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十八章願意當工程師么?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句人話。 不過老鼠這句人話,讓陳華覺得好笑,整個玉山都是他的,應該說是別人來他地里偷黃瓜,而不是自己也是賊。 「不上道。」陳華繼續往洞裡面提填泥巴。 洞下面的老鼠立刻就慌亂了,...

讓二丫在前面帶路,到玉山上,發現包裹的地方去看一圈兒,哪兒就離玉山書院不遠,出院門,往玉山上走一段路,會路過有一片拱起的土包地,周圍有片稀疏的林子,大體上看不出這兒是啥風水寶地,還不及玉山頂上能舉目四海的遼闊,盜墓賊總能從普通人一致認為的眼光中看到寶穴,當然不能以常理推斷這兒的地下埋的是尋常人。w w. vm)

到了哪兒,二丫指著一片踩得頗為凌亂的草叢:「諾,就是哪兒發現的1

陳華走過去,看了幾眼,並沒有立刻下定結論,然後他又四處全方位的看了看,沒看出所以然,就帶著二丫就返回去了。

回去的時候,二丫還好奇的問:「老爺,你是要找什麼,那包裹,是不是真如鈴鐺姐說的是邪物啊,二丫拿上了,會不會中邪1

小丫頭天真地望著安靜沒說一句話的老爺,頗有些好奇地問道,甚至還擔心的搓著小手,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中邪了,怨不得別人,怪自己那雙手。

陳華揉了揉他腦袋:「是一隻老鼠,二丫就不用擔心了,走,我們回去吧。」然後就帶著二丫回去了。

回去之後,程丹陽老先生還特意問有沒有發現什麼,陳華攤開手回答什麼都沒發現,然後又繼續聊著明天詩會的事情,謝韞和老蘇也從房間里出來坐了會兒,估計是準備好了明天詩會的事宜出來透氣,大家說說笑笑,也就把先前撿到包裹的事忘記了,或許那個摸金校尉已經離開了也說不定呢,自然不能傻子待在哪兒等著被抓,盜墓抓住了可是要砍頭的。

都認為大家忘記了此事,等著夜幕降臨后,吃過飯,玉山上靜了下來,白日學生的吵鬧也漸入初靜,又獨自泡了杯茶坐了兩個時辰,等到西院所有的人都真正入睡,玉山書院徹底安靜下來后,時間也是到了夜裡子時左右,哈,可以出去抓老鼠了,陳華終於不再鎮定,背著眾人,拿著一個新火把,悄悄摸出了院子,有些日子沒有夜裡行動了,冷冷的風吹得他直興奮。

沿著白日走過的路,再次來到那片稀疏林子的小土包地,蹲下身,就像一隻潛伏暗中的貓,眼睛麻溜地四處亂瞅。

那人今晚肯定還會回來。

陳華心裡給自己打氣道,抓老鼠這種事情,也是講究運氣的。

他蹲在那兒守株待兔,沒一會兒功夫,那邊的土包上,窸窸窣窣竄出一個黑影,黑影在哪兒動了幾下,然後悄然鑽入土中,陳華並不急著立刻衝上去把老鼠打死,而是要讓老鼠吃飽了他跑不動逮起來才不費勁兒,他估計那老鼠現在還在打洞,還沒有找到埋在地下的粽子,陳華決定和他耗著。

出來的時候,抓了兩個核桃,也不至於守人無聊,就躲在遠處悠閑地吃著,有一搭沒一搭看看那土包,吃了幾個核桃,估摸著時間剛剛合適,點燃手裡的火把,陳華站起來大步遛遛走過去盜仙墓TXT下載。

土包上有一個只允許黃狗進入的狗洞,佩服那些老鼠身輕如燕,陳華把火把插在洞口邊緣刨出來的泥土上,然後自己蹲

在旁邊,像一隻守著老鼠出洞的貓,眼睛里全是他媽寫著得意洋洋。

完全不用擔心老鼠也會狡兔三窟,陳華就蹲在那個狗洞邊,保持微笑地看著盜洞,沒一會兒功夫,狗洞裡面有動靜了,然後一個全身上下,鼻子嘴巴臉蛋耳朵都是潮濕泥土大老鼠從洞里鑽出來,大老鼠的腦袋,剛剛探出狗洞,就被火把折射的光照在他的腦袋上,然後就聽見有個人聲說:「你好,大老鼠。」見不得光的老鼠立刻啊一聲尖叫,飛快地鑽進了狗洞,硬是盤踞在裡面不肯出來。

「你可以選擇憋死在洞里,然後我把泥土全推下去把你埋了,玉山是個風水寶地,一定會惠及你子孫後代,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出來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正好,我這人有興趣想要像你問些事情。」啪啪剝開剩下的核桃,堅硬的核桃殼丟在洞里,不知道落到老鼠身上沒有,陳華語氣平穩,就像在說一件很輕鬆的事,威脅人也沒見過他如此輕鬆的。

洞里的老鼠不肯吱聲,一直沒啥反應。

「看來,我終究是看錯了,老鼠怎麼能聽懂人話呢。」稍稍動了動腳,狗洞旁邊的泥土就朝著狗洞下黑梭梭的洞口滾去,「挖坑埋人比較費勁,若是別人挖好的坑,自己順便做好事把人埋了,老天爺都說是在做善事1

「大爺,山有山路,水有水路,我們這行,自然有我們的路,若是大爺也看上了這裡面的東西,我分文不要,全部拱手相讓,還請大爺放過一條生路。」就在大量的泥土往洞裡面滾去的時候,蹲在洞里的老鼠終於說了句人話。

不過老鼠這句人話,讓陳華覺得好笑,整個玉山都是他的,應該說是別人來他地里偷黃瓜,而不是自己也是賊。

「不上道。」陳華繼續往洞裡面提填泥巴。

洞下面的老鼠立刻就慌亂了,別人是要弄死他的節奏啊,干他們這行,就怕自己被埋在了地下,那不吉利:「大爺,給條路,你就說個明白,究竟想要什麼,我手上還有些沒出手的先秦古物,你要是看得上眼,我都給你,只求你放條活路走1

陳華腦袋伸向洞口,看著裡面老鼠發音所在:「你是想一直在裡面說話,還是想出來1

「想出來。」老鼠比誰都想出來。

「那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是誰,幹嘛要到這兒來1

「我的叫穿山甲,到玉山,自然是到這兒來摸金了,只是沒想到,半路丟了祖傳的東西,上天註定要折損在這兒1

「你是如何發現,這小土包下面就有大墓葬。」不得不說陳華問了個白痴的問題,盜墓者都有獨特的眼光發現別人發現不了的寶貝。

洞裡面的穿山甲很有職業操守,道:「這是某家祖傳的謀生手段,大爺就不要妄想了,某家是不會告訴你的,你就是把我埋了也不行1

「哈哈哈,你嘴還挺硬的。」陳華蹲在洞口邊,看了看穿山甲打的那個洞,大小方寸規規矩矩,完全是專業的掘進隊才能挖的出來,陳華就想獲得寶貝一樣看著那個方圓規整的盜洞,眼中興奮說道:「給你介紹一份工作,你可要做1

「給我介紹工作。」穿山甲不相信地笑了起來:「啥工作1

「你願意當工程師么1

「工程師,什麼東東。」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