚遠,晚來一刻,還請諸位好友勿要怨念,「蘇勖是金字招牌,長安城的人緣兒他還是有的,這也是陳華要選他帶隊,而不是讓謝韞一個人面對全長安大小boss舌戰群儒。

「等上一刻,又何妨,倒是蘇兄來勢洶洶,意在今年詩會的魁首啊,「和老虞,丁志寧,孔穎達,幾位當世大儒並肩站一起的姚思廉笑著打趣道,老蘇以前本來就是弘文館的學士,大家都是同僚,說話客客氣氣,就像玩笑般寒暄。

老蘇現在是玉山書院副山長,這等文斗時候,他自是不會謙虛:「魁首不敢,可那第二的位置,卻是盯上已久,沒看見我們玉山書院人多勢眾么,一人一首,總有好詩作出世的,「

「喲,口氣還不小,蘇學士這是高調宣布魁首就是玉山書院了,「站的稍遠的李義府潑冷水道,因為許敬宗,他恨上了陳華,同樣也對玉山書院有著敵意。

李義府在蘇勖面前,只是不起眼的小腳色,也是個溜須拍馬的傢伙,以前在弘文館的時候大家都說不上一句話,蘇勖本不想理會他,這樣只會讓更多人注意到這個不如馬周有好運氣的弘文館直學士,但是蘇勖不想和一個小人物計較,他後面幾個血氣方剛的少年可不見得能聽的下李義府這句鄙夷的話。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可以瞧不起我們,但你別瞧不起玉山書院,「杜荷頗有以前紈作風,看見不順眼的,都想出來和對方一較高下,李義府是誰,他不認識,但剛才那句話,簡直就是笑話玉山書院,杜荷身為書院的學生,榮譽感還是比較強烈的,第一個站出來駁斥李義府的輕視。

「杜荷,「李義府眉毛挑了挑,他顯然是認識這個紈子弟的:」你大哥,我尚且不懼,何況是你這個不學無術的半吊子,你要是能寫詩,三歲孩童的話,都能相信,「

李義府這句話就不是笑話那麼簡單了,而是赤裸裸打杜荷臉了,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