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十七章摸金校尉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程的家,決定圓寂在這兒,長埋玉山腳下,常常拉著不懂事的二丫和程鈴鐺去玉山頂上選墓地,弄得兩個丫頭哭著鼻子回來,說爺爺想不開要尋短見,讓整個書院的人雞飛狗跳找他。 明天就是國子監舉辦的詩會,書院...

程丹陽儼然一派老神仙悠然喝茶,天氣暖和了,老爺子就喜歡四處走動,河邊的柳葉,地里的桑葉,山上的樹葉,老先生都會摘下來用作泡茶,享受生活就是說程老爺子這種人。w w. vm)

「小子,曲江池的詩會,你是打算真的不去,就讓那個小咪猜和老蘇兩人帶著學生去,就不怕別人欺負她,你心裡就不心疼么。」程丹陽泡了兩杯桑葉茶,有點綠茶的味道,他一杯,陳華一杯,兩爺子就在西院亭子下閑聊,老爺子看陳華的眼光,就想長輩看晚輩,儼有慈愛。

老爺子自從來到玉山之後,就把這兒當成人生最後旅程的家,決定圓寂在這兒,長埋玉山腳下,常常拉著不懂事的二丫和程鈴鐺去玉山頂上選墓地,弄得兩個丫頭哭著鼻子回來,說爺爺想不開要尋短見,讓整個書院的人雞飛狗跳找他。

明天就是國子監舉辦的詩會,書院的學生大多都已經安排休息了,詩會什麼的,陳華不想帶隊就交給了蘇勖和謝韞兩人就足夠了,他不喜歡參加那些文人舉辦的活動,人太多聲音太吵又有不少長輩叔伯還要笑著打交道,明天他要去南山牧場看看,董廣交代說又有一匹吃草根的馬駒生下來了,看過李泰來的信,陳華認為他應該加快那些毒物研究,給予李泰不斷的支持,爭取早日搞垮吐蕃,李泰就能早點回來末日英雄全文閱讀。

「有蘇老和韞兒,老虞也會幫滿照看,我想,應該能完全放心他們。」喝了口茶,綠茶的味道讓陳華舌尖味蕾輕顫,老爺子還真是個喝茶的專家,沒缺少創新啊,跟著他都能沾光。

老爺子深藏不漏地笑笑:「對了,前幾次,你給我說的那個顯微鏡,老夫讓學生去藍田的作坊里取來玻璃磨製,並且按照你設計的圖紙找工匠安裝了一台,還真從樹葉中發現了你說的那種圓形的叫做細胞的東西,老夫就不明白了,原來大千世界,居然是如此的其妙,讓老夫汗顏,以往自以為窺覷到醫學的門庭,結果仍舊是徘徊在門外不得而入,難怪就連醫聖孫思邈都會說,可笑世有愚者,讀方三年便謂天下無病可醫;后治病三年,乃知天下無方可用!從此遠走塞外拜名醫尋奇葯,以求突破醫術,老夫如果不從蜀中來到玉山,只怕一輩子都是籠中鳥井中蛙1

程老爺子看來被顯微鏡觀察到了細胞,打破了以往的自信心,說話的時候,也全無以往那種萬事在握的悠閑勁,從顯微鏡裡面看到了細胞,對他的打擊很大啊,整個性情都變得鬱積了,老爺子就該笑口常開,一大把年紀還帶著幾十個學生研究麻醉散幾天幾夜不合眼,因為幾個細胞變得不自信了,陳華都後悔讓老爺子知道組成生命體的結構功能的基本單位細胞。

顯微鏡,其實就是格物院自己發明的,一種真正認識某些我們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它的出現,是書院醫學系的瑰寶,自從程丹陽老先生髮現樹葉上那些橢圓的細胞時,那老頭閉門沉思了三天,出來后找老蘇喝大醉了一次,然後潛心研究看到的那些細胞究竟是什麼東西,信誓旦旦一定要在入土之前弄個明白寫成一本書才能么瞑目,顯微鏡的發明,就和數理系的放大鏡望遠鏡一樣,如今都是私藏起來,並沒有對外宣傳,否則肯定會引來不少轟動。

「程老就不必喟嘆了,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我們看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要想全部弄清楚,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後的醫學系,還請程老一定要拽著那幫小子好好學習,可不能偷懶了,他們都是程老的親傳弟子,誰不聽話直接打罵踹一起用上,還不信不聽話了。」其實,私底下有學生反應,醫學系是最恐怖的,主要是有程鈴鐺那傢伙,動輒就是毒物扔出來,自己找葯解毒,想不學都不行啊,所以,陳華的擔心是多餘的。

程老就當沒聽見似地過濾了陳華的擔心,醫學系的學生可乖了,每 程丹陽儼然一派老神仙悠然喝茶,天氣暖和了,老爺子就喜歡四處走動,河邊的柳葉,地里的桑葉,山上的樹葉,老先生都會摘下來用作泡茶,享受生活就是說程老爺子這種人。w w. vm)

「小子,曲江池的詩會,你是打算真的不去,就讓那個小咪猜和老蘇兩人帶著學生去,就不怕別人欺負她,你心裡就不心疼么。」程丹陽泡了兩杯桑葉茶,有點綠茶的味道,他一杯,陳華一杯,兩爺子就在西院亭子下閑聊,老爺子看陳華的眼光,就想長輩看晚輩,儼有慈愛。

老爺子自從來到玉山之後,就把這兒當成人生最後旅程的家,決定圓寂在這兒,長埋玉山腳下,常常拉著不懂事的二丫和程鈴鐺去玉山頂上選墓地,弄得兩個丫頭哭著鼻子回來,說爺爺想不開要尋短見,讓整個書院的人雞飛狗跳找他。

明天就是國子監舉辦的詩會,書院的學生大多都已經安排休息了,詩會什麼的,陳華不想帶隊就交給了蘇勖和謝韞兩人就足夠了,他不喜歡參加那些文人舉辦的活動,人太多聲音太吵又有不少長輩叔伯還要笑著打交道,明天他要去南山牧場看看,董廣交代說又有一匹吃草根的馬駒生下來了,看過李泰來的信,陳華認為他應該加快那些毒物研究,給予李泰不斷的支持,爭取早日搞垮吐蕃,李泰就能早點回來末日英雄全文閱讀。

「有蘇老和韞兒,老虞也會幫滿照看,我想,應該能完全放心他們。」喝了口茶,綠茶的味道讓陳華舌尖味蕾輕顫,老爺子還真是個喝茶的專家,沒缺少創新啊,跟著他都能沾光。

老爺子深藏不漏地笑笑:「對了,前幾次,你給我說的那個顯微鏡,老夫讓學生去藍田的作坊里取來玻璃磨製,並且按照你設計的圖紙找工匠安裝了一台,還真從樹葉中發現了你說的那種圓形的叫做細胞的東西,老夫就不明白了,原來大千世界,居然是如此的其妙,讓老夫汗顏,以往自以為窺覷到醫學的門庭,結果仍舊是徘徊在門外不得而入,難怪就連醫聖孫思邈都會說,可笑世有愚者,讀方三年便謂天下無病可醫;后治病三年,乃知天下無方可用!從此遠走塞外拜名醫尋奇葯,以求突破醫術,老夫如果不從蜀中來到玉山,只怕一輩子都是籠中鳥井中蛙1

程老爺子看來被顯微鏡觀察到了細胞,打破了以往的自信心,說話的時候,也全無以往那種萬事在握的悠閑勁,從顯微鏡裡面看到了細胞,對他的打擊很大啊,整個性情都變得鬱積了,老爺子就該笑口常開,一大把年紀還帶著幾十個學生研究麻醉散幾天幾夜不合眼,因為幾個細胞變得不自信了,陳華都後悔讓老爺子知道組成生命體的結構功能的基本單位細胞。

顯微鏡,其實就是格物院自己發明的,一種真正認識某些我們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它的出現,是書院醫學系的瑰寶,自從程丹陽老先生髮現樹葉上那些橢圓的細胞時,那老頭閉門沉思了三天,出來后找老蘇喝大醉了一次,然後潛心研究看到的那些細胞究竟是什麼東西,信誓旦旦一定要在入土之前弄個明白寫成一本書才能么瞑目,顯微鏡的發明,就和數理系的放大鏡望遠鏡一樣,如今都是私藏起來,並沒有對外宣傳,否則肯定會引來不少轟動。

「程老就不必喟嘆了,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我們看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要想全部弄清楚,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後的醫學系,還請程老一定要拽著那幫小子好好學習,可不能偷懶了,他們都是程老的親傳弟子,誰不聽話直接打罵踹一起用上,還不信不聽話了。」其實,私底下有學生反應,醫學系是最恐怖的,主要是有程鈴鐺那傢伙,動輒就是毒物扔出來,自己找葯解毒,想不學都不行啊,所以,陳華的擔心是多餘的。

程老就當沒聽見似地過濾了陳華的擔心,醫學系的學生可乖了,每 程丹陽儼然一派老神仙悠然喝茶,天氣暖和了,老爺子就喜歡四處走動,河邊的柳葉,地里的桑葉,山上的樹葉,老先生都會摘下來用作泡茶,享受生活就是說程老爺子這種人。w w. vm)

「小子,曲江池的詩會,你是打算真的不去,就讓那個小咪猜和老蘇兩人帶著學生去,就不怕別人欺負她,你心裡就不心疼么。」程丹陽泡了兩杯桑葉茶,有點綠茶的味道,他一杯,陳華一杯,兩爺子就在西院亭子下閑聊,老爺子看陳華的眼光,就想長輩看晚輩,儼有慈愛。

老爺子自從來到玉山之後,就把這兒當成人生最後旅程的家,決定圓寂在這兒,長埋玉山腳下,常常拉著不懂事的二丫和程鈴鐺去玉山頂上選墓地,弄得兩個丫頭哭著鼻子回來,說爺爺想不開要尋短見,讓整個書院的人雞飛狗跳找他。

明天就是國子監舉辦的詩會,書院的學生大多都已經安排休息了,詩會什麼的,陳華不想帶隊就交給了蘇勖和謝韞兩人就足夠了,他不喜歡參加那些文人舉辦的活動,人太多聲音太吵又有不少長輩叔伯還要笑著打交道,明天他要去南山牧場看看,董廣交代說又有一匹吃草根的馬駒生下來了,看過李泰來的信,陳華認為他應該加快那些毒物研究,給予李泰不斷的支持,爭取早日搞垮吐蕃,李泰就能早點回來末日英雄全文閱讀。

「有蘇老和韞兒,老虞也會幫滿照看,我想,應該能完全放心他們。」喝了口茶,綠茶的味道讓陳華舌尖味蕾輕顫,老爺子還真是個喝茶的專家,沒缺少創新啊,跟著他都能沾光。

老爺子深藏不漏地笑笑:「對了,前幾次,你給我說的那個顯微鏡,老夫讓學生去藍田的作坊里取來玻璃磨製,並且按照你設計的圖紙找工匠安裝了一台,還真從樹葉中發現了你說的那種圓形的叫做細胞的東西,老夫就不明白了,原來大千世界,居然是如此的其妙,讓老夫汗顏,以往自以為窺覷到醫學的門庭,結果仍舊是徘徊在門外不得而入,難怪就連醫聖孫思邈都會說,可笑世有愚者,讀方三年便謂天下無病可醫;后治病三年,乃知天下無方可用!從此遠走塞外拜名醫尋奇葯,以求突破醫術,老夫如果不從蜀中來到玉山,只怕一輩子都是籠中鳥井中蛙1

程老爺子看來被顯微鏡觀察到了細胞,打破了以往的自信心,說話的時候,也全無以往那種萬事在握的悠閑勁,從顯微鏡裡面看到了細胞,對他的打擊很大啊,整個性情都變得鬱積了,老爺子就該笑口常開,一大把年紀還帶著幾十個學生研究麻醉散幾天幾夜不合眼,因為幾個細胞變得不自信了,陳華都後悔讓老爺子知道組成生命體的結構功能的基本單位細胞。

顯微鏡,其實就是格物院自己發明的,一種真正認識某些我們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它的出現,是書院醫學系的瑰寶,自從程丹陽老先生髮現樹葉上那些橢圓的細胞時,那老頭閉門沉思了三天,出來后找老蘇喝大醉了一次,然後潛心研究看到的那些細胞究竟是什麼東西,信誓旦旦一定要在入土之前弄個明白寫成一本書才能么瞑目,顯微鏡的發明,就和數理系的放大鏡望遠鏡一樣,如今都是私藏起來,並沒有對外宣傳,否則肯定會引來不少轟動。

「程老就不必喟嘆了,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我們看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要想全部弄清楚,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後的醫學系,還請程老一定要拽著那幫小子好好學習,可不能偷懶了,他們都是程老的親傳弟子,誰不聽話直接打罵踹一起用上,還不信不聽話了。」其實,私底下有學生反應,醫學系是最恐怖的,主要是有程鈴鐺那傢伙,動輒就是毒物扔出來,自己找葯解毒,想不學都不行啊,所以,陳華的擔心是多餘的。

程老就當沒聽見似地過濾了陳華的擔心,醫學系的學生可乖了,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