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十三章宮女小蠻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並沒有長安城貴族的奢靡作風 讓人服侍的事兒 他干不出來 「那個 給我 來一碗白開水 」陳華覺得嘴太幹了 想找點水喝 有兩個小宮女站在遠處 陳華只能麻煩她們了 陳華只是隨意的...

清明 繼續下雨 天氣依舊帶著寒意 祭祖上墳的爆桿聲響滿了整個長安城 自從前一天答應李淵 第二天要來繼續陪他打麻將 陳華老早就來到了興慶宮 今天的興慶宮比往日熱鬧了不少 至少李淵叫來的牌友變多了 唯一的特點就是 李淵這傢伙全部叫的女性來當牌友

張美人陳華是認識的 她一直陪在李淵身邊 像個受到恩寵的小女人 此刻正在給李淵喂點心吃 就像在照顧自己的寵物 還有一個女人 衣著大氣高貴美麗 實打實的長安城貴婦 豐腴的身子每一處都很飽滿 男人看著都想把玩焉 陳華瞧著眼熟 但不知是誰 記不清楚了 她此刻坐在李淵的旁邊 李淵正在給她講解麻將的玩法兒 那女人拿著光滑的麻將一臉思索

「父皇 你說 這是藍田候做的 它叫麻將 」女子聲稱李淵為父皇 那就是李淵的女兒了

李淵高興地將麻將組起來擺在自己的面前:「當然是藍田候送給朕消遣的東西 這玩意兒 可能上癮了 昨天我們打了一下午還意猶未盡 今天讓你進宮 就是想也讓你也學學 省的整天呆在家裡沒事兒可做 師道呢 怎麼不見他一起隨你進來 」

「父皇休要提那人 昨日兒 還在外面胡來 」女子撇了撇嘴 一副 這東西 如何能上癮的鄙夷

李淵嘆了口氣兒 儼然有子不教父之過的悲戚:「你們一個個 父皇如今都管不著了 長大了 也不聽父皇的話了 父皇說什麼做什麼 你們非但不聽 還要管著父皇 哎 人老了 就不中用了啊 」

李淵也不知道在感嘆啥 那女子沒有接話 李淵的處境 豈是他們這些當女兒的能左右的

「前幾日 倩雪去了二哥那裡 二哥說父皇最近鬱積少有運動 還叫我常常進宮來陪你呢 」

李淵哼哼:「他有那麼好心 」

李淵和老李這輩子 肯定是化解不了隔閡了

李倩雪當然不能評價她二哥的為人 道:「父皇就別不開心了 過幾天 國子監有個詩會 如果父皇有空 倩雪就陪父皇一起去曲江池踏青遊玩如何 父皇也有好久沒有去了 」

「詩會 」

李淵琢磨著有沒有時間去 道:「既然是倩雪一片真心 父皇就隨你一起去吧 不過 到時候我們把麻將帶上 有機會玩兩圈 」

李倩雪頭痛 李淵怎麼三句話不離開麻將 恰此時 來到興慶宮的陳華 已經出現在李淵面前 並且一副笑琢眼開的表情 道:「太上皇 小子又來討要寶貝了 」

陳華笑嘻嘻 沒個正經樣子坐在了李淵對面的桌子上 雙手搓著麻將 李倩雪瞪眼瞧著他:「放肆 聖上面前 也是如此沒禮沒貌 」

李淵擺了擺手:「都是熟人 就不講禮節了 這小子討朕喜歡 朕許他可以沒禮貌 」說完李淵看著陳華:「小子 今天可帶夠了賭本 否則到時候 輸的精光 朕可要把你衣服都給脫下來當惠紋 」

不理會那瘋婆娘 陳華拍拍胸脯:「可帶夠了 」

「帶夠了就好 」李淵指著麻將:「那我們開始吧 」

於是 又是一場賭局開始了

賭博期間 陳華也認識了這個似乎對自己不友好的女人李倩雪 陳華恍然 難怪啊 原來是認識的 去年在水月庵的湖邊 這女人還向自己示過好 大概意思就是欣賞才華之類的 希望能夠在她手下辦事 說好聽點 就是個謀臣 說不好聽點就是個面首 小白臉吃軟飯陳華怎麼能同意 當時就拒絕了 還惹得這位公主說了狠話 要自己走著瞧呢 最後一定逃不出她手心

自己都逃了一年了 這女人也沒實際行動一次 估計是當時氣話回來忘記了吧 今天能在此見面 實打實的緣分啊 誰說記仇是女人的專利 男人其實也記仇 為了這得來不易的緣分 陳華決定和李倩雪來一點加深印象的記憶

李倩雪這女人和自己不對路 於是 陳華就專門找她的麻煩

陳華坐在她的下家 李倩學出什麼牌 陳華摸得一清二楚 專門守著她出牌糊牌 就好像成心針對她一樣

十多圈下來 李倩雪成了點炮的高手 她輸的最慘 知道是某人故意捉弄她 李倩雪也不惱怒 錢她多得是 輸一輩子都輸不光 但心中的惡氣 她肯定是咽不下去 牌技不如她認了 但並不代表不會在其他地方做文章

連續輸錢的李倩雪終於按捺不住 她也足夠聰明 喚來了遠處 正在一旁乖巧看書的一個女子 那女子 只是躲在角落裡看書 幾乎不會引人注意 她穿著素羅裙 頭上插著碧玉簪 恬靜淡雅 無與人爭 看書的時候很投入 興慶宮的藏書是很豐富的 她看的極其認真仔細 里啪啦的麻將聲 根本就影響不到她

她是個愛學習的女子 至少 她身上的書卷氣很濃

「輕眉 過來給阿姆揉揉肩 」

李倩學霸道專橫 一看就知道 不是一位合格的母親

那女子放下書卷 婉婉走過來 雪白的裙裾 如蓮移動 一雙乾淨無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朝這邊望來 意外地發現了 藍田候居然也在興慶宮 落地大方地委婉笑笑 只說了句:「真巧啊 你也在這兒 」然後 就來到李倩學身後 纖細白皙的十指落在李倩學肩膀上輕揉著李倩學的雙肩

李淵也叫來一個宮女給自己揉肩 張美人如法炮製 桌子上 唯獨陳華獨善其身 就好像被這群貴族摒棄在外 他們奢華的生活 陳華是享受不到

其實 李倩雪之所以叫來看書的女子服侍自己 她是有目的的 亦可以說是她的陰謀 如果陳華也學他們叫來宮女服侍 那麼李倩雪就能抓到把柄讓陳華不開心

只是 李倩雪算遺漏了 陳華並沒有長安城貴族的奢靡作風 讓人服侍的事兒 他干不出來

「那個 給我 來一碗白開水 」陳華覺得嘴太幹了 想找點水喝 有兩個小宮女站在遠處 陳華只能麻煩她們了 陳華只是隨意的吩咐 並不知道 自己會給別人帶來多大的麻煩 昨天蘇勖就是如此吩咐那些宮女辦事兒的

守在遠處服務的宮女倒是聽話 其中一個比較矮小的宮女乖巧跑出去遵照侯爺的吩咐做事兒 其實她還想準備給侯爺揉揉肩的 只是主子沒有吩咐 不敢逾越 那矮小宮女跑去給侯爺端來了一碗開水 痴痴笑著 胖嘟嘟的臉上 可愛地紅了起來

在幾人詫目注視下 陳華仰頭把那白開水喝了下去 嗓子不幹了 恰好李倩學又打了一張好牌點炮陳華 陳華高興地糊牌 順便從李倩雪盛惠的賭金中拿出一顆珍珠

這時候 陳華才認真看了眼那矮小宮女 小可愛模樣 年齡估計只有十六歲 身材有點胖胖 也有點矮 在興慶宮這種美女如雲的地方 肯定是不出眾的 所以只能守在一旁做雜事兒 並不能貼近主子揉肩討好

「給你 」陳華從李倩雪輸給自己的賭金中拿出一顆珍珠給了那宮女:「姑娘叫什麼名字 」

「小 小 小蠻 」

那宮女看著自己的三位主子 支支吾吾說道 她不敢收下藍田候的珍珠 這樣會把宮裡的太監打一頓的 說話時 那個叫小蠻的宮女 眉頭皺著 胖嘟嘟的臉上驚慌失措 她知道侯爺雖然是好心 但實在是害了她啊

李倩學終於找到了發飆的借口 她忍了陳華很久了 現在看他和一個宮女說說笑笑 彷彿找到了攻擊陳華的利器 其實是她算計好的 早就想好了對策 道:「那裡來的不識趣的宮女 內侍省的太監呢 還不快來把這不懂事的宮女拖下去教訓一頓 貴人們在玩樂 她居然不經同意就摻和進來 拖下去打爛嘴巴 丟掖庭宮漿洗衣物 」

李倩雪的身上可是十足的貴人作風 一個小小的宮女居然敢出頭打攪他們的興趣 就算被貴人當場令人打死都不犯事兒 李倩雪這婆娘心腸甚毒 十步一算啊 已經在冷眼旁觀看戲了

宮女小蠻被嚇住了 宮中的宮女被貴人們打死有很多 她當即跪在了地上 先前和她一起並排站立的宮女也跪下來:「太上皇恕罪 公主恕罪 侯爺恕罪 婢子知錯了 還請貴人們饒過婢子 」說完 她們抬起手 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臉蛋兒都打紅了

兩個小宮女的求情 其實是微不足道的 宮裡的人 把宮女都看成可以隨意坑殺的奴僕 李淵沒有表態 出現這種事情 他心情不好 打麻將的時候眉頭皺著顯然是牌不好心情也不好 張美人裝著沒看見也沒聽見 李倩學是幕後黑手自然不會饒恕這個宮女 只是替她揉肩的女子側目不忍 多次想開口 但話到嘴邊 還是吞了回去

貴人教訓奴婢是常見的事兒 不能求情 求情就折損了貴人的面子

幾個內侍省的太監 匆匆從門外跑了進來 拿人的氣勢很兇 一臉誠惶誠恐 就好像自己失職 讓貴人們不開心了

幾個太監扣住了跪在地上的宮女小蠻 連同她的同伴也一起扣住

「侯爺 婢子求侯爺幫婢子求求情 侯爺 婢子知錯了 」小蠻知道求其他人 還不如求侯爺 現在侯爺就是她的保命符 宮裡的太監下手可是狠辣的 打死人都看不出痕 他們剛才扣住自己的時候用力很大 顯然是要打死人的節奏

陳華不知道 事情為何變成如此情況 李倩雪就坐在自上上家 得意地昂著頭 全然不顧一個宮女的死活 拿她來當成對付陳華的替罪羊 李倩雪收拾不了自己 索性就拿一個宮女撒氣兒 這是在借巴掌打臉

你是貴族 難道老子就不是貴族啊

陳華怒了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