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十六章作弊神器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了 就要準備的最好 作為玉山書院文學系的負責夫子謝韞 一直都不想把這次詩會成為玉山書院難忘的傷疤 她認真 學生們就都認真 寫出的詩 謝韞會過目 會做一定的修改 大致不會太難看 當然...

自從陳華將麻將帶給長安城的貴人以後 麻將聲就再也沒有停止過 尤其是以李淵為代表 退休養老的一大批人 麻將的出現成了他們打發無聊時光的玩具 麻將就像一股妖風 瞬間就籠罩了整個長安城 在玩樂貧乏的年代 隨便一點兒新鮮的火星子出現啊 蔓延的速度都太快了 上至達官貴人 下至販夫走卒 打麻將簡直全民運動啊 據說有幾家店鋪做的麻將出售的火爆 一天就能賣掉好幾百副呢,有此可見 麻將的威力之大 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最頭疼的是陳華 麻將局太多了 家家都要請他過去打幾局 不去還不行 立刻拿長輩的身份壓人 以至於他現在見了拜帖都要躲避 原因是那些人牌技越來越好 前幾次還能贏錢 後面熟能生巧 一個個老狐狸都不那麼好從他們身上賺銀子 大多時候都是輸錢占多數 一天輸點 就算他藍田是個寶地 也抵不住一天天掏空啊

盡量躲著牌局 有些時候 躲不掉 沒辦法也只能去應酬 就好比老李搬聖旨壓迫進宮打一局 陳華是最頭疼的 老李找打麻將要麼是有事兒要說 要麼就是想訛錢 麻將的誕生 給了老李向富庶的臣子伸手要錢的借口 他還一個勁兒稱讚麻將是個好東西

都懶得說老李的心黑 說好了自己要是讓李淵遠離丹藥就重重有賞 這完全就是一句空話 獎賞不落實 叫去打牌還專門和長孫合起伙來贏錢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有苦說不出啊 要不是為了李淵 陳華能發明麻將最後讓老李坑他么

陳華最近幾天 都躲在玉山足不出戶 有人邀請打牌 他立刻披上蓑衣下山到田面視察稻子去了 書院的底子薄 手上的閑錢 因為供著整個書院幾百號人 陳華不能一個人拿出來打牌虧空了 他決定戒賭 關係再好 都不應酬

山下撒過肥料的稻子 的確比其他人地理的稻子要長得蔥鬱 可羨慕死了來玉山做客的那些長安城老怪 李靖、程咬金、尉遲恭 幾個人沒有誰看見了玉山下的稻子 不指著田裡的莊稼長吁短嘆暗罵自家婆娘還不如一個男人種的田好 說今年畝產肯定能創長安新高 陳華沒有告訴他們 你們就擦亮眼瞧著吧 等到了夏季稻子開花前 再施一次追肥 今年豐收是必然的 而且格物院還在玉山腳下弄出了實驗田進行雜交水稻的培養 明年就有新型的種子面世 當然只能先滿足藍田這一縣之地

清明節后 天氣就開始暖和了起來 玉山下的桃花開了 梨花、李子花也相繼開放 一些莊戶上沒有上學的半大孩子騎著村裡的水牛遊走在綠野之間騎牛橫笛 笛聲悠遠山水融融 沿著玉山坡上那些開滿了許多不知名的黃色白色小野花美輪美奐 幾場春雨下來 野菜、蘑菇全都長得壯實 二丫和程鈴鐺兩個人出去半天時間就能采很多回來

春天的玉山是詩人眼中的美麗桃源 玉山書院文學系的學生 因為要參加國子監邀請的詩會 最近幾天都在玉山下的田園中採風 每個人都要準備一首壓箱底的詩 以備到時候整個國子監的學生挑戰

可以說 這群學生都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全然不知道國子監的那些變態的腐儒是專攻詩文方面的高手 與其說讓他們採風寫詩 倒不如說 是讓他們放鬆心情積極備戰

不管怎麼樣 既然答應參加了 就要準備的最好 作為玉山書院文學系的負責夫子謝韞 一直都不想把這次詩會成為玉山書院難忘的傷疤 她認真 學生們就都認真 寫出的詩 謝韞會過目 會做一定的修改 大致不會太難看 當然 謝韞也特別重點培養了某些人 作為對抗國子監的尖刀 就好比紈子弟杜荷 老蘇的一個侄子蘇三 這兩人算是文學系的新秀吧 寒磣的兩人作戰 要頂住的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尤其是這些代表人物 以前甚至都可以說是扶不起的阿斗 突然間就成了活躍的分子 寫詩文什麼的 八成會受到嘲笑

「蘇三 你說 此次的詩會 你怕不怕 國子監那幫人 可兇殘的很 這我是知道的 隨便點幾個人出來 都有可能是今年科舉的前三甲 」躺在草地上 杜荷有一搭沒一搭和旁邊一個比他矮小的人說道 兩人都躺在草地上 嘴裡面叼著草 遠處那幫文學系的學生正歡快的撲捉蝴蝶 留下的悲傷 只有他兩個人獨自扛著

「我其實也擔心 玉山書院 就我們兩個人 會不會真被人家殺的片甲不留 你說 作為院長 作為夫子 那幫人 怎麼就不想想辦法呢 哪怕是多叫兩個外援 把長孫沖和吳王叫來也是好的啊 那樣就不是我們兩個人作戰了 」

蘇三撇了撇嘴:「我大伯說了 要是輸了 回家肯定要挨罵 面子重要啊 畢竟國子監俯視耽耽 玉山書院輸人不輸氣勢 」

杜荷眼睛轉了轉:「要不 我們去找華哥兒要兩首詩壓底 不到萬不得已時刻 絕對不拿出來 」

「不行 不行 夫子交代 如果找院長要詩作 她會懲罰我們的 好了 杜老二 你給我琢磨琢磨 我這句 鶯啼綠岸柳 春日草更長 能夠拚死國子監那幫人不 」

「能拚死你自己 」杜荷白眼道 說著從地上跳起來:「你不找 我去找 只要華哥兒不說 誰知道這首詩不是我寫的 反正這事兒又不是沒干過 」

投機倒把的杜荷 還真是拍拍屁股找他認為的外援去了 但他那裡知道 其實就在昨晚 某人早已偷偷摸進了謝韞夫子的房間 鬼鬼祟祟地塞去一本叫唐詩三百首的詩集

詩會嘛 有了此作弊神器 十個國子監的人放馬過來 都是小菜一碟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