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十九章拉穿山甲入伙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某家走南闖北,那樣的陣仗沒見識過,你要嚇唬我穿山甲,那是不可能的,「扛著一個黑色包裹,活脫像一隻黑色大老鼠的穿山甲從盜洞裡面爬出來,他爬出來的時候,眼睛還四處瞅瞅,終於看見了站在盜洞旁邊的那個男子...

陳華想了想,還真給穿山甲解釋不清楚工程師是什麼東西,不過,具體說,工程師就是某些方面比較突出的人才,就好比現在躲在洞里的穿山甲,絕對是一個搞掘進的人才。

「所謂的工程師,就是,一種非常有前途的職業,做得好會受到人尊敬,比盜墓賊好多了,你想不想試試1

非常突兀的聲音讓洞里的穿山甲頃刻間緊張起來,他永遠都不會忘記,自己第一次聽到這種聲音時候心裡多麼的緊張,多年以後,當他站在某個礦產豐富的井口前,再回想當初和侯爺第一次見面時的情形,情不禁地就會為自己的好運感謝老天,感謝侯爺,給了他一個從新做人的機會。

洞外面的人說的不錯,盜墓賊的確是一個見不得光的職業,甚至把腦袋憋在褲腰帶上,錢途倒是有,但是絕對不會受人尊敬,如今突然聽到,有人介紹一份可以改變自己職業的工作,雖然不知道可信度,但至少心理面是有點受蠱惑的。

「某家憑什麼相信你,再說了,人心隔肚皮,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騙我出來,然後殺人越貨,遇見大爺,算我穿山甲認栽,今晚所取之物,大爺自可盡當拿去,只願放某家一條生路,某家以後絕對不會再到你地盤犯事兒1

穿山甲說的大義炳然,全然一副被人抓住了任君處置的語氣,洞裡面越來越少稀薄的空氣,讓穿山甲感到了死亡的威脅,他要出去啊,他只要能躲過今天這一劫,以後還有大把的機會。

看來不拿出點誠心,裡面自己未來挖礦的工程師就不會乖乖聽話。

「好吧,既然你如此想,那某就放你出來,不過,某也把醜話說在前頭,整個玉山前前後後方圓幾十里,都是某的東西,今天你既然敢在我家裡偷東西,此事兒是說不過去的。」拿著火把,原本是蹲著的陳華,直接站起來:「你出來吧1

「大爺你嚇唬我呢,那裡有人敢說整個玉山都是他的,某家走南闖北,那樣的陣仗沒見識過,你要嚇唬我穿山甲,那是不可能的,「扛著一個黑色包裹,活脫像一隻黑色大老鼠的穿山甲從盜洞裡面爬出來,他爬出來的時候,眼睛還四處瞅瞅,終於看見了站在盜洞旁邊的那個男子,二十五六樣子,穿一件青色的袍服,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穿山甲覺得在對方那樣的樣子下,覺得自己看到了活生生的大粽子養龍全文閱讀。

「大爺,哦,不,貴人。」刨了那麼多墳,穿山甲還是識貨的,單憑眼前男子腰間的那個金色魚符,那就是大官才能佩戴的啊,穿山甲也是刨了不少前朝的墳,只有那些國公郡王的墓中才有隨葬的金色魚符。

咽了咽口水,穿山甲就那麼張大嘴的看著陳華。

他一直以為,站在外面說莫名其妙話的人,充其量,是附近的一個地痞流氓,恰好撞見了自己在此地盜墓,所以打壞心思當黃雀在後,哪知道事情的發展超出了穿山甲的想象,站在外面看自己盜墓的居然是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貴人。

「本侯說過,你如過願意,從現在開始,就脫下你這身衣服,跟著本侯一起,然後當本候的一個工程師,從此以後,體面的生活,受人尊敬的眼神,不再干著倒粽子的摸金生活,你要是不相信,本侯也沒辦法,既然你敢有膽子,到本侯的玉山作案,就該有膽子,接受本侯的懲罰,本侯不把你送官,就叫來人把你五花大綁,然後拉長安城遊街示眾1

笑眯眯地,陳華看著穿山甲說道,然後把火把插在剛才的盜洞邊,頗有好奇問道:「都在裡面摸了什麼1

「呃,喂1

穿山甲愣住,然後立刻把背上的包裹扔到陳華面前:「裡面的是一座漢朝的大官墓,不敢貪多了,只饒過三合土把盜洞打到偏殿,因為丟了摸金符,也丟了蠟燭,只能隨便拿一點東西就走,放墓主棺槨的正殿還沒有去,如果挖開正殿,肯定有不少好東西。」穿山甲小聲說著,那包裹落到陳華腳下時,包裹打開,露出裡面不少青銅器和明珠還有一把寶劍,開了峰的,火把照耀下,刀鋒寒氣逼人,埋藏了數百年,還能有如此鋒利的刀口,這把劍肯定不是凡品。

陳華踢了兩腳,死人的東西,他還不屑拿來用,只是那把寶劍,他非常感興趣,拿起來,放手中掂量掂量,寶劍上沒有鐫刻一切有關寶劍的信息,也就不知道此寶劍的來歷。

「你取的,我分文不要,但這把劍,本侯就收下了,本侯只想問你,你願不願意以後跟隨我,當本侯的工程師,你要是願意,現在就跟本侯走,熱水衣服什麼的,都給你準備有,不願意,那我立馬叫人上來把你綁了,你也別想著逃走,本侯對付你這麼個小毛賊還搓搓有餘1

陳華說話的聲音,雖然並不是那種粗狂漢子咄咄逼人,可就那麼平素無奇,卻有那麼一種讓人覺得膽寒的壓迫。

「某家就不明白了,侯爺為何偏偏要找某家,某家上有老母,下有妻兒,還沒來得及給他們道別,某家捨不得他們,是不會和侯爺一起走的1

「我為何找你。」陳華較有興緻看著穿山甲,難道他會說,因為,剛才他在旁邊,看著穿山甲從土包開始打洞,到取出地下的東西,整個過程,只用了一把鐵鍬,耗時僅僅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打出來的盜洞,他剛才也仔細觀察了,方圓太規整了,就像機器打的,沒有幾十年的功夫,是練不出這種技術的,這傢伙一身挖洞的本事,完全就是掘進隊的專家級別人才啊,知道能在地下避開那裡比較棘手的合土層,知道該怎麼打就能打到偏殿,以後陳華要是挖個煤礦,挖個玉石,掘個洞窟,改個水流,開採石油,挖掘金礦銅礦什麼的,都用得著這傢伙,有如此便宜實惠的勞工他上哪找得到啊?這是老天給他送來的一筆財富,陳華正愁山西煤礦他還沒找到進軍的目標,現在有機會了,那可是一個可以讓人爆發的行業。

笑容燦爛地看著穿山甲那張黑漆漆的臉,妖艷的燈火照耀在陳華臉上,讓他看起來就像一個活了千年的大粽子,突然跳出來說人話。

「因為本侯很賞識你,決定把你好好培養,以後為本侯干大事,這就是本侯為什麼看上你當我工程師的原因1

「……」

穿山甲想罵人,但是不知道該怎麼罵,要我當工程師,這人有病吧,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