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九章何處有長生?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談不上 老李還沒那麼昏庸 把用作大被同眠的偏殿拿來辦正事兒 被老李拉入甘露殿 陳華其實也很窘迫 本來就身處後宮 宮裡面的宮人 看見聖上拽著一個年輕男子往甘露殿跑 議論聲大抵是不...

誰放假的時候 都不喜歡牽扯工作上的事 總覺得做起來肯定是不用心的 負責傳長孫懿旨的太監 匆匆跑來玉山傳旨 簡言明了 長孫宣侯爺去皇宮一趟 太監低眉順眼 每個朝代太監的模樣都一樣 看著就像個女人 胭脂氣太重 不討人喜歡

他沒說啥大事 言語里甚至還有替侯爺高興 娘娘接見 那是多少人求不來的寵愛 太監沒一驚一乍 事情就不大 長孫主導後宮 肯定不會幹涉政治上的事 除開政治 其他的都是小事兒 她匆忙宣召 事情的原因 也就一目了然了 肯定是因為李承乾那讓人頭疼的傢伙 讓長孫不得不出面主導某些工作 畢竟 長孫的幾個兒子 李泰已經被陳華成功送到了吐蕃 留下來的李承乾 最近也在改造 長孫指不定就是為了不爭氣的李承乾才召見自己的 也間接說明李承乾在宮裡面惹出事兒了

真是不省心的傢伙啊 才放回皇宮幾天 又被家長教育了 這年代 家長都能直接請老師過去談話 而不是家長親自來找老師交流 教育的權威搞反了 當老師的反而成了受氣筒啊

長孫的召見 和老李的傳召一樣 當然是不能拒絕的 這個聰明漂亮的女人 有她自己管理本職工作的一套 全大唐的大臣 包括最難收拾的程咬金 在長孫面前 都要低頭哈腰 服服帖帖任宰任坑 長孫的個人魅力 後宮三千佳麗 她是最突出的一個

老李不可怕 可怕的是長孫那根綿針 她總能從你家內部矛盾裡面給你挑出刺兒來 恰到好處的管一管 堡壘都是從內部攻陷的 全長安怕老婆的人畢竟算多數 長孫是女人中的領頭者 她一句話 就可以讓好多男人連續吃一個周的冷食 這不是吹噓的 女人們聚在一起 長孫是領頭羊 她說一句話 總是推波助瀾存在

陳華不怕長孫 他怕長孫和老李這對模範夫妻 合起來玩轉全大唐 堪稱夫妻中的楷模 長孫的傳話 他是一定要去赴約的 鴻門宴也好 淳淳教誨也好 硬著頭皮必須衝鋒陷陣 再說了 長孫不吃人 甚至這個三十多歲的女子 待在她身邊 總感那麼點異樣 就好像 每個男人都有獵艷的心裡 總能去欣賞美 發現美 陳華並非有心褻瀆長孫 而是覺得 從旁觀者的角度 看見一個三十多歲母儀天下的國母 和你面對面說話時各種神態 什麼雍容華貴 什麼氣質如蘭 什麼蕙質蘭心 什麼不老神話 用在長孫的身上通通都不貼切 長孫就是一潭溫柔的水做成女人 全身上下里裡外外 已經修養成滴水不漏的良好品貌 看著她 那是一種享受

跟著傳話的太監 馬車從玉山書院直接開到了皇宮 對長孫的立政殿並不陌生 全皇宮 也只有長孫一個人 能夠住在和老李的寢宮甘露殿相望的宮殿 太監把陳華送到立政殿內殿 他就不打算進去打攪娘娘接見朝中新貴 識趣地告退了

胖子也在 他和長孫兩兄妹熱情交談著一些見聞 就像多年未見 聊的特別投機 陰謀、陽謀、啥的 在這兩兄妹身上肯定有 只是如今他們都身居高位 身上自然只能讓人看見並且羨慕閑來無事話當年的悠閑

「臣拜見娘娘 」見長孫和見老李都有必備的辭彙 說著說著就順嘴人兒了 也不覺得彆扭 李承乾呢 內殿裡面沒看見 這傢伙不會又被打了 送去思過了去吧

眼睛四下瞅著 李承乾確實不在 長孫那頭已經傳來了好聽的女音:「隨便找個地方坐下 到了本宮這兒就不用拘束 」

確實也不用著和長孫客套 這女人不是那麼小肚雞腸的人 不會記恨你的不講禮節

隨便找了個凳子坐下 屁股還沒暖和 長孫哪兒已經傳來就像孫悟空最害怕的緊箍咒的咒語:「本宮宣陳侯進宮 其實也無他事 就是最近長安城不少國公家的夫人來本宮這兒托情 說讓本宮給做一樁婚事兒 」

長孫並沒有把話徹底說完 她這招用的很妙 如同走了一招妙棋 如果你看不見 下一步就是死棋 當然長孫不會如此咄咄逼人的

陳華大致聽懂了長孫的意思 弄不好 長孫是要給自己許一樁婚事兒的 長孫可有權利管著貴族的婚事 她要賜婚 幾乎可以就說 是一樁大好的喜事 男女雙方都會同意 不同意不行 當然 長孫平常自然不會亂點鴛鴦譜 誰娶誰 誰嫁誰 她總是考察過認為可行不會出亂子 長孫就會當月老 至於陳華的婚事兒 長孫會不會上心 這就不得而知了

陳華當然不能頂撞長孫 說自己的婚事不需要人做主 自己是自由戀愛者 太犀利的性格 肯定會激怒長孫也是行不通的 陳華只能委婉 道:「長安城真是喜事多多啊 恰好 臣也有事 想要請娘娘給臣做主 」

長孫挑了挑眉毛:「陳候也有事要請本宮做主 」

陳華點著頭 很鄭重道:「婚嫁迎娶 總是要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說媒、提親、聘禮 不缺少一樣禮數才算周全 臣最近甚是苦惱 想請娘娘替臣做主 幫忙美言臣和李國公家的愛女共結連理之好 臣也是苦無辦法和女家商談 也只能讓娘娘出面了 」

不能讓長孫牽著自己的鼻子走 陳華決定先下手為強

長孫明顯被陳華的話嚇住

李靖的女兒

李靖不就只有兩個兒子 一個叫李德獎 一個叫李德謇 都是兩個男兒 什麼時候又跑出來一個女兒啊

「真有此事兒 改天本宮還要親自找李國公談談 」長孫沒有懷疑陳華所說的真假 既然陳華都能說出口 自然就不是空穴來風

婉兒的婚事 如果是長孫出面做主 就算婉兒遠在洛陽的娘親公孫大娘反對 她也不敢違逆長孫的旨意 陳華這一招簡直玩一石多鳥 既能堵住長孫賜婚的嘴 又能讓婉兒放心她的婚姻是受到認可的 潛行中 長孫都不知道陳華把她坑了一次

「本宮聽說 太子在玉山學到了不少東西 甚至能夠獨立站出來發表意見 本宮很是好奇 陳候究竟是如何教育太子的 以往本宮和聖上給他找了很多位夫子都不見改觀 」長孫這句話 算是一個家長在質問老師的教育方式了 畢竟就在剛才 李承乾那大逆不道的人 居然說出削髮為僧的荒唐話 長孫才會如此急迫地把陳華宣進宮

李承乾在玉山就是種田耕地當農民 偶爾和二丫出去放羊 書院裡面閑逛 要說教育 李承乾就好比是函授學生 來不來玉山書院上課 時機成熟總歸要給他發一個本本的

「太子他勉勵好學 其實 臣教給他的並不多 許多東西 都是他自己感悟的 」摸著良心 這句話不是假打 李承乾能為民請命 是他自己感悟出來的 誰都沒教過他

長孫當然不相信:「就沒有其他的教導 」

陳華想了想:「卻是沒有了 」

長孫俯首按著腦袋 這樣對話還能問出來什麼問題

胖子很體諒的站出來 幾天不見 他肚子上的肥膘又見長不少

「賢侄 既然聖上將太子的教育交給你 還是要多勞煩你用心的 太子是未來的國君 品德言行 都不能隨行而為 賢侄畢竟是要注意教育不能偏離了正統 」胖子這句話也是話中帶刀 聽著就像是在質問 聲聲叮囑

陳華點頭 人家兄妹齊心 其利斷金 誰叫自己孤家寡人呢

在立政殿又聊了許多關於李承乾的話題 總之 長孫千叮萬囑 李承乾一定要嚴厲的管教 好不容易從立政殿退出 半隻腳還踩在立政殿的地盤上 正前方 老李龍行虎步背負雙手定神走來 身後跟著貼身太監高公公低眉順眼像個穿著男裝的宮女 看得出這位老闆臉有煞氣 剛才肯定是碰見了不開心的事心情不好 和他對視的時候 他那雙眼睛變得很賊 老李坑人的時候 通常都是這眼神 無法躲閃 只能硬著頭皮等著他宰

果然 瞧見了迎面走來的是熟人 老李向著陳華招手 讓他過來的意願很明顯

老李不走了 他就在那兒等著

等陳華走過去 老李大手直接抓在他肩膀上衣服擰小雞似地 老李直接連長孫的立政殿都不去了 轉出去就是老李的寢宮甘露殿 老李拽著陳華就往甘露殿走去

甘露殿是老李臨幸妃子的寢宮 基本可以說是老李的私人會所 那兒除了後宮裡面的妃子 大臣都很少被老李招去商量事情 暖色的地方 和正規的朝政談不上 老李還沒那麼昏庸 把用作大被同眠的偏殿拿來辦正事兒

被老李拉入甘露殿 陳華其實也很窘迫 本來就身處後宮 宮裡面的宮人 看見聖上拽著一個年輕男子往甘露殿跑 議論聲大抵是不會太小聲

強權主義的老李 直接把陳華拖進了甘露殿 他很急 肯定是遇見了急事 毛手毛腳 力氣不小 不問青紅皂白 直接拖走問話政策 老李的強權暴力又多了一條

站在了甘露殿中 還來不及欣賞老李的後宮如何暖色 背著陳華的老李那聲音就變得很低沉 放佛是一字一句 說出來 道:「朕問你 何處有長生 」

老李一句話把陳華嚇得半死 難道老李終究是脫離不了帝王追求長身不老的想 打起了長生不老的主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