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十三章小色魔李治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屈居了第二,今年的詩會,許敬宗已經變成了傻子,馬周自然就能脫穎而出,且看他如何將魁首收入囊中的精彩表演了。 大家對魁首的關心,當然,也議論起,今年詩會的又一樁話題。 據說,藍田侯那個專...

國子監舉辦的詩會,設在了風景優美頗有盛名的曲江池,打出的招牌是面向全長安歡迎所有的人捧場,意思就是說,平民百姓都能夠去看大唐朝的才子們潑墨成詩成就一段段佳華的盛大場面,那種談笑間自由鴻儒,頃刻間得見佳人的場面,的確是吸引人參加的,不過,國子監口號喊得響亮,其實骨子裡還是清高的,因為皇宮裡面有兩個大佬也要來觀賽,國子監曲江池的詩會,多少就成了長安城貴族的私人聚會,最後場地的選址,終究還是脫離了愛湊熱鬧的大眾百姓,場地選在老百姓只能遠遠觀望並且重兵把守的一處皇家園林某片人工挖掘出來引曲江水流入的小湖一座名叫波心島的上面。

國子監舉辦詩會,其實都是帶著目的性的,無非就是讓國子監內的學子能夠大放異彩,在即將到來的春試上取得更上一層樓的好成績,也可以說,是讓大唐朝的掌舵者,在還沒科舉之前,先看看那個人比較上眼,狀元的人選,自然出自國子監。

國子監已經連續承辦了五年的踏青詩會,其中有三年詩會的魁首,都是曾經享譽長安的大才子許敬宗,值得諷刺的事,據說許敬宗自從一年前受到打擊之後,從此在家蹲地上數螞蟻,和傻子無異,一個大才子突然變成如今呆傻的境況,幕後的罪魁禍首是誰,大家心裡都明白,那個人現在日子可過的舒坦著呢,又是種田,又是養馬的,最近發明了**長安的麻將,已經弄得有直臣想參他一本。

陽光溫熱,時光靜好!!和風習習,楊柳依依,春天的波心島,可謂春光盛好,碧水藍天。

在國子監邀請的名單中,弘文館和崇文館的人都已經早早到來,朝中的許多大臣,武將的除外,文臣幾乎都來了大半,挺著大肚腩的長孫胖子、總感覺欠債苦瓜臉被陳華親切稱呼房奴的房玄齡,不苟言笑的人鏡魏徵,都是熟面孔,而且全都還是大文人,大家齊聚一堂,自然是談笑風生,品論著今年國子監的詩會,肯定又是一番龍爭虎鬥,畢竟去年許敬宗獲得魁首,還是在險勝從山東一路闖來的馬周一點點的情況下蟬聯魁首三年。

說到馬周,不得不回憶去年他的那首「何惜鄧林樹,不借一枝棲。」為聖上所賞識,當即讓聖上大喜承諾道:「贈汝全樹,豈唯一枝」,被傳為佳話,若不是馬周出生貧寒,在長安不像許敬宗那麼左右逢源,自然不會敗給許敬宗一籌,屈居了第二,今年的詩會,許敬宗已經變成了傻子,馬周自然就能脫穎而出,且看他如何將魁首收入囊中的精彩表演了。

大家對魁首的關心,當然,也議論起,今年詩會的又一樁話題。

據說,藍田侯那個專門研究奇淫技巧的玉山書院,今年居然有膽子帶著學生來參加詩會,數年未聞啊,似乎大家的記憶里,格物院都從來是收到帖子,然後做縮頭烏龜的,今年居然轉了性子,也要來參加詩會,大家也就頗感興趣,猜測玉山書院是不是要一舉奪魁,畢竟藍田侯那傢伙總會讓人不放心,畢竟他寫的那首《春江花月夜》和後來從交際花長廣公主那兒傳出來的三首無題詩,讓大家唾棄藍田侯什麼時候和長廣公主滾在一起了,不過誹謗歸誹謗,還是要承單憑此四首詩,藍田侯足可以稱霸長安的詩壇,他此次讓學生來參加,想必也是勝券在握吧。

如此一來,今年的詩會,倒是熱鬧了。

長孫胖子笑眯眯地和房玄齡談論家裡的事,順帶議論了下玉山書院的情況,胖子畢竟還是看好陳華的,談話的時候,多是看好那小子。

「房老,你看,今年的詩會,恐怕要比去年還要熱鬧,據說,玉山書院也在趕來的路上,可能要晚點兒到,這還真是聞所未聞啊1

胖子說到玉山書院,和他在朝堂上吵過許多次架罵過許多次娘的魏徵就貼了過來,小老頭對陳華那傢伙的所有事都感興趣,說句丟人的,他還是第一次聽說玉山書院今天也要來參加詩會呢。

「長孫大人說的可是真的。」魏徵插嘴問了一句。

不管對仇人還是朋友,胖子都是那副彌勒佛的笑容,天生的平易近人:「帶隊的是蘇勖那老傢伙,老夫本是不太看好玉山書院的表現,不過,據老夫所知,玉山書院此次是有備而來,連吳王李恪也在裡面,更糟糕的是老夫的長子,今天早晨也偷偷出城說院來勢洶洶,長安城的人都擋不住那頭守在長安城外面的惡狼,他這是要來興風作浪來了1

胖子嘆氣說著,至於他為什麼要形容,住在長安城外玉山上的藍田候是一頭惡狼,無疑是要歸功最近長安最流行的麻將了。

看見胖子不開心,魏徵就笑得麻花了,言語間變得很輕鬆,道:「老夫聽說,太上皇和聖上最近愛上了一種叫麻將的遊戲,娛樂誤國啊,大人也該勸勸聖上,不要玩物尚志,畢竟大人也是常常進宮陪聖上一起玩的1

胖子很想罵魏徵這傢伙總是那麼討厭,你丫渾身上下拿不出一貫錢,當然不知道聖上缺錢的時候總會找借口叫某些人進宮接受聖恩眷顧,朝堂上和自己過不去,吵兩句就算了,朝堂下,也不忘了幸災樂禍,胖子向日葵的笑容收起,有板有眼還擊,道:「要不改日老夫進宮的時候,把魏大人也叫上1

魏徵撇撇嘴,一派無賴,道:「某家沒錢1

胖子完敗,魏徵這傢伙,就是這副死德性,連老李都拿他沒辦法,胖子隱忍了,不再自覺沒趣兒地和魏徵聊兩句,旁邊的房玄齡卻是苦練天地嘆息兩聲。

「哎。」房玄齡長嘯一聲:「魏大人說的不錯,娛樂誤人埃」頗有黑眼圈的房玄齡說這句話,別人就知道他話里的意思了,看來宮裡的那位,沒少請胖子和房玄齡進宮娛樂。

魏徵暗自慶幸,陳華那小子還真是個禍害,隨便弄一樣東西,一群長安城不肯出血的老狐狸,一個個身上都被砍了無數刀,血流一地埃

三隻老狐狸,獨處在一旁談話,前方那群較為年輕貴族子弟們忽然就那麼熱鬧的起鬨了起來,就連隔遠處,國子監,崇文館,還算安靜的人,也跟著發出小小的驚訝聲。

「哇,美女誒1

躲在人群中,某個穿著錦衣的小男孩,眼睛賊溜溜地看著前方那個才從小船上走下來的女子,然後撒嬌地抱著站在他身邊,比他高出老大一截的華服男子,道:「大哥,你說,我娶那個姐姐當我的王妃如何1

「。」很清脆地敲在腦門上發出的聲音,華服男子聲色嚴厲,道:「李治,你要是再色眯眯地看著每一個走來的女的,你信不信我抽你1

「嗚嗚嗚。」七歲的李治委屈地眨著眼:「可我就喜歡她埃」說完,還看了一眼對面小船上下來的女子,眼睛忽然就亮了起來:「哇,那不是長廣姑姑么,太好了,等會兒我就去姑姑哪兒請安,然後問問那位穿著白衣服的天仙姐姐的名字,大哥你陪我去好不好1

央求的眼神看著李承乾,李治奶聲奶氣說道,號稱後宮小色魔李治,那清澈的眼神中,第一次如此認真,就連他身邊的李承乾也疑惑,李治這小色魔,情竇初開的也太早了嘛。

得治,李承乾心中如此想著,決定扼殺一個小男孩的情愫。

ps:抱歉啊,更新晚了,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