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十章送給李淵一套麻將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可以下令,宮中不能有任何人幫李淵獲取煉丹的材料違反就砍頭,但老李終究是覺得既然李淵喜歡煉丹,那就隨他煉吧,不過,帶著李淵煉丹的人,老李終究是不放心那個叫籓師的道士,弄不好就帶著李淵走進了一個不能回頭的...

陳華其實很不明白,還是壯年的老李,怎麼會把心思放在追求長生不老這條註定是一條不歸路的歪門邪道上,老李的身邊沒有饞臣,他也沒養大把煉丹的道士為他服務,在老李的嚴管下,整個皇宮裡面,都不許有食丹風氣出現,甚至,也不能出現有關方士煉丹的書籍,方士亂宮,老李終究是明白這點兒的,歷史上那麼多血淋淋的教訓,老李豈能不引以為戒。

難道老李是故意有此一問,亦或者,皇宮中,終於被老李發現有人偷偷養方士,而且這個人老李還拿他沒辦法,所以想找自己幫忙解決家事。

陳華心裡覺悟自己肯定又要成為老李打頭陣的炮灰,小聲道:「聖上問臣長生之事,臣其實也是不懂,不過聽人說,要問長生路,需去白玉京,聖上還是先把白玉京找到,沒準兒就知道何處有長生了六道伏天全文閱讀1

「放屁。」老李頓時怒了:「別人不知道,朕還不明白你心裡那點兒小心思1

陳華立在一旁不說話,他把白玉京拋出來,其實就是在推三阻四,把老李的問題,打太極的形式推給他,意思是讓老李自個兒去解決長生不老的問題,他實在是無能為力。

老李冷哼哼了幾聲,陳華不作為,不替君分憂的態度,讓他很不開心。

「太上皇最近寵信一個叫籓師的道士,日夜在興慶宮中煉丹食用,改日你有空,抽空過去看看,太上皇給朕說過,你有好久沒去看望他,甚至想念。」老李說話的聲音,並不大聲,但就像是帶著某種不可不聽的魔力。

李淵會想自己,絕對本年度最大大笑話,那死老頭只會想念美女,想念著日夜播種,給老李生弟弟妹妹。

陳華終究是明白了,原來皇宮中李淵帶頭在尋求長生不老呢,難怪老李臉色如此差,剛才肯定去興慶宮和李淵爭執了一番未果悻悻而歸,老李奪權之後,對李淵的態度就是,他想要什麼,老李都會滿足,李淵喜歡美女,老李就給他張羅美女,李淵喜歡在興慶宮晝夜笙歌,老李讓長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去打攪,愛怎麼鬧就怎麼鬧,李淵所有的條件,老李從來都無條件滿足,目的就是為了當兒子的愧疚奪老子的權,做出的一些補償。

老李對李淵,已經最大程度的包容了,可惜李淵老爺子並不領他這個兒子的情,去年大病了一場,差點掛掉,還好有陳華出手拯救了他,病好之後,李淵一點兒珍惜生命的念頭都沒有,身體養好了,又開始醉心酒色,最近又愛上了方士的丹藥,差人出去尋了一個叫籓師的人到宮中講道煉丹,自己也一副道士的打扮,穿著道士袍服,手拿拂塵,發動自己手下的人,收羅長安城內外所有能煉丹的東西,在興慶宮弄了一個很大的丹爐,每天早晚生火煉丹,一心追求長生不老,弄得興慶宮烏煙瘴氣。

宮中是不能助長煉丹風氣的,一旦風靡,那簡直就可以說是災難,老李今天特意去了興慶宮,父子對話,弄得不歡而散,李淵煉丹之心已經入了魔障,八頭牛都拉不回來,老李其實是可以下令,宮中不能有任何人幫李淵獲取煉丹的材料違反就砍頭,但老李終究是覺得既然李淵喜歡煉丹,那就隨他煉吧,不過,帶著李淵煉丹的人,老李終究是不放心那個叫籓師的道士,弄不好就帶著李淵走進了一個不能回頭的局勢,他覺得還是應該找一個可靠的人陪著李淵一起胡鬧,恰好看見了陳華,又恰好陳華是格物院的院長,本身就會許多奇淫技巧歪門邪道,他聽說玉山書院有個叫化工系的,朝臣形容其實就是一幫人圍著瓶瓶罐罐煉丹,如果李淵和陳華一起煉丹,老李是放心的,走火入魔肯定瘋不到哪兒去,畢竟老李對陳華有信心。

想了很久,如果不是碰見了陳華,老李肯定也是要差人去玉山宣他回京的,既然碰見了,免了這套程序,老李直接把他拉到了甘露殿,此事不能讓更多的人知道,只能算是私下君臣的協議。

老李覺得心情輕鬆了不少,先前在興慶宮和李淵吵架的不愉快也消失無蹤,陳華算不得一個能像胖子那樣,幫著他掌控整個大唐朝這艘巨艦航行方向的人,但是他總能夠巧妙的解決巨艦航行中遇見的一個個暗礁,有啥見不得光的,都能找陳華去辦,似乎這小子天生就是幹這種事的人。

「回去準備準備,清明后,就去興慶宮找太上皇,他要煉丹,你就陪他煉丹,你要是能讓他不煉丹了,朕重重有賞。」老李這算是下了死命令了,太上皇寵信那個叫籓師的道士,陳華要扮演的角色,就是把道士趕走,畢竟李淵對陳華總歸是非常喜歡的,然後陳華要麼讓李淵跟著他煉丹,要麼就學習其他的東西,總之,老李希望看到太上皇就算不務正業,也不能成為皇宮裡面帶壞風氣的一個隱患。

陳華是知道老李交給他的這個任務說艱難,其實也算不得什麼,對他說應該是很簡單的問題,讓李淵不醉心煉丹的辦法太多了,像李淵這種老年人,太極、舞劍、跳舞,隨便找一樣,他或許不能醉心,但拿出大殺器,就好比老年人都喜歡玩牌兒,一整天用來賭博都可以,沒有找對方子,當然不能讓現在除了喜歡美人老年了還要生幾個兒女出來唯一的樂趣就只剩下沉迷煉丹的李淵泥潭中拔出來,只是老李和李淵交流,兩父子是仇人模式,當然要讓李淵生出反抗之心,老李說的話,他是不會聽的,唱反調老李也不能拿他怎麼辦,如果換成其他人,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李淵或許會深思熟慮,畢竟,李淵好歹也知道,方士亂宮,信奉道士煉丹,追求長生不老是荒唐事兒無敵相師最新章節。

好吧,既然老李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給自己,自己沒事兒也可以去李淵哪兒轉轉。

「臣記下了。」老李需要自己肯定回答,陳華自然不能讓老李失望。

老李點了點頭,從懷裡拿出一封信。

「青雀已經隨祿東贊到了松州,這是他送來長安的信,有一封是給你的1

李泰的來信,當然是通過正規的官方渠道送到老李手中,老李收到後轉交給陳華,從老李手中,陳華接過信,納入懷裡,低頭道:「聖上沒事兒了,臣先告退了1

「嗯。」老李淡然回答:「聽說,國子監邀請了玉山書院去參加曲江池舉辦的踏青詩會1

「前幾天送來的帖子,有那麼一回事兒1

「朕有時間,或許會過去看看,聽說今天國子監有幾個出色的學生,詩文詞賦方面頗為出眾,文章更是精妙,朕還真要去見一見大唐的未來才俊1

陳華聽在了心裡,並沒有拍胸脯保證,自己的玉山書院到時候會在詩會上一鳴驚人。

他向老李道了別,老李並沒有挽留。

出了皇宮,回了玉山之後,陳華把二丫叫來打下手,自己一個人先在紙片上畫上條餅萬東南西北中發財,雞也畫出來了,像只小雞吃米,二丫瞪大眼睛,不知道老爺究竟要幹什麼,陳華只能吩咐一句,她就做一件事情。

以前李泰用來做桌椅的上好楠木還剩下不少,就堆在書院某個角落中,陳華讓二丫找人扛著幾根過來,鋸子、木工,鋒利的小刀,都準備齊全,二丫倒是挺會辦事兒,叫來了高寶藏那傢伙,順便扛著幾根細小的楠木。

陳華玩飛刀的絕技,和他的雕刻手藝是相輔相成的,很快的功夫,楠木就被他據成小小的豆腐塊狀,清一色金絲楠木,刻意抹去木頭的條紋,表面打造的非常光滑,看起來非常的大氣,拿出手送人,一定是備受歡迎。

一百三十六塊方形的小木頭,上面雕刻著紙片上畫下的條餅萬東南西北中發財,打下手的高寶藏只負責按照陳華的吩咐,找來幾種不同的燃料把每個木塊上刻下的圖案染色,他並不明白陳華做這套東西來幹什麼,對於麻將,這個後世全民行動的遊戲,任何人只要沾上這東西,就離不了了,男人、女人,老人,小孩,都會成癮,比撲克牌還厲害,陳華明白老李交給自己的重擔是什麼,李淵要煉丹,他負責幫助李淵煉丹,當然,陳華若是教李淵煉丹,肯定是練假丹,李淵累,他也跟著累,說不定李淵還可以給他按一個欺君之罪,想了想了,陳華覺得,還是把李淵引導成一個老賭棍吧,或許能讓他把注意力集中到麻將上來,自然就不會去煉丹了。

有了這個想法,才有了陳華回玉山後,趕出一套麻將,準備清明后就獻給李淵。

「華哥兒,這些小木塊是幹什麼用的,又是餅餅,又是條條,還有東南西北,發財,到底用來做什麼。」高寶藏手裡拿著一個陳華才刻好的雞,滿腦子都是問號。

「先別問那麼多,先把這些顏色塗上去,等做完了以後,你把書院裡面的夫子都叫來,我們親自演練一番,總之,這是一種玩具,一種大人小孩都能玩的玩具。」陳華說的神秘兮兮的,到真讓高寶藏摸不著頭腦,什麼玩具那麼厲害,可以讓老少都能喜歡,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