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十二章嗜賭如命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么一罵人,可是有壓迫感的,那道士灰溜溜地不敢違逆聖意,只好走到一旁候著,他目光放在了李淵手下的木牌上,然後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丹藥,頗有沮喪的樣子,才幾個時辰不見,以前言聽計從的聖上,如今就開始變了一個...

興慶宮的宮女很快搬來了桌子,鋪在桌面上墊麻將的墊子也是貂皮子的感覺很奢華,陳華打開裝麻將的盒子,把百多個麻將擺在桌子上,一一拿起來給李淵介紹。

東西南北中發財雞,規矩什麼的,也一併傳授給李淵,包括什麼打麻將暗含的兵法啊,詭計啊,算牌啊,欲擒故縱啊,守上盯下啊,總之,很多暗含天地的道理,都給李淵講了,李淵以前本來就是善戰的將領,孫子兵法謀略計策用的出神入化,一聽之下,立刻精神來勁兒,拿起一個二餅,仔細端詳用絲楠木做的表面打磨光滑的麻將,似不相信,道:「就這小小的木牌,也能暗含所謂的天地之理,既然規矩已經講明,那好,我們這就來打一局,讓老夫感受一下有啥陰謀1

李淵興沖沖的手癢,坐在了桌子一角,雙手麻利地搓著麻將,看著就像個老賭徒。

陳華坐在了李淵的上家:「太上皇,這麻將,要求四個人打,你,我,蘇勖駙馬,才三人,三缺一啊1

李淵愣了愣:「如此麻煩。」然後他對著身邊一個盛裝宮女道:「去把張美人叫來,讓她陪我們打幾圈麻將1

負責傳話的宮女很快告退,沒一會兒功夫,穿著大紅露胸宮裝,頭戴朝天鳳冠的張美人款款而來,走路的姿態說不出的風姿迷人,她杏眼微眯地偷偷瞟了眼藍田候,然後笑吟吟地走到李淵的身邊:「臣妾拜見聖上1

「藍田候才給朕獻上一件禮物,愛妃也一起來玩兒崛起美洲1620全文閱讀。」李淵拿著麻將開始給張美人介紹,不得不說,女人對麻將天生就有親和力,李淵只介紹了一遍,張美人就點頭聽懂了。

然後,話也不多說,幾人立刻開始坐莊開打。

用木頭做的骰子,李淵丟到了莊家。

李淵笑眯眯地抓牌,第一局,只是簡單的熟悉,並沒有拿出賭本,很快,幾圈下來,大家都對麻將已經熟悉,太簡單了,又有樂趣,於是李淵隨手丟了一個玉碗在桌上,銅錢,金子什麼的,李淵肯定不帶在身上,他用的每樣東西都是寶貝,李淵出了賭金,賭局也就正式開始。

牌桌上無父子,能坑多少,盡量坑,李淵剛剛點炮自己的女婿蘇勖一個重量級的糊牌,嘴裡罵了那小子兩句不厚道,應該讓南昌多管教了,不知道藏著牌讓岳父走兩把不行啊,接下來一局,他又點了陳華一個燒錢的小糊,李淵懊惱痛罵自己不該打,他輸掉了兩個玉碗,又拿出一個金酒瓶,張美人比較笨蛋,她和李淵是**關係,經常點炮李淵,總算是給李淵搬回一點兒面子,李淵笑的樂呵呵的。

大家起,乾脆就忘記了身份的尊卑隔閡,因為又連輸掉了幾局,李淵急得頭上冒汗,乾脆脫掉了身上的道袍,光著膀子赤膊上陣,土匪流氓一個,蘇勖也當起了主人,吩咐宮女去端來吃的果蔬點心肚子餓了想要在岳父這兒弄點吃得,陳華更隨意,脫了鞋蹲在了椅子上,席間最正常的就屬唯一的女性張美人了,不過臉蛋兒也紅彤彤的,煞是風情別樣。

不知不覺,四人玩麻將玩到夕陽西下,輸的最慘的李淵,已經輸的面紅耳赤,放佛每摸一張麻將上來,食指和拇指都要用力把麻將捏碎,凡是不好的牌,李淵肯定要一陣大罵,好牌則是一言不發地盯著不孝順的女婿蘇勖,同時擔心陳華在盯著他,繼續守株待兔,等著**張美人送來大財。

麻將的誘惑,一旦產生了,就很難抵抗住,四個人就在興慶宮中里啪啦搓著麻將,時不時傳出一陣糊牌的吆喝聲和罵聲,興慶宮正鬧的火熱,在興慶宮旁的一座偏殿中,一個穿藍色道袍的道士,正氣喘吁吁地從偏殿里走出,正準備朝興慶宮跑去,道士手裡端著一個玉盤,盤子里放著幾顆才新鮮出爐的丹藥,臉上帶著若有如無的笑意。

道士來到了興慶宮,並且看見了坐在一張桌子上,光著膀子作戰的李淵,道士小跑過去,臉上的獻媚很明顯,道:「聖上,貧道終於不負所托,練出來了養顏丹,還請聖上品嘗1

雙手獻上玉盤,道士已經準備好被聖上一番讚美,然後賞賜不少金銀細軟。

出乎意料,李淵並不對道士的養顏丹敢興趣,甚至連看也不看一眼,因為,此時此刻,他拿到了一副好牌,李淵正在守著別人點炮,然後自己賺的衣缽滿盆。

「聖上,貧道花費了七七四十九個時辰終於把養顏丹已經練好了。」道士瞅了瞅桌子上,那些畫著奇怪圖案的木牌,他就不明白,這東西難道比丹藥還能讓人上癮。

李淵繼續不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上家,陳華那傢伙,有可能要打出他需要糊了的牌,李淵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他那兒得,今晚,陳華已經贏了他好多東西了,李淵準備掏回來一點兒。

「聖上。」道士又提醒了一次,養顏丹不是聖上最希望得到的丹藥么,怎麼興趣不怎麼高埃

李淵不理,眼光都落在陳華手上。

「聖上。」道士不死不休埃

李淵終於聽到了,偏過頭,殺人一眼的眼光盯著道士:「滾一邊待著,朕玩舒服后再來找你1

李淵正在期盼糊牌,當然不希望聽見叨擾的聲音,他這麼一罵人,可是有壓迫感的,那道士灰溜溜地不敢違逆聖意,只好走到一旁候著,他目光放在了李淵手下的木牌上,然後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丹藥,頗有沮喪的樣子,才幾個時辰不見,以前言聽計從的聖上,如今就開始變了一個人,想幾個時辰前,他還是聖上最喜歡的道士藩師呢,怎麼一下子就失去了地位了,想不明白啊大荒。

李淵的變化,都落在陳華眼中,他覺得就這樣很好,花十多天的時間,慢慢把李淵拉入一個賭徒的隊列中,從今以後李淵的生命里就只有賭博,煉丹什麼的,李淵沒那時間去碰,李淵就必須成為一個嗜賭如命的人,他輸的起,有銀子,直到死去都可以比尋常人過的開心。

「雞1

想也不想,陳華直接丟出一個雞,以陳華的智商,當然不可能打這麼一個第一次打出的牌,不過,他知道,自己這張牌,肯定能讓李淵的賭博興趣更濃。

「哈哈哈。」果然,李淵啪啪推開面前的麻將:「小子,這回你可輸了1

「輸了就輸了,太上皇都能輸的大氣,我難道還能小氣么。」陳華拿出先前他贏李淵的兩個玉器丟出來:「再來。」說完,將麻將往桌子上推去洗牌從新開始。

李淵笑眯眯地收下陳華的惠紋銀,幾個人繼續嘩嘩嘩搓麻將。

皇宮裡面的凈街鼓敲響了好幾遍,長安城的宵禁開始了,通常這個時候,留在興慶宮的陳華和蘇勖是要告退的,可惜李淵賭意上來,留下了兩人繼續戰鬥誰也不肯放走,還說等會兒親自差人安排宮中的馬車送他們回去,既然太上皇盛情難卻,明天又是休息,他們當然繼續留下來搓麻將。

麻將這東西,玩久了的確能上癮,四人就沒有歇息過,直接玩到了半夜,夜深了,宮裡的宮人都已經安歇了,眾人也實在是倦意上涌,方才草草結束了這場非常遊戲依依不捨的離開麻將桌。

今天的戰局,李淵和蘇勖輸的最多,陳華和張美人兩人收穫不少,以至於許多的寶貝,陳華雙手拿不完,直接找太上皇要了個檀木箱子裝,結束收拾殘局時,張美人還偷偷瞄了眼藍田候,迷人的紅唇微硒發亮,淡然說著:「侯爺明天不妨也進宮來,我們多找幾個人湊在一起一塊兒打幾圈如何1

這女人看樣子是愛上了麻將,正好陳華有把李淵拉向賭博深淵的想法,當即點頭:「那是自然,贏得太上皇如此多寶貝,總得輸一點兒回去,明天我拿些藍田的特產過來當賭金1

李淵哈哈大笑「你小子有心了1

陳華就當沒聽見,藍田多的是美玉,拿兩塊進來換金子,吃虧的又不是自己。

沒等陳華和蘇勖兩人離開興慶宮,精神被消弱了大半的李淵,打著哈欠,一派想睡覺的樣子,張美人乖巧地扶著他,李淵讓陳華和蘇勖先回去,馬車就在興慶宮外,自己反倒先離開了,至於那個送丹藥的道士,李淵好像忘記了他似地,他就一直捧著盤子站在遠處,估計是腿兒都麻木了,竟然有些站不住的樣子。

非常同情那個叫藩師的道士,不過陳華也沒打算和他交流一番,自個兒抱著一個紫檀木盒子,和蘇勖一起有說有笑往興慶宮外走。

麻將的效果不錯,至少李淵今天的精力,就已經不那麼看重煉丹了,繼續腐化李淵十天,他絕對能成為一個嗜賭如命的賭徒。

嘴裡面哼著某些不知名的歡樂歌曲,陳華全然不知道,此刻,就在興慶宮外沒多遠的一座亭子中,穿著奢華大氅的老李正和一身貂皮坎肩的長孫一起望著興慶宮呢。

兩人注目遠望,就好像能看清楚興慶宮裡面發生的的一切。

「妖怪啊,朕還真離不開這個小子了。」天上沒有星星,老李抬頭仰望,嘆了口氣,他形容陳華是妖怪,但心裡非常喜歡,還好這樣的妖怪,是能為自己所用的,長孫依偎在老李的胸前,她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如此親密地靠近丈夫的懷抱了,所以顯得有點兒興奮,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