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十章一夜春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p> 他還是怕眼前這為看著挺人畜無害的貴人的,至少,從他笑著的臉上,穿山甲看到了一種怒了之後必定翻江倒海的火爆脾氣。 「怎麼,不願意去。」稍微,的陳華把聲調加高了不少:「那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穿山甲本是打算,威武不能屈,哪能憑著對方一句話,就那麼容易就範,說給他當工程師,自己就非要答應啊,盜墓的行當多舒服,沒錢了隨便刨兩座墳就能吃上一陣子,至於那個什麼工程師,穿山甲根本就聽不明白,潛意識裡,覺得那肯定是危險的行當,那些貴人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表面看著正義凜然,其實暗地裡男娼女盜的多了最喜歡坑害的就是窮人,和他們盜墓賊打交道最多的就是那些貴人,看了多少次貴人陰險的嘴臉,他心裡始終小心堤防著,免得不留意陰溝裡翻船。w w. vm)

陳華那傢伙形容的工程師,聽著覺得,還有那麼一回事兒了,至少是體面的工作,什麼他還吹噓會被人尊敬,天下哪有那麼好的事啊,大多數的事情,表面看著輕輕鬆鬆,其實是困難重重。

穿山甲,就在原地穩著,他也不想答應,但是也沒有勇氣逃跑。

他還是怕眼前這為看著挺人畜無害的貴人的,至少,從他笑著的臉上,穿山甲看到了一種怒了之後必定翻江倒海的火爆脾氣。

「怎麼,不願意去。」稍微,的陳華把聲調加高了不少:「那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雖然我是非常需要像你這種挖洞的人,因為我自己手上有幾單項目一直壓著還沒有拿出來示人,但是並不代表,天下就沒有人會挖洞的手藝,奇貨可居,可不是好的,你看到沒有,我手裡拿著的這個核桃,如果我要是真想對付你,一顆核桃你都打不過,你要不要試試滅仙屠神全文閱讀1

陳華的手裡,把玩著一顆核桃,如果他願意,隨時都可以砸過去,把那盜墓的傢伙砸暈,只是,陳華一直都信奉,排除武力之外,更好的交談方式就是聘請,他願意聘請穿山甲自願當他的工程師,暴力是解決問題的最後手段。

穿山甲被陳華陰陽怪氣的表情嚇的愣住了。

一顆核桃就能收拾他,而且還不帶還手。

這人不會是在吹牛逼吧。

穿山甲望著陳華,他不敢確定,對面那瘦弱的傢伙,是不是吹噓他的厲害,但穿山甲是相信,世上的確有人能夠一顆核桃就收拾了他,隋朝十八好漢,擰一個出來,都能讓他毫無還手之力。

「你走不走。」陳華覺得,自己變得太溫柔了,招攬一個人,都要說那麼多客氣話,換做以前,直接打暈了拖到沒人的地方,一番非人道的逼迫肯定就範。

穿山甲咽了咽口水。

「我,呃,不,1

穿山甲嘴裡面爆出幾個不太連貫的詞兒,然後他清晰地感覺到腦門上,就像被什麼東西重擊了一下,腦袋一下子出現了大片的空白,如同往年在某些墓中遇見毒氣,喘不過氣兒來,有昏昏欲睡念頭。

穿山甲被陳華一顆核桃砸中腦門放倒在地上,好了,現在談話方式,就是強權的哪一方佔據主導位置了,陳華都覺得,自己早點採取暴力手段,指不定現在都已經成功解決招聘一個專家級別的挖洞人才為他所用了。

穿山甲自備了繩子,有句話叫多行不義必自斃,陳華撿起了繩子,將他五花大綁,就像綁好了一個粽子,提著繩頭,很輕鬆地拖在身後,就像外出打到了一隻大一點的穿山甲,獲得豐厚的戰果悠閑地走回玉山了。

靜悄悄的玉山書院,一個人都沒有,正適合陳華進行一些殘酷的拷問實驗。

把穿山甲關在了西院的柴房裡,陳華決定先餓他三天,然後再和他談招聘的事宜,這傢伙,看來也是一個人精,沒有確切的保證,是不會輕易相信一個人,這種性格很好,一旦死心塌地跟著某個人,別人就糖衣炮彈攻陷不了,尤其是,陳華要讓穿山甲做的事簡直可以影響好幾千年,一定要找個能保密的人才行。

為了以後自己得力的挖礦工程師,陳華就盡量不採取暴力手段,將他打殘打廢,得到的殘疾人他根本就沒啥用,把穿山甲丟柴房,他自個兒就回房睡覺了,他完全不用擔心穿山甲會掙脫繩子跑掉,用的是特種部隊專門綁人的技巧,綁在穿山甲身上的繩子只會越來越緊,最後把他活活勒死。

半夜摸出去,尋得一個自己需要的人才,只是一段小插曲,也可以說,自看見二丫拿回來那些東西后,陳華就有此打算要尋得這個人為自己所用。

夜已經很深了,明天還要早起去南山牧場,回了房間,點燃一盞青燈。

提著青燈往床邊走去,伸手捏住被角,嗯,不對,被子怎麼是暖和的,而且,走的時候,被子應該是疊起來的,現在被攤開了,而且中間還是拱起的,裡面八成是睡了個人。

「二丫,你是不是又跑老爺床上來睡覺了1

陳華坐在床邊,青燈放在一旁的床頭桌上,掀伸手起被角,就要打裡面二丫那小丫頭的屁股,這丫頭,沒婉兒管著,就無法無天了,常常跑自己房間里睡覺,睡覺也不老實,有些時候吊著你的脖子就是一整晚,還嚷嚷,說老爺的床上暖和,自己的床冷冰冰的,冬天都要到老爺的床上睡覺。

「這丫頭,該打1

被子掀開一角,陳華正準備朝那屁股所在的地方拍去,結果睡在床上的人,就像才從熟睡中,被人輕輕的碰醒,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窺天TXT下載!!轉過頭來,看見了正在掀被子的陳華。

「你,你,回來了1

聲音有點嫵媚,帶著美人沒睡醒的綿音,二丫那黃毛丫頭,絕對說不出如此女人的聲音,那聲音,簡直把陳華的魂兒,都給勾走了。

「嗯,嗯,呃,回來了1

作為一個香帥,有個美人睡在自己的床上,按道理是不應該出現急促甚至無法正常說話的現象,這是對香帥稱呼的一種侮辱,但是,陳華著實被床上的女聲,短暫地嚇住了心神。

謝韞那傢伙,什麼時候,半夜裡有跑到別人床上睡覺的習慣了。

自己不會是聽錯了聲音吧。

定神往床上看去,已經卸妝的謝韞,一頭烏黑的頭髮散亂地撒在枕上,低眉寐眼,紅唇滴滴,睡容掛在臉上,讓人恨不得立刻俯身親上一口。

太誘惑了。

陳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昏暗的燈光中,謝韞就像一個新娘,等著新郎上床吻她。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陳華問了個很白痴的問題,這個時候,他因該是直接脫衣服上床,美人都已經把床暖好了,自己外面跑了半夜,手腳都是冰冷的,躺在床上美人懷裡肯定是極舒服的。

謝韞閉著眼,輕輕道:「我來的時候,你都出去了,夜裡有點冷,恰好,最近因為詩會的事又睡不著,所以想過來找你談談,順便和你說些事情1

陳華終於不再傻站著,既然人家女子都不害羞,自己肯定要主動埃

他窸窸窣窣,快速地脫掉外套,因為一時慌亂,脫下的衣服,都是直接丟地上的。

身子就像一條入水的魚兒,麻溜地鑽進了被子。

此間,只有他們兩人,況且已經有了肌膚之親,自然不想新婚新人那麼害羞,甚至,陳華因為許久沒有和火熱的謝韞親熱了,此時此刻,自己身上某個突出的丁點,居然有了強烈的反應。

「唔,天氣太冷。」陳華已經抱上了謝韞的腰肢,暖和,柔軟,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鑽入鼻中,讓陳華感概有個暖床的女人就是好埃

謝韞被這傢伙的臉皮厚打敗,但是她也沒反抗阻擋,她其實並不在乎女訓那套,認為沒成親之前,和一個男子苟合,那是一件羞恥的事,謝韞反而在陳華撲上來的時候,輕輕地分開了雙腿,她本來就穿的極少,在陳華一番猛烈的進攻之下,套在身上薄薄的衣服已經被脫掉甩在了床外,謝韞本想說兩句某人,都不知道溫柔點,君子不都是很講究的么,但話到嘴邊都被她咽了下去,不可否認,她喜歡的是粗野的陳華。

「唔1

謝韞的聲音很勾人,已經動情的眼睛落在身上的陳華眼中。

「輕點1

她只說了兩個字,簡直就像是給某人灌了幾碗春藥。

已經三月不食肉味的某人,立刻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瘋狂開始下一輪的進攻。

某人不知疲倦的,再耕耘,屬於他自己的良田,一番風雲之後,終於感覺累的趴在謝韞身上。

「今晚你要求的比較多。」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