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十四章人生若只如初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將插在髮髻上的一支非常耀眼的鳳釵取下來:「藍田候是個妙人 真是讓本宮刮目相看 」 李倩雪把那支鳳釵放在了桌子上 用漂亮的眼睛看著她 眉毛修的很細 自有一股成熟女人的風韻 別人...

李倩雪 也太小題大做 拿一個宮女撒氣就以為抓住了陳華的軟肋 這簡直降低了陳華對她這個對手的過高期望 心裡直接給了她一個胸大無腦的評價

當然不能讓李倩雪拿兩個無辜的小宮女開刀 貴人們的遊戲 這些小蝦米就不用參與了 說白了 李倩雪針對的人是陳華 其實 如果陳華敢於站出來 直視李倩雪的挑釁 李倩雪還不至於拿兩個沾不著邊兒的宮女當炮灰

長安城的貴人 還是有自己的高傲的 傳出去 對名聲有很大的影響 尤其是李倩雪這種長安城的交際花 說不定明天就有八卦流傳她和藍田候發生了點什麼讓大家異想翩翩

「公主 依我看 也就算了吧 都是兩個婢子 用不著你自降身價和她們一般見識 要不 某給你出個主意 隨便打發她們下去掃個地什麼的也行 」隨意地摸出一張牌丟下去 哈 坐在陳華下家的李淵立刻就笑了 這小子打出一張自己急需的好牌啊 李淵陰霾的心情 瞬間陽光燦爛 他其實也不想因為一點點小事兒 就破壞大家的氣氛:「倩雪也就別放在心上了 昨日朕就說過 這小子在興慶宮 可以把這兒當成自己的家 叫個婢子端來解渴的水其實也沒什麼的 倒是你嚴厲了些 好了 都退下吧 別打擾朕和幾位貴人的雅興 」

李淵這個興慶宮的老大一聲令下 那裡還有人敢反抗 衝進來的內侍省太監灰溜溜的告退 那兩個被按住的婢子也讓放開 她們不知道是去是留 李淵倒是很懂得調控局面 道:「就按照藍田候剛才說的 朕罰你兩個婢子打掃興慶宮 若是沒打掃乾淨 朕有重罰 」

兩個婢子挨在一起 委委施了一禮:「謝聖上饒恕之恩 謝公主饒恕之恩 謝張貴人饒恕之恩 謝 謝藍田候求情 」兩個穿著粉色宮女裝的婢子 就好比才從狼口中掙脫的綿羊 音色綿長沙沙說道 然後乖乖地退出了貴人玩樂的地方

那個叫小蠻的宮女 在離開時 還特意看了眼侯爺 眼中寫滿了感激之情

能得到一個弱小者真心的感激 陳華覺得還是挺不錯的 回頭對她報以微笑

小蠻臉蛋霎時就如漫天紅霞 步伐急促而走

麻將其實也有升官發財的竅門 陳華是深諳此道 隨便點炮某個大佬 立刻就會獲得不少的親睞 剛給李淵點炮一手好牌 李淵就牆頭草倒自己這邊 他是興慶宮的主人 連他都發話不追究了 難道李倩雪還能繼續死纏么 傳出去只會讓人笑話李倩雪沒貴人的氣度

算是一次小小的交鋒 以藍田候的機智 輕鬆取得勝利

李倩學哼哼唧唧 扔出一張麻將 她雖然一直保持著高雅的微笑 甚至並沒有因為剛才的暴斂 折損了她交際花的光彩照人 長安城有關李倩雪的謠言有許多 什麼高貴的蕩婦 男人眼中的尤物 面首三千夜御十男 等等 李倩雪身為天家的女人 若沒有非常人的手段 肯定早早就被天家摒棄了

她不是那麼如表滿看著 一派**作風那麼簡單 至少 李倩雪在某一方面 其實還是有大用的

對這個女人背後的故事 居然有了不少好奇心 老李的管轄下 居然還能出現一個不守婦道 不守三綱的公主 老李居然沒有砍她腦袋 就足以證明這個女人 對老李肯定有大用 當然不排除 老李殺兄弟殺愧疚了 對姐妹就很照顧

陳華笑納收下李倩雪打出的麻將:「多謝公主 又給在下送來盛惠 」

李倩雪身上已經沒有賭資了 這一局 輸給了陳華 只好將插在髮髻上的一支非常耀眼的鳳釵取下來:「藍田候是個妙人 真是讓本宮刮目相看 」

李倩雪把那支鳳釵放在了桌子上 用漂亮的眼睛看著她 眉毛修的很細 自有一股成熟女人的風韻

別人送什麼 陳華當然不會拒絕 全部收納懷中 同時 還和胖子一樣 露出一張讓人無法生氣的向日葵笑臉 胖子的絕招 被陳華學得入木三分

對於藍田候能夠厚臉皮手下自己從腦袋上取下來的鳳釵 李倩雪只是笑笑看不出喜怒 她低頭弄了弄自己的衣袖 很注重自己的儀錶 走哪兒都是光彩照人的模樣 就連她府上的馬車也是最獨特的 長安城裡面一眼就知道 那是長廣公主府的馬車 車裡面坐得人就是李倩雪

「今日沒帶夠賭資 改日 本宮親自邀請侯爺到府上去小賭一番 時辰不早咯 府上還有事沒有處理完 父皇 兒臣先行告退了 記得兒臣給父皇說過的話 過幾日 兒臣親自來接父皇一起去 」

李倩雪委身告退 隨著她一起離去的還有那個書卷氣很厚的女子 這女子 陳華見過兩面 對她的印象 還算較好 只是 像她如此恬靜的女子 跟在李倩雪身邊 總覺得有點不協調 就好像 李倩雪身邊的人 都應該是那種名亂長安的潑婦一類人 李藍藍就比較適合

「就走了 「李淵還沒賭夠 李倩雪走了 三缺一 麻將局也不用打了 「沒賭資 父皇可以借你 」

李倩雪已經不賭了 李淵如何挽留她都不會繼續再玩下去

「兒臣還有要事 父皇若是真要玩下去 那麼 兒臣把輕眉留在這兒陪父皇一起玩如何 」李倩雪拉出了她身邊的女子 「阿姆先走了 輕眉就留在這兒陪著太上皇他們玩幾局 」

那個叫輕眉的女子使勁兒搖頭 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阿姆 女兒不會 」

「武丫頭 你不會可以學啊 來 朕親自教你 保管你一學就會 」李淵那傢伙非常熱情 看來賭博已經開始把他腐化了

「武丫頭 」陳華就像聽見某個魔咒似地 這世界 能叫武丫頭的人 難道是那個未來的女王

男人 對這個名字 都有那麼一絲好奇 某一瞬間 陳華的眼光 已經完全落到那個叫武丫頭的女子身上

他嘴裡 就那麼肆無忌憚地出一句詩:「人生若只如初見啊 」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