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十二章南山牧場初露鋒芒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個給老李修宮殿的李淳風在出力,穿山甲肯定想也不想就留在書院,然後有機會和李淳風攀上交情討論刨墳的事情。 穿山甲偷偷打量了眼走在靠前面的陳華,第一次覺得,剛才那女娃娃逼自己答應做眼前貴人所謂的工...

程鈴鐺霸氣的「招安」穿山甲,那死鴨子嘴硬昨晚橫豎不答應的傢伙居然妥協,然後毫無骨氣地成為任勞任怨的小跟班,陳華打發他去把渾身洗乾淨,天知道摸過粽子的手會不會發臭,工程師,就要有工程師的樣子,不能丟他書院的臉。

穿山甲從不起眼的柴房走出來,柴房本來就是堆柴亂糟糟的,看不出富麗堂皇,他走出來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玉山書院內部格局,人間仙境啊,簡直就是陽宅中的極品,住在這兒的人必定能夠萬世昌隆,應該是堪輿界比較出名的人選的地方,一草一木都能養活整個宅子。

「高手。」穿山甲咽了咽口水,能修這麼一片大房子的人,不難想象身份是多麼高貴,能請一個堪輿大師定位房屋格局,這樣的人,簡直就是傳說中的王侯啊,比死粽子還值錢的活粽子,不過他要是知道,玉山書院的修建,背後還有個給老李修宮殿的李淳風在出力,穿山甲肯定想也不想就留在書院,然後有機會和李淳風攀上交情討論刨墳的事情。

穿山甲偷偷打量了眼走在靠前面的陳華,第一次覺得,剛才那女娃娃逼自己答應做眼前貴人所謂的工程師,其實也並不是一件壞事兒啊,至少,這兒的環境好,又養人,不可能做偷雞摸狗的工作,說不定還真如貴人所說受人尊敬呢。

心裡如此,想著,穿山甲就徹底放棄了最後的一絲反抗心裡。

陳華領著他去見蘇勖,簡單說了幾句,肯定了穿山甲以後在書院的位置,肯定是夫子一類的教學生挖洞的,蘇勖沒有異議,更對一個人的出生也不會議論,雞鳴狗盜,三教九流的人,都在做上不得檯面的事,但往往能夠決定許多光明事情的走向,只要陳華決定重用的人蘇勖都認可,因為還沒見過那小子胡來他放一百個心。

後續的事情有蘇勖安排,書院的二把手,能幫陳華解決許多瑣事,他暫時還不想把穿山甲丟出來挖煤礦挖石油,等訓練一批人出來后,他就不是單兵作戰了,到時候玉山書院組建一個石油鑽井隊煤礦隊什麼的,肯定是風靡整個大唐。

把穿山甲丟老蘇去安排了,接下來要去南山牧場哪兒逛逛,據說下了一批厲害的馬駒,放草原上就是天大的禍害,把草原人的草吃的連草根都不剩下,自己得去看看心愛的寶貝啊,一匹馬,摺合價賣給老李,肯定比太僕寺收購御馬多出十倍的價格,正好前幾天老李一家子人贏了自己不少銀子,這回要讓他連本帶利還回來。

去南山牧場是陳華自己一個人去,書院里但凡愛湊熱鬧的人,都跟著文學系的學生參加踏青詩會了,畢竟是國子監組織的盛大詩會,曲江池一帶的春天又是遊人的天堂,曾八卦出最厲害的招牌,曲江池隨便走一走,就能夠碰上一個大家閨秀,堪稱才子佳人偶遇的聖地,自然吸引了許多少年郎過去遊玩,而且長安城的貴人,大大小小都在曲江池一帶有自己的私人地方,書院有些學生回家參加聚會,有些學生則是找以往的好友攀談,地址選在了曲江池。

都去了,連最不喜歡看詩會的大老粗程處默都去了,本打算把他帶去南山牧場,看是否通過他老子程咬金在軍隊方面的影響力,推薦一種耐力極好的馬賣給軍隊,可惜,那小子支支吾吾,說裴翠也要去看國子監的詩會,只能為了女人插兄弟兩刀不陪同陳華去南山牧場,並且插了刀就算了,他還著臉皮厚想從陳華身上討要兩句春眠不覺曉之類的詩出來裝底氣兒,好讓那個至今隱約有成為程處默老婆的裴翠對他刮目相看,省的整天叫他大猿猴,程處默也是有自尊心啊,自己明明是身強力壯少年郎,怎麼能有個那麼不好聽的綽號。

當然,詩是不會給程處默的,就算他要,陳華也只能寫出,衩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這種帶點兒色情小調調的詩,讓程處默被裴翠暴打一頓,裴翠和程處默一樣,出生軍人家庭,可想而知,收拾程處默的手段,肯定是花樣百出,就等著程處默以後妻管嚴的生活吧,笑看那傢伙成為第二個李靖。

在程處默的屁股蛋子上狠狠踹了一腳,也不顧他眼淚婆娑,只差沒抱著大腿兒求詩,陳華就一個人去南山牧場吧,大家都去參加喜氣洋洋的詩會,就他一個人跑去牧場那種枯燥無趣的地方對著一群畜生研究,被別人知道,肯定要看他笑話。

幾乎是和書院參加國子監詩會的學子一起離開玉山,一個朝著南,一大批人朝北,人都是喜歡往熱鬧的地方趕好在陳華耐得住寂寞,詩會什麼的,他並不怎麼愛參加,反倒是干一些其他人看似無趣的事,陳華的精神很好。

玉山腳下的莊稼長勢太好了,看了就讓人開心,莊戶上農戶也在三五成群的勞作,一日之計在於晨,在去南山牧場的路上,看得最多的,是受益灌溉水渠疏通種上水稻的良田,一眼望去綠油油的,就像一幅才上了綠顏色的油畫,心情舒暢起來,不知不覺哼起幾首小調兒。

到了南山牧場,董廣早早就守在牧場大門外,還有幾個他帶著搞實驗的書院學生,對於陳華這個東家,打了幾次交道,看見了他是認真在管理牧場,董廣對他這個現在的東家還算滿意,簡單的歡迎之後,就帶著陳華去看南山牧場今年春天下的第一批馬駒。

自然是神神秘秘地將陳華請上牧場專用馬車,去到幾公裡外,隱蔽設在南山腳下的圈起來的牧常

剛到了牧場,負責守牧場旁的獸醫就急急忙忙跑過來,正好看見牧場的新東家也在,兩獸醫中的一人立刻高興地道:「好極了,真是好極了,這批馬駒生下來就是吃草根兒的怪物,才剛剛睜眼,就瘋狂的刨著土地的草根,連馬奶都不怎麼喝,放草原上,那就是天大的禍害啊,老董,我們終於培養出來了,五年的心血,終於不負所托啊1

獸醫激動地說著,就像是完成了一件浩瀚的工程,陳華很有幸成為他們的見證者,也跟著南山牧場的人開心,老李把這爛攤子丟給他,本來是打算死馬當死馬醫,他沒想到啊,南山牧場內還有這麼一手光芒,能刺亮他的眼睛,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