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十一章玉山一姐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小的疑問,也祈禱穿山甲不要趁機溜跑了, 走進柴房,陳華頓時就傻眼了, 鼓著腮幫子像個青蛙公主一樣的二丫坐在角落的草垛上,程鈴鐺手裡面正抓著一隻小孩拳頭大小毛茸茸的蜘蛛,蜘蛛在她手上爬了...

都說溫柔鄉是英雄冢,這話一點兒也不假,早晨的溫床足足打死一竿子不想起床的人,尤其是懷裡還有一個溫香暖玉枕著的時候,多期盼時間晚一點再晚一點,永遠不要天亮該多好,

陳華還想繼續睡覺,可惜謝韞已經早早起床,她隨意把撒下的頭髮挽在腦後,趁著大家肯定都賴在床上的時候,謝韞只能從陳華哪兒離開,

畢竟是沒有名分的,謝韞不在乎別人怎麼說,但也得考慮書院還有其他住在西院的人,

「我去參加詩會了,你真不去。..」臨走時,謝韞還問了一句,這人還真是奇怪了,能夠一下子拿出一本唐詩三百首的傢伙,居然不去參加詩會,可以那麼說,陳華如果去參加那所謂的詩會,天下就沒人敢在他面前寫詩,

「不去也好,省的別人把你當怪物,哪有人會一口氣寫出來那麼多不同景緻的詩,不過呢,玉山書院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絕對不會拿出底牌,那是欺負人,有你這個院長,別人也休想欺負書院的每一個人。」出門的時候,謝韞挽著裙擺跨過門階,立軍令狀說道:「再睡會兒吧,昨晚那麼晚才睡。」說完,她臉上飄過一絲媚態的紅霞,踱步小跑離開,

「這女人,越來越瘋了。」享受到地主老財舒適生活的陳華遐邇想象了昨晚的旖旎,他當然不能再繼續睡覺,自己未來的工程師還被他關在柴房裡面,自己得親自前去慰問,不是說一個人心裡最脆弱的時候,就是比較好說動的時候,陳華決定拿著玉山書院的特供早餐牛奶麵包前去招安,

衣服被謝韞疊的整整齊齊地放在床邊,昨晚他可是瘋狂的扯下丟地上的,看來家裡有個女人還是好的,至少屋子有人收拾,衣服有人幫著洗,被子也有人幫忙疊,

以前穿唐朝衣服麻煩的程序,在經過陳華的改造,婉兒巧奪天工的功,現在的衣服穿起來已經非常方便,

穿好衣服后,先跑去書院學生早晨用飯的食堂,食堂是那種比較正規化的食堂,可容納幾百人同時用餐,這是玉山書院一大特色,結果被別的書院效仿去了,就和黑板一樣,產出者玉山書院,毫無知識產權的年代,就沒有山寨一說,

要了兩份書院廚子按照食譜用麵粉拷出來的麵包,還有兩杯山下莊子換來的牛奶,考慮到穿山甲冷了一夜,順帶拿了幾個包子和兩根油條,去書院食堂的路上,有不少學生向院長打著招呼,他們也小聲討論今天和國子監的比試,雖然參賽的是文學系的學子,但其他系的學生都有同仇敵愾全方位聲援支持,

總的來說,玉山書院的早晨,還是積極向上的,大老遠能看見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在跑步,後面帶著幾個家裡面都是軍隊出生的官二代,體能訓練出來了,看著挺結實了,要是那裡打仗,拉上去至少逃命會,文學系的學生,三五成群的在書院有湖有水的草地邊朗朗讀書,大抵都是詩方面的,今天文學系要出征參加詩會,讀書的人更多的,醫學系和理化系的學生就比較賴,天生缺少運動型人才,

有點麻煩,每個學生見了自己,都要行學生禮,來來往往,回禮都覺得挺累,

拿著食物來到的西院的柴房,昨晚就把穿山甲五花大綁丟裡面捆著,不知道醒了沒有,到柴房門前的時候,鬱悶,房門怎麼打開了,難道是書院食堂的廚子沒柴燒了,專門跑夫子居住區來搬柴了,

帶著不小的疑問,也祈禱穿山甲不要趁機溜跑了,

走進柴房,陳華頓時就傻眼了,

鼓著腮幫子像個青蛙公主一樣的二丫坐在角落的草垛上,程鈴鐺手裡面正抓著一隻小孩拳頭大小毛茸茸的蜘蛛,蜘蛛在她手上爬了一段兒,就乖巧地爬到了穿山甲的臉上,穿山甲已經被這個毒女嚇暈了,那裡知道程鈴鐺正拿他當實驗呢,

「鈴鐺姐姐,你說這人,怎麼那麼不經嚇啊,一隻蟾蜍就暈過去了,現在給他上蜘蛛,他就像頭死豬一樣動也不動,你的法子可行,他究竟是什麼人啊,怎麼一句實話也不說,被人綁在柴房裡面,要不是早晨聽著柴房傳出來的鬼哭狼嚎,我都不知道裡面還有個人。」二丫晃著兩條白嫩嫩的小腿兒,眼睛滴溜溜地看著毒女程鈴鐺在逼問犯人,

程鈴鐺撇嘴:「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打算等會兒蜘蛛不行,就把我的小青拿出來招呼他。」

「對頭,就拿小青咬他,咬死他,一看就不是個好人,「二丫學了兩句程鈴鐺的川音,

程領導放在穿山甲臉上的蜘蛛,因為渾身毛茸茸的關係,在臉上爬著,比冷水還能讓昏死的人醒得快,那蜘蛛從穿山甲的臉,一直慢慢的爬到脖子,然後鑽入衣服裡面,

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昏死的穿山甲立刻就驚醒了,

他哇哇哇大叫著,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胸前,就好像那兒著火了,他要撲滅似地:「姑奶奶,某家求你了,你殺了我吧,又是蠍子,又是蟾蜍,現在上蜘蛛,不知道後面還有什麼,某家是怕了你了,姑奶奶,我說,我全都說,你問什麼,我就答什麼,你千萬別拿出其他東西了,你給我放了什麼東西,怎麼感覺那麼奇怪埃」

穿山甲一副怕的要死,的確,遇見程鈴鐺這個毒女,李承乾那臉皮厚的都要躲開,程處默和尉遲寶林,直接就是見了瘟神,私下罵程丹陽老先生的孫女是病毒,沾上會死那種,

穿山甲苦苦哀求的求饒聲,並沒有打動程鈴鐺,

「不行,我還沒玩夠呢。」鈴鐺嘟著嘴道,十六歲的少女,多少是有愛玩的天性的,只是她玩的玩具獨一無二罷了,

「算我求你了姑奶奶,某家是真受不了不,某家現在都還噁心著,剛才那蟾蜍,可是跑某家嘴裡面去了。」穿山甲狼狽的往後面角落裡躲去,他一邊掙扎,一邊求饒,不知怎麼的,眼神就繞過程鈴鐺,一下子看見了站在門邊看好戲的陳華,

救星啊,天大的救星,

「大爺,哦,不,貴人老爺,你救救某家,某家什麼都答應你,你就救救我,這女娃娃太厲害了,她簡直就是千年的大粽子,而且還是屍變了的。」

穿山甲眼神誠懇地看著進門而來的陳華,房間中逼問犯人的兩個女娃娃被驚了一下地偏過頭,目光四目相對時,程鈴鐺撇撇嘴,一派不屑,地道:「人是你綁的。」

女土匪,女毒女,女流氓的氣質,程鈴鐺都具有,蜀中出人才啊,

「嗯,我綁的,可惜不怎麼聽話,昨晚他還是個硬漢子,可惜今天看著感覺有點失望。」怎麼感覺,說這句話的時候,稍微臉會紅呢,難道是自己的手段,不入程鈴鐺的法眼,

程鈴鐺看了幾眼穿山甲的慘狀:「綁人的手法不錯,至少比我強一點點,可惜逼問人的手段就差太遠了,都這麼久,他居然還不肯聽話,你等著,看我出手,保管你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

程鈴鐺挽起長袖,露出一截雪白雪白的玉臂,她眼神犀利地看著穿山甲:「他要你做什麼事兒,才綁你回來的。」

「我,我,呃,他說讓我當他的工程師,可工程師是什麼東西,某家一點兒也不知道埃」穿山甲很痛苦地回答,他感覺自己的面前站了一尊不可違背的神,

「那你答不答應。」程鈴鐺逼問人的時候,那張如花似玉的小臉兒,就顯得異常的興奮,而且一隻手已經放入她隨身攜帶的布袋裡面,整個人,就像一條妖艷的小蛇精,

「我,我,呃,我答應。」

越看越覺得心虛,穿山甲終究是低下頭,

聽了這句話,程鈴鐺蹲下來,拍了拍他的臉,順便拿走了穿山甲胸前衣服裡面的蜘蛛:「真乖。」像個從蛇精變成就苦難的觀音,

說完,霸氣的轉身,將蜘蛛放進她隨身布袋裡面,讓旁邊的陳某人看的一驚一乍的,

霸氣外露啊,難怪玉山書院的學生,都會親切地稱呼程鈴鐺乃是玉山一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